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一看就舒心的图片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佐藤千岁和雾原秋相识日久,雾原秋的那点小心思又从来不难猜,只是仰头瞧了一眼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马上哼哼道:“你在想什么,阿齁!我和小代有争执,她从没有找父母告过状,平子妈妈要见你该和小代胡闹无关,你不要乱担心。”

不是这件事?雾原秋瞬间放了心,只要和假交往无关他就不怕什么,只是不解道:“那她是有什么事?”

“可能有人想和你攀交情攀不上,就找到了她那里。你知道的,平子妈妈一直喜欢帮人牵桥搭线,最近在札幌你的润姿屋挺有名的,有很多人好奇。”千岁轻嗅着雾原秋身上的味道,一时舍不得离开,“你有时间吗?有时间就去一趟,有我在,平子妈妈不会害你。要是没时间,我就找个理由帮你回绝了。”

商业社交,还事关润姿屋?

雾原秋最近确实很想扩大生意,无论是还债还是搞建设,都需要海量的钞票,那如果能认识些商界人士也不错——这不是以前了,现在全曰本大乱,魔物、异能者都现世了,他就算卖点药混在里面也不是多显眼,应该问题不大。

更何况,他现在已经发育起来了,要个人战斗力有个人战斗力,要人手有人手,要人脉有人脉,除非曰本国家力量亲自下场怼他,不然一般人弄不过他,也不怕有人会犯红眼病。

这是正事,该去!

不过,身为已经站在孤零零村外的“资深交往专家”——恋爱三个月,女朋友都有两个了,绝对该算资深了吧?哪怕有一个是假的,但一般人也混不到他这地步。

那身为“资深交往专家”,他情商也有点积累了,马上低头向千岁问道:“你想我去吗?”

千岁实话实说道:“我当然希望你去,平子妈妈也是我妈妈,她都开口邀请了,你能去去一趟最好,哪怕应付一下也好,但要看你有没有时间,我可不想勉强你。”

雾原秋马上坚定道:“时间是有些紧,但只要你想我就去!”

这阿齁,弄得人怪不好意思的……

千岁心里很高兴,眯了眼儿又往他怀里钻了钻,也不敢看他,低着头哼哼道:“也不用为了我特意勉强。”

“不勉强!”雾原秋话音坚定有力,心里觉得当前时机不错,又开始琢磨着下嘴,就是他长得高,都快一米八了,千岁又略矮了些,才一米六多,现在还赤足,头顶才勉强到他下巴尖,再微微害羞低头,他实在找不到角度把自己的狼吻伸过去,总不能莫名其妙就把她举起来脸对脸。

千岁也是交往初丁一枚,完全没发现雾原秋一片歹心,正准备伸着大舌头舔她这只小猫咪,反倒心里超级暖——对她来说,雾原秋这表现就能打满分了,说的全是暖人心的情话,让她心里又甜又满意。

她又往雾原秋怀里钻了钻,用头顶着他下巴以示亲热,小声道:“那我回头就和平子妈妈说一声,定个时间好了……后天晚上怎么样?”

雾原秋现在脑袋被顶得完全动不了了,除非修成橡皮人神通,否则今天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把嘴伸过去,也就罢了——回头找两部言情电视剧补补课,交往基本功还是欠佳,难得有机会独处,还搂在了一起,结果只能闻闻味儿,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别人家的小白菜自己不想背德良心不安,不敢吃,自家种的小白菜又不知道该怎么下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上幸福生活。

当男人也太难了,想解决一下正常心理需求都不好办。

他心灰意冷地应了一声:“后天晚上吗?没问题,我会抽出时间的。”

“那黑木警部那边呢?”

“他那边……”雾原秋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一看就舒心的图片

说到正事倒是又精神起来,想了想问道,“现在有异能的人很多吗?”

千岁有点舍不得离开雾原秋的怀抱,对她来说,能和雾原秋抱抱就很满足了,心里特别安宁平静,但正事要紧。她恋恋不舍地从雾原秋怀里离开,取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拿出了平时收集的网络情报给雾原秋看,开始履行小团伙后勤情报官的职责。

雾原秋确实对这件事比较关心,魔物入侵,灵气复苏,这是全人类的大事,只靠他一人,就算他全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一天二十四小时到处跑,又能杀多少魔物,最后终归还是要靠全人类共同出力来度过劫难,那自然有能力的强者越多越好,至少也该有在地方上镇压初级魔物的能力,替他分担掉这部分压力。

这些人,也算上古人族留到今日的遗泽了,是该好好利用起来。

但他一看之下,小吃了一惊,近十天的时间,仅在曰本网上冒出来的“血脉术士”就有二十多人,行为真是五花八门,令人脑袋发麻。

有数人开起了直播,当起了网红,瞬间粉丝无数,随后有人模仿伪造,弄出了假异能直播,搞得一团混乱;

有数人被电视台邀请,竟然当众表演异能,似乎有出道成为偶像的打算,不过就表演了一次人就消失了,节目也被腰斩,难以判断真假;

有数人突获超凡力量,哪怕水平在雾原秋看来不值一提,但心态瞬间失衡,第一优先是先去或明或暗把仇人弄死了,惹出了好大麻烦;

有数人野心勃勃,竟然想组织什么“异能者联盟”,在网上匿名发表了宣言,不过很快网站就被删除屏蔽,要不是千岁一直关注,八成都不会注意到,大概第一时间被曰本警察抓了起来;

有数人好像正义感过剩,或者看了太多漫画,竟然当起了超级英雄,穿上“战衣”戴上“头套”就去除暴安良,劫富济贫,同样弄出了一系列麻烦;

当反派的也有,有一个偷偷抢劫的,一个暗中偷盗ATM机的,两个装神弄鬼求财的,三个靠小手段骗色的,现在已经被警察或抓或毙或通缉,把人性恶劣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

雾原秋大概看了一下真的无语了,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这帮人全在人类社会折腾,就求一个财色气,没一个打算去打魔物的。

当然,这些行为很蠢的“血脉术士”,普遍年龄都不大,以二十岁之下为主,行为中二偏激一些也不奇怪,想来应该还有大量觉醒了异能的人正潜藏在暗处,小心观望情况,一时不敢暴露身份。

曰本政府应该也抓住了一些异能者,送进了研究所或是进行收编,黑木健介八成就得到了这类任务,想弄个“异能小队”的试点出来,甚至把他也归类到异能者之中了,就是最初觉醒的那一批,想借机收编他,就是顾着以前的交情,不好直说。

雾原秋沉吟了片刻,向千岁问道:“出了这么一批人,社会上动荡大吗?”

曰本现在社会秩序、经济环境已经被魔物重创,他可不希望再雪上加霜,不然他可能影响到他的“壶中镇建设计划”,收集物资没那么方便。

“没什么事。”千岁无所谓道,“之前魔物四处流窜,伤人无数,现在专家都没拿出个说法,社会已经动荡很大了,现在多了这么一批人,顶多算是加了朵浪花,大部分人都怀疑和那些魔物有关,是感染了某种疾病的后遗症,或是人类在适应环境,开始进化了,是件好事。”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阿齁,这种事用不着担心,人类接受能力还是很强的,又基本没影响到他们的安全,大部分人还是在过他们自己的生活,甚至好多人在盼着自己也能成为其中的一员。”

“政府呢?他们有什么举措?”雾原秋关心地问道。

千岁给雾原秋打开了一个网址,“政府好像准备颁布新法案,把这些人约束起来。”

雾原秋瞧了瞧,发现还真是如此,曰本政府难得成熟稳重了一次,仅由曰本公安委员会出面,用国会之前授予的紧急权限颁布了《特殊开明令》,要求所有“血脉术士”主动向当地警局通报情况,登记姓名住址,确定能力等级,并有偿地配合当地政府相关工作,没想拿他们当异类看待,而正式立法规范甚至保护也在准备中,不过那可能需要三五年的时间才能扯完皮。

应对还是很合理的,雾原秋彻底放心了,感觉最少不会乱上加乱,影响不到他——如果异能者只出一个,那就是妥妥的超人,政客估计会发愁到怎么和他相处,十有八九会起歹心,但如果有一百个以上,那就进入到政客擅长的模式了,起码也能想出一百种方法让这帮人相互牵制,丝毫动弹不得,甚至以色诱之,以利动之,以情感之,让他们都变成工具人。

曰本政客就擅长拉帮结伙、分化互斗、收买利用,这是他们的老本行,当初他差点就被两个偶像套进去了,想来那帮异能者节操该不会比他还多。

当然,最主要的是这帮人战斗力其实不太行,连警察机动队都打不过,异能是花里胡哨,看起来妙用无穷,但真被现代武器集火,九成九都是一个死字,根本动摇不了曰本政府的统治基础,政客们非要拿他们当工具人用,他们都反对不了——就算是现在的雾原秋都要有限度地配合,几百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几百把自动步枪就够打得他抱头鼠窜,更不要提这些就凭血脉残留才获得一点能力的家伙了,三知代都能轻松杀死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不过这些人还是有价值的,有些人拥有的能力颇为奇妙,有些人的身体素质也在大幅上升,要是能和现代科技结合一下,战斗力还是能有一定保证的,起码比之前的特殊急袭小队有当炮灰的资格。

他大概了解清楚了这件事,觉得对自己无害对全人类有利,便向千岁说道:“那也和黑木警部约个时间吧,到时帮帮他的忙,这事真能成了,哪怕能多杀一只魔物,对所有人也都有好处。”

千岁点了点头,但提议道:“这件事是黑木求着我们,我们也不用太热情,等他再问时我再和他说好了,让他怎么也要欠下点什么。”

这是她妈妈传授给她的人生宝贵经验了,少女要矜持,不能轻松就把自己送出去了,那样男生不会珍惜,怎么也要让他急一阵子,求一阵子,千辛万苦才能达到目的,她觉得这经验用在这里很合适。

雾原秋当然没意见,千岁接人待物能力不错,他没什么不放心的,随口道:“那你看着办好了,需要我出面时就给我留个信息。”

千岁点了点头,偷偷斜了雾原秋一眼,要是雾原秋再想抱抱她,她也就扭扭身子就勉强同意了,但等了一会儿,发现雾原秋又开始在那里翻看相关新闻,细瞧种种异能,没那个意思,又令她微微有些不爽——就咱们俩在这,又好久没见了,你这阿齁抱了那么一会儿就完了?

但她也不能主动往雾原秋怀里钻,等了一会便算了,陪着雾原秋研究了一会儿“中二血脉术士”们展现出来的能力,倒是忍不住羡慕起来:“这些人运气真好,什么代价也没有就能得到超能力。”

“他们祖上付过代价了,他们的能力来自于血脉。”雾原秋这才记起来还没有和千岁说过这件事,便把这些人能力的来源说了说,也就是黄太公的那些猜测,不过没进一步说明——他怀疑这些人都是当年曰本“渡种”后留下来的后代,上古强者血脉流传在华夏,曰本人后来渡过几次种,这些血脉就流传到曰本来了,又慢慢延续到了今天,终于等到灵气复苏开始觉醒,这才有了这帮鬼玩意儿。

千岁听是听明白了,但还是很羡慕,低声道:“那还是运气很好啊,阿齁!”

雾原秋看着她猫眼中波光闪动,有点明白了,试探道:“你是不是想……”

千岁也不想向雾原秋讨东西,她更希望自己和雾原秋的感情单纯一些,但她宅在家里苦练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一看就舒心的图片

了十天还顶不住雾原秋随手一击,感觉再练一年,恐怕效果也不会有多好,估计也就是让雾原秋再多打一拳,就有点想走捷径了——她想再要颗药丸,还是能获得神通的那种,不想靠身体素质打斗了,就算冒着多个器官或是变丑的风险也值得。

她不想总站在远处看着雾原秋出生入死,但又不好意思直说,只能低低哼哼道:“是有些想,那颗白色药丸还给我留着吗?”

“当然留着。”

雾原秋以前是不太想千岁服用特殊药丸的,其实他不是多在乎千岁能不能和他并肩作战,当好情报官和猫头军师就行了,但她真想提升一下战斗力似乎也不必阻拦,“血脉术士”开始大量出现,灵气复苏后人类整体战力在上升,里面好人坏人还都有,她单凭身体素质好也不能说多安全,确实有必要多个杀手锏,而且提升了她的实力,也相当于间接提升了他的实力,完全没什么坏处。

就是三知代刚刚进行过“假女友”警告,他实在也不敢再偏心,犹豫着说道:“你要想吃我也不反对,别多吃就好,但给你一颗,我可能要……要给三知代同学那边再送点东西,不然她可能……”

千岁又开始心痛起来,雾原秋出血就等于她出血,她舍不得把好处白白送给塑料姐妹,但她更想早点强大起来,憋了一会儿问道:“会不会让你损失太大?”

“那倒不会。”雾原秋现在拿到了天狐遗宝,有些以前的破烂倒是可以给三知代了,不用再担心她强过头了开始造反,把他抓去当炼丹机器用。

“好吧,那就让她占一次便宜好了。”千岁想来想去,还是想自己更强一点,不强也没办法让三知代靠边站。

“那我回头给你送来。”

雾原秋答应了,现在药丸还在山谷里,他一时也掏不出来。他还没想好要不要让千岁知道炼妖壶的事,那是他最核心的秘密,感觉怎么也得双方关系更密切一些再坦白——有了孩子,或者结了婚,或者订了婚,或者正式交往,确定一生一世在一起了?

反正一时不说也不影响什么,这事随缘就行。

药丸的事就这么说定了,他们又一起研究了一会儿“血脉术士”的能力,讨论了一下万一遇到了该怎么揍他们,佐藤英子来了,要叫女儿一起喝下午茶增进一下母女感情。千岁吓了一跳,也没犹豫,一脚就把雾原秋从窗户踢了出去,让他赶紧走,千万别又被堵在了床底下。

雾原秋也不敢多留,赶紧脚底抹油先溜了,等站在无人的小巷子里琢磨了片刻,又钻进了壶里,再出来时手上多了个小包袱——先给三知代送点东西过去,再给千岁药丸,免得三知代这神经病又要搞出点惊世骇俗之事。

那丫头性格古怪,还是小心为妙!

他拎着小包袱溜达着就往南家去了,两家相隔不远,没片刻就到,等按了门铃通报了姓名后,很快门就开了,请让他自行去找三知代大小姐。

雾原秋记得路,直奔三知代的小院子而去,而刚到了木制环廊,三知代已经穿着一身素色浴衣在等着了,精致的瓜子脸,乌发顺直,冷漠又空灵的气质,还是那么……

好看!

她远远就跪坐施礼,将一副木屐倒着摆到了木廊之下,轻声道:“秋君,谢谢你能来看望我,我很开心。”

雾原秋一时浑身不适,本能就想掉头回去,干咳了一声:“这个……不用这么客气吧?”

三知代怔了一下,从怀里摸出了一本书,正是之前那本《交往一百问:从入门到精通》,直接将书翻到了某一页,举起来给他看,歪头困惑道:“你不喜欢吗?你们男生不就是喜欢我们女生柔柔顺顺,是不是我语气不对?”

雾原秋看着书上面写满了笔记心得,字里行间读起来都写满了“逼死雾原秋”五个大字,真的无话可说了。

混蛋,神经病也该有个极限,你怎么还没把这本邪书扔掉!

不搞死我不算完吗?

喜欢在下壶中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