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写作业 翁熄性强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神家。

神释站在厚重的机关门外,修长的手正捏着手机,凝视屏幕上截存的图片。

他盯着女孩略显迷茫的眼眸看了很久。

神行水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的也没有察觉到。

“这是茶家的那个年轻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写作业 翁熄性强

董事长?”

神行水突然出声。

神释收起手机,点头,“是他。”

“他和司羽很熟悉?”

“并不清楚。”

神行水听到这个回答,不由看了过来。

神释重首,道:“我想,司羽身边有韩穆凛这些人在,应该不需要我站在她的身边。”

神行水蹙眉:“第一次见到她时,是什么感觉。”

“复杂。”

神释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第一次见到司羽的感觉。

非要形容,也只能是复杂了。

神行水点头,目光放得悠远,“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海域,那时候,她这个人很颓废。”

颓废二字放在现在的司羽身上,并不适合。

但如果是在刚回归这个世界时碰上,或许能用得上。

“她就像是迷路的孩子,让人忍不住牵着她往前走。那个叫盛堇的,曾经被抽取掉感情部分,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拖带感情。而她的症状,比正常抽取掉感情部分还要严重,”神行水指了指神释的手机,“像刚才那样的神情,我亦是第一次见。”

“您与她相识这么久,我以为您和她情谊很深,”神释有些好奇。

司羽看上去很年轻,事实上,比神行水还活得更久。

神行水微微一笑,这一笑,令得周围的灰暗也明亮了起来,“她从来不让人进入她的世界,可是这一次见面,她身上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不知道这是受了谁的影响,如若你曾接触过那个迷茫的她,就会明白我此刻见到她的心情。”

“或许,是因为韩穆凛,”神释将这个答案说了出来。

神行水在看见司羽和韩穆凛的相处时,就已经明白了。

只是他并不希望这个人会是韩穆凛。

“选谁都好,唯独韩穆凛却不适合,哪怕是这个茶家的年轻董事长,”神行水负在身后的手微微捏紧。

“因为韩穆凛的命格?”

“有一半的原因,”神行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太喜欢韩穆凛这个人。

“您说过,从遇到司羽之时就觉得她在寻找着什么,或许,曾经令她迷茫的是一个人,而这个人,就在这一刻找到了。”

神释尽管在说出这话时,有些不适,还是点醒了神行水。

司羽一直封锁自己,拒绝任何人的靠近,一直寻找数千年的人,或许就是韩穆凛!

用这样的方式封锁自己数不尽的年头,哪怕是感情再丰富的人,也会渐渐麻木。

而她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中度过每个日夜,那是无法想像的。

试想一下,你从满怀期待到年复一年的失望,寻找再失望,几百年也够难受的了。

神释并不知道司羽这样寻找了多久,是几百年,还是几千年。

但从神行水的描述来判断,并不少于五六百年。

孤伶伶的奔波在全球各地,不断的寻找。

她连自己寻找的是人还是物都不清楚,只知道找,换成是他,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写作业 翁熄性强

也没有这样的耐心。

神行水对于神释的推断并不赞同,“如果是寻找一个人,为什么偏偏是现在。”

以前她有很多机会,为什么偏偏就是韩穆凛。

他推算过。

韩穆凛前世一片空白,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前世。

有的,只是寄养在他身体的天地煞气。

所以他才能克死自己下聘的人。

神释抿唇不言。

因为除了司羽,谁也不懂。

“如果您希望她这条红线是茶殊白,我们神家可以牵一牵。”

神释突然说。

神行水摇头:“我只能推算未来,不能切换姻缘。”

“我可以帮忙。”

“你?”神行水有些微讶。

神释一脸认真的点头。

神行水看神释的目光有些怪异:“你什么时候拥有这样的能力?”

“突然就拥有了。”

神行水神情渐渐凝重,“突然拥有的东西,得检测清楚了再使用。”

神释知道神行水这是拒绝重新搭线了。

神释抿着薄唇,手指摩擦着手机屏幕,神色深邃,不知道在想什么。

*

今天晚上的夜特别的漆黑。

连月牙也被乌云遮掩得严实。

司羽靠在小宅院的长椅上闭目养神,一边等着某个人回来。

直到十一点多,司羽也没等回韩穆凛。

就在她以为韩穆凛生气不回来了,打了电话却是无法接通。

远在数公里之外。

天边泛起了乌云,犹如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酝酿。

司羽从另一边跃了出来,黑猫拖拽着烟雾,与她同时落到高处。

手机响了。

司羽接了起来。

“司羽,韩穆凛他受伤了……”

是仇西元的声音。

司羽黑眸眯了眯,收起手机,人原地消失。

空间瞬移到更远的地方。

刚闪现出来,数枚特殊的子弹飞来。

司羽手一扫,劲气震得子弹反弹回去。

现场一片混乱。

是西欧异能者和东方古武者的对峙。

边界线处,一片狼藉。

找到韩穆凛的时候,发现他整个人都是血,仿佛刚从血池里捞出来一样。

司羽上前一把将人扶住,把上他的脉搏,脸色微变:“他在退散修为的时候有人偷袭了。”

“退散修为?”

仇西元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说法。

另一边过来的周轶也听见了,“什么退散修为,司羽,他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

司羽皱紧了眉头,看着昏迷不醒的人,一咬牙就将人背上。

退散修为,和她一样。

修为达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散掉,防止自己过满的修为飞升成神。

而这些,仅是她散修为之后的猜测。

真正的原因,她自己已经忘了,只是下意识的这么做了。

偷袭他的人,也并非简单的古武者。

知道他会散修为的人,是谁!

被背着走一段的韩穆凛突然醒了,修长的体形靠在她纤瘦的背上,双腿已经拖着地在走。

“放我下来吧,你这样费劲。”

“你醒了。”

司羽将他放到了安全区域,再度把上他的脉:“你恢复得很快。”

韩穆凛捂着伤口靠在断墙上,伸手抚了下她的脸颊,目光染着浓浓的深情凝视她。

司羽摸上他的额头,发现他突然烧得跟火球一样,碰上额头似乎就要将她的手烧焦了。

额头铅灰色的印记若隐若现,他的视线变得有些朦胧。

滚烫的手倏地捏住了她的手腕,往前拉,只听见他低哑好听的声音传来:“我不是孬种,从来就不是……我们有什么错,我们到底有什么错。”

他握紧她的手,一遍又一遍的反问。

司羽发现他的眼神变了,从温雅到冷邪再填满了浓浓的戾气,恨不得毁灭所有!

喜欢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