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死你小sao货湿透了 出水了+使劲+太舒服了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大周皇陵崩塌,宝寿道长自知化身难以遁走,于是将法力灌注在了仙剑的剑胚上,避免这半仙级的宝物,被埋葬于皇陵之中。

仙剑的剑胚,穿破了一座山峰,深深扎在山体之中。

过得片刻,便有人前来,取出了仙剑的剑胚。

“道君?”

殷老四神色复杂,低声念了一句。

剑中有着宝寿道长一缕法力神念。

“此剑暂时交与你保管,贫道三日之内,会再来一具化身。”

“是!”

殷老四应了一声,然后又见剑上的法力,开始凝练起来,幻化场景,正是皇陵之中死去的上百工匠以及三名阵法宗师。

见得这般场景,殷老四目光变幻,低声说道:“这是阎罗殿的吞魂秘术!”

宝寿道长的声音再度传来,问道:“阎罗殿有谁能用这样的秘术?”

殷老四闻言,低声说道:“这种吞魂秘术,阎罗殿约有上百种,但是从他们死后痕迹来看,应该属于大殿主的本领!”

阎罗殿的大殿主,已经被宝寿道君斩杀!

甚至于因为阎罗殿的第三殿主、第六殿主接连陨落,以及他这位第四殿主身不由己,如今整个阎罗殿已经四分五裂,并且在古墟幽冥镇狱神的修罗异族大军面前,连山门根基都破碎了……如今阎罗殿的长老弟子,亡命各方,跟无极魔宗一样,名存实亡!

“大殿主已死,按道理说,没有人懂得这一门吞魂秘术,除非……”

殷晓面色变幻,低声道:“除非是新任大殿主!”

宝寿道长遗留在剑胚之上的法力,此时已经消散殆尽。

而丰源山白虹观之上,宝寿道长看着手里这一支魔旗,神色凝重。

皇陵之中,将上百名工匠尽数被杀,其中包括三名阵法宗师,而动用的吞魂秘术,是阎罗殿大殿主秘传之术!

若是寻常的阎罗殿邪术,倒是不会让宝寿道长察觉端倪,因为阎罗殿几乎破散,大周王朝能够得到阎罗殿的功法秘术之类,也不足为奇,但这是大殿主独有的秘术……便显得令人心中凝重。

“要么是阎罗殿出现了新任大殿主,并且为大周太祖皇帝效力。”

“要么是大周太祖皇帝,接受了阎罗殿的大殿主传承,受到阎魔天尊的传法!”

“但无论是哪一种,阎罗殿的大殿主,必然是得到了阎魔天尊的任何,才能予以传法!”

“难怪大周皇帝一眼就可以看穿殷老四的化身,毕竟殷老四的本领就是源自于阎魔天尊的神通!若是大周的背后,有阎魔天尊的痕迹,便也说得通了!”

宝寿道长神色复杂,叹道:“弟子与阎魔天尊也是有交情的,初次见面他还送了礼物,后面与弟子这几次交集,在弟子询问之下,他也算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让弟子都误以为他是个实诚的货色,不像世间传言的那般奸猾狡诈!未想他竟然背信弃义,不顾好友情分,帮助大周王朝的太祖皇帝,与白虹观为敌,简直可恶!”

初代祖师早已摸清了这小子的风格,听得这番话,大约可以猜测出他与阎魔天尊之间的“深厚友情”,于是显得神色复杂,默不作声。

此时他老人家气息依然微弱,但体内的天雷十有八九都被国师吞噬,仅存一缕天雷余患,已经不足以让他伤势恶化,所以比之于先前,则要显得更为精神一些。

“你凭这支旗帜,可以找到阎魔天尊?”

“不成问题,已经找了他好几回,本以为结下了深厚的交情,没想到他竟然如此不讲道义,不捅他个百八十回,都说不过去!”

宝寿道长这般说来,与初代祖师来到后山,然后取出黑莲碎片,将旗帜往天上一抛。

他借助黑莲碎片,击穿了这一支魔旗!

只见魔旗轰然震响,虚空扭曲,然后破碎!

无尽乱流,魔气森然,令人不禁神智受到一层蒙蔽,仿佛有癫狂的种子在发芽!

而宝寿道长伸手一挥,袖袍一展,将魔气消去,往前一步,朝着虚空之中看了过去。

“阎魔天尊是何说法?”

初代祖师皱着眉宇问道。

“……”

宝寿道长缓缓转头过来,神色古怪,低声道:“阎魔天尊搬家了。”

刚才的魔气寒潮,是阎魔天尊近万年残存的气息,而且离开这片虚空的时候,他应该是在大道锁链的束缚之下,剧烈挣脱了一番,魔气浩荡,所以显得极为强烈!

难怪这阎魔天尊敢背信弃义,去跟大周太祖狼狈为奸,原来是搬了家,不惧他宝寿道长再找上门来。

想到这里,宝寿道长更是愤怒,还有许多懊悔,近来过于繁忙,否则他应该趁机多去找阎魔天尊谈心,掏空阎魔天尊的腰包!

“是因为你师尊夺了中元境大道,所以神皇布下的大道锁链,失去了根基,从而崩溃,天魔得以脱困?”

初代祖师这般说来,临近破碎的虚空,朝着内中看去,皱着眉头,说道:“不对,大道锁链虽然已经崩断,

cao死你小sao货湿透了 出水了+使劲+太舒服了

但如今痕迹还在,足见大道锁链并不是在瞬间溃散的,而只是受到了影响,而在逐渐减弱!”

他看向宝寿道长,继续说道:“神皇失去了蕴藏中元境大道的核心正果,也被你斩灭了一枚道果碎片,但其余七枚道果碎片仍有大道虚影的烙印,更因为有着镇世鼎的符文,所以仍然没有毁灭!想必这大道锁链,也是同样的道理…

cao死你小sao货湿透了 出水了+使劲+太舒服了

…”

宝寿道长沉吟道:“大道锁链威能已经大不如前,但是依然没有溃散,所以九大天魔并不能直接挣脱?”

初代祖师点头说道:“按道理说,九大天魔应该都有挣扎脱困的希望,但是……在一年半载之内,应该是脱身不出来的!”

宝寿道长心中一动,说道:“是有人帮助阎魔天尊脱困?莫非就是大周太祖?”

初代祖师沉吟着说道:“不无可能,但是这虚空之内残存的大道锁链,不是被强行崩断的,而是被解开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能够解开大道锁链的,目前应该只有神皇!他虽然已经陨落,但是他的后手太多,凭借道果碎片,意识存留各方,只要夺得一具躯壳,他就可算是重生!”

宝寿道长皱着眉头,出声说道:“也就是说,目前大周王朝的背后,不单是明面上的伪仙境周帝,还有得了老祖你一身造化的大周太祖,更有阎魔天尊以及神皇?”

之前他换取了虚空殿宇的两扇大门之后,大周王朝便下令通缉了大夏前任猎妖府主杨离,那时候他就已经怀疑,大周王朝的背后有神皇的影子!

而如今阎魔天尊被神皇释放,又与大周王朝狼狈为奸!

他沉吟着说来,又道:“阎魔天尊本身是伪仙境第九重天,过往只能躺在虚空之中,动弹不得,任由弟子捅他,现在若是脱困,可是颇为棘手!也不知道我师尊何时破关出来,目前看来他老人家也是靠不住……弟子还是需要努力修行两三个月,才能同时应对神皇、天魔、以及大周王朝!”

初代祖师想说的话,顿时堵在了喉咙,深深看了他一眼,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话。

但在下一刻,初代祖师面上露出欢喜之色,转头往后看去。

只见一艘百丈战船,从天际尽头驶来,眨眼之间已到丰源山。

“小熊仔回来了。”

初代祖师眉开眼笑,当下也不跟宝寿道长说话,直接转身就朝着前山而去,准备去迎接小徒孙儿。

被抛下的宝寿道长神色复杂,闷声道:“祖师,弟子也是徒孙呢……”

初代祖师在这一刻,像是聋了,压根没有理会身后的徒孙,直接去迎刚刚归来的小徒孙。

然后就见到在战船之上,莺莺燕燕,足足有十几二十个炼气境修为的女孩子,下了战船来,而在她们之中,赫然便是被方玉抱在怀里的小熊崽子。

“这里就是丰源山吗?”

“小熊熊,你一般住在哪棵树上呀?”

“山上道观还在建造,这尘土飞扬的!”

“看起来平平无奇,不像是大夏第四仙宗应有的风景,比起咱们九霄仙宗的景色,差得远了。”

这些九霄仙宗的女弟子悄声议论,有些心疼小熊熊住在这里。

后山的宝寿道长,正在疑惑为何除了方玉之外,还来了这么多九霄仙宗的女弟子,当下便听得这些九霄仙宗的真传女弟子不大瞧得起丰源山的景色,顿时嘿了一声。

他运使混沌珠,借助地基的阵法!

然后整个丰源山,风云汇聚,雾气茫茫。

灵气化雾,万般充沛,只深吸口气,便感神清气爽。

而那些九霄仙宗的女弟子,皆心中震撼,纷纷对视一眼,体内真气禁不住按照功法运行路线,开始游走起来。

这里竟然比九霄仙宗的山门,具有更为充沛的灵气?

宝寿道长趁此时候,便将小熊仔伸手抓了过来,直接将它拿到后山,扔在了地上。

小熊仔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爬了起来,拍拍屁股,抖抖灰尘,屁颠屁颠跑来,笑呵呵道:“老爷,我回来了,你看我还拐回来好多免费苦力……”

宝寿道长皱眉说道:“拐两三个回来,帮方玉和张珺炼造也就罢了,拐这十几二十个的,又怎么回事?”

小熊仔忙是说道:“您老人家不是说咱们道观建造缺少人手嘛,我看她们都是炼气境的修为,都能帮得上忙,就给拐回来了,都是免费苦力咧……”

说完之后,又见小熊仔指向其中一个年轻女孩儿,悄声说道:“老爷您看这个,本来我都不认识她,昨天听说是九霄仙宗这一辈弟子里阵法造诣最高的,我可是花了半个时辰,才把她拐来的。”

那女子约莫二十出头,身材高挑,神色冷淡,可头上偏偏又戴着个花环,五彩斑斓,与她冷淡的气息显得十分违和。

宝寿道长怔了下,说道:“素不相识,你是怎么用半个时辰把她拐回家的?”

天地良心,他宝寿道长可是个正经人,没有教过小熊仔关于这方面的本事!

他要是有这个本事,何至于上辈子临到死了都没牵过女孩子的手?

“老爷,我花了半个时辰,亲手编了个野花环,给她送了花,然后在她面前卖萌,然后她就笑了,就把她拐来了。”小熊仔这样说道。

“……”宝寿道长深深看了它一眼,然后恶狠狠说道:“这批九霄仙宗的女弟子,一切饮食起居,全都算在你头上!”

“啊?”小熊仔如遭雷击,怔了半晌,才呐呐道:“这……这……”

这跟原本考虑的完全不一样啊!

按道理说,不应该是勾搭了这么多免费苦力回来,老爷会很开心,还得给自己减免债务吗?

怎么债务还涨了?

小熊仔瘫坐在地,神色茫然。

宝寿道长看了一眼,心里也消了气,觉得不好继续打击这小家伙的心气,否则下回它觉得吃亏,不拐免费苦力了,也实在不好。

当下便见宝寿道长又语气放缓,出声说道:“不过她们要是真的能够派得上用场,可以结算工钱,用来减免你的债务!”

小熊仔闻言,这才欢喜了起来,眼睛发亮,说道:“她们的工钱,都算我的呀?”

宝寿道长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还有件事!你这小家伙,再过三个月,都要满周岁了,才是个炼气境巅峰,实在丢了我白虹观的脸面,简直有辱师门!”

小熊仔闻言,当下惭愧,低下头,闷声道:“我会努力的,争取在这个月成为妖王……”

宝寿道长这才满意点头,说道:“你被卓书崇种下了天魔之法,那所谓的幽冥悬河镇魔功,会在你晋升炼神境的时候出来作乱!到时候老爷亲自给你护法,至于费用嘛……”

片刻之后,小熊仔又在一张欠条上按了手印。

看着宝寿道长逐渐远去的身影,小熊仔只觉得呼吸困难,天色好像变得黯淡了。

等刘清小姑娘来后山找它的时候,就见到小熊仔蹲在后山的岩石上,仰面望天,怔怔出神,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小爷,你怎么了?”刘清小姑娘轻轻把它抱起来,问了一声。

“有件事情,不大想得明白。”

小熊仔茫然道:“你说我天天努力挣钱,净想着做生意赚银两,到现在也就只在国师的这桩生意上亏了本,其他的生意都是赚到了钱的……怎么债务就越欠越多了呢?”

喜欢贫道真不想搞钱啊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