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我的体力你试试就知道了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胡门。

天亮了,可日头还没出来,约莫十之八九的人此刻还未起床,只是胡门的小院子里已经人满为患了。

自打从秽貊族的遗迹里出来后,大掌柜的依旧是昏迷不醒,不过我师父说他没有大碍,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故而倒也无人担心大掌柜的身体状况。

此刻,除了昏迷的大掌柜,胡太奶以及胡长生、胡天生、胡月儿三兄妹,再加上一众弟子,全都聚集在此。

必须一提的是,经过秽貊族遗址之事后,胡门元气大伤,几个亲传弟子全都交代在了长白山里,大掌柜昏迷不醒,胡门长子胡长生又是个没主意的老好人脾气,关键时刻还是胡天生站出来拿了主意,那些个从秽貊族遗址里幸存下来的散徒全都被留了下来,成了大掌柜的亲传弟子,只等大掌柜的醒来,便会传授他们更深的术法,这些人如今全都住在了胡门的院子里。

老白如众星捧月似的坐在众人中间,一个人在那里不断的摇头叹气:“若说那一战,真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我们身陷重围,我看我那兄弟身子瘦弱,担心他有个好歹,回去了可如何跟张先生交代?于是,在那群魔乱舞、众恶鬼哀嚎境地下,我一口咬定了让他原地待着,只有我一人,跳下去和那归鼎层面的养鬼人决一死战,乌泱泱的厉鬼当中,我是杀了个三进三出,直把那养鬼人给生生逼了出来,等我那兄弟回过神来时候,那厮已经被我踩在脚下……”

老白吐沫星子横飞,肥厚的手掌临空一切:“‘咔’!就是那么一刀,我便把那厮的狗头切了下来!

唉,可叹我那兄弟啊,就是个争强好胜的性子,见我如此风采,也是不甘人后,出门的时候遇见了另一波的伏兵,要死要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我一定要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恨不得是要跪下来了,还说他虽然是张先生的关门弟子,实际上却很清楚,整个真武祠里,张先生最欣赏的就是我老白,如若不是念着他家破人亡,实在可怜,张先生百年之后,这真武祠必定是要交给我的,所以他求着我无论如何要安全的离开,咱清微道的大旗以后还得是我来扛的……”

说到此,这厮砸吧砸吧嘴,照着旁边一个年轻后生就是一脚,我记得那后生,大家都管他叫阿福,正是这一次从长白山里幸存回来的弟子之一,是个厚道性子,老白不踢他踢谁?扯着嗓子便叫嚣道:“我打你个没眼见力的,白爷搁这说了这么久,你小子就不知道给倒杯水润润喉咙的?”

阿福黑着一张脸给他倒了水。

胡天生无语的擦了擦自己的脸上,不知是被喷了满脸的吐沫星子,还是听出了满身的热汗,有些焦急的不断低头看着手里的手机,嘴上应道:“是是是,白爷您最厉害,只是您说的这地址靠谱吗?从您回来,咱们这就派出了人去接应卫哥儿,到现在已经有一阵子了,还没个音信,该不是没寻对地方吧?”

“不妨事的,地方肯定是没问题!”

老白厚颜无耻的说道:“小卫子那一身的本事可都是从我这学的,那杨鸿之的能耐我也了解,凭他手底下那几根葱,想这么短时间就拿下小卫子,那是断断然不可能的,这真不是我吹,我回来的时候跑的那叫一个快,路上有个骑电瓶车的,把手都快薅断了也没撵上我,绝对没耽搁时间……”

哗!

一杯子的水直接泼在了老白脸上。

胡月儿“嘭”的一下将杯子扣在桌子上,此前她就已经眉脚直跳了,终于忍无可忍,怒道:“我们胡门认得情分在张先生和惊蛰哥的名下,你还能坐在这里大放厥词我们全看了惊蛰哥的面子,我跟你说,如果惊蛰哥有个好歹,就冲着你跑的电瓶车都撵不上,你就别想走出东北,张先生问罪我们胡门扛了!!”

老白也不恼,擦了擦脸上的水,笑道:“哎呀,都告诉你没事了,怎么还急眼了呢?小姑娘就是毛毛躁躁的,你也不想想你那惊蛰哥是个什么样的人,脑瓜子一转全是算计人的点子,他哪里会栽跟头嘛,再不济还有个小白呢,一旦和小白结合了……啧,那黄鷔都得被斩落马下,那几个人是奈何不得他的,要不我能听他的掉头走么?”

……

这便是茳姚架着我来到胡门门口时,透过门缝看到的一切……

望着老白那厮的脸,我心里只余下一个念头——老子特么的何德何能今生能遇到你这么个好兄弟啊!!

跑的电瓶车都撵不上……

真尼玛的……

不过我算是看出来了,老白这厮对我还真是……无脑的信任啊!!

我确实可以龙化,可斩黄鷔那一次,那是因为有卫道子的布置,脚下有一条龙子脉在源源不绝的给我提供力量啊,正常情况下……我能坚持几分钟就了不起了,而且绝对不可能爆发出那么剽悍的战斗力!

在身边没有更多伙伴的情况下,一旦龙化,几分钟之内我如果达不到目的,接下来基本可以等死了!!

而在掂量过杨鸿之这几人的手段后,我觉得自己不可能在几分钟之内把他们杀光,老白这厮口口声声了解杨鸿之,可他都离开花船多久了?这么多年了,杨鸿之难道不会进步么

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我的体力你试试就知道了

今儿个晚上遇到的那一茬人,捉对厮杀,随便一个都能放翻宇文家兄妹,全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在花船的武堂里也绝对是非常重要的战力!!

想想我这一路回来的心酸历程,我想哭!

我几乎是茳姚架着回来的啊,深更半夜,路上忽然冒出个穿着古代衣裳的女人,外加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哪个司机敢拉我们?

最后茳姚急了,直接站在了马路中间,一个司机吓得下意识的踩了油门,紧接着茳姚把刀架在了人家脖子上,这才把我送了回来,到了胡门路口这儿,我们刚下车,那司机跑的不比老白慢!

而在这个过程中……我几乎是一直不停的流血!

“我说吧,这厮不能留!”

二秃子的脑袋从我口袋里探了出来,手一伸,两个小药片在手心里:“药死这狗日的吧?以后我跟你混,我才是那个值得你托付背后的好兄弟啊!!”

我冷冷看了它一眼,小白立即会意,直接抢走了那两个小药片,意思就一个——没收!

药都准备好了,这家伙果然还是不老实,看来找机会得敲打敲打了……

我心下闪过这样的念头。

下一刻,茳姚拍了拍门。

院中的一众人被惊动,打开门看到是我,纷纷大惊失色,就连老白这厮在看到我身上的血迹后,都无法再插科打诨了。

一众人七手八脚的上来就把我往屋子里弄。

“大夫,找大夫啊!!”

胡天生一脚踢在可怜的阿福屁股上,看了眼我腰上的枪伤,

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我的体力你试试就知道了

扭头对胡月儿道:“月儿,你跟阿福一块去,找李大夫,让他来这里,带上东西来这里,他应该知道是什么问题,这伤不能去医院,甭管他在干嘛,就算是绑,也给我绑过来!!”

胡月儿应了一声,拉上阿福立即离开了。

这一枪给我造成的伤害,远比我想的要大。

这正经东西的威力真的和土家伙不一样,即便避开了要害,一家伙也让我彻底丧失了任何行动能力。

不知是到了地方精神放松了,还是他们在抬我的时候拉扯到了伤口,等我被放到炕上的时候,意识都已经模糊了。

“卫哥儿,你可得挺住啊!”

胡天生见我在看他,立即明白我在想什么了,压低声音道:“剩下的事儿你就别管了,我会给你处理好的,你且安心,他娘的,花船都来了东北的地界儿上了,那他们就甭回去了,四大门其他三门现在都回来了,黄太爷和常姑姑他们都在,常姑姑和我们最是要好,那天还说,想要见一见你这个少年英杰,我念着你在忙别的事儿,本来想回头再邀你过来的……

总归,这事儿你别管了,胡门残了,可四大门还没残!!”

这个一直以来脾气都挺好的年轻人眼中闪过一抹冷光……

这是个靠谱的人,办事向来滴水不露,有他的应承,我心里的挂念也就放心了,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不知是疲倦还是失血过多,很快就沉沉睡着了。

……

(第二更)

喜欢寻龙天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