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点污 磁力宝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洛阳学城。

向来极为活跃的学城,也灵敏的嗅到了最近有些不太对劲的气氛。

无数的目光都在盯着洛阳宫方向,学城里最繁华的洛水河畔夫子庙边的那些青楼楚馆,茶楼酒肆里,年轻的士子们都在议论着时局。

虽然自六君子事件后,学城里几乎每间酒楼茶肆都会挂一面‘莫谈国事’的牌子,但对于这些天子骄子的学生们来说,这玩意就当是看不见一样,而那些茶楼酒肆的经营者,也不会太较真。

反正洛阳学城是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六君子事件后,虽然学城沉寂了一段时间,但自新皇继位,太师平反六君子,学生士子如今反而更喜欢抨击时政,议论时事了。

“听说没,今早右相来济领衔上书,为天子上尊号天皇,并为秦皇后上尊号天后,并称二圣。”

“啥?”

向来瞧热闹不怕事大的洛阳学生们,最热衷于时事,一间茶楼里正喝着茶的一群学生们,听到刚进来的同学说的最新时事,都精神一振。

皇帝尊号这种东西,对于当代有识之士的洛阳学生们来说,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东西,皇帝有年号、庙号和谥号,也有尊号。

尊号就是尊崇帝后的称号,死后尊的有,在位时尊的也有。

比如史记秦始皇本纪里就有明确记录,臣等谨与博士议曰:古有天皇、有地皇、有泰皇,泰皇最贵,臣等昧死上尊号,王为泰皇,追尊庄襄王为太上皇。

而汉书,高帝纪下也有记录,大王功德之著,于后世不宣。昧死再拜上皇帝尊号。

总的来说,以前历代给皇帝生前在位时上尊号的较少,比庙号稀罕多了。

“右相等要干嘛?”

好好的怎么突然想到给皇帝上尊号?

难道是因为龙朔朝一开始,就武功赫赫?要说武功,也确实了得,新皇这刚继位一年多点,王玄策在西南连灭了骠国、小婆罗门、阿拉干、大秦婆罗门四国,如今为朝廷新增了丽水道和藏南道两个新道,拓通了古蜀身毒道,如今官方称为南方丝绸道,或叫茶马道。

可以由蜀地经云南、永昌,入丽水南下入海,或往东越黑山至藏南道入海,联通骠越湾和藏南湾。

这可是一份非常了得的武功,丝毫不弱于当年圣祖贞观朝征服岭南百越,平甸叮灭和蛮镇南诏征东爨开拓通海、永昌、银生等西南夷地的功绩。

而去年这一年还不仅仅是西南灭了四国,打通了两个出海口。

在西域,朝廷西征军大败了西突厥两厢十姓里的反骨仔们,并把实际控制线推回到了葱岭、千泉山一线,杀回了河中地区。

朝廷刚重新调整了西域的区划,葱岭以东,以天山南北划分为安西和北庭两大都督府,东至金山,西至葱岭,北极夷播海,南至图伦碛。

高昌、伊吾、焉耆、龟兹、疏勒、于阗、且末等皆划入安西府。

而庭州、清海、碎叶、伊丽等,皆划入北庭府。

昭武粟特诸国,则单设为河中道,吐火罗诸国之地,则划设为吐火罗道。

虽然暂时西征大军还没击败河中粟特诸国、吐火罗国、大食人的联军,在天山以北也还有许多西突厥部落没剿清,但大家都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击败他们,毫无疑问。

所以龙朔元年确实是武功赫赫,宰相为皇帝上天皇尊号也说的过去。

只是为什么要给皇后了上尊号?

还并称二圣?

皇帝称圣人,皇后也称圣人?

总觉得这里面透露着一些古怪。

突然,又有一名学生跑了进来,满头大汗。

“洛阳戒严,洛阳戒严!”

“洛阳城戒严了,全城戒严,左右金吾军已经

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点污 磁力宝

封锁了洛阳九门,北门禁军诸营也全都戒严了,神机营、百骑营已经进驻南宫······”

“怎么回事?”

屋里的一众学生们都一头雾水,怎么突然就戒严了?

有那些机敏的,从南宫立马联想很多,“难不成跟南宫的上皇有关?”

有人则道,“早朝时右相才领衔给圣人上尊号天皇,给皇后上尊号天后,并称二圣,这会就已经全城戒严,到底出了什么事?”

“听说,今天早朝,皇帝与皇后一同临朝听政,殿上加设了一道珠帘,皇后便坐在帘后听政。”

街上这时许多人在奔走。

没一会,便听到了整齐的步伐声,左右金吾军的巡骑出现了。

“即刻起学城戒严,所有街铺商市关门停业。”

“所有学生即刻返回本校!”

······

金吾巡骑骑着高大的战马,马蹄铁敲击在街道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马上的骑士全副武装,杀气腾腾。

茶楼的伙计进来。

“各位客官,实在不好意思,戒严了,马上得关门停业,请各位客官离开。实在是抱歉,掌柜的说了,今天的茶水钱全免了。”

伙计一脸歉意的对众人道,请大家离开。

学生们面面相觑,都感觉到发生了什么大事,可他们却什么都不知道,看着外面的金吾巡骑杀气腾腾,而学城里的差役坊丁街铺武侯们已经开始在清道,学生们也只得起身离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感觉不太对劲啊!”

学城里的洛河河畔本就是如今洛阳城最繁华热闹的所在,堪称长安的平康坊一般,这里是有名的餐饮娱乐购物一条街,突然大白天的封城戒严,确实搞的人心惶惶。

······

“号外,号外,最新号外。”

洛阳戒严维持了一天,第二天便解封了,只暂时实行宵禁,工商恢复,百姓也终于得以从家中走出来,街道上又恢复了热闹。

街上,报童们正在大声叫卖着新刊印的报纸号外。

一个绿袍京官招手叫来身上套着件印有帝国时报四个字马甲的报童,“你这是皇唐时报的号外吗?”

“这位官爷,正是呢。”

“那给我来一份号外。”

绿袍京官掏出了两枚当五大钱,“官爷,两枚制钱便可。”

“多的赏你的。”

“谢官爷赏。”报童高兴的接过两枚

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点污 磁力宝

当五钱我,然后递过号外,又弯腰鞠了个躬才继续叫卖去了。

京官则迫不急待的翻看起号外来,皇唐时报是如今朝廷有名的官报,由秘书监出版发行,发行两京诸道,正常是五日一刊,据说发行量达几十万份,遍及全天下,在东都洛阳,也依然是销量最好的报纸,他们以新闻时效闻名。

临时刊印的号外是一张对折的大纸,里面还夹着七八张广告纸,京官此时没兴趣看这些广告纸,对广告纸上面的优惠券也没兴趣去剪下来使用,直接就抓了夹在腋下,先看起那号外来。

一眼就看到加粗的谋反二字。

嘶!

怪不得昨日突然全城戒严,原来朝廷刚破获了一极重大谋反案,牵涉了许多朝中勋戚贵族高官,甚至还有不少归化的胡蛮酋长,以及一些有名的地方豪强士族和商贾。

工部尚书阎立本、门下给事中杨武、中书舍人乐彦玮、兵部侍郎姜恪、散骑常侍、国子祭酒陆敦信、刑部侍郎李义琰、户部侍郎王德真、尚书左丞崔知温、吏部侍郎李友益、礼部侍郎孙茂道·····

左领军大将军赵孝祖、右卫大将军刘伯英、左武卫大将军郑仁泰、左威卫将军宇文思纯、右骁卫大将军阿史那道真····

尚药奉御蒋孝璋、太史令李淳风、少卿武惟良、郡王李何力····

一个又一个的名字,密密麻麻的罗列了大半张纸。

绿袍京官越看越惊,如他这样六七品的绿袍京官,洛阳多不胜数,但报纸上的这些人,可都已经算是洛阳朝廷里有名的人物了。

如阎立本,甚至当过宰相。

门下给事中杨武,这是号称储相的官职,他又是出身弘农杨氏。再比如姜恪,父亲姜宝谊是武德朝大将军,身上还承袭有父亲留下的郡公爵位。

尚书左丞崔知温是清河崔氏,李友益是赵郡李氏,王德真是太原王氏。

陆敦信是贞观学士大儒陆德明的儿子,如今更是任国子监的祭酒,又还有着三品的散骑常侍职。

郑仁泰,那是曾经随圣祖入玄武门的九将之一,刘伯英、赵孝祖等也都是开国大将。

阿史那步真是突厥降将。

就算是御医蒋孝璋都是洛阳有名的圣手,还是洛阳医学院的校长。

李淳风,更是一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精通数学能够占卜,甚至传说能预知未来的这么一个神奇人物,执掌太史局数十年,大家使用的历书都是他制订的。

现在,这么多大臣勋戚,统统被列入谋反逆臣之中。

后面还有一大堆名字,是他不熟悉的,也有一些是听说过的,有官员有将领有士族名门,也有豪强大贾,如今统统被打入谋反逆臣名单之中。

再看报纸上的处置,全都追毁出身以来文字、勒停、除名、籍没、长流、编管吕宋,三代直系不论男女老少全都流配吕宋。

这么多人谋反,确实够惊人的。

只是这些人为何要谋反?

带着疑惑一路来到衙门,刚坐下,便听到同僚们都在议论此事,然后有人低声透露天机,事涉南宫。

“他们难道想拥太上皇复辟?”

可有人又说了一个更惊人的消息,“听说圣人被这些人谋害下毒,就是通过尚药奉御蒋孝璋。”

“圣人颁诏,立二皇子潞王隆庆为皇太子,改名李烨!”一名同僚进来,大声的告诉大家一个最新消息。

一时间,众人议论的更大声了,这朝局纷乱变化的都让他们这些京师小官们迷茫了。

喜欢贞观俗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