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变成黑皮辣妹后和朋友做了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晚云不知那陈令秋是什么人物,不过从这所谓的宫中章程倒可琢磨出些有意思的东西。怪不得裴渊讨厌宫廷,说到处是无谓的繁文缛节。如今想来,就是这些繁文缛节层层铺垫,才能让人有被伺候的感觉。

她心里想着,目不转睛地打量梁慧的手法,道:“原来慧娘子是宫中名医之徒,没想到还纡尊降贵到这市井中坐诊,令人敬佩。”

梁慧看她的眼神,颇有几分不以为然。

“娘子来的巧,我并不常来。”她淡淡道,“平素都在京师,每日看的人寥寥无几,只有递了帖子才看。只是碰巧今日家中女眷在扶风礼佛,我才来看一眼。至于市井,我家医堂虽然开在市井里,但往来的都是有脸面的人,不似其他医堂那般嘈杂,不会唐突客人。”

这话说得有意思。

晚云心中冷笑一声,何不干脆点仁济堂的名字得了。

她长长地“哦”了一声,淡淡道:“原来如此。我也是头一次来,娘子的诊资想必不菲。”

梁慧还是头一回被人问这个问题。

平素能让她亲自出诊的人,本就只限京中贵眷,身份低些的,侯府丢不起那个人。既是贵眷,提诊资自然有失体面,向来是对方事前事后送礼过来,当个人情。梁慧也并不在意这些钱,毕竟名声比钱更重要。

她扫晚云一眼:“诊资稍后付钱时便知。”

“我若不知诊资,又如何晓得要不要找娘子看?”晚云眨眨眼,“娘子这般大人物,我也须看得起才好。”

梁慧颇有几分不耐烦:“罢了,这回就当我做善事,不收你的诊资。”

得了这话,晚云毫不客气地应下:“如此,便谢过娘子。”

梁慧不理她,诊了脉之后,给她的手上抹上香膏。

晚云对这香膏好奇得很,抬起手腕,左闻闻,右嗅嗅。

梁慧看着她地模样,心中不由嗤笑,暗想仁济堂的人果真是个土包子。

“不知我身体如何?”这时,晚云问道。

梁慧却不答,傲然瞥她一眼:“随我来便是。”说罢,起身出门。

她不多言,跟着梁慧到了大堂,正要到王阳身边去,忽而听梁慧惊喜地唤了一声:“兄长,你怎么来了!”

看去,只见梁慧正朝一个青年迎过去。那青年一身便装,生得体格健壮,肤色黧黑。

晚云的目光定了定,那不是梁平是谁?

梁平看着梁慧,微笑道:“母亲令我接你……”话没说完,他瞥见梁慧身后不远处的晚云,顿时一愣。

“常娘子?”他失声道。

晚云笑盈盈地走上前,向他一礼:“梁将军,别来无恙。”

梁慧错愕地打量着二人,狐疑地问梁平:“兄长认识?”

梁平随即对她道:“这位是常娘子,是仁济堂文公的弟子。”随即他又看向晚云身旁的男子,便道,“想必这位就是大弟子,王青州。”

王阳含笑做礼:“见过梁将军。”

梁慧诧异地看向晚云,打量片刻,才问梁平:“兄长是如何认识常娘子的?”

“是在河西道认识的。”梁平甚是高兴,道:“乃机缘巧合。”

他虽是行伍之人,却到底生在王侯之家,知道些轻重。晚云身为女子,若被人知道曾经混迹军营到底不妥。加上她和裴渊的关系,梁平就算再傻,也不敢口无遮拦。

“慧娘子。”她与梁平寒暄一阵之后,向梁慧道,“方子可好了?”

梁慧随即走到掌柜那边,提笔利落地写下一张药方。

“先吃十日,”她说,“而后,娘子可递帖子到我府上,我再给娘子看看。”

晚云看了看那方子,却蹙起眉头。

“我不过染了小小风寒,何至于吃上十日大补方?”她啼笑皆非,“娘子这玩笑,莫不是开得有点大。”

“谁说笑笑风寒便不能吃时日大补方?”梁慧不紧不慢道,“我们宫中医病,从来讲究除恶务尽。一切大病都是由小病而来,若得了小病之后不能及时拔除病根,日后慢慢累积,便是大病之始。我乃医门的弟子,从不拿治病救人开玩笑。”

果然是宫中之风。晚云心中冷哼,大手大脚,小病大治,空耗国帑。

她不为所动,道:“敢问慧娘子,我因何而患风寒。”

梁慧道:“自是因为体虚气短,风邪入侵。所以当及时进补让身体强壮,风寒自会痊愈。”

晚云听罢,大概就摸清了梁慧的斤两,道:“体虚气短是因为今日长途跋涉,可并非根本原因。”

梁慧镇定道:“可无论如何,有此症者首要应当进补。”

晚云摇头:“河西道的冬春天寒地冷,我在那里待了好几个月,肌骨积累了寒气不得发,又因长途跋涉,才发出了暑热之症。对症下药,首要的是拔寒毒。”

梁慧一怔,脸上登时一阵红一阵白,急道:“河西之事你并未说。”

晚云毫不犹豫地堵回去:“你并未问。”

二人对峙片刻,梁慧知道晚云是故意的,忿忿地看向梁平。

王阳也将晚云拉到身后,拱手赔笑道:“师妹风寒缠身,心绪不佳,最近也常对我发脾气,某替师妹给将军和娘子赔个不是。”

梁平也示意梁慧退下,客气笑道:“哪里哪里,是妹妹的医术尚需精进。”

两位兄长开始相互寒暄善后,梁慧仍气恼,径自走回内堂。

看着她的背影,晚云也不以为忤,从案上取了纸笔,写下方子,交给掌柜:“劳烦拣三副药。”

因为梁平在,掌柜不敢怠慢,按照她的方子一丝不苟地拣药、包好。

晚云从钱袋里掏出一百文,道,“慧娘子方才说不收诊金,故而这诊金我就不付了。我要的药顶多值这个钱,若是多了就当我做善事,若是少了就当你们做善事。”

说罢,她唤王阳一道离去。

梁平亲自送二人出门,和晚云客气道:“听闻九殿下不日班师。”

“正是。”晚云道。

梁平微笑:“娘子若是日后要拣药,派人来吩咐一声,这边自会送上门去。”

中午三更哦

喜欢一念桃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