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合集阅读8 被民工玩的校花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最快更新最初进化 !

对方林岩来说,吴管事哪怕是一条狗,也是可以仗人势的狗,至少在官面上,他代表了空虚帮的威严和权力,这就足够了。

而获得了他的好感,那么接下来自己的行为就有大义的支撑,那么行事就要方便得多。

所以,本来在旁边默不作声的方林岩忽然跨了出来,一脚就踹断了一名马夫的小腿,然后在惨叫声里面顺带又一巴掌抽在了另外一名马夫的脸上。

这个马夫立即就捂着嘴巴惨嚎了起来,顺带还吐出了几颗牙。

拿这两人立威之后,方林岩直接来到了板车旁边看了看,三下五除二的就将断轴给修好了,然后从为首闹腾的马儿屁股上面拔出了一根三寸长的木刺,顿时就让它安静了下来。

这一连串的组合拳打了出来,其余的人顿时老实了不少,毕竟方林岩毫不犹豫的踹断人腿的行为还是颇有震慑力的。

于是车队便顺利上路,吴管事见到方林岩的行事最初也是大吃一惊,后来发觉他是来帮自己忙的,也就感激的拍了拍方林岩的肩膀。

当然,方林岩也收到了几道阴冷而带着恶意的目光,对此方林岩毫不在意,对于他来说,把握好现在就已经足够了,至于以后,谁他妈还和你们这帮人混在一起?

一行人连夜赶路,奔出了五十里,然后身后就有一骑追来,让他们转而往东。

车队继续朝着东边走出了三十里之后,这边天亮得早,于是便能见到远方的天穹之上,有一道黑烟斜斜的划过天空,看起来就令人产生出十分不祥的感觉。

很显然,黑烟升起的地方就是他们此行的目标了。

很快的,随着队伍的前行,可以发觉黑烟燃烧的地方乃是一处堡寨的存在,这一处堡寨叫做北亭堡位于丘陵上,乃是全部用石头堆砌而成的,看起来还是颇为坚固。

可以见到,这一处堡寨上飘扬着一面月亮符号的旗帜,这就是空虚山庄的标识。

围绕着这堡寨正在进行着攻防战,不过并不激烈。

发觉了远道而来的车队以后,围攻堡寨的敌人便顺势来袭,他们直接分出了十几名骑兵策马奔驰而来。

远看的时候还觉得这些骑兵在奔驰的后方黄沙滚滚而来,很是气势汹汹。只是在行家的眼里面,这些人的骑兵水准就相当一般了。

这里所说的行家,当然就包括方林岩,他毕竟是与常山赵子龙这样骑兵宗师级别的强人一起并肩战斗过的。虽然现在让方林岩去调教骑兵的话,那估计也练不出个什么名堂来,但至少他眼光是在这里的。

不过令方林岩觉得好笑的是,面对这些冲击而来的骑兵,居然自己这一方有两个人直接一把撕掉身上的衣服,然后挥舞手里面的兵器大喊道:

“不怕死的就跟我来!”

看他们的样子,居然很是有些许褚或者李逵的风范!动不动就要裸衣上阵,直接干爆对手。

被他们一动摇,立即就有十几个人要跟随着冲出去。

这时候,方林岩却直接拉了一把吴管事道:

“不能去。”

吴管事有些慌乱的道:

乱小说合集阅读8 被民工玩的校花

“啊?为什么?”

方林岩没好气的道:

“这还用问吗?在这一马平川的荒地上直接冲出去和骑兵正面硬撼,看起来很是勇猛,其实却是蠢到一塌糊涂,这种行为叫什么?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听到了方林岩的话,那两个脱了衣服裸着上半身的大汉立即就转过头来,对着他吐了一口痰道:

“孬种!没卵子的货!”

“是男人的就跟我们上,这些马贼都是样子货!”

紧接着他们两人就直接带着五六个兄弟扬起兵器冲了出去,

然后方林岩见到吴管事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很干脆的就叫住了旁边其余蠢蠢欲动的人:

“我叫谢文,你们应该有不少人听说过我的名字,我走镖数万里,眼前的这些马贼不知道杀了多少,你们要想活下来就得听我的!”

“你!说的就是你,戴帽子的这个,不想死的就赶快回来!”

“那个高个子的,过来帮我,把大车靠过来!对,围着这块岩石。”

“所有的人把自己拿手的远程暗器拿出来,弓箭也行,准备听我号令,一旦叫你们放,就跟着我一起出手。”

“小六,你带着其余的人把大车旁边的挡板拆下来,拿来当成盾牌支在旁边。”

“邓武,你去搜集一些石块放在这里,如果没有带远程家伙的,就拿石头砸!”

“.......”

这时候留下来的,几乎都是比较老成的门客,还有空虚山庄的奴仆这些了。

这帮人一来知道方林岩下手很黑,二来也是发觉吴管事看起来对方林岩的指挥没有反驳,最关键的,还是方林岩获得的+1传说度还是有点儿用的。

一干人迅速的以一块大岩石为后背,将三辆大车联合岩石摆成了一个“口”字形状,所有人都缩在了口字中央。

这样的话,前来的马贼要想冲进来的话,就得先面对大车这样的宽厚障碍物,而这东西是马匹冲再快也撞不开的。

而之前冲出去的那几个倒霉鬼已经成为了刀下之鬼,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这样的劣势情况下,居然还能干掉两名马贼,可见其手下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不过很显然这几个人是来自于南边的丘陵山峦地带,并不知道在优势地形下骑兵的冲击力,否则也干不出来这种自寻死路的事儿。

对于方林岩而言,这样不听指挥,桀骜不驯的蠢货早点死掉也好,免得搞出什么内乱来。

这帮马贼干掉了那几个蠢货以后,下马将其脑袋割了下来,然后提在手里面纷纷唿哨着对准这边奔驰过来,方林岩发觉旁边的人似有异动,很干脆的道:

“沉住气别着急,我说放的时候,大家再全力出手!大家注意了,先打马,别对着人去,这帮杂碎没了马就是一帮废物!”

“咱们是在车阵里面,他们的马儿又冲不进来,又什么好怕的呢?”

这时候吴管事也回过了神来,凶相毕露的大吼道:

“没错,大家都听小谢的,我告诉你们,老子在旁边看着呢,要是谁乱搞的,回去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两人软硬兼施,还是迅速将人心稳定了下来。马贼看着一帮人仿佛乌龟一样默不作声的缩在大车阵里面,顿时觉得有些头大。

就像是方林岩所说的那样,他们总不能直接撞上来,一番合计之后,他们就挥舞着几把手斧,准备冲过来先投掷一波再说。

看着对方气势汹汹的直接冲了过来,方林岩大喊着镇定,然后让旁边的

乱小说合集阅读8 被民工玩的校花

小六伙同自己将旁边的挡板架起来,所有人都藏到后面去。

接下来马贼靠近以后,都在猛烈扬手,只听“啪啪啪啪”的一阵乱响,那挡板上已经是多出来了好几把手斧,这时候方林岩率先站出来,大喊了一声:

“打!”

在方林岩的号令下,所有人都将手里面的东西砸了出去,就算是没带适合武器的,旁边也有鹅蛋大小的石块!

这一轮饱和打击之下,立即就有三名马贼直接落马!

方林岩看得很清楚,一名马贼直接咽喉上被扎了一支飞镖,直接捂住喉咙落马后痛苦在地上打滚。

出手的乃是一个默不作声的汉子,看起来很是低调沉默,脸上有一颗很大的黑痣。

另外两名马贼则是胯下的坐骑受到了重创,凄厉惨叫着倒地!而他们倒地以后被马匹压住以后大声惨叫,又引得同伴回救。

于是不等方林岩发话,其余的人又是一波投掷攻击,马贼们非但没能救到人,反而还又折损了两骑。

方林岩看得十分清楚,那名脸上有黑痣的低调汉子再次立功,又是他一镖射中了一名马贼的咽喉。

至此,其余的马贼已经不敢恋战了,他们最初时就折损了两骑,却在这里又损了五骑,人手损失差不多已经过半,立即扬鞭策马逃开。

其余人见到了之后一阵欢呼,急忙冲出去追杀那几名落马的敌人,方林岩这时候却对着喜形于色的吴管事道:

“这位兄弟身手不凡,之前就是他一个人干掉了两名马贼。”

吴管事看了那人一眼,脸色顿时一变,犹豫了一下却只能走上去道:

“干得好,梭梭。”

这男子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将手按在胸口对他微微施礼,接着就重新靠到旁边的石头上养神了。

见到了梭梭的这油盐不进的模样,方林岩顿时就明白了为什么吴管事不待见他,不过现在乃是保命的时候,肯定是以实力为上,其余的都要放到一边去了。

马贼这边吃了个大亏,也没有返回的打算,直接就跑路了。

这时候冲出去的人已经是抓住了两个受伤的将其带了回来,死者身上的东西也被搜捡了一空,吴管事见到了这两名受伤的马贼之后,直接就走了过去,二话不说就直接抓起了他们的手剁掉了两根手指头。

一阵鬼哭神嚎之后,这两个人迅速屈服,然后老老实实的说出了他们的来历。

原来这帮马贼本来是在几百里外的独库山附近混日子,那里有两条商道,这帮人也不贪心,以收保护费为主,所以还算混得过去。

不过半个月前他们的藏身地来了一位高手,直接将他们给打服了,然后收编成了血帮附庸,给了他们不少的武器和补给。

然后三天之前就传来消息,让他们前往亚尔镇集合听从一个叫做沙狼的首领的吩咐,接着他们就在沙狼的带领下来到了这边的那拉提地区,看样子是在找一个人。

很快的,他们就在沙狼的指挥下,开始围攻前方的北亭堡,虽然他们知道北亭堡乃是空虚山庄的直辖地,但这时候也已经骑虎难下。

“血帮?”方林岩听到了这个名字以后心中一动。

这不是自己在前来空虚山庄的路上遇到的那个帮派吗?

里面有一个强人叫做欧思汉,可以说是十分凶残,一招天残脚杀得一帮空间战士屁滚尿流,望风而逃。

难道自己在无意当中被卷入到了空虚山庄和血帮的争斗当中了吗?

这时候见到来了援军,北亭堡当中的人也是发出了强烈的欢呼声,士气大振之下又打退了围堡的人一次进攻。

围住北亭堡的血帮中人发觉破堡已是遥遥无期,并且连夜赶来的援军一次反击之下,就干掉了他们派过去的五名马贼,显然实力也是不俗。

更重要的是,这来的援军只是第一批而已,眼见得后面就会有第二批,第三批接踵而至,所以他们很干脆的就撤离了开去。

很快的,北亭堡这边的人就和方林岩他们这支援军汇合在了一起,这时候方林岩才知道车队里面运送的东西乃是酒水,药材,还有差不多几百斤盐巴。

驻守北亭堡这边的人是以一个叫做可可托部族的人为主的,这帮人简单的来说就是沙盗,并且还是世世代代都干这个活儿的,被空虚山庄的收编了差不多有五年左右。

哪怕是一大早,这帮人见到运来的十来桶美酒就已经欢呼了起来,然后就生火烤肉,直接来了个大狂欢。方林岩这种别有用心的,就到处去帮忙救治伤员啊,搬运杂物等等。

对他来说,反正如果有什么遗漏掉的重要线索,莫比乌斯印记都会提醒他的。

他正在帮助一名汉子裹伤的时候,忽然就看到与自己一起前来的那个梭梭居然与一个小喇嘛攀谈了起来,两人讲了几句之后,便直接朝着堡里的另外一处房间当中走了过去。

发觉了这一点之后,方林岩心中顿时一动低声道:

“哈吉,你们这里怎么还有喇嘛?”

哈吉两兄弟都是刚刚被方林岩救治过,对他也是非常感激的,于是立即回答道:

“听说是帮中金刚法王的弟子呢,昨天傍晚的时候就进到了我们堡里面,然后半夜我们就遭受到了围攻。”

方林岩点点头,这种事情并不奇怪。

不过他这边才刚刚歇下来不到一个时辰,好几骑快马就冲入到了北亭堡里面,很快的吴管事就开始吹哨子叫手下的人集中了起来,这一次他们不用再赶大车了,而是每个人给了一匹马,嘱咐他们跟着自己走。

很显然,这个命令有些莫名其妙的,但方林岩亲眼见到有一个人站起来多说了两句,直接就被骑着快马赶来的那几个人乱刀砍死,周围的人顿时噤若寒蝉,鸦雀无声。

在这种情况下,很显然接下来就有大量的人迅速出城,分头朝着远处奔驰而去了,轮到方林岩等人的时候,则是跟随着一名新来的光头大汉出了堡,然后直接向着西方而去。

一行人奔驰出差不多五六十里之后,那光头大汉就断喝了一声道:

“张狗儿!”

一名男子立即大声答应道:

“到!”

光头大汉手持马鞭朝着旁边的一条岔道一指:

“你带着自己的人走这边,在附近好好搜寻,有任何异常就马上发旗花信号!若是没有发现的话,天黑前返回北亭堡。”

张狗儿立即道:

“是!”

然后就带着八九名手下离开。

然后每奔驰出十来里,光头大汉就吩咐一名心腹带着手下离开。

这时候方林岩已经大致明白了过来,这几天空虚山庄当中倾巢而出,精锐尽现,原来就是在这浩瀚荒原上寻找什么东西。

很快的,光头大汉就叫到了吴管事的名字:

“吴强!”

然后给他指了一条路,紧接着就道:

“带你的人过去!”

吴管事立即道:

“是!”

那名光头大汉威慑力极强,在他的旁边都有一种喘息不过来的感觉,周围的人连话也不敢多说什么,因此奔驰出了五里地之后,吴管事看了看后头,很干脆的就翻身下马,吐出了一口长气骂骂咧咧的道:

“我靠,在血阎王身边真不是人呆的!让人太难受了。”

吴管事一面发着牢骚,一面松动着筋骨,平时骑马比较少的他,裤裆两边已经被磨出了血泡,走路都只能仿佛扯到蛋一样叉开腿,可以说是看起来非常不雅。

不过大男人本来就不讲究这些,加上旁边的几个人同样也是张大了双腿大刺刺的坐着,甚至还有人把裤子脱掉,用水冲洗伤口的,因此就无所谓了。

方林岩其实也很赞同他的说法,那个光头大汉血阎王身上确实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和他呆在一起的话就会感觉到很不舒服。

简单一点来说吧,方林岩觉得这家伙的气场和食人无数的霸山君就很像,疯狂,凶残,并且令人畏惧。

一干人休息了差不多盏茶功夫之后,吴管事就很干脆的对准了方林岩招了招手:

“谢文啊,你说我对你怎么样?”

方林岩心道你对老子不怎么样,相反我对你才应该是臂助吧?但嘴里肯定很干脆的道:

“吴管事您对我有求必应,又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收留我,当然是对我恩重如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