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迷by阿司匹林 不知深浅po1v2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走出实验室的宁为径直回了研究院,回到办公室发现鲁师兄挺兴奋的,竟然没有如同往常那般埋头研究,而是在办公室里听起了广播,还是体育类广播。

余兴伟也已经过来,坐在自己位置上老老实实看着论文。

跟余兴伟打了声招呼,宁为好奇的问道:“师兄,咋了?今天遇到啥喜事了?”

鲁东义答道:“没啥,就是我有一篇论文刚刚收到了回复,确定要在《数学年刊》上发表了。”

宁为眨了眨眼,嗯,挺好又是一篇数学顶刊。跟鲁师兄比起来,他突然觉得自己不像个研究数学的,到目前为止,他在数学顶级期刊上发表论文数量为——零。

旁边的余兴伟抬起头钦羡的看了眼鲁东义,怎么说呢,反正他都没法比。

“哎……恭喜啊!鲁师兄,话说又是啥成果啊?你跟数学年刊的编辑有交情吧?这就又发一篇?我记得之前已经在《数学年刊》上发过两篇了吧?这是第三篇?”宁为好奇的问了句。

他还记得鲁师兄曾告诉过他,从建国到现在国内在数学四大顶刊上发表的论文不超过三十五篇,现在大概已经是三十六篇了。当然他心态是超好的,因为能不能数学期刊他现在还真不太在乎了。

鲁东义答道:“哈哈,其实这还得感谢你。论文还是去年过年前我去郾城跟你讨论回来之后完成的,关于NS流稳定性的,我把临界指数直接干到了1。最初遇到的问题就是Gevrey解析空间所有导数可控,无限光滑,而索伯列夫空间又不控制高阶导数,推论的稳定性问题始终很难解决。”

“然后咱们不是讨论出你的宁为空间嘛,就把这个概念引入进去,然后顺利的推出了结论。等到你的论文在《自然》发表后,我就把论文投给了《数学年刊》这篇论文到现在审了大概半年,终于发表了。不过我这篇论文能发表其实也因为你在《自然》上那篇论文已经基本上被整个学界所接受,不然的话估计还要等下去。”

宁为眨了眨眼,点了点头感慨道:“果然数学界还是容不下我,以后我与数学四大顶刊

着迷by阿司匹林 不知深浅po1v2

势不两立。”

听了这话鲁东义愣住了,闷声道:“田导没跟你说吗?谁说数学界容不下你了?现在只要你有研究成果,直接投稿,肯定最快速度审核给你过了。现在人家都巴不得你赶紧投一篇,省得好多教授天天被学生烦呢。”

宁为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没说啊,不过就算这样,我也早就决定了,以后都不打算给师兄说的数学四大顶刊投稿了。”

鲁东义愣了,问道:“为什么?”

余兴伟忍不住抢答了句:“大概是小宁总不会给任何人拒绝他两次的机会!”

宁为看了眼余兴伟,点了点头道:“你这个说法很有新意,我先用了。不过还是恭喜师兄了,记得请吃饭。”

鲁东义摇了摇头,懒得再理这两人。

不发便不发吧,反正宁为也不需要考刷论文来确定地位了。而且不投这些综合性数学期刊也无所谓,世界上还有许多分类更细的顶级期刊可以投。

宁为也打开了电脑,他还有正事要干,到不是急着分析数据,而是先登录了学校的图书馆,开始找关于碳纳米管的各种研究文献。

在把问题丢给三月之前,他还需要多了解一些碳纳米管的各种性质。

刚刚在实验室里关于数学的论述,宁为是认真的。

在他的潜意识里早已经确定,世间万物的运转都有其规律,只要有规律,就可以用数学来表达。数学的确能解决一切问题,数学现阶段解决不了的问题,是因为还没有出现那个能将数学完全吃透的人。

宁为其实还没注意到,潜意识里他已经越来越自信了,但真的要说道能完全吃透数学,他真不敢有这种妄想。

就好像他从来不觉得自己说略懂数学是种谦虚一样,无非是他的略懂要比其他人的很懂还要稍微多了点。

科学的殿堂有时就像在登山,当你开始攀爬,感觉自己就要到达顶峰的时候,结果一个180度大转弯后,你才发现自己不过是刚登上一个小土坡,真正的山峰还距离自己十万八千里。

更别提到了科技高度发达的时代,许多人干了一辈子科研,也不过只是满足了自己的求知欲,具体到数学能将人类对数学的认识向前推进一点点,那都能成为一方大佬。再此同时能够用数学解决实际问题,那就真的是大佬中的大佬了。

尤其是自从将湍流算法变现之后,钱包鼓起来后,宁为发现自己已经没什么在顶刊发论文的动力了,这才是他跟鲁东义说懒得在往四大顶刊投稿的真实想法。对于拿奖的心态大概就是随缘,反正数学类奖项最高也就八十万美元,以前能让他心潮澎湃好一阵,但现在只是无感。

但这并不是说宁为已经对学习没了兴趣,恰好相反,完成他手头的项目,丰满三月的主程序,用数学理论解决实际问题已经逐渐代替了之前的想法,成了现在宁为最重要的人生目标,没有之一。

就好像他曾经跟鲁东义说的那样,他想尝试一下,是不是真的能让国家把低保从一千提到两千甚至三千。当然,要实现这个目标宁为觉得他肯定不能将精力太过集中的放在某一个研究方向上,而是应该跟一帮愿意做事的人去合作。

这次跟谭教授项目组的合作,宁为就觉得是个不错的开始,虽然说这个项目就算成功了,暂时也无法实现应用,但说不定以后他能将量产碳纳米管宏观尺度还能保持微观特性的问题解决了,这个项目立刻就变得现实意义重大了。

所以虽然刚刚临走时还在跟张师兄强调这个问题不一定能解决,但其实宁为还是很认真的希望能干脆利落的找出问题原因。

有句广告词怎么说得来着?

要默默的努力,然后惊艳所有人,他打算试试。到不求惊艳所有人,但求能让自己开心。

……

宁为也再次体会到了学习让人快乐的感觉。

如果说之前在跟张研成聊天时,说了句对材料学略懂,稍显夸张的话,在看了几十篇关于碳纳米管的研究资料跟论文后,宁为觉得他现在绝对可以理直气壮的说这句话了,尤其是碳纳米管这种极为有趣的低维材料。

研究完前人的发现之后,他这才调出了从实验室里拷贝出的数据。

怎么说呢,这材料明显是半点都没藏私,每个流程的数据都详细的罗列在表格内。

当然,对于项目组来说也的确没必要藏私,毕竟如果因为隐瞒数据而无法解决问题的话,整个项目都可能有被列为失败项目,所有资料封存,暂时不在启动的风险。

尤其是看到张师兄如此热心,宁为甚至怀疑张师兄的博士毕业论文都可能跟这个项目息息相关,甚至就打算通过这个项目取材。

当然,数据太详细其实有时候也不是好事,因为罗列出的数据越多就意味着无效数据更多,要把这些数据全部找出来都是件麻烦事。

宁为首先要做的是对所有数据做一个梳理,毕竟他不可能将这些数据全部导进三月的数据库。

同时他还要通过已经掌握的项目组内那些仪器的各项功能跟数据分别建一个简单的数学模型,来方便三月对所获取的数据进行分析。

这对于其他人来说绝对是个极为困难的工作,当宁为发现他非常擅长做这个,比写论文还擅长。

早在负责EDA项目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在编程时思路非常清晰,这也是他编程时手速超快的原因,而现在对这些复杂数据进行处理的时候,宁为发现大脑的思路更为清晰了。复杂的数据从脑海中过一遍,便能通过直觉剔除掉肯定跟结果无关的无效数据。

而且这种整理数据的活当真是件让人很舒爽的事,一不小心便沉迷了进去。

“小宁总,晚上吃点什么?我准备去打饭了。”听到耳边传来余兴伟小心翼翼的询问声,宁为才从数据整理带来的快乐中回过神来,随后便感觉到肚子的确饿的很。

“嗯……”宁为还没想好晚上吃点什么,办公室的门被敲响,鲁东义说了声:“请进。”

门被推开,一道倩影走进办公室,宁为“腾”得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动作利索到把女孩吓了一跳。

“你来了?”宁为惊喜的说道。

“嗯,我在食堂吃完就想着你们肯定很忙,怕错过吃饭时间,就顺便给你们送点饭。”江晨霜提了提手中的袋子,里面装了六个一次性饭盒。

“太巧了,正好饿了,余哥刚刚还说要去打饭来着。”宁为说道,然后连忙从女孩手中接过装了饭盒的袋子,放到桌上。

“嘿嘿,是啊,谢谢小老板娘。”

余兴伟兴高采烈的拿过袋子,也不管一句话惹得女孩红了脸颊,拿了一份饭跟一份菜出来搁在宁为面前,然后扭头看向鲁东义问道:“鲁教授,上次你跟我说在院里有个亭子吃饭特别有意境来着,特别有那种穿越古代皇家用餐的意境,还能看到未名湖的风景,要不今天带我去体验一下?”

鲁东义已经站了起来,冲着余兴伟点了点头道:“走吧,那个地儿你肯定喜欢。”

余兴伟很自然的拎着剩下的盒饭,跟着鲁东义兴冲冲的走出了办公室,不过刚关上办公室的门,鲁东义便感慨了句:“不行,我觉得该给小师弟换个单间了,不然这的确不方便。回头得去跟田导商量一下。”

余兴伟侧头看了眼鲁东义,说道:“这事还需要麻烦田院士?我觉得吧,办公室旁边那琴房还空着那么大地多浪费啊,摆张桌子跟一个柜子还显得挺宽敞呢。反正一般白天又没人,江同学一般也得晚上才来练琴。直接让小宁总到旁边办公,有事了咱们隔得又近,叫一声都能听得见,挺好的。”

鲁东义想了想,然后拍了拍余兴伟的肩膀,道:“活该你能出头,太会安排事了!”

……

办公室内,宁为一边吃着饭,一边跟坐在旁边的女孩吐槽这一天发生的事情。

“新材料学院你没去过吧?那座建筑挺有特色的,而且里头的各种高端设备挺多的,不过实验室里那些师兄师姐一个个看着挺苦的。今天在他们实验室里泡了一整天,那气氛可压抑了。下午的时候,听到隔壁实验室一阵欢呼声的时候,实验室里几个师兄你看看,我看看你,然后同时把头埋下去的时候,可有意思了。”

“你还得去材料学院帮忙啊?”

“没办法啊,谭院士那个项目组遇到了问题,要搞数学的帮忙嘛,我正好对这块稍微有点心得,就主动请缨了。”

“那你自己的课题怎么办?”

“其实不会耽误我太多时间的,这是我给一个小朋友找的项目。”

“小朋友?”江晨霜眨了眨眼,这是真没法理解了,一个院士牵线找来的项目怎么能跟小朋友扯上关系。

“嗯,这个要解释起来有点难了,不如这样,要不我带你去跟那个‘小朋友’认识一下?正好我这边数据整理的差不多了,可以让那个‘小朋友’开始干活了。”

“他就在研究院里吗?”

“在家里供着呢,研究院现在还真没地方安置它。不过也不远,走过去大概就跟到你寝室差不多,吃完饭了正好散散步。”宁为兴致勃勃的站了起来,很自然的牵起女孩的手,说道:“走吧!放心,不会把你卖了的。”

他是真的挺想介绍三月跟江晨霜认识的。

不过说起来,三月应该是对江晨霜有印象的,毕竟他可是跟三月提过很多回这个女孩了。

看着宁为兴高采烈的样子,江晨霜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只是轻声说道:“你等等。”

“嗯?”

江同学轻轻挣脱了宁为牵着她的手,从兜里拿出一包纸巾,将宁为刚才吃剩下包装盒拿在手上,将桌子重新

着迷by阿司匹林 不知深浅po1v2

擦干净,整理好,才扭过身说道:“吃完的饭盒不能留在办公室里,不然等会他们回来会有味道的。”

“咳咳,嘿嘿,鲁师兄不会计较这些细节的……给我,我拿去扔。”

“别,有油的,我去丢……”

喜欢科技之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