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故事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黄诚吐血倒飞,众人错愕。

谁都想不到杨幺会突然一脚踢飞了黄诚,黄诚却像有所预料,在杨幺出脚前,他已然转身想要躲避……

沈约看得出这种微妙。

可是杨幺踢的角度实在太绝,黄诚哪怕有了准备,仍旧没有躲过杨幺的一脚。

摔落在地的时候,黄诚挺身要起,就要摸刀,却被杨幺一脚踩在脖颈之上。

吃痛下,黄诚放弃挣扎、骇然大叫道:“天王饶命。”感觉杨幺未再发力踩断他的脖子,黄诚立即道:“大圣天王,是我,是我黄诚啊。”

他那种语气,好似怀疑杨幺在回忆往事的时候精神恍惚,错将他当作昔日仇家。

杨幺盯着地上的黄诚,哂笑道:“我当然知道是你!黄军师!”

黄诚心中惊惧,嗄声道:“天王,黄诚做错了什么?”

杨幺一字字道:“这需要你自己去想的。”

他并没有移动脚步,踩着黄诚望向牛皋,继续道:“当时的牛大哥送柴去城中,路上见到赵家的那些下人殴打一个孩子,终于挺身而出。”

牛皋神色间更增痛苦之意。

杨幺缓缓道:“我相信若是重回那一天,牛大哥仍旧会挺身而出。因为在世人对天下不平之事早就习以为常的时候,终究有真正的勇士,还敢质疑这一切。”

回首望向沈约,杨幺有些凄冷道:“沈先生,你想必猜得到这注定的结局?”

沈约诧异杨幺的举动,仍能平静道:“牛皋救了年幼的你?”

见杨幺点头,沈约随即道:“但他却把自己牵连了进去?”

杨幺放声大笑,不为开怀,只为荒唐,“不错,他们见牛皋为我挺身而出,随即污蔑牛皋就是我的同党,伙同我杀死了赵迁。”

“只因为赵迁胸口那致命的一刀?”沈约想得到原委,有些愚蠢的做法,也有愚蠢的逻辑可循。

比如说为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故事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什么别人不扶,偏偏你来扶?或者他们为什么不打别人,就打你呢?

杨幺点头道:“不错,那一刀实在过于狠辣,在他们看来,绝非一个孩子能够刺得出来的,因此他们认定我有同党,正逢牛皋出现,身强力壮的他很像刺出那狠辣一刀的人,他们想当然的要拿下牛皋。”

牛皋握紧了拳头,仍旧没有回应。

杨幺随即道:“牛皋自然不服,遂和他们打了起来,我趁机逃了。”

沈约微怔,喃喃道:“你趁机逃了。”他看向了牛皋,终于肯定牛皋为何如此痛苦。

对于那些从不承担责任的人来说,有些事情却必须有人担责的,杨幺逃了,那一切苦难必然落在牛皋的头上。

杨幺缓缓道:“是的,我趁机逃了,因为我知道牛皋虽勇,但他实在太正义,我那时候就知道,他的正义,是敌不过丑陋的暗箭的。”

看着痛苦的牛皋,杨幺坚持道:“牛皋被他们不分青红皂白的关入牢中,虽然事后证明他绝非杀死赵迁的凶手,但他的……老母因此忧惧丧命,贤妻亦是上吊身亡。”

舱内终静。

沈约听得到牛皋粗重的喘息之声,往事如血,历历在目。

虽然过去了多年,但杨幺重提此事,无疑又给牛皋插了一刀。但杨幺说的又没错,他杨幺那时没错,牛皋亦没错,那他们为何不能说当年的惨烈?

良久,杨幺终于又道:“牛大哥……”

“你无需叫我大哥,我也没有你这种兄弟。”牛皋终道。

杨幺涩然笑道:“是的,我不能叫你大哥,因为你眼下已是前途无量的牛将军,而我不过是已被重兵围困的草寇罢了。任何和我有关系的人,日后都可能被清算。”

牛皋眼角微跳,“但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

“下了绝杀令,也来得及吗?”杨幺突然问道。

牛皋脸色微变,在杨幺脚下的黄诚亦是脸色巨变。

杨幺凝望牛皋,一字字道:“牛皋,这本来也是我最钦佩你的地方,宋室对洞庭水寨下了绝杀令,水寨众人明明和你并无关系,但你怕他们误了性命,仍坚持来劝降,却不惜自己的性命。”

牛皋缓缓道:“你知道绝杀令的事情?”他神色略有惊疑,因为这本是极为隐秘之事,少有人知,杨幺如何知晓?

杨幺摊手笑道:“我当然知晓,我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你牛皋舍躯赴难,对我杨幺还有救命之恩,你放心,杨某有恩必报,不会要你性命。”

牛皋皱起眉头,看向杨幺脚下的黄诚。

杨幺亦注目黄诚,凝声道:“但杨某有仇也是必报的,黄诚,杨幺素来待你不薄,你为何叛我?”

一言落,舱中再静。

黄诚脸色惨白,“天王……你何出此言?黄诚……”他倏然收声,只因为看到杨幺眼中浓烈的杀机。

“我给你解释的机会。”

杨幺森然笑道:“但不是给你撒谎的机会,事到如今,你还以为能将我蒙在鼓中吗?”

黄诚喏喏不能言。

杨幺随即道:“我知道岳家军已然潜入水寨,如今十三水寨第三关已破。”

“这……”黄诚好像要说“这怎么可能?”

沈约亦是惊奇。

他真没想到在杨幺和牛皋叙说往事的时候,杨幺的根基之地竟遭到岳家军的悄然攻打!

杨幺如果真知道岳家军在进攻洞庭水寨,洞庭湖如何能够风平浪静,听不到厮杀之声?杨幺为何还能在这里安然叙说、却不准备迎战?

“这怎么可能?是不是?”

杨幺放声长笑,收了脚,却是霍然拔刀,刀尖划过了黄诚的脖颈。

黄诚惨叫一声,脖子上鲜血淋漓。

“住手!”牛皋喝道。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故事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杨幺单刀锋锐直指黄诚喉结,可终于没有刺下去,“黄诚,方才那一刀不过是警告。”盯着瞳孔渐渐放大的黄诚,杨幺一字字道:“你的一家老少均在你的一念之间,你若死在这舱中,他们随后就会被装入猪笼,沉入水底。”

黄诚的一张脸都在扭曲变形,突然叫道:“我全说!”

牛皋脸色亦改,但他却没有喝止。

他遭遇过家人惨死的悲剧,遗憾终生,如何会让别人的惨剧重演?

黄诚随即道:“我说出内情,天王你立即杀了我,我也感激你的大恩大德,但求你放了我家老少,不知道你……能否应允?”

杨幺淡淡道:“说不说在你,杀不杀却在我。事到如今,你还敢教我做事?!”

喜欢极限警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