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阵娇吟粗吼 床戏吻胸大尺度娇喘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当初和言笑笑约定的年后出发,具体是年后哪一天,并没有确定,陌千辰决定以最快速度出发:“过完年,我就走,二哥抓紧时间吧!”

陌千辰起身:“以二哥聪明才智,这些杂事用不了多久,我就不耽误你了!”

他急着回去下令对付刁家,尤其是要重点照顾那个残废大少爷

阵阵娇吟粗吼 床戏吻胸大尺度娇喘

陌千寒……

阵阵娇吟粗吼 床戏吻胸大尺度娇喘

前那个贴心的弟弟一去不返!心里只有自己夫人。

陌千寒叹气,认命的拿起账本,慢慢翻阅。

陌千辰步履匆匆,见蒹葭苑换了一批新花,新送过来的波斯菊,金光闪闪,惹人喜爱。

明明以前看到,都是觉得像是元宝,如今看着,怎么都像是花饼。

花旁边还有一主一仆在讨论,花瓣做成什么样子的食物,最好吃。

以前不知愁知味,如今处处是相思。

哪怕是零星飘散的雪花,也勾勒出那人的身影,似乎在招手:“陌千辰这边!”

陌千辰刚伸出手,雪花飞走,徒留寂寞。

不知她在江南,过得可好?

陌千辰感伤的时候,小厮匆匆过来禀告:“三少爷,太子殿下到访!”

太子?

如今宫中事情不少,他这时候不去批阅奏折,帮凤帝赏赐百官,来侯府做什么?

不过太子到访,总不能避而不见,陌千辰挥手:“请太子去书房!”

虽然心中千般不愿,陌千辰还是往书房走去。

太子到书房外,取下披风,这个冬日,大凤朝形势严峻,可对他来说,却是最为舒服的冬日,不用担心犯病,不用担心突然昏迷。

新建的暖房,效果不错,哪怕开着窗,也不会觉得冷。

太子伸手接住晶莹剔透的雪花,曾经最为讨厌的大雪,如今也觉得甚是可爱。

见走廊上的太子,一派轻松,陌千辰顿时心里不平衡:“太子不光心情很好,身体也不错啊!”陌千辰阴阳怪气的说道。

太子收回手,脸上挂着温润的笑容:“云溯的事情,我很抱歉,那时候我以为我命不久矣,所以需要银子提前做一些事情!”

对于隐瞒陌千辰的事情,太子心中还是十分愧疚的。

“哼,那你现在不需要,把银子给我!”陌千辰坐下,就让人上了一壶热茶,连点心都没有。

要只是当个太子,那些银子足够维持日常开销,可他如今有不少事情要做:“要建学堂,需要银子!”

而且是成堆成堆的银子。

太子手中的银子远远不够,而且他在生钱方面,远远比不上陌千辰,今天来,就是要解决学堂的银子问题。

他的银子是要养他夫人的,别人想都不要想,陌千辰祸水东引:“哼,天下有钱人多的是,不会动脑子?”

太子也不介意陌千辰的嘲讽,虚心请教:“还请三少赐教!”

堂堂一国太子,姿态这么低,陌千辰也不好得寸进尺:“商贾想要什么?”

“银子?”太子虽然手下有生意,但是和商人交道并不多,多是用了陌千辰的方法,交给下面的人做。

做得好奖,不做好罚,所以并没有接触过纯粹的商人。

商人真正想要什么,他并不清楚。

陌千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一口,觉得这雨前龙井都没以前香醇:“士农工商,商贾想要的自然是名!”

太子一点就通,瞬间抓住要点:“名?你是说找富商筹钱,然后给他名?”

这个倒是能给,只是一个虚名,真的能换来黄金白银?

自古以来,商人,都属于下九流,地位比文人低了一大截,要是商人之子入仕途,会因为是商贾出身,被同僚看不起,甚至会因为这个被世家子弟排挤。

世间原本就有诸多不公,如果能稍微提升一点商人地位让那些不公平稍微缓和点,商人付出点银子,还是愿意的。

陌千辰解释:“商人地位低下,有了这个皇家给的这个虚名,无论是对他们自己以后做生意,还是子孙后代,都是抬头的筹码,他们为何不要?”

交易,陌千辰向来最为擅长,给了人家想要的,才能将利益最大化。

只是虚名,不是官位,皇家倒是给的起,太子决定回去和凤帝商量后:“行,我安排人去试试!”

想到另外一件事,太子又和陌千辰商量,毕竟建学堂之事还没有公布给百官,不好安排官员去接待:“言渊写信,届时会有言家子弟来皇城商量教学之事,你可有空招待?”

“没空”陌千辰满口拒绝,他还要找他夫人,想到好歹是大舅哥找来的人,不好太过冷淡:“让余六去!”

平郡王幽禁,卓笙通过工部考核,已成为女官,公然恢复女儿身,一件件的美事,让那余六小子嘴巴都咧到耳根子后面,自己饱受相思之苦,余六却一脸春风得意,陌千辰怎么可能平衡。

余六在醉仙楼,三教九流都领教过,对付几个酸儒,自然不在话下,能力毋庸置疑。

当然,陌千辰也有私心,余六要是办的好,被太子甚至皇上赏识,以后踩平郡王也方便些。

平郡王现在像是落水狗,可保不齐哪天凤帝心血来潮把人放出来,何况外面还有个四公主在蹦跶,要防范于未然。

“那这事交给余六”太子知道余六,生意上是陌千辰左右臂膀,他来负责接待,十分适合。

解决了两庄大事,太子把送给言笑笑的过年礼物给陌千辰,让他转交,自己回宫处理事情。

虽然十分嫌弃太子的礼物,陌千辰准备了两马车礼物,盖过太子风头,才让人出发南下。

哪怕远在皇城,陌千辰对付刁家可是丝毫没放松,确切来说,是牟足了力气,没多久,刁家就鸡飞狗跳。

小桃绘声绘色的说着刁家的倒霉事,越说越兴奋,就差鼓掌助威。

这些小事虽然伤不到刁家根本,但足够他们过个精彩年,尤其是刁家那位大少爷,红颜知己,美貌外室,各个找上门,让刁家负责。

刁家焦头烂额,一时间真是没办法找言家麻烦,婚事也没办法提上日程。

言家大房,终于有了清净的日子。

喜欢世子夫人总想跑路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