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 御繁华马上的苟合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韩路:“你不也比我年纪大?”

陶桃:“小韩,是你毁了我,你有脸吗?”

韩路心中一寒:“是是是,是我不好,我毁了你,咱们不提这个好不好。再过会儿节目就要开始,先进去。对了,今天的演出很重要,等下见了岫岩,刚才的事情一个字不许提,免得影响他的状态。孩子你是知道的,很敏感,很情绪化。”

陶桃:“我晓得的。”

灯光亮起来了,音乐声响起来了。全息投影在天空和山岩上变化,将历史的画卷一幕幕展开,仿佛将人们带回那个火热的年代。

父辈的故事、成昆铁路、高炉里的铁水,把夜空照亮。

韩路在背后拍了宋岫岩一记:“好好演,记住爸爸的话,老子天下第一。”

陶桃:“去吧,我的美人儿!”

……

《浩然成昆》故事开始。

市、区两级领导和专家们几乎都来了,看得不住点头,市一把手还笑着问陪坐在旁边的韩路:“韩主任你这个节目还加入了大量的歌舞、音乐,很有点百老汇歌舞剧的意思,比起《猫》和《歌剧院魅影》如何?”

韩路:“那哪能比。”

一把手道:“什么比不了,我看就能比。国外的歌舞剧,说穿了就是外国人的传统文化,是他们的民族中与生俱来的共同审美品味和思维方式。川剧是不是我们的传统文化,演员们唱得多好了,就艺术性上并不比人差,和外国艺术比起来,我们更具思想性。说起传统戏剧,一般人都觉得陈旧老套落后土气,毕竟是几百年前的东西了。可是,《大河之舞》是不是古代的东西,《波尔卡》是不是欧洲古代的东西,交响乐是不是古代的东西,为什么就有觉得洋气呢?不是这个道理,关键是戏要好,又要懂得宣传包装和推广。今天你们的戏搞得很不错,我觉得就很高级嘛!”

《浩然成昆》是川剧,又不太像川剧。因为要解决所有人上台演出,又要和山水实景项目配合,宋田、陶桃他们做了大量创新,加入了交响乐、现代歌舞。蔡泽还借鉴了话剧中的很多要素,弄成现在这样,算是川剧,又不像是川剧。

但演出的效果却非常好。

盛装、盛世、火树银花,与漫天的星斗交融在一起,父辈和我们、过去现在和未来再分不出彼此。

故事进行到孙大民、指导员、小山东、王曼牺牲那场,很多观众都流泪了。

却见,坐在最前面的几个老人猛地站起来,对着舞台齐刷刷地敬了个军礼。

他们是铁道兵,在五十多年前,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挥洒在这一方热土。

当这场大戏落幕,全息投影中,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 御繁华马上的苟合

钢水奔流,一列火车呼啸而来的时候,全场都沸腾了。

所有人都在鼓掌。

忽然,有人高喊:“祖国万岁!”

“祖国万岁!”

“祖国万岁!”

……

演出结束,韩路和陶桃并没有随车离开,两人步行回家。

韩主任低着头琢磨,良久不说话。

陶桃:“怎么了,你打什么坏主意?”

“什么坏主意,在你心目中我是个坏人吗?”韩路:“今天的演出共售出两千二百张门票,总收入三十来万。本月怎么也得演个二十场,那就是六百多万。现在是春节旺季,暑假、国庆、也是旺季,扣除几个小长假,每年的淡季时间占一半。间高扯矮,年收入可达五千万。咱们中心和华城新区采取的是分帐制度。这么一算,每年能够能分到两千万,就算没有市里的拨款,日子大可过得下去。”

他越说越激动:“姐,这才是开始。现在的国内旅游市场越来越好,以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 御繁华马上的苟合

后这个节目还可以扩容,两千二百个座位显然是不够的,弄成三千或者四千,总销售过亿没问题。”

陶桃没好气:“咱们是文化艺术单位,你见天谈钱,好俗气,中心怎么就出了你这个大俗人。”

韩路:“理想也需要现实的土壤,就让我做那地上的黑泥,你们尽力向上生长,开出鲜艳的花儿吧!”

他今天的话很多,一张嘴就停不住:“艺术,无论是何种形式,总有这其打动人心的魅力。只不过现在是快消娱乐时代,信息碎片化时代,大家的心都浮躁了。你需要提供一个契机,让观众坐下来,心静下来,慢慢欣赏。没有一种艺术是过时的,就看你是不是找到了推广的方式。今天也只能算是开始,情况非常好,未来还会更好。在这个舞台上,传统艺术终于找到了一条生存和发扬光大之道,这或许就是我这个文化艺术中心主任应为之事。”

相反,陶桃却没有说话,只轻轻地挽着丈夫的手。

韩路又说:“对了,组织上找我谈话了。”

陶桃转头看着他。

韩路:“我可能会离开文化艺术中心。”

陶桃:“去哪里?”

韩路:“这不是背叛,实际上,我和大家还是在一起的,我要去文广旅新局,郭局年龄到了。”

陶桃:“你一直想参加公考,现在总算实现了人生理想。”

韩路:“不,你说错了,公考不是我的理想,我的理想是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人生其实很短的,我还记得刚参加工作的那一天,我背着背包激动地跨进单位的大门。一转眼,就四十多岁,孩子也长大了。但那日见到你的情形,仿佛还在昨天。我得干点什么证明我来过这个世界。”

“我也记得你刚来的那天。”陶桃说:“做梦也没想到我会跟你结婚,真是没道理的。其实我这个人脾气坏,心理身理上都有问题,就不适合结婚。”

“可我爱你啊!”

“我年纪比你大好多,我老了,你依旧风华正茂意气风发。”

“可我爱你啊!”

“我有病,我有神经病,我伤害过很多人,尤其是你。换别的男人,早就忍无可忍。但你还是照顾着我,安慰着我,没有你,我活不到现在。”

“可我爱你啊!”

陶桃忽然哭起来:“你赚钱养家,你照顾我照顾孩子照顾老人,你做扫地做饭洗衣服,大冷天的你的手上全是龟裂,而我,却只对你发脾气。我犯病的的时候,掐你打你咬你。韩路,我知道你承受了好多好多,我不知道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小韩,我的小韩,我向你道歉,我对不起你。”

“可我爱你啊!”

陶桃忽然抹了抹脸,笑起来:“领导,韩局晚福金安,奴家跟你见礼了。罢了,罢了,既然如此,我就给领导拿个大顶吧!”

说罢,她翻身来了个倒立,将双腿倚在旁边的树干上。

她两腿绷直,严丝合缝,惊人的美丽,和十多年前一样。

头上是灿烂的银河,夜空静谧,岁月无声。

在今晚,韩路和陶桃彻底的和解了。

(本书终)

《后记》

书写到这里,写完了,加上前期准备工作,先后半年,算是有始有终,我个人还是很满意的。

在写作之前,我还特意跑了一趟小说中的金沙市,到当地市文化艺术中心体验了一段时间生活。因为时间仓促,也只能跑马观花看看。专业上的东西作者是外行,难免有错漏,还请读者君多多担待。

另外,感谢当地文化艺术中心的主任,一个开朗豪爽的巴山汉子,感谢几位当地的朋友,羊肉米线很好吃,大铜锅很好吃,芒果樱桃琵琶很甜。

书中的几个角色都不是正常人,艺术工作,确实是对人身心的一种摧残,不疯魔不成活。但是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或多或少有那么一点问题,多或多或少地伤害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因为你除了伤害他们还能伤害谁呢?——在这里,向被我伤害过的亲人说一声“对不起,我错了。”

书不长,七十万字出头,现实主义题材篇幅都短,讲究的是凝练,就这样,我还嫌水了点,先这样吧!

说句实在在话,这玩意儿在网上是换不来钱的,纯粹就是用爱发电。

但是,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也无所谓了。

感谢所有的读者,你们的支持是我的进步的动力。

鞠躬!

喜欢中心主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