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进去了会被撑坏的 浙江钓鱼论坛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泉水畔……

吕朝元笑的跟朵花似的看着众人说道:“其实你们都太小看风兄弟了,有些事情我无法跟你们明言,但我知道,他很不简单g。”

说着,吕朝元话锋一转道:“诸位,不管怎么说,风兄弟已经开始行动了,而他还首战告捷,诸位可以想想,那龚上清是什么身手,他不算是厉潭身边实力最强的一转神人吧,却也只比吴钢、焉荣差了那么一点点,龚上清一死,消息现在才传出来,说明什么?”

众人抬头。

“这说明龚上清的尸体可能刚刚才被发现啊,又或者他的人发现他死了以后乱成了一团,忘记了向厉潭禀命事实,可无论哪一条,都能说明一个问题。”

梁参豁然开朗道:“说明他下手很利落,而且已经全身而退了。”

“没错。”吕朝元拍着大腿道:“龚上清再怎么不吴钢和焉荣,手下也是有上百精锐亲信的,他们都住在一个地方,要想瞒住绝大多数人的耳目没那么简单,可风兄弟杀了人,还能离开,这就意味着,他的实力应该在龚上清之上,而且还厉害了不少,否则,他绝不可能如此顺利。”

梁参还是愿相信,摇摇头道:“或许吧,也有可能是运气也说不定,不是吗?反正我觉得咱们还是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他一个人身上,大家还是集思广益,想想最好的对策。”

“对,对……”

吕朝元身边的神人随声附合着,看似为了大局着想,可他们的心情都很复杂。

他们还记得那天风绝羽毛遂自荐的时候,他们还冷言冷语的嘲讽来着。

说什么不自量力、自取其辱等等这一类的话语,本来觉得自己不会看错想错,小神就是不可能完成暗杀任务。

风绝羽不过是自以为是罢了,只要行动了,必有他的苦头吃。

可没想到,才过几天,当初的嘲笑就变成了赤果果的打脸。

这一巴掌扇的可挺疼啊。

谁能想到,一个小神居然杀到龚上清的府邸里,轻而易举的就把人给杀了。

可笑吗?

谁更可笑?

吕朝元听完梁参的话,就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能看的出来,身边的神人们大多既高兴、又嫉妒。

高兴的是,对头势力折了一员大将,他们的计划成功率更高了。

嫉妒的是,一个小神完成了他们都作不到的事情。

这让人有点无法接受。

吕朝元心知肚明,就没再往下说,话锋一改道:“好,那我们再琢磨琢磨蓝乾这个人,我觉得咱们应该这么弄,才是上上之策……”

吕朝元说着,开始阐述自己的观点和办法。

接下来几天,再也没有发生什么下级管事被杀的事情。

但是天鹰都的暗流,却是有点浮出水面的意思。

一方面蓝乾还在到处找吕朝元,想要扼杀这个不利因素。

而黄冲这边的敌对势力也不仅仅是吕朝元,还有一个丁钧庭的下级管事也是在没有接受招揽的情况下失踪了,不知去向了。

二方面,龚上清一死,现在厉潭手下到处都在查访凶手。

可这个凶手自从杀了龚上清之后,就消失的无形无踪了,怎么找也找不到。

后来梁参猜测,风绝羽这是害怕了,不敢再出来了,那张什么暗杀名单,最终必然会沦为笑柄。

可就在梁参说出这番话之后,厉潭手下又一名下级管事在回府的路上被杀了。

这个人出行的时候还带着二十多个小神,也没能拦住偷袭者的雷霆手段。

一行二十余人,在死了十二人之后,下级管事被残忍的干掉在野外的树林里。

厉潭得知之后,派人追查,得到的结果居然跟龚上清的死因一模一样,都是被剑气所杀。

自此,厉潭明白了,自己的两个手下,是被同一人所杀,于是大怒,颁下格杀令,满天鹰都找凶手。

另一边,吕朝元与带着梁参等人伏击了自命不凡的是蓝乾。

这一仗,风绝羽反正是没看见,不过据说蓝乾死的惨不忍睹,他的四肢都被斩断了,死之前连眼睛都没闭上。

而从此往后,每隔一段时间,厉潭的手下就会有人离奇被杀。

出手的还是那一个人,长则六、七天,短到三、四天,必有人死。

而且死的还不光是厉潭的人,连其他几位掌使的人也深受其害,最有趣的是,黄冲有两个手下也死在了风绝羽的手上。

不过就是厉潭的人死了多了一点。

两个月的时间,厉潭折损了七员大将,七个一级神人啊,全部被一个人所杀。

当消息传遍天鹰都的时候,所有人都哗然了。

究竟是谁,要如此残暴的针对天鹰都的下级管事们呢?

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呢?

一时间,天鹰都所有的下级管事都人人自危了起来。

他们不了解内情,不知道风绝羽的真实意图是什么,但他们知道,目前的天鹰都附近,有一个像勾魂使者的家伙,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暗杀一名一转神人,并将神人的所有随身宝物和收藏的财富尽数掠夺走。

由此,人们给风绝羽送了个绰号——勾魂使者。

……

天鹰都,厉潭坐在府邸脸色铁青无比。

吴钢和焉荣来之前,厉潭已经将屋子里所有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弄的满地狼藉,无处下脚。

吴钢和焉荣看着狼藉的地面,久久无语。

“废物,一群废物,龚上清死后,我就让他们注意保护自己了,可他们还是一个接一个的遇害,最踏马的可气的就是你们两个,吴钢、焉

不要再进去了会被撑坏的 浙江钓鱼论坛

荣,你们两个是废物中的废物,这个叫勾魂使者的家伙正在天鹰都大开杀戒,可两个月了,你们居然连人家的毛都没摸着,你说你们不是废物是什么?”

吴钢和焉荣脸红脖子粗,二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同时跪在地上承认错误。

“是属下无能,请大人降罪。”

“降罪?我降你们的罪有个屁用,老子手底下的能兵强将全让这个勾魂使者给杀了,现在就是降罪,能让他们活过来吗?”

厉潭气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喘着牛气道:“你们,你们去给我找人,不管是威逼利诱、还是怎么样,至少给我找十个,不,五个,五个也行,五个你们觉得能在龙牙幻境里跟黄冲一决高下的一转神人,如果找不到,再过一个月,老子就要单枪匹马进幻境了,不说能不能赢,这个人,老子就丢不起。”

“是。”

吴钢和焉荣被骂的哑口无言。

“还有,那什么,什么狗屁的勾魂使者,一定要给老子查出他的底细,找到这个人后,老子要亲手剐了他。”

“是。”

一场血雨腥风的暗杀之后,厉潭手中的力量直接缩减到零,他的身边,就剩下吴钢和焉荣两员大将了。

除此之外,再无人可用。

由此可以看出,风绝羽当初跟吕朝元承诺的事,一点都没有吹牛。

……

同一时间,城内黄冲的住处,一阵捧腹的笑声久久不息。

“啊哈哈……厉潭真的气的要绑人去跟他进幻境了?”

黄冲听到厉潭大发雷霆的消息,笑的连嘴都合不拢了:“哈哈,这个厉潭,自以为手中掌握着可以跟我抗衡的力量,我现在到要看看,他是一副什么嘴脸?”

“七个一转神人啊,都是天鹰都境内数得着的神人高手,两个月内,居然全都死绝了,哈哈,可笑死我了,现在他手里,恐怕主就只有一个吴钢和一个焉荣能用了吧?”

黄冲手下得力干将木岐笑道:“恭喜掌使大人,这厉潭成了孤家寡人,那龙牙幻境,他就更不是掌使大人的对手了。看来上天也想让掌使大人获胜啊。”

黄冲很满意的看了看木岐道:“说的没错,真是天助我也,原以为我损失了一个蓝乾,已经不占优势了,没想到横空杀出个勾魂使者,帮本掌使把问题给解决了,你们说,我是不是得好好谢谢这位勾魂使者啊?哈哈……”

黄冲手下第一得力智囊盖琼听完,轻咳着提醒道:“掌使大人,这个勾魂使者,也杀了我们的人啊。”

黄冲:“我知道,上个月盾缺和蛟至就是死在他手上的,这确实可恨,不过这个人似乎就是抢夺财物的,是个地地道道的大盗,在修真界,无论是下界还是上界,杀人越货,不都是正常的吗?西界被五神城搞成这个样子,所有人都没有神石用了,有人出来大肆掠夺也不奇怪。”

他说着,主观判断道:“这个人呐,虽然是杀了我们的人,但也是不知者无罪,最重要的,他替我们铲除了厉潭的爪牙,让厉潭在一个月后的龙牙幻境中无法与我们比肩,这么算来,也算是功可抵过了。”

盖琼听完,争辩道:“掌使大人,不可草草断之,属下觉得,此人的意图似有哪里不妥?”

“有什么不妥?我看你就是多心了?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勾魂使者是哪个对伙派出来的,故意来搅合,这不可能,你想想,这个家伙杀的人中,有厉潭和我的人,也有其它掌使的人啊,大家都受遭到了暗算,这肯定不是有心人的设计,本使觉得,这就是一个穷的连神石都没有的神人,被迫急了这么干的。”

黄冲说完,不等盖琼辩解,摆手道:“先不要去招惹这个勾魂使者,让我们的人全都住进城里外,还有一个幻境就开启了,我们只要做到自己人不再遇害就可以了,另外,木岐……”

“属下在……”

“你去监视厉潭的人,他现在手里没人,肯定会疯了一样找人,想尽一切办法,把他给我搅合黄了。”

“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