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磁力猪 樱花动漫官方官网入口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醒醒!”

虞渊的魂之音符,如两团惊雷,在安梓晴的识海炸开。

附有他一缕念头的音符,看到安魔女的识海,宛如妖刀血狱,为一片血色天地。

安梓晴的阴神,凝为一团巨型的血色涡旋,而她的阳神投影,竟然化作了一条奇怪的血色长河。

那条血色长河,给虞渊的感觉,隐隐有点熟悉。

安梓晴的主魂,则融入了暗红色的天幕,充塞在虚空中,暂时不显神奇。

在她的灵魂识海小天地,虞渊的念头清晰看到,另有许多七彩斑斓的波光荡漾。

七彩斑斓的波光,慢慢渗透她主魂所在的暗红天幕,环绕在她血色涡旋般的阴神,并蔓延向那条奇怪的血色长河。

占有和毁灭,两种汹涌而狂暴的情感,弥漫在了她的灵魂识海。

且,每一刻都在疯狂地增长。

她的清醒理智,她其余的喜怒哀乐,渐渐被淹没。

走火入魔!

此念一起,虞渊留在她灵魂识海的念头,被她狂烈的占有和毁灭情感抹掉。

嘭!

真实的世界,安梓晴按在他胸腔的白莹小手,握紧为拳头,在识海中毁灭情绪的驱使下,突然重重地捶击他。

虞渊闷哼一声,瞬间摆脱了安梓晴的纠缠。

通过斩龙台的视野,他看到在浓郁的瘴气彩云上方,“陨落星眸”静静地停泊着,而柳莺正在修炼。

月光如水,群星灿然。

柳莺和她炼化的器物,沐浴在星光下,汲取星辉凝炼阳神,器物也在积蓄星力。

之所以在天上,是因为彩云瘴海的烟云和流霞,会遮盖部分星光的洒落。

bt磁力猪 樱花动漫官方官网入口

一粒心念变幻,消失许久的“幽火流毒阵”再次形成,将几间草屋,还有这片面积不算大的沼泽地裹着。

嗖!

虞渊从安梓晴的草屋离开,站在更空旷之地,看着莫名入魔以后,被强烈的占有和毁灭情感淹没的紫衣女子。

“奇怪……”

内心咕哝了一声,他眯着眼,细细去端详。

旋即惊奇地发现,在安梓晴中丹田,七个紫水晶血池中的血水,突然间沸腾了!

她的阳神之躯,内有许多新生的细长血脉晶链,烙印着生命真谛!

隐隐约约间,虞渊还从中感受到一股古老,悠久,漠视众生的至高意志。

这个意志的气息,是那么的另类,那么的神秘,让人简直不敢直视。

仿佛,无垠星河的苍生,所有的智慧生灵,都应当匍匐在它的脚下,向它膜拜,告诉它自己有多么的卑微。

——阳脉源头!

虞渊脸色凝重到了极致。

他万万没有想到,和浩漭地下的主宰——阴脉源头,诞生于同一时代的阳脉源头,竟赋予了安梓晴如此神奇!

缔造出血魔族,还有大魔神格雷克的它,从什么时候开始眷顾起了安梓晴?

因为我?

虞渊猛然想到,当初安梓晴遭受曹逸重创,濒临死亡之际,是他以“生命祭坛”内的造化异能,以他自身的“生命源血”,帮助安梓晴渡过的难关。

他的“生命祭坛”,来自于溟沌鲲的精血,之后又融入了格雷克的一块血色结晶。

根据他的判断,连溟沌鲲的“巨兽精珀”内,都暗含阳脉源头的部分生命精妙。

格雷克,就更加不用说了。

他帮助安梓晴苏醒后,自然而然地,也在安梓晴体内留下了“生命源血”,将生命造化的奇妙赋予给了安梓晴。

阳脉源头是通过自己赋予安梓晴的“源血”,其中所含的生命烙印,找到的她……

而她,还有整个血神教的秘法和灵诀,本就来自血魔族。

阳脉源头,就是她和血神教的最终源头!

她的灵魂,她体内血的流动,她铸造的阳神,她参悟的种种奥义,追溯到尽头,恰好就是源血大陆地底的阳脉源头!

因为她体内,被自己留下了“源血”,留下了生命精奥,便被阳脉源头感应到了。

它在安梓晴的阳神内,编织出条条神奇的血脉晶链,并将血之精妙镌刻下来,究竟想做什么?

安梓晴的存在,会不会如大魔神格雷克般,成为它的眼睛?

成为,它意志的延伸?

就好比,幽瑀代表着阴脉源头,大魔神格雷克代表它那样,安梓晴成了另外一个受它眷顾者?

格雷克之外,它的另外一个选择?

还是出自于浩漭?

虞渊眼神闪烁。

他突然意识到,因那座“生命祭坛”,因那血色晶块,因自己被“阴葵之精”洗涤过,因自己主魂太过奇妙,以溟沌鲲所言,他阳神凝炼出来之后,就抹掉了所有不相干的印记,导致溟沌鲲的算盘落空。

阳脉源头,最初的选择,兴许也是自己……

可自己阳神形成的霎那,便毁掉了它和溟沌鲲的谋划,令两者的图谋成泡影。

无奈之下,它只好退而求其次,于是就找到了安梓晴。

踏踏!

安梓晴从草屋走出,脑海中的毁灭欲望,被一股强烈到极致的占有欲望覆盖。

这位身姿高挑,一肚子坏水和算计的血神教神女,突如一道血色闪电扑来。

不等虞渊做出反应,她如八爪鱼般再次缠来,手脚并用地去撕扯虞渊的衣衫。

虞渊蒙了。

转念一想,他便意识到安梓晴不知何时起,心湖中种下了两粒心魔种子。

这两个心魔种子,竟是对自己的占有和毁灭,就是那种要么她得到,得不到她就毁去的邪念。

此邪念,以前被她压在心底最深处,从不曾显露。

因为阳脉源头对她的眷顾,隔无穷星空栽培她,在她奇异的阳神内,烙印下条条神奇的血脉晶链。

这个过程中,她需要不断提取各族的精血,所以她原来要赠予自己的,一滴滴的异族精血,被她炼入到七个紫水晶血池。

她凝炼出阳神后,七个血池,还有阳神本身,就没来得及剔除糟粕,洗涤污垢。

又在匆忙间,再次炼化众多强大异族的精血,使得她心魔种子也一并壮大起来。

心魔的壮大,令她本来就处于失控的边沿,本就有走火入魔的可能性。

然后,她来到了彩云瘴海。

地魔一族,想方设法地将钟赤尘弄来,就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很容易勾起人的心魔,很容易将人心的负面情绪给放大。

因七厌的回归,藏于地底污浊世界的古老地魔,还输送出七彩湖中的,更浓郁的瘴气邪能上来……

安梓晴,在这个最危险的时期,又偏要凝炼阳神。

多重因素下,她成功失控了,心湖中的两粒心魔被无限放大,淹没了她的理智。

“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虞渊头疼不已。

他想象不到,安梓晴究竟从什么时候起,对自己埋下的两粒心魔种子。

还有就是……

此刻,他又想到了七厌。

彩云瘴海这个奇异的地方,因充满了污浊气息,很容易诱发并壮大人心的种种负面情绪,让恶念和邪念有更合适的土壤,让心魔能持续发酵。

而诞生于此的七厌,偏偏,又能剔除人的心魔。

七厌早年被幽禁,被雷宗强者以雷电阵列困着,就是为了利用他的这个特性。

让他,帮天源大陆的上宗,还有魔宫的魔修,将无法消除的心魔给抹掉。

七厌一出动,就能消泯心魔,他也会以此强大。

所以,需要通过雷电阵列进行限制,不断地打压他,让他的力量再降下去。

那些,不是通过自己的力量,而是借七厌消泯心魔者,将因此断绝后续的突破。

不会死,也永远无法更进一步。

聂擎天当初,就是认为依赖七厌消磨心魔者,白白占了浩漭的气运,又没胆子去天外和异族厮杀,才将七厌幽禁带走。

现在,七厌正好在彩云瘴海。

虞渊再一次将安梓晴推开,见震怒之下的安梓晴,眼瞳中重新迸射出嗜杀的光芒,不由认真地考虑,要不要将七厌给召唤过来?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