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里面等我好回来检查 暴君的心肝肉(重生)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枔靖抬眼四顾,这个原本充斥着阴魂的贫瘠偏僻山坳,如今已然生机勃勃。

各种生灵繁荣有序地生活,包括她曾经在无聊时随手播种下的那些果核,现已经长成一棵棵的小树了。

更远处,村舍间宽敞道路相连,几年间人口增加将近两成。除了飞速发展的生产力,还有在执事小仙儿辅助下被迫与时俱进的思想。

其实在枔靖心目中,她最觉得欣慰不是人口增加,也不是生活水平提高,更不是没有阴邪滋扰……

而是,在【许愿录】中没有溺毙女婴,祈求只生男孩儿的愿望也少了,更多的是许愿母子平安健康。

这是所有一切从物质文明到精神文明双重进步的结果。

她以一缕幽魂而来,从陌生到熟悉,离开时这里已元气昌盛。

枔靖手中很自然地拄着拐杖,回头又看了眼石头凿刻的神龛,土地公,土地婆。

若是连她脚步都跟不上,又凭什么要与她平起平坐分享这天下?

她想起自己曾经在这神位上设置的“门槛”,忍不住轻笑一下。

虽然得罪了天庭那部分掌管职位升迁的神职人员,但是她终究把自由和自己的婚姻大权抓在了自己手里。值!

而后,枔靖杵着拐杖,旁边跟着白衣清瘦的小辛,头也不回地离开。

“枔土地请留步,枔土地——”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枔靖稍稍站立,便看到钟淼一身紫青长袍,驾着一团水雾匆匆赶来,朝枔靖纳头便拜。

才一年多没见,钟淼已然有了神明的威仪,身上白色水汽缭绕,犹如行走在云中。

“我已经将事物安排下去,求枔土地让我跟你一起去铲除魔域…”

枔靖见对方说的很是诚恳,只是钟淼一直都在地方调节雨水,而且也与他的修炼相辅相成,突然间怎么说要跟自己去除魔了?

“你为什么要跟我走?这次我遇到的很棘手,也没有十足把握能应付。”

“刚才我感应到你已经不在槐树村,想来你要离开这个地方了……我,我是你一手提拔上来的,我想跟你一起走。”

枔靖了然,原来是感念这份知遇之恩啊。

说道:“原来如此,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耿耿于怀,我们也是各取所需相互成就而已。你现在已经是辛图国的水神,若是离开神职对你今后的修炼没有丁点好处。你好好修炼,莫要辜负了水灵珠的造化,有什么事可以直接传与我。”

还有从一开始被枔靖任命的执事小仙儿转为的小神们,不知道听到什么风声,也纷纷朝这里赶过来。

真的是好一番离愁别恨,虽然应付起来有些婆婆妈妈,但不得不说枔靖内心还是熨贴的。至少,大家是感念着她的。

再三告诉大家,她仍旧是他们的土地神,若是遇到任何麻烦自己解决不了的事,直接通过神职体系传给她,她一定努力帮大家解决!

软磨硬泡小半天,枔靖终于走出槐树村的范围。

虽然她来的时候没人迎接,除了群鬼乱舞,但离开时有人挽留,人间值得!

…………

放在里面等我好回来检查 暴君的心肝肉(重生)

枔靖为了熟悉和掌握拐杖的技能,并没有急吼吼地赶路。

若是不能参悟拐杖中的玄奥,无法克制巨型魔怪,去了魔域也是枉然。

途中遇到有许愿的就顺便解决;听到摆的摊位响起缺货提示音就赶紧补上。

偶尔停歇下来时,把拐杖往地上一杵便长出一棵小桃树的样子。

而且在法则掩盖之下,任谁也看不出丝毫不妥。

枔靖的神室便在这桃树中。

休息时,梳理完神职体系上的事情后便一边吃着各地供品,一边拿出聚灵瓶,跟里面的田原聊聊天。

巩固一下对方意志,顺便渡一点元力。

枔靖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以后我真的有能力将你们身上因果解开,你是想继续当一个神祗呢还是鬼修,亦或者直接进入轮回,今生一切随风?”

“我?呵呵……”田原半张脸上的眼睛闪过晶亮的光芒,笑着道:“如果我说我……想跟着你干的话,会不会有些太自不量力?”

枔靖没说什么,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几天后,枔靖距离魔域越来越近,她现在好像对拐杖运用也更得心应手了,可以小小调动其中的规则之力了。

相信再过一段时间,对规则之力运用更娴熟,或许可以找魔怪练练手了。

这天,枔靖途径一座小城,其中各种气息驳杂,有种阴阳是非颠倒的混乱之感。

她正要将这个地方管事的小神叫出来询问一番,发现这里并不在她的辖区之内。

是辛图国目前为止仍旧不肯信仰土地神的几个地区之一,从她的【地图】上看,就像几个黑黑的窟窿。

既然从这里经过,反正也是顺路,怎么也要去看一看的。

当她刚刚踏入这片地界时,恍惚中,感觉像是穿越过了一层结界。

结界的两边,两种气息泾渭分明。

在信仰她的地界上充斥着平和奋进的勃勃生机。

而这里……却弥漫着让人压抑的宿命气息。

看来这里原本的偏神还有些手段,竟然能建起这么大的结界,即便她现在的信徒遍布全国也没能渗透进去。

不,不是没有渗透进去,而是这股宿命气息实在太强了。

她还没来得及去探究这里的偏神是何方神圣,便觉得耳朵里响起一片“嗡嗡”的声音。

一开始还以为是对方用的音波攻击,但凡进入就会遭受此番待遇。

可仔细一听,才发现竟然无数人祷告凝聚成的声音。

“求土地婆帮帮我们吧,是那一家子整我们,告了衙门只说邻里纠纷,反而还变本加厉害我们。去庙里求神却说这是我们上辈子的因果,是我们原本就欠他们的,只要他们收回去就行了……可是我们怎么知道上辈子的事啊,呜呜”

“土地婆保佑,我们老刘家从来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为什么现在会遭受这样的厄运,求土地婆保佑我们啊…”

“土地婆救救我们,我娘病了,可是他们都说是我娘前世造的孽,这辈子来还债的,呜呜……”

“……”

喜欢穿越小小土地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