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多的小说 晚娘2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没有人能体会那事做到一半被打断会是怎样的惊天怒火。

尤其是马上快要到了的时候被打断。

这还是阿花此生第一次体验极乐,正满怀期待想知道那让人快乐得要死的极致是什么,结果就差最后一点点,拔出去了。

愤怒的阿花此刻就是灭世天魔!

有一万个宇宙在面前也砸没了。

“太初纳命来!”阿花只用了一巴掌,就把太初藏身的位面整个轰没了。

太初闪身离开位面,悬浮在虚空,自己体内还有个少司命在挣扎:“她还先喘上了,打啊,打她啊,你不打把身子还我我来打!别占着茅坑不拉……”

太初:“……”

它死死压着暴走的少司命,感觉剧情画风已经崩得不成样子了。

这还是关联宇宙归属的大决战吗?

怎么看都像是大妇和小三在撕逼,而且还是双方都理直气壮互相跳脸的那种。

那我在这干嘛?

那我走?

想走也走不了啊,至少对方还有个夏归玄是个正常人……

可不要以为这是少司命的身躯夏归玄就不打了,对于如今的状态,封印是他的、嫁衣是他的、血液是他的,他对这个躯体内部的状况和太初本人一样明了,有一万种方法直接攻击内部的太初神魂而对少司命丝毫无损。

他始终等待的就是太初现身。

在阿花愤怒地上前肉搏之时,夏归玄的神魂冲击已经无声地侵入了太初魂海。

又是一场男女混合双打,身魂双攻击,太初体内还有个不安分的少司命在抢控制,也不知道她到底想打阿花还是在拖后腿。

这一战是不是不用打就有结果了?

当然没有那么容易……太初这些日子的恢复也不是吃素的,单论恢复效率比夏归玄更快。

那原本看似伤势未愈的半枯萎神魂,在夏归玄神魂冲击的一瞬间,骤然膨胀明亮起来。

夏归玄的神魂冲击犹如撞上了一堵墙,一触即退。

魂海之中具现了夏归玄的神魂法相,抬头看着一个丑陋版本的阿花冷笑着站在面前:“夏归玄,你以为我伤得很厉害?”

夏归玄看了半晌,摇头:“真丑。其实这是人心美丑的具现吧,阿花那么萌,所以她漂亮,你满心恶毒,所以丑陋。”

太初听得不可思议:“我伤势复原得比你好,实力比你强……然后你的关注点是这个?”

夏归玄笑笑:“这个很重要。”

太初冷笑:“轻重不分,找死之途。”

夏归玄淡淡道:“因为我有阿花……你号称复原得好,终究未曾痊愈,根本不是真正的巅峰,比我强有什么用,你都不一定打得过阿花了,何谓轻重?”

神念对话之间,身躯的战斗一直在进行。

“欧拉欧拉欧拉!”

暴怒的阿花一路猛锤,太初控制着少司命的躯体正在节节后退,所过之处天崩地陷,走到哪里哪里位面崩毁,群星陨落。

确确实实,它不一定强得过阿花了……在夏归玄牵制神魂的分心情况下,应付阿花的进攻还需要且战且退,连持平都很艰难了……

太初板着脸没有回答夏归玄这句话,凝神应付暴走的阿花。夏归玄的目光落在太初身后,那里被看不见的囚笼“关着”少司命,正满脸怒容地瞪着他。

囚笼之内另有红光,那是夏归玄的封印在保护少司命,否则她早被囚牢融没了。

夏归玄搓手赔笑:“姐姐,我来接你了……”

少司命跳脚:“你是来接我的还是来气我的?”

她一脚踹在太初的灵魂囚笼上:“放我出去!”

太初:“……”

这一踹差点让它被阿花锤到,哪有闲工夫理这群神经病,神念一动,就是一片黑暗天幕罩向了

肉多的小说 晚娘2

囚牢,把少司命先控制好再说。

谁跟你们家长里短大妇小三,太蛋疼了这。

结果就连控制住少司命这个简单的愿望都很难实现,黑暗天幕笼罩下去,夏归玄的神魂就分出一道薄幕,死死将黑幕隔开,不让它挡着自己和少司命说话。

少司命毫不领情:“挡着干什么,让它关着我,关着我就看不见你带女人在我面前做那事了!更不想听你说‘不管她,我只想要你’,免得被你气死!”

夏归玄赔笑:“我们那是故意的……”

“?”少司命柳眉倒竖。

“因为知道姐姐会生气,一旦气息泄露,就有机会找出太初……”

少司命:“……”

太初:“……”

本座纵横一生,居然栽在了这种八点档肥皂剧情里!

连带少司命的怒意也都被这句话打没了,带着点尴尬勉强道:“所以你们就知道我是个妒妇对吧!”

夏归玄认真道:“这才是鲜活的姐姐啊……会生我的气,会想骂我甚至想揍死我,但在最危急的时候,还是想帮我……”

少司命偏过脑袋:“别跟我玩甜言蜜语这套。”

“这不是甜言蜜语,句句都是真话。姐姐要打我要骂我,我们回家慢慢骂。”夏归玄说着说着,神念聚为重拳,忽然转身一拳,轰在魂海虚空。

看似轰在空处,却发出了灵魂交织的尖锐鸣啸之声。

下一刻魂海怒涛狂卷,四面八方汹涌袭来,滔天巨浪包围着夏归玄,似要将他吞噬殆尽。

魂海是最神秘的东西。

它当然不可能是一个丑陋版本阿花完事

肉多的小说 晚娘2

在这片区域内,所有的东西,都是太初之魂,等于他们始终都在太初的包裹之中对话,是随时有可能被吞噬消融的。

少司命没有被吞噬,是无上封印的保护,而他夏归玄此时伤势未复、也没有东西防护神魂,也敢这么赤裸裸地神魂进入……太初看似在蛋疼应付阿花,实则暗搓搓的准备一举吞噬夏归玄。

浪潮席卷,瞬间淹没夏归玄的神魂。

但下一刻太初就“咦”了一声。

包裹中的夏归玄神魂,似乎开始处于一种很奇特的状态。

似在非在,似有似无,它看似包裹了夏归玄,又似乎没包裹。就像看了一本水文,好像看了,又好像什么都没看……

太初知道,这是夏归玄“无”之道已经大成了。

这与伤势无关,悟了就是悟了,会了就是会了……

它的所有攻击都等于攻在虚无,一个不存在的夏归玄。

本就不存在,根本是“无”,那打哪里?受力点在哪?

甚至它的攻击自己也变成虚无,与夏归玄接触的能量都随之消逝不见,连个消逝的过程都没有,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

长此以往,这片魂海都要变成虚无,它太初都无了。

太初忽然泛起一种“天意”般的感受。

因为它算是一种从无到有的创造过程,而夏归玄走向的却是从有到无的道途修炼。

而如今它做的是从有到无的毁灭过程,夏归玄却是以无之道来阻止,保护已有。

最终他们为敌,仿佛注定。

如果它自己就是“天”,那这个“天意”是谁的?

阿花?

还是说世上本无天意,当你要做出毁灭宇宙的事之时,自会有最合适的一位宇宙中的生命站在你面前,不是夏归玄,也会有别人,哪来的注定。

是成是败,就看勇者与魔王谁能胜利,仅此而已。

太初忽然冷笑起来:“这就是你的底牌?”

夏归玄没有回答。

下一刻两道恐怖的气息不知从何而来,远跨不知多少位面多少光年,直接回归了太初体内。

回收三清,完全体太初!

喜欢这是我的星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