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弄青梅po海水江岸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李泽道自然不会跟这个脑残女人一般见识,此时的他微微抬头看着那天空,心思涌动得厉害。

大腿此举,是为了让青龙先生误以为那盒子已然落入东皇太一之手,从而离间东皇太一跟青龙先生?最好两个人打个你死我活的,他好坐收渔翁之利?

还是她想诱使青龙先生去找她,然后将其杀之?

想到什么,李泽道的小心脏微微颤抖了起来。

“话说大腿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要不要……坦白?”

“小尘少爷,就是这院落。”

来到一处院落跟前,小碧低着脑袋,声若蚊蝇,眼睛着实没有勇气多看李泽道一眼。

李泽道收回思绪,点了点头,随意道:“有劳了。”

没多理会这个显得如此可怜兮兮的女孩,他径直推开院落的门,走了进去。

走进去的瞬间,李泽道的身体猛地一僵,赶紧关门,脸上已然浮现出卑微讨好的笑容出来,眼巴巴的看着前方那道跟披麻戴孝没啥区别的白色身影。

“主人。”

九五依旧有些不习惯李泽道此等让人着实很想一脚踩过去的额眼神,淡淡说道:“青龙让你回来的?”

李泽道赶紧一个马屁过去:“主人英明,什么都逃不过主人所料。”

九五更受不了了,差点一个没忍住一脚朝着他那张如此狗腿的脸上踩过去。

李泽道一副主人真是英明神武的崇拜表情,继续说道:“正如主人您所说的那样,青龙先生果然找我要那盒子,我按照主人所说的那样,说那盒子被那东皇圣君给抢走了。”

“然后青龙先生便让我返回东皇山庄,盗取那盒子。”

九五微微点了下头。

李泽道问:“不知小的接下来应该如何做,请主人明示。”

九五背着手,看着那阴沉沉的天空,说道:“接下来你站着别动,让我揍你一顿。”

李泽道脸色大变,可怜兮兮:“主人……”

九五难得解释了句:“我是东皇圣君,打你一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李泽道知道这顿打只能挨着了,可怜兮兮道:“能不能……轻点?”

九五微讽:“东皇圣君会对你手下留情?”

终于可以狠狠的往这家伙那张极其讨人厌的脸上狠狠的踩上几脚了。

李泽道无言以对。

他吞咽了一口口水,显得如此忐忑不安的说道:“主人动手之前,小的想先坦白一件事情。”

九五眼神淡漠的扫了李泽道一眼,微讽道:“坦白你来自盘古域,你是盘古后裔之事?”

李泽道瞳孔一下子就瞪大,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主人已经知道了?”

“在那雪域之中,在你摘下‘千人千面’的时候就知道了。”九五冷笑道。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微抽,脑子有些空白,当真不知道该说些啥了,就觉得很丢人。

他自认为所谓的身上最大的秘密,原来早就曝光在他人的眼皮子底下了,只不过他们压根就无所谓罢了。

九五显得如此强大的道:“即便来自盘古域,是盘古的后裔又如何?那盘古在强大,他终究还是天的子民,更别说是你了。”

李泽道身体微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弄青梅po海水江岸

震,随即满脸苦笑,这是不是说,天其实也不是太将盘古域放在心上?

小半柱香功夫之后,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闷响响起,整个东皇山庄,都在剧烈晃动着。

李泽道那院落,再次被一个恐怖的雪坑所替代。

雪坑之中,李泽道四脚朝天的躺在那里吐着血,那张几乎就要被踩扁了的脸上有着浓郁的委屈以及愤怒!

大腿实在太过份了,你打就打,为何偏偏要打脸呢?

难道你担心你自己被本公子这张绝世帅气的容颜所迷倒所以打算事先将其毁了?这个女人当真太过分了!

随后,李泽道那凄厉至极的声音从那雪坑之中爆发出来。

“东皇圣君,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当真以为我东皇小尘怕你不成?我……我告诉爷爷去!”

静静飘在那雪坑之上的东皇圣君面无表情的摆了下手,刹那间,一个由无数雪花凝聚而成的雪球,发出恐怖至极的呼啸之声,挟带着无数的冰冷,疯狂的砸入那雪坑之中。

“啊……不要啊,怜儿姐姐我错了,我不去找爷爷告你的状还不行吗?啊……”

“轰!”

整个东皇山庄,皆剧烈晃动了起来,以雪坑为中心,周围那覆盖有厚厚一层冰雪的地面,更是出现了一道道恐怖的裂痕。

那闻讯而来的强者目睹这一幕之后,着实激动难耐,忍不住大声欢呼了起来。

“圣君大人教训得好。”

“像东皇小尘这么无耻卑劣的无耻之徒就不配掌管荣耀令牌,更不配活着。”

“对,这种人活着就是在浪费灵气。”

“打倒东皇小尘,还我东皇山庄一个朗朗乾坤!”

“……”

东皇圣君没理会周围这些异常兴奋之人,她神色冷漠,转身离开。

在一片欢呼声中,被打得很惨烈的李泽道终于艰难的爬出那雪坑,那双血红的眼睛扫了周围一眼,声音凄厉吼道:“你们,想死?”

那些正欢呼得起劲的人闻言,各个脸色大变,悻悻闭嘴,纷纷散去。

小碧满脸担忧,又显得如此忐忑的来到跟前:“小尘少爷,你……没事吧?”

那东皇圣君实在太可怕了些,吓得小碧现在小心脏还在狂哆嗦,着实担心自己如此靠近小尘少爷,然后自己也遭殃了。

但是小尘被打得这么惨,又不好不管他。

那小手伸出,想去将李泽道搀扶起来却又不敢。

李泽道华丽的喷出一口黑血,站起身来,看向大腿离开方向,满脸煞气。

然后微微摇头:“没事,就是这院落又毁了,劳烦在帮我安排另外一个院落。”

小半个时辰之后,东皇别院,那寒潭跟前。

东皇太一一如既往仿若干枯的尸体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当然极少有人知道,他其实刚从无比香艳的大房间里出来不久。

李泽道一边吐着血,一边声泪俱下的陈述东皇圣君种种暴行,表示怜儿姐姐说了,只要他在东皇山庄一天,她就要狠狠的揍他一顿,直到他交出荣耀令牌为止。

“爷爷,正如您之前说的那样,她是姐姐,是东皇山庄年轻一辈最强者,她在内代表着东皇山庄的未来,在外则代表东皇山庄的颜面,所以即便她如此殴打小尘,恨不得要了小尘的命,但是小尘依旧不敢有任何恨意啊。”

说着,李泽道将那之前东皇太一给的盒子取出,又取出那仿若小剑的钥匙将那盒子打开,露出里头那枚荣耀令牌。

这枚荣耀令牌自然不是之前东皇太一所给的那枚假得不能在假的荣耀令牌。

但是无论是材质形状还是颜色,都跟之前那荣耀令牌可以说一模一样,即便是东皇太一,也辨别不出来。

这枚荣耀令牌,是九五给的。

李泽道大概知道大腿这是想玩一出什么把戏。

在旁观者看来,这出把戏可以说漏洞百出,极其轻易的便会被揭穿。

但是在东皇太一以及青龙先生这两位当局者眼中,他们却是看不到任何漏洞。

青龙先生向来直接霸道,他认定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变。

而东皇太一则更是只相信自己。

这两个向来极度自信之人,是看不到如此简单漏洞的把戏的。

李泽道就这样满脸虔诚的将那荣耀令牌从那盒子里取出,高高举于头顶,然后显得如此委屈的说道:“爷爷,怜儿姐姐以及山庄里如此多的强者都认为小尘没有掌管这荣耀令牌的资格,那必然是因为小尘的确没有资格,所以小尘恳请爷爷将这枚荣耀令牌收回去。”

东皇太一没回应。

李泽道只能一边在心里骂人一边老实等着。

李泽道就这样举着这枚假得不能在假的荣耀令牌足足小半个时辰之后,东皇太一这才仿若大梦初醒,那双浑浊的老眼睁开一小道缝隙。

他扫了其惨兮兮的李泽道一眼,随即目光落在李泽道手中那枚荣耀令牌上,心里着实纳闷。

青龙竟然没取走这枚荣耀令牌?

尚未来得及取走,这只蝼蚁便不知道何原因返回东皇山庄了?

东皇太一问:“不是让你外出历练,提升修为吗?为何不过几天便返回了?”

李泽道面色变得惶恐,当下将一离开山庄便被困在一强大的幻境魂阵之中,差点就命丧那幻境魂阵之中的事情简单说了下。

东皇太一的神色不变,仿若他已经看破一切以至于任何事情都无法让他那心产生一丝波动似的。

只有他自己清楚,此时他心里已然涌起了一丝极其浓郁的煞气。

她们竟然还想杀东皇小车,这是想夺取他手中那早晚都得属于自己的‘无形’!这是屡次三番质疑自己的决定,挑衅自己的权威,她们当真以为她们对于东皇山庄来说极其重要,自己不会杀了她们?

东皇太一安慰了几句,问:“可知谁动的手?”

李泽道心有余悸摇了摇头:“小尘不知。”

东皇太一说:“荣耀令牌既然已经交由你掌管,就容不得他人说什么。”

“你放宽心,怜儿那边我回去给她说,她以后不会在找你麻烦了。”

“现在你先回去养下伤,等伤好了之后,便外出历练吧,你放心,这回我会派出强者在暗中保护你,我倒是想看看,是谁敢对我东皇太一的孙子下手!” 

喜欢终极学生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