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性本能 好看站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书桌上,摆满了密密麻麻的研究笔记,上面全是谢林亲笔写下的各种心得。

若是有人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些笔记全部都是关于兽化诅咒魔法的研究,比如把人变成五足怪的研究,比如把人变

母性本能 好看站

成蛇的研究,再比如狼人受到的诅咒研究。

实验室角落的地上,堆满了被解剖得血肉横飞、原形难辨的五足怪和狼人尸体。这些五足怪的研究样品是谢林拜托古拉娜姐姐,让中世纪巫师联合会和银矛的精英冒险队伍到赫布里底群岛中的德里亚岛上捕捉而来。而那些狼人则是母夜叉和吸血王族为他在翻倒巷捕猎而来。

谢林翻了翻从洛哈特那里获得的“人形恢复咒”笔记,里面除了让狼人恢复人形的咒语之外,还有关于狼人的起源考据以及关于狼人诅咒的一些推测,这些推测和原理给了谢林不小的启发。接着,他又翻了翻《禁忌变形》里的兽化变形术,以及《阿巴太尔诅咒篇》里的诅咒魔法。

在几天前,他就已经成功地以人形恢复咒,把一个完整变身、狂性大发的狼人重新变回人形了。

当然,实验成功后的狼人也得到了谢林的奖励——干净利落地被干掉了。这些作为实验样品的狼人全是在翻倒巷犯案累累的通缉犯,在谢林看来,成为狼人或许是值得同情的遭遇,但是这不是屈服于现实中对狼人的歧视,选择走上作奸犯科的罪犯之路的理由。

更何况,当初在罗尔家族倒台的时候,在小狼的安排下,这些狼人原本有机会脱离芬里尔·格雷伯克,转投谢林的麾下,但是他们没有好好珍惜那次机会,坚持要跟随格雷伯克一条路走到黑,那么抱歉了,谢林不是圣人,他不会再给第二次机会。

“人形恢复咒”的成功,给于谢林的经验和灵感是十分宝贵的。这让他在变形术和诅咒类魔法上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他研究人形恢复咒的目的其实并不是为了对付狼人,开玩笑,在上个学期他就已经可以不怎么费力就把变身狼人的卢平给摆平了,狼人对他来说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威胁。

他之所以花时间去研究,其实是为了把这个魔咒共享给全球巫师界,为魔咒和黑魔法防御术的改进做出贡献。在学术界争取名气也是他原本就有的计划,更何况他也答应过古拉娜姐姐要把个人的成就与组织挂钩,共享发明“人形恢复咒”的成就和名声无疑可以让他们之间的利益关系变得更为紧密。

其次,谢林也没忘记梅林爵士团的好处,谢林在上个学期通过发表守护神咒和快乐咒的组合咒,就已经获得了梅林爵士团的三级勋章,按照梅林爵士团的章程,那是用来表彰“对知识储备或娱乐事业做出贡献”的人物的。

如果这次他再发表人形恢复咒的研究的话,他绝对符合了二级勋章的资格——按照章程那是用来表彰“超凡的成就”的,连续两年发表两种可以大幅度改进黑魔法防御术的魔咒,无疑具备了那个条件。。

这还没完,一旦他拿到了梅林爵士团二级勋章,莉娅阿姨就有理由在威森加摩动议让他以候补席资格加入威森加摩,这次他的加入将会是名正言顺,即使是邓布利多也挑不出刺来了。

这些就是他当初研究人形恢复咒的理由,但没想到的是,与研究成功所附带的知识和经验相比,上述好处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谢林从人形恢复咒里找到了改良一个很重要的魔法的灵感。

为了这个所谓的灵感,他还用大量的五足怪和狼人做实验,务必要研究出他心中理想的一个魔法。

人形恢复咒的成功给于了他信心,让他选择踏出研究的下一步。

他走到实验室的另一个角落,那里摆放着一个特殊透明圆柱形容器,里面收放着的是许久没露面的纳吉尼!

谢林把一瓶足有6品脱的浅绿色魔药倒入容器中,魔药逐渐填满了容器底部,一直到把纳吉尼的整个蛇躯都浸泡在其中。魔药甫一接触到纳吉尼的蛇躯,便自动透过它的皮肤吸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漫漫减少。

这瓶特殊炼制的魔药是谢林从狼毒药剂上获得的灵感,特别改良出来的配方,是专门用来逆转受到诅咒魔法影响而变形的病症。里面添加了用来克制诅咒之力的独角兽长角,还有可以逆转黑暗变形术效果的成熟曼德拉草根。

(注:蛇怪的“石化之眼”本身就是黑暗变形术的一种)

大约过去了十五分钟,所有魔药都被纳吉尼吸收干净。

谢林把纳吉尼从容器里取出来,经历过上个学期开学前谢林在纳吉尼身上做过的各种残酷实验,即使纳吉尼只是一只没有了情感的冷血动物,亦对谢林的手段产生了恐惧,此刻的它乖巧地缠绕着谢林的手臂,任由谢林把它拿在手上,一点也没有原著中那种凶狠噬人的样子。

谢林把它摆放到实验台上,把它摆成首尾相连的莫比乌斯圆环状,然后以魔杖对准它大声念道:“诅恶尽消!”

挣扎蜷曲的蛇躯上浮动起黑绿色的光芒,一个个古老的诅咒纹痕一一浮现,谢林惊奇地发现这个咒纹和阿斯托利亚身上的咒纹有七八分相似。

纳吉尼的皮、肉、骨、血液被一点一点地剥开分离,先前吸收的魔药此刻在这些部位展露了效果,独角兽长角特有的圣洁气息从纳吉尼的皮骨血肉散发开来,一时之间实验室里弥漫着圣洁的气息。谢林加大输出了魔力,在魔力的引导下,蛇躯上的诅咒纹痕被一点一点地消融。

这个时候,纳吉尼的灵魂隐隐浮现了出来,那是一团细长的蛇形白雾,上面刻印着一个极度邪恶的“力量”魔符(Thurisaz)!

Thurisaz代表的是最原始的力量,也称之为混沌的力量,这种力量本无正邪之分,但是纳吉尼的灵魂之上所刻印的这个魔符赤红如鲜血,腥味扑鼻,血气滔天,歪歪斜斜的笔画更是隐隐透出让人心悸的邪恶。

“这个血的味道……”谢林微微皱起了眉头,“有意思,这是如尼纹蛇的血……这便是传说中的戈尔工的诅咒吗?”

“就是你了!”谢林的嘴角微微扬起,大声念道:“斩魂裂魄!”

没错,就是这个从阿尔曼德二世那里见识过的魔法,这本来是布莱克家族的秘传灵魂魔咒之一,专门用来切割和破坏灵魂,不知道是怎么被阿尔曼德二世学了去的。

谢林想要的不是纳吉尼,而是附在它的灵魂上的这个诅咒魔符本体!

一把散发银白色光芒的镰刀一举对着纳吉尼的灵魂狠狠地切了下去!纳吉尼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嘶鸣,便突然失去了声息!

谢林毫无怜惜之意,操控着镰刀把诅咒魔符从灵魂上切割了下来,这个原本用来给灵魂造成伤害的魔咒,硬是被谢林拿来当成了专门切割灵魂的手术刀,把诅咒魔符整个从灵魂上切除,连带还切掉了不少纳吉尼的灵魂,蛇形白雾上被他挖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空洞。

“阿奎拉,助我!”谢林喊道。

谢林脖子后的印记一热,阿奎拉即刻幻化而出,却被眼前惨烈的一幕惊呆了,它目瞪口呆地说道:“你、你在做什么?”

“没时间跟你解释,”在阿奎拉幻化而出的同一时间,谢林的身前突然出现了一本造型古朴的兽皮大书,是传承自梅林的梅林之书,这本书并不是可以打开来阅读的那种书本,而是一个施法神器,书里有各种各样的魔法,其中就有封印用的魔法!

“现在帮我把这个诅咒的魔符封印进这本书里!”谢林急急说道。

阿奎拉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啸,浑身化作一道彩光,快速地环绕着浮在半空中的诅咒魔符飞行,并一点一点地往梅林之书的方向拉扯。阿奎拉和魔符就这样缓缓地向着梅林之书移动。

当阿奎拉拖着魔符进入梅林之书的一英尺之内,梅林之书仿佛感应到了什么,骤然自主对半打开,向上展示着书本最正中的两页空白,纸上射出耀眼夺目的白色强光。

诅咒魔符仿佛遇上了天敌,只

母性本能 好看站

在一瞬间就被一股无形的吸力给摄入了页面里,页面上出现了栩栩如生的赤红色“力量”魔符,魔符周围还出现了一个衔尾蛇的图形把魔符包在中间。实验室里的邪恶气息在瞬间消失殆尽。

谢林看着几乎不成蛇形的纳吉尼肉身,犹豫了两秒,最终冷哼一声道:“也罢,念你修行不易——啊不,说错了,念你为我的研究做出贡献的份上,而且也尚未犯过恶行,就救你一次吧!”

谢林从口袋里掏出了两瓶液体,第一瓶是可以活血生肌,几乎可以从濒死中救命的凤凰眼泪,谢林把整瓶液体都淋在了纳吉尼身上,只见蛇躯在慢慢生长、重塑,但重塑的过程却又与原先的形态有所不同。

“是因为没有了诅咒力量的影响吗?”谢林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既然如此……”谢林举起了魔杖——

“逆转变形!”

蛇躯被魔咒射中,顿时大力地挣扎震动了起来。一种没有形状和质量,即无处不在又不可观测的气息,充斥着整个空间。

焦黑的皮与骨如同被高明的画匠重新填充,洁白的骨、粉嫩的肉、青紫的血管一个接一个地滋生,很快地漂浮在半空的蛇躯竟转变成了人形!

谢林看着中间空着一个大洞的灵魂白雾,把第二瓶魔药的瓶子捏碎,全部撒在灵魂白雾上面。这瓶魔药灵魂白雾受到滋养,也慢慢地生出新的白雾填补了空洞……

“回到做人的时刻吧。魂体合一!”谢林念出了今天的最后一个咒语,白雾一点一点地融合进入了半空中的人形躯壳里。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时,实验室里多出了一位闭着双眼的东方女子,她的外貌大约是25岁的样子,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她的身上还穿着几十年前在东亚流行的民族服饰,宽袖长裙,扎着的头发披散下来。

她的睫毛轻轻颤动,半晌后睁了开来,那是一对纯洁到不含任何杂质的眸子,她眨了眨眼,用有些生硬的英语说道:“我是谁?这里是哪里?”

喜欢霍格沃兹之马尔福崛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