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粗大(h) 全高清录播系统直播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这是一支由一艘重型狮鹫级装甲航母,四艘晴空级巡洋舰,和五艘圣盾级轻巡洋舰组成的分舰队。如果用在战备巡逻和航路警戒,这兵力绝对战力过剩了。可若是用在舰队决战和要塞攻坚上,却又显得脆弱了一些。

舰队决战所在的赤冕B星系,离他们现在的所在地只需要3次跃迁,只有100多光年。以这支高速舰队的航速,若他们真的开足马力,说不定还真有可能,在尘埃落定之前抵达战场。

于是,在战况最激烈的时候,舰队的领导层,那些年轻的骑士们便发生了一次争论。讨论应不应该参与战场。

他们的舰船都是所谓的快速战舰,机动性固然很强但都是薄皮大馅,真要是乱入了主力舰交火的战列线,那就是纯粹地作死行为了。

可是,不参加战列线上的炮战,却不代表不能参战。在场的都是星界骑士,大不了就给纹章机装上宇宙用飞行配件,讲究一点的甚至还可以骑着龙,直接对敌方旗舰进行跳帮。

仗着蛮力向着敌方指挥层猪突,这也是星界骑士一贯以来的传统艺能了。战法虽然简单,但真的很有效。

不过,骑士们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争论后,最终还是被索拜克上校说服了,选择按兵不动,以待时机。

再随后,这场发生在赤冕B星系的舰队决战,以双方的战术性平手而告终。

红蓝双方加起来一共损失了4艘无畏舰,12艘战巡和5艘重型航母,其余各种型号的大小舰支超过两百多艘。

当然了,这些战船只是被导演部宣布“击沉”,从双方的指挥序列中当场划走。她们将脱离战场,前往周边各处船坞中进行修整。各种中小型船只倒是好说,可无畏舰和战巡这些动辄数百万吨的大家伙,除了星区首府鹿原星,便只有狮穴要塞才有这等规模的船坞了。

这时候,由一艘无畏,三艘战巡和两艘航母,外加上二十余艘各型战舰组成的“沉没舰队”,正好从龙牙D星系路过。

从外表来看,这些战船当然是完好无损的,但每一艘船的外壳上都由五彩斑斓的外太空涂装颜料抹上了一个大叉,就仿佛是被人直接泼了一桶油漆糊到脸上。

这也是帝国一贯以来的传统艺能了。所有在演习中被“击沉”的战舰,都要被抹上这么一副“耻辱涂鸦”,至少得挂上两三个月才允许洗掉。

据说,这是让将士们学会知耻而后勇的激励机制,也已经是执行了两千多年的传统了,虽然有过有不堪受辱的将领羞愤而死的例子,但总体而言效果据说还是很不错的。

望着那些线条优雅的帝国战舰上的五彩大叉,骑士们觉得自己就像是看到了一群美丽纯真的小姐姐被套上了耻辱带拖着游街似的,倒是没觉得义愤填膺,反而是心有余悸,生怕也加入她们的行列。

“我方虽然取得了一定战术上的胜利,但这种胜利再来几次,我们就再无舰队可用了。”一位骑士大声道。

“我们必须要提前发动,以减轻元帅的压力了。”另外一位骑士道。

“是的,哪怕这破坏了我们原本的计划。”第三名骑士道:“但敌人是不知道我们的兵力的。只要能引走前线的一部分敌人舰队,我们还是能找到奇袭狮穴的机会的。”

“大不了不走萨尔纳,走其他地方。”又有骑士道,随即看向了坐在主位上的沙梅恩子爵:“阁下,您需要做出决断了。”

沙梅恩却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一言不发准备把自己缩在人群里当狗的索拜克:“耶格尔,你怎么看?”

闻听此言,大家同时看向了正躲在最后排希望能隐形的索拜克,后者便只能在心里mmp了。

人家问的是你的意见,关我什么事啊?

索拜克上校面无表情地站起了身,心中却煎熬得宛若火山爆发,可这时候,他的视线已经投到了远处的“沉没舰队”上,眼前顿时一亮。

他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对大家道:“我们可以混到这支舰队中。”

见自己已经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他便又道:“大家已经决定要夺取萨尔纳星系的战略资源,但在战斗之前,一定要知道料敌在先。要知道,副团长阁下,还要法瑞尔上将都是智勇兼备的名将,不会给我们太明显的漏洞的。至少,他们一定会强化萨尔纳星的守备,还会启动备用的监控设备和轨道防御火力。可是,若我们混在这些沉船舰队中,在越过萨尔纳星轨道的时候突然空降,一定是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的。”

在场的骑士们觉得这倒的确是一个方向。

“……你是算到了,一定会有被击沉的船只从这里路过,所以才让我们在这里待命的吗?”舰队司令官白崖少见若有所思地看了那索拜克上校,面露激赏:“呵!了不起的家伙!”

年轻的骑士们顿时肃然起敬,就连沙梅恩子爵都拍友好地拍了拍索拜克的肩膀,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毕竟,索拜克上校是他亲自找来的。前者表现得越好,当然就越能证明沙梅恩看人的眼光了。

当然,上校本人倒是费尽全力才没让自己的表情失控。

他估摸着,如果自己说,这都是巧合,自己也只是单纯想要寻一个战场和萨尔纳航路的中间点苟一下,说不定是会被打死的。

索拜克原本的打算,就是让大家先苟下去,苟到演习发展到后期,红蓝双方杀红了眼,不得不从后方调集守军增援前线。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可以钻的空子就多了。

可是就算是星见阁的神棍们,也绝想不到,舰队决战那么快就会爆发了呢?

“也即是说,你一开始就想到,舰队决战会在这段时间爆发了?”沙梅恩再次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你到底是怎么理解到这一步的啊?索拜克无语凝噎,刚想辩解两句,便见旁边的骑士们纷纷露出了惊愕加佩服的目光。

“……这,这,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好在,命运眷顾了我们。”此话一出,耶格尔·索拜克的心中已经泪流满面。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就这样突破了节操的下限,向着道德的深渊迈了一大步。

不过,这本就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

索拜克上校只不安了三秒钟,便对沙梅恩道:“我们先和那边的舰队联系吧。”

如果这些被“击沉”的舰队愿意配合他们,计划就成功了一大半了。

运载着287名星界骑士和他们的装备,以及三万多工具人的舰队,从隐藏的气态巨行星背后驶了出来,向五千多万公里远的“沉默舰队”发去了通讯请求。

这是为了避免误会的必要举动。要知道,对面的舰队在被“击沉”的时候,就已经恢复了日常的警备阶段。而帝国宇宙舰队一贯以来都是保持着“见敌必灭”的宗旨的。己方这么多战舰呼啦啦地冲过去,要是不提前发去主动友好通讯报名身份,对方是真有可能劈头盖脸地一顿炮火就砸过来的。

况且,这支舰队毕竟是刚被“击沉”的,上面官兵,可想而知精神结构不会太稳定,该做的事还是需要做的。

好在,他们的主动友好通讯很快便得到了回应。全息投影上很快便出现了一个穿着帝国中将制服的莱塔林人。他稍微上了些年纪,板着一张豁唇,双目没有温度,面颊上的绒毛不见光泽,便是那仿佛盘羊一样的犄角都耷拉在肩膀上,显得毫无精神。

很显然,这位莱塔林人将军,此时的心情非常不好。

大家很快认出,这位是帝国国防军第七舰队的提督奥巴兰中将,在此次演习中隶属于红方,也是目前“阵亡”的最高将领。

好吧,谁做了这种榜单的沙发,都是高兴不起来的。

“不是我方啊……”索拜克有些担忧。

沙梅恩已经起身向对方敬了个军礼:“中将阁下,我部乃是隶属于荣耀使命军演,蓝方的特别侵攻舰队。在下是星界骑士团正骑士,帝国少将伊弥尔……”

“我知道你,沙梅恩子爵。”奥巴兰中将无精打采地打断了对方:“我们已经被击沉了,你们还活着。活人找死人说话是要做什么?”

奥巴兰中

室友粗大(h) 全高清录播系统直播

将一点都不准备给星界骑士团的希望之星留面子,态度生硬得就像是个天生没头脑的迈山达巨魔,一

室友粗大(h) 全高清录播系统直播

点都没有莱塔林人天生的高情商,看样子是真的被打击得不轻。

在场的骑士们有些不满。他们大多都是裹着天鹅绒毯子出生的贵族子弟,社会经验确实不多,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嚣张的非人类。要不是身为军人的纪律感和荣誉感让他们保持了正常的肃静,怕现在已经有人要准备开骂了。

“我方应该主动向贵方问好的。”沙梅恩笑道。

确实,他们这边军衔最高的便是沙梅恩子爵,和舰队司令白崖少将了,而对方则是中将。按照帝国海军的礼仪条理,执行不同任务的舰队在宇宙中相遇,军衔低的一方应当是要先行发送友好通讯,问候致意,必要的时候甚至还需要打出礼灯放点礼炮什么的。

另外,如果时间允许,双方甚至还可以互相交代一下己方的任务目标,看看能不能打打佩服之类的。除非是代表更高层意志的机密任务。

奇袭萨尔纳星当然不算什么高层机密,况且沙梅恩他们或许还需要对方的帮助,便开门见山地告诉了对方。

奥巴兰中将有些意外,倒是没想到对方对自己这个“敌方将领”会这么坦诚,沉吟了一下:“我们确实是要经过萨尔纳,前往狮穴要塞。至于你们的话……我可不管你们要做什么,反正是我们先来的,你们要排队。”

萨尔纳星系的恒星是稳定的壮年恒星,但大家现在所在的龙牙D星系却只是一颗还没“发育”完成的青年恒星,质量有限,重力井的承载规模当然也是有限的。

中央航运电脑的计算判断,这么多舰船,是需要分四次才会全部跳完的。骑士们既然是后来的,当然要排在最后一批,这即是所谓的排队了。

骑士们顿时喜出望外,方才的些许不满也都随即烟消云散了。虽然需要“排队”,但既然没有阻止大家同行,便已经是帮了大忙了。

“非常感谢您!”沙梅恩道。

“为什么要谢?我们已经是死人了,你们怎么做,我还能阻止不成?”奥图兰中将耸了耸肩,又补充了一句:“记住啊,不可以插队!”

“插队?”

沙梅恩本来只是随口一问,却没想到对面的中将顿时像来了劲似的,絮絮叨叨地道:“是啊!刚才我们正在准备跃迁的时候,就一艘船开开着亚光速引擎,直接一头扎进重力井。那么着急,都不知道是不是要去投胎……”

“那是审判庭的侦羁船。”旁边一个人类少将提醒道:“我们已经捕捉到他残留的航船信号了。”

“我知道啊!我就是知道他们是大审判庭的才骂!审判庭又怎么了?审判庭的船就能亚光速直接从船队中央穿过去吗?撞到了怎么办?就是本人出现在我面前,我都照骂不误!啊不,我一定要以违反航运安全法为民毙了他!”

沙梅恩现在知道为什么奥巴兰中将的反应这么微妙了,不就是典型的路怒症了吗?

当然了,重力井组成的跃迁通道,本就像是宇宙中的高速公路。而后到的航船,突然开着亚光速越过正在排队的舰队,抢占跃迁通道,就和以80以上的时速在早晚高峰的车流中蛇形走位差不多了。

不,性质或许比那还要恶劣得多。毕竟,亚光速的大型船只,一旦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相撞,那死的人就肯定得以万来计算了。

总而言之,会产生路怒症当然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沙梅恩子爵倒是有些疑惑。

他知道,所谓的侦羁船,是大审判庭专门为一个调查判官们准备的专门座驾,也是享有航道的优先通行权的。

当然了,如果不是那些在调查战线上干了几十年,后台坚挺,能力出众,切万事不惧的资深老判官,是不敢抢军队的航道的。

那么,会是谁呢?

另外,为什么资深的判官会到这里来呢?没听说最近有什么超自然大案啊?

难不成,是前段时间帝都发生的那些事的后续?

当然,这样的疑惑只在沙梅恩子爵的脑海中停留了不到半分钟。同样作为直属于皇帝的国家超凡力量,星界骑士团和审判庭的关系自然谈不上光风霁月,但一方活跃的舞台是正面战场,一方是隐秘调查和国内镇压。既然业务没什么关系冲突,也不会有什么根本性矛盾。况且,沙梅恩本也不是一个八卦的人,自然也不会对裁判官的动向有多大兴趣。

他扭过头,对大家吩咐道:“对所有的纹章机进行最后一次战前整备!进入萨尔纳星系之后,我们便会直接对萨尔纳星的水晶城,进行空降。。”

喜欢他和她们的群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