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激烈叫床戏视频 bl调教文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郑旦不明白穿楚初颜的衣裳和渡过眼前难关有什么联系,可事到如今,她也没有别的办法,脑中一片混乱,只能下意识听从祖安的指示。

不过这个时代女子的衣裳并不是那么好换的,一时半会儿根本完不成,她索性直接躲到了屏风后面。

祖安正寻思着先将桑氏父女拦在外面,不让他们见面是最好的,毕竟这个“品如的衣柜”之前从来没用过,不知道效果如何。

结果刚走到门口,大门就被猛地推开了。

一道倩影率先冲了进来,祖安一把按住她,沉声说道:“你干什么?”

结果那倩影一身惊呼,急忙后退双手抱在胸前红着脸又羞又怒地瞪着他。

来自桑倩的愤怒值+44+44+44……

撞进来的这少女自然便是桑家小姐桑倩了,祖安也没想到这么巧,直接按到了一些不合适的地方。

“你鬼鬼祟祟躲在门背后干什么!”桑倩也是欲哭无泪,搞得像自己主动投怀送抱一样。

“谁让你就这样直接撞进来了啊,我正要开门呢。”祖安原本想要兴师问罪,不过这时候气势不免弱了三分。

“咳咳!”这时桑弘的声音传了进来,“祖大人莫怪,倩儿性子急了些,冲撞了祖大人,老夫在这里替她陪个不是了。”

桑倩一脸委屈,明明是女儿被人家占了便宜,结果反要向对方道歉,这种感觉真是让人不爽啊。

祖安神情古怪,如果说桑迁性子急躁我还信,素来足智多谋的桑倩会性子急躁?

这老狐狸摆明了让女儿打头阵,这样就算直接闯府邸的事情自己也不好发作。

“老爷!”这时候几个家丁拿着棍棒追了过来,纷纷脸色不善地看着两人,毕竟让他们闯进府中,已经是极大的失职了。

“没事,都是老朋友了,你们下去吧。”祖安也不想将事情闹大,直接示意那些家丁先离开。

然后望向父女俩,似笑非笑地说道:“两位风风火火直接闯进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是来抓奸的呢。”

屏风后面的郑旦心头一跳,这家伙真是什么话也敢说,等会儿真被发现了,看你怎么收场。

桑倩则是俏脸一红,心虚地别来脸去。

桑弘这老狐狸明显脸皮厚了很多,笑着答道:“祖大人还是这么爱开玩笑,我们听闻你在秘境中受了不轻的伤,可惜你一直在皇宫里我们看不到,今天一得知你出来的消息,我们就过来探望了,倩儿这丫头太过担心你,所以行动莽撞了,还望你不要见怪。”

“爹~”桑倩急得直跺脚,她虽然也明白父亲把自己推出来当挡箭牌的用意,可少女脸皮终究还是薄啊。

桑弘轻咳一声,就装作没有看见。

祖安心中明镜一般,笑着说道:“咦,今天就两位过来么,怎么没看到郑小姐呢。”

屏风后面的郑旦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这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如今完全是在玩火啊。

桑倩渐渐恢复过来:“我嫂子今天提前出门了,对了,她有没有来你这边呢?”

一边说着一边不露痕迹地四处张望。

祖安笑着说道:“你嫂子怎么可能来我这边。”

桑倩表情似笑非笑:“那可未必,我嫂子和你可是……好朋友嘛。”

屏风后的郑旦以手抚额,自己这个小姑子实在太聪明了,总觉得她仿佛知道了什么似的。

祖安哈哈一笑:“那当然,上京一路途中我和你嫂子当了好多天的狱友,怎么也算患难与共了,自然是好朋友,我和桑小姐同样也是好朋友啊。”

屏风后面的郑旦听到他的话不禁霞飞双颊,脑海中浮现出当初两人一起在马车上的情形,这家伙真是个小坏蛋啊。

桑倩啐了一口,心想我才不想和你有那种好朋友的关系呢。

一直仿佛在闭目养神的桑弘忽然望向了屏风后面:“原来祖大人房中还有其他客人呀,不知道是谁呢。”

刚刚那一瞬间郑旦心跳那么明显,以桑弘的修为自然能察觉到。

桑倩也霍然望向屏风,一时间表情极为复杂。

万一里面真的是嫂嫂,等会儿怎么收场啊。

郑旦此时更是紧张得快晕过去了,脑子里嗡嗡作响,被公公和小姑子发现了,怎么办,怎么办?

尽管她和桑迁的婚姻从头到尾看起来像一场闹剧,根本是有名无实,但关键就是如今名还没正式解开,要是被撞见,不仅是她的名声,就是整个郑家也会声名尽毁啊。

祖安哈哈一笑:“果然瞒不过桑大人,里面是初颜呢,她刚刚来看我,我俩正亲热呢,你们就来了,她有些不好意思。”

桑倩暗暗呸了一口,心想骗谁呢,楚大小姐正在明月城,怎么可能在这里。

桑弘也是眼皮直跳,他当然也不会信里面是楚初颜,更可能的就是儿媳郑旦。

虽然他其实并不是很介意他们私底下交往,反正如今儿子已经死了,不如充分将儿媳的作用最大化利用,让她成为联系祖安和桑家的纽带。

但这一切都不能摆在台面上,对方却当着自己的面说和郑旦刚刚在亲热,未免也太过了吧。

看到他脸色阴晴变化,祖安笑着说道:“要不我将初颜喊出来见见吧,反正大家都是熟人了。”

桑弘脸色一变,急忙说道:“不必了不必了。”

桑倩也急忙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要不我们改天再来?”

说着便作势欲走,这种情形若是让郑旦出来了,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爹爹年纪大了,如果看到这一幕直接被气中风了就完了。

谁知道祖安却不依不饶:“哎,当然要见见,不然还以为是你嫂嫂在这里呢。”

一边说着一边来到屏风后面将郑旦拉了出来。

郑旦脑中嗡的一声,只剩下一片空白。

“他要干什么?”

“为什么要让我和桑家父女见面。”

“完了完了,以后没脸见人了。”

……

不过她想象中的怒骂或者嘲讽并没有传来,整个房间甚至变得鸦雀无声。

她毕竟曾经也是明月城地下世界的一帮之主,心一横,这件事总要解决的,不如就趁这个机会吧。

不过她还没开口,就看到桑家父女一脸震惊地望着自己:“原来真的是楚大小姐,刚刚我们父女俩失礼了,还望莫要见怪。”

郑旦:“???”

祖安拍了拍她的手:“大家都是朋友,没必要这么拘束,桑大人此番前来,到底所为何事呢?”

郑旦云里雾里地跟着在旁边坐了下来,心中闪过无数念头,为何桑家父女会喊自己楚大小姐?难道他们是不想公开矛盾,顺着祖安的话在演戏?哎呀,尴尬死了,好像找个地缝钻进去。

“主要是过来探望你一下,顺便给你带点疗伤的药。”桑弘一边说一边喊了女儿一声。

桑倩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将准备好的礼物递了过去:“这瓶千年雪蟾精华乃我爹多年前无意间得到的异宝,对疗伤温养身体有奇效,祖大哥好好休养。”

她心中有些奇怪,为何楚大小姐一言不发,而且看她的表情,似乎和以前见到的有点不一样。

注意到她眼中的异色,祖安笑着说道:“倩儿妹妹这皓腕比这千年雪蟾精还要白啊。”

桑倩瞬间闹了个大红脸,手触电般地缩了回去,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

“真是个孟浪之徒。”

“谁是你倩儿妹妹。”

“以为我像嫂嫂那样好骗么。”

……

她暗地里不停地碎碎念着。

见到这一幕,桑弘神情古怪,心想自己已经付出一个儿媳了,难不成连女儿也要一并送出去么?

他轻咳一声:“阿祖啊,你知不知道为何这次皇上没有公开问责齐王?”

他再喊祖大人,喊贤侄又担心有所冒犯,所以直接喊阿祖来拉近双方关系。

桑倩显然明白了父亲的心思,看了他一眼,又重新低下了头。

祖安笑道:“桑大人这话我可听不明白了,皇上为何要问责齐王啊?”

桑弘笑了笑:“我知道你有所顾虑,不过你对我们家有天大的恩情,我们桑家对你只有感激,一直想着如何才能报答你。更何况如今这京城之中,各方势力盘根错节,我们这种没什么背景的本就应该联合起来互帮互助。”

他虽然不清楚秘境中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并不难猜到齐王肯定在秘境中动手了,而最后出来的是祖安以及太子太子妃,证明他的谋划失败了。

见他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祖安也不演戏了:“桑伯父莫怪,如今我在京城中如履薄冰,每一步只能小心翼翼。”

听到他连伯父都喊上了,郑旦忍不住直翻白眼,要知道几个月前,双方可是打生打死的大仇家,如今竟然亲如一家人,这世界还真是奇妙。

桑弘说道:“我们本来也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相反还有很多可以联合的事情,所以更需要同气连枝才是。”

他以前一心一意当个皇帝的忠臣孤臣,结果一场变故唯一的儿子死了,说到底就是因为皇帝毫不犹豫地放弃他。他明白了继续当个孤臣并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才有了改变的心思。

可惜前些年他当孤臣得罪了太多的贵族,这京城几乎可以说有些容不下他了。

但祖安不同,他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而且背后还有楚家,似乎和国立学院方面的关系也不错,更重要的是,双方在上京路上同甘共苦,某种程度上建立了比较稳固的友谊,所以对方是一个非常值得投资对象。

一旁的郑旦有些惊讶,对方这表态已经非常诚恳了,而且明明看到了自己,却依然配合着演戏,显然已经默许了两人的关系,她心中又是欢喜感激又是歉疚,下意识望向了祖安,眼神中充满了哀求,她也希望祖安和桑家保持良好的关系。

祖安沉思片刻,也露出了一丝笑容:“之前上京路上得到伯父指点京中局势,让我受益匪浅,今后肯定还需要伯父多多帮助。”

原本紧绷心弦的桑弘暗暗吐了一口气,对方这是默认了双方联合的关系,那一切就好办了。

这时祖安也不再隐瞒:“伯父刚刚提的问题,我也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双方斗了这么多年,这次能名正言顺地除掉齐王,皇上为何反而放过了这么好的机会。”

至于朱邪赤心的威胁,如今的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其实这个问题他也有自己的答案,寻思着会不会是皇帝损失了一个分魂,导致力量大幅衰减,没有十足把握胜过齐王了。

可惜这个没法拿出来和桑弘讨论。

桑弘说道:“这很正常,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京城中局势一直很紧张,各种军队都在私底下频繁调动,整个京城就犹如一个火药桶,只需要一颗火星,便会直接引爆。”

“齐王多年经营,势力极为庞大,满朝文武有一半都被他拉上了贼船,如果皇上现在发难,齐王集团的其他人担心被牵连,也只能硬着头皮和齐王奋力一搏,那局面是皇上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祖安没想到这段时间双方都已经开始调兵遣将准备直接干上了。

“可难道就这样算了,皇上的性子,不太可能吃这么大的亏吧。”祖安问道。

桑弘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反而充满考教意味地望向了女儿:“倩儿,你怎么看?”

桑倩一怔,不过还是答道:“皇上当然不会这么算了,不出意外的话,他是避免直接大规模冲突,而是采取釜底抽薪的策略,先瓦解齐王集团的几股主要势力,然后再和齐王秋后算账。”

她看了郑旦一眼,接着说道:“而齐王集团最首当其冲的便是秦家,秦家在军中势力太根深蒂固,这次皇上如此投鼠忌器,也是因为秦家。”

郑旦有些莫名其妙,心想你说秦家看我干什么,难不成还真以为我是楚初颜了?

祖安急忙问道:“那你觉得皇上会怎么对付秦家?”

秦家毕竟是秦晚如的原生家族,而且对楚初颜楚幼昭几个很好,真出了事,她们肯定会伤心的。

桑倩摇了摇头:“目前情报太少,还无法判断,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皇上第一个对付的肯定是秦家,而且不会拖得太久。”

“继续。”祖安也坐直了身体,显然对方的分析对今后的行动非常有用,他也不能轻慢。

“接下来就是玉家,如果说秦家代表了军权,那么富可敌国的玉家就代表了齐王府的财权,”桑倩接着说道,“当然也有可能是裴家,毕竟裴家在朝堂政务上有很大的影响力。”

祖安脑海中浮现出玉烟萝以及裴绵曼的样貌,一时间不禁有些蛋疼,为什么和自己交好的那些人都是齐王党的,可偏偏自己又和齐王父子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桑倩接下来又分析了很多,祖安觉得受益匪浅,忍不住感叹道:“倩儿妹妹果然名不虚传,当真是女中诸葛。”

“诸葛是谁?”桑倩一愣,她纠正了对方几次,可还是一口一个倩儿妹妹喊自己,她索性也就懒得管了。

“呃,”祖安想了想解释道,“一个多智近乎妖的人物。”

桑倩俏脸微红,整个人有几分忸怩之色:“我也没那么厉害啦。”

“倩儿妹妹谦虚了。”祖安忽然发现逗弄起这小姑娘还蛮有意思的,说到军国大事成熟得不像话,可平日里又像个羞涩的小姑娘。

桑弘轻咳一声,打断了他的调戏:“阿祖,我的身份特殊,如果长期和你见面,很容易被皇上猜忌,所以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找倩儿商议,她各方面的见识已经不在我之下。”

“好啊。”祖安笑了起来,和美少女打交道总比和老头子一起有趣吧。

不过他感觉到腰间细肉被一个小手掐了起来,耳边也传来郑旦酸溜溜的元气传音:“啧啧啧,人家可是在给你们制造私下接触的机会啊。”

此时她也渐渐有些明白桑弘的打算了,心中就有些不自在了,明明是我先来的。

这是桑弘犹豫了一下,又开口了:“对了,郑家在京城也发展了些生意,郑旦也一直在奔波,她如今孤身一人也不容易,阿祖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帮忙照拂一下。”

桑倩吃惊地望着父亲,尽管心中有所猜测,但没想到父亲竟然还是说出来了。

虽然没有明说,但大家都是聪明人,都知道话中的意思。

郑旦更是低着头,羞得恨不得有个缝钻进去。

同时心中也有些欢喜,一直以来压在心头的大山终于可以挪开了。

祖安神色古怪:“呃,我会力所能及地照顾她的。”

桑弘点了点头,起身说道:“好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夫妻团聚了。”

“再坐会儿吧,吃了饭再走啊。”祖安假模假样的挽留,父女俩又怎会不知道,自然不可能留下来。

两人出了门口后,桑倩悄悄对父亲说道:“爹

办公室激烈叫床戏视频 bl调教文

爹,今天楚大小姐怎么看起来有些奇怪?”

桑弘点了点头:“的确有些奇怪,似乎很怕我们似的。”

“咦,什么楚大小姐?”这时旁边传来一个疑惑的声音。

父女俩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正瞪着自己,旁边还有一个双腿笔直,一身小麦色肌肤的青春美少女。

“原来是楚三公子,刚刚我们去拜访了祖大人,在里面见到了令姐。”桑倩笑着答道,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因为祖安的缘故,他们对楚家也算爱屋及乌。

“我姐姐来京城了?”楚幼昭眼前一亮,也顾不得和他们说话了,风风火火往屋中跑了进去。

另一边祖安正牵着郑旦的手:“旦儿,你公公可当着我的面把你送给我了,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了吧。”

郑旦啐了一口:“哪有那么难听,他只是让你照拂我一下,你别想歪了。”

尽管嘴上这样说,一颗心还是砰砰直跳。

“对了,我总觉得整件事怪怪的,他们看到我为何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仿佛……仿佛我真的是楚大小姐一样。”郑旦心中充满疑惑,整件事太诡异了。

祖安正要回答,外面忽然传来了一个风风火火的声音:“姐姐,姐姐?”

---

今天2章合一起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