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教授文po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黄祖的叫声引来了那些江夏军尉们的注意。

以苏飞为首的一众江夏军兵纷纷拔出了环首刀,想要上前去营救黄祖。

就在这个时候,便见典韦突然纵马而出,来到一众江夏士兵们的面前,他高举手中的大铁盾和铁戟,双眸瞪的浑圆,呲牙咧嘴地冲着那些江夏士卒们吼道:“我看谁人敢动!”

典韦的吼叫声,震动四野,令三军将士皆惊,在场之人,不论是江夏的军尉士卒,还是荆武卒,皆被震慑于当场,面对这如同熊虎一般的铁甲巨汉,没人敢轻举妄动。

刘琦缓缓打马上前,来回看着在场的那些江夏守卫,高声道:“刘某奉严君之令,总督十郡之军,兵符和将剑在此,我今日来此便是要接管西陵的兵权和城防,但凡敢有违抗者,以谋反之罪论处!”

说罢,便见刘琦看向苏飞,扬了扬手中的将剑和兵符道:“苏都尉,刘某凭此接手江夏兵权,你可有异议?”

苏飞转头看了看被许郸和许沂制住的黄祖,喉头一滚,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向下滑落。

只是稍作犹豫,苏飞便立刻做了决断。

便见他收起手中兵刃,然后一挥手,对着在场的众军尉喝道:“诸位,都收起兵械,咱们迎刘使君进城!”

刘琦满意的笑了笑,对苏飞表示赞许。

眼下这种情况,黄祖在自己手里,而且他还有刘表的官方授权。

苏飞但凡不是傻子,就知道应该怎么做。

而且苏飞这个人,刘琦也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教授文po

见过几次,多少知道他的秉性,相比于暴戾自负的黄祖,苏飞还是比较好说话的,而且为人也相对柔和一些。

他不是一个好的统帅,但绝对是一个好的下属,而且也有一定的大局观。

于是乎,在这样的情况下,刘琦便率领荆武卒进城了。

进城的同时,他立刻让荆武卒占据了郡署,并同时让驻扎在西陵边上的沙摩柯和羊栈岑狼等人立刻率兵进驻西陵城,拿下城防。

沙摩柯等人都是刘琦的旧属下,自然是唯其令而行。

刘琦占据了郡署之后,先是拿下了郡署中黄祖的印绶,然后亲自安抚苏飞和一种江夏军尉,告知他们待拿下袁术之后,自当重立黄祖为郡署,让江夏保持原样,但非常之时自当行非常之事。

当然,刘琦说的这话到底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

苏飞他们把没把这话当真话听谁也不知道。

反正大敌当前,刘琦又是都护,为了江夏郡的安全,无论如何现在也得是听刘琦指挥。

刘琦命人将黄祖安置在他自己的府宅,派荆武卒监管,然后又派人将魏延招了来。

如今的魏延受了十记棒责,行动虽然有些不便,但好在还是能走路的。

当魏延见到刘琦的一刹那,委屈的泪水顿时涌了出来。

“使君!”魏延抱拳,单膝跪地,语气有些抽噎。

“唉……”

刘琦轻叹口气,上前伸手将魏延从地上缓缓地扶了起来,安慰道:“文长,男人一世,这一辈子受的委屈多了,哭个什么?”

魏延闻言笑了,抬手胡乱擦了一把脸,道:“末吏不怕委屈,但不知为何,看到使君,就控制不住的想哭。”

刘琦拉着他来到一处软塌旁笑道:“莫非是我长了一副哭丧脸?”

然后就要伸手按魏延坐下。

可魏延却拒绝了。

“使君恕罪,末吏……有点不太方便坐。”

刘琦闻言先是一愣,接着不由长叹口气。

这事闹的,好端端的忠臣良将,黄祖这混账居然说打就打。

这江夏郡守,姓黄的这次算是彻底的当到头了。

刘琦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文长,那你就权且站着说话吧。”

“多谢使君。”

刘琦命人拿过皮图,然后让侍卫一左一右的拽着,展开在站立的魏延面前,与他一同观看。

“文长,我今日方到西陵,想来还未被袁术所察觉,我想速战速决,一战溃其军众,依你之见,可行么?”

魏延重重地点头道:“可行。”

“为何?”

魏延道:“使君,袁术来西陵之后,双方只是彼此试探性的交过几次手,也算是互有胜败,但都是浅尝则之,不算鏖战,末吏中间与敌交手,感觉对方苏虽然人多,但战阵不精,兵卒战力不强,如今我们又坚守不战,一旦突然出击,鼓足全力,必可大败其众。”

刘琦轻轻地一挑眉,道:“袁术的兵,真有这般不济?”

魏延道:“此事末吏也不甚能理解……”

徐福站在一旁,突然开口:“袁术原先乃是以南阳郡为根据,听说当初与使君一番交手后,便被驱逐出了南阳,前往寿春落脚,他当年在南阳郡招募的兵将,当初也被使君打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怕也是不甘心待在寿春,毕竟袁术不得人心。”

刘琦恍然的点了点头。

徐福继续道:“袁术现在的兵马,都是在九江郡新招募的兵将,听闻袁术在九江不体恤军民,且又横征暴敛,他目下所招募的兵卒,大多为强行征调而来,操练的时日短,军心不振,却也在常理之中。”

魏延颇为惊讶的看向这位青年,心中暗道他没经历过与袁术的征战,但分析的倒真是有理有据。

刘琦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道:“文长,如今彼安营扎寨的地方,还有营寨如何分布,你可曾探听清楚?”

魏延忙道:“末吏早就探明了,不然也不敢一直向黄府君谏言出战。”

“好!你且将彼之营寨分布告知于我,我今夜亲自带人前往。”

魏延急忙拱手,道:“末吏愿为先锋……”

但刘琦却摇了摇头:“你被黄祖打成这幅样子,如何为先锋?还是坐守西陵,城防还有郡署的管制,我全都交给你,黄祖我也交给你,务必好好看管,不要让我失望。”

魏延虽然不太甘心,但也知道刘琦是为了他好,而且他在西陵也待了一阵子,颇熟悉这里的情况,当下便即答诺。

就在魏延给刘琦讲述袁术军营寨排布的时候,却见典韦匆匆走了进来,对刘琦道:“使君,杨松到了。”

杨松自打从汉中跟随刘琦回襄阳之后,便被用为掾吏,一直安置于襄阳,刘琦从江陵出发之前,曾派人去寻张允,让他火速督促杨松前来西陵。

本以为杨松过几日才能到,想不到速度居然也是很快。

但想来,他也是轻装简行了。

杨松进了厅堂,面容神情显得颇为疲惫,但他还是长长的向刘琦作揖,高声道:“末吏杨松,见过使君。”

“杨公,刘某招你前来,乃是有一件要是要吩咐你去办,此事事关重大,你可不要让我再失望一次啊。”刘琦微笑着看他。

自打上一次被刘琦揪出贪墨的把柄之后,杨松对刘琦尽去蔑视之情,闻言急满道:“不敢,不敢,末吏愿供使君驱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刘琦闻言笑了:“很好,杨公,我要你再替我出使,前往南阳郡,暗中去见牛辅军中的贾诩,替我将两件东西交给他。”

喜欢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请大家收藏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教授文po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