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狗子的春天 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最快更新青萍 !

陈玄丘一对翅膀都快舞成幻影了,终于止住了冲势。

然后,他就发现,那只素手皓腕一转,一把攫住了紫微帝君,然后就收没于天际。

咦?圣人只是收走了紫微,果然不敢过多干预三界之事么?

陈玄丘大喜,立即喝道:“困杀敌军,莫让他们走脱!”

其实不用他多说,大战已经白热化。

原本被挡在大阵之外的九天玄女、惧留孙、马元二佛,以及挡在另一边的女贪狼等天兵,齐齐杀进阵来。

而原本的大阵范围之内,刚刚灰头土脸地被走犬使者从山腹中刨出来的天蓬元帅,眼见紫微帝君离开,哪里还有战意,立即大喊:“撤退!撤向天璇星!”

于是,阵里的人向外冲,阵外的人向里冲,双方一团混战。

大阵一破,三霄姊妹便恢复了自由,混元金斗、金蛟剪,两件杀伐至宝,望空便抛。

倒是原本在阵中如鱼得水的吕岳、罗宣等人,擅长使瘟毒、使火器的这几位星君,没有了用武之地。

因为敌我混杂一团乱麻,他们的神通多是大范围杀伤的功法,此这种混乱场面中,反而没有了发挥的余地。

金灵也适时地飞了回来。

紫微被娲皇带走,她这边却有两尊准圣,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金灵一声冷笑,四象宝塔祭出,就向九天杀童大将当头镇压下去……

……

娲皇锦绣宫前。

娲皇素手收回,未至宫前,便把紫微帝君拢进了袖中。

昊天和瑶池只见娲皇站在院中一丛盛开的鲜花前面,突然黛眉一蹙,面噙冷笑地向虚空中探出一只大手,但又旋即收回,脸色阴晴不定。

瑶池忍不住道:“娘娘,怎么了?”

娲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淡淡地道:“没什么,本座这里,刚刚遇到一点小事情。”

娲皇转向瑶池,淡淡一笑,道:“你们先回去吧。”

昊天动容道:“娘娘不能前往昊天宫观礼了么?”

娲皇淡然道:“你们且去,本座处理了事情,便即赶去!”

后半句她没说,如果“事情没有处理完”,那她自然便不去。

昊天和瑶池身为天帝天后,这个面子如果能卖给他们,那便卖给他们。

如果不能,娲皇倒也不在乎。

她贵为圣人,天帝天后又能奈其何?

昊天和瑶池倒没有多想,圣人如果要去,只是一念之间的事。

空间距离于圣人而言,便是“无距”。

这种神通,属于空间法则的一种。

圣人就算领悟的不是空间法则,对于空间法则这种最基本的使用,也是驾轻就熟的。

所以,昊天便欣欣然道:“是!那昊天和师妹便先回去了,于昊天宫中,恭候娘娘大驾!”

两个人出了锦锈宫,各登龙车凤辇,便往昊天宫而返,在女娲面前刻意做出的恩爱样儿,倒是不必再装了。

娲皇眼见天帝天后离开,袍袖一转,就将独臂紫微帝君,从中释放了出来。

紫微帝君倒不知道昊天和瑶池刚刚才走,他从娲皇袖中出来,立即欠身行礼,感激道:“紫微谢过娘娘救命之恩!”

娲皇盯着他,沉声道:“你说通天道人出世了?其中情形,马上说来!”

通天道人不知被幽禁了多久了,骤然出世,也难怪娲皇震惊。

紫微倒没有想及其他,马上把他被陈玄丘引诱进了小木屋,内中自成空间,通天道人正藏身其中,险些取了他性命的经过说了一遍。

娲皇听着,面上难看的神色渐渐舒缓下来。

她注意到了一点:

陈玄丘费尽心机,将紫微帝君骗进了小木屋。

而紫微帝君付出了紫微帝皇剑、紫微之玺还有“地纬”这等宝物的代价,又受了一指之伤,却是终于从小木屋中逃了出来。

而他逃出之后,却是陈玄丘举着小木屋追杀而来,通天道人并未出现。

以通天道人的火爆脾气以及护短的毛病,紫微帝君欺压到他诸多弟子头上了,通天道人安有不追杀紫微的道理?

为何他不出那小木屋?甚至还要陈玄丘冒死把紫微帝君引进小木屋,这才出手?

他……无法离开那小木屋?

或者是,不敢离开那小木屋!

娲皇想着,浅笑渐渐重回颊上。

一个受制于小木屋的通天道人,她又何惧?

那么,明日的封神大会,她照样可以出席的。

已经打消了明日为昊天站台主意的娲皇,复又改变了主意。

“娘娘?”

紫微帝君见娲皇若有所思,眉宇间忽有恨意、忽有喜意,阴晴不定的,不禁唤了一声。

娲皇回过神儿来,淡淡地道:“明日,昊天开封神大会,你且与本座同去吧。然后,本座送你回紫微星。”

有娲皇以圣人神通送他,比他即时启程,重返紫微星,自然还要快上许多,哪怕在此耽误两天功夫,也会提前一步送回。

封神大会?

紫微帝君想到那边诸天星君还没死呢,投靠了陈玄丘的诸天星君,都有了别的凝固金身之法,照样活蹦乱跳的,心中便一阵苦涩。

这事儿,还得跟昊天商量一下。

不过,只能是考虑怎么善后了。

明日册封诸神,今天该做的必定已经都做了,就算现在赶去,也来不及了。

娲皇素手一摊,掌心便现出一盏莲花状的宝灯来,灯光烁烁,莲花熠熠,神圣之光,说不出的美丽。

娲皇道:“这是本座的宝莲灯,可在一定范围内,更改天地规则。你拿去,到静室中疗养伤势,有本座这宝莲灯,你断掉的手臂,亦可修复。”

紫微帝君大喜,连忙谢过娲皇。

宝莲灯飞落掌中,紫微帝君忙托着宝莲灯,叫锦绣宫中的仙娥引着,去静室中疗伤。

娲皇独自立于庭院之中,玉指轻轻掠过身边一蓬娇艳欲滴的山茶花,眸中又阴翳了几分。

通天……

娲皇眼前,那道桀骜不驯、孤立如山的青衣形象,悄然浮现了出来。

他居然找到了瞒过天机,重新入世的办法。

只可惜,局限重重呵,只要本座不进那小木屋,你又奈我何?

娲皇想着,唇边逸出一丝讥诮的笑意。

强大的女人,比强大的男人,更难寻找伴侣。

因为女人总是希望能找到一个比她更强大的男人做为她的伴侣。

娲皇是天地间唯一的女圣人,她想寻找一位道侣的话,除了形貌相当的通天道人,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选。

但是她和通天,从不曾有过感情上的交集。

两个人的梁子,从紫霄宫中听道时,便已结下了。

那时,他不是圣人,她也不是娲皇。

他是一袭青衫、仗剑独立的昆仑山通天道人,

她是春花烂漫、笑靥如花的黄衫少女风里希。

她与哥哥赶到紫霄宫时,前边的六个蒲团,就只剩下一个空位了。

三清道人、鲲鹏、红云,占去了五席。

紫霄宫中三千红尘客,谁不想往前去听讲?

只是道行修为不够的,情知抢不过旁人,也不敢生此妄想。

偌大一座紫霄宫,就只在道祖讲台之下,设下六个蒲团。

天地间第一尊圣人,拿不出足够的蒲团给弟子们盘坐听讲?

大家都是修道之人,本就聪慧伶俐,大部分都已猜出,最前边的六个蒲团,必有大机缘在其中。

比如三清、比如接引与准提,比如……她。

但是,也有天生愚钝者,或者心眼儿太直的人,想不到这一层。

比如红云、比如她的哥哥……

“哎呀,穿过重重混沌之气,赶了这么远的人,人家腰酸背疼呢。”

风里希弯着腰,捶着腿,笑靥如花地向哥哥撒娇。

哥哥年长于她,修为高于她,又是兄长,理当坐在前边,但是哥哥疼爱她。

风里希一句娇滴滴的话,兄长便宠溺地一笑,推着她坐在了青草的柔软的蒲团上,自己在后边地面上坐了下去。

二狗子的春天 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

二狗子的春天 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

美!

她可“不知道”那蒲团另有玄机呢。

当她故作天真地看向同排几位已然就坐者时,她迎来了通天道人的目光。

太上闭目打坐,目不斜视。

元始直视前方,不作他顾。

红云正和坐在后边的好友镇元子扭着头轻声聊天。

鲲鹏大剌剌地坐在蒲团上,对娇花一般的她不感兴趣。

只有既年轻、又英俊的通天道人,转首向她看了一眼。

她还以为通天道人是被她的美丽所迷。

对这个修为卓绝、出身根脚高贵的通天道人,她也是满心的好感呢。

所以,她向年轻的通天道人甜甜地一笑。

但是,她看到了什么?

她看到通天道人的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讥诮的冷笑。

他的眼神儿,似乎早已洞悉了她的小小机心。

就是那一眼,令她面孔胀红,恼羞成怒!

但是,通天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转过了头去,神情平静,再未看她一眼。

那种鄙夷,那种无视,那种洞悉了她用心的嘲讽与不屑,

那种热脸贴了冷屁股的难堪,

让她又羞又恼,气恨交加,偏偏又无法说出口。

此时想来,她那娇美无俦的俏脸上,还是不禁浮起两抹红云,火辣辣的。

就像被人抽了一记耳光。

娲皇忽然伸出手,一把攥住了面前的那朵盛开的山茶花。

攥得死死的,直到那花瓣糜烂,渗出花汁来。

通天,你再度出山了又怎么样?

呵……囚徒一般?

娲皇本没有多大的意愿去为昊天和瑶池站台,但是此刻这欲望却忽然强烈了起来。

只因为,她的对面,站着通天。

而且,他一身枷锁。

否则,她就是再恨,又怎么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