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大校花 啊快点拔出来快回来了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皇宫内城上空的这一幕,不仅仅惊动的是皇宫内城中的人。

还有那太安城的百姓也看的真真切切。

和寻常老天爷阴云密布打雷放电不同。

千丈雷池闪耀在天际之中,便是一团耀眼的白光,只有在那白光的尽头边缘处,才能看到些许紫色。

太安城中的某处。

有白衣洛阳坐在楼阁顶端,看着那千丈雷海,不禁感慨道:“世人皆以为叶千秋虽强,也不过只是比王仙芝强出一线而已。”

“但事实上,这种看法是大错特错。”

“当初,武帝城外东海之上的那一场大战,更像是叶千秋和王仙芝在切磋拳脚功夫。”

“神通,叶千秋的神通根本没有在那一战之中使出。”

“我从未见过有天道如此钟爱的道教圣人。”

“吕洞玄当年虽然厉害,但也根本达不到这样的高度。”

“这才是真正的举世无敌。”

“何为举世无敌,便是宰杀陆地神仙也如宰杀猪狗一般容易。”

“看来,今日之太安城,注定是要血流成河了。”

白衣洛阳身旁还站着一人,此人是白衣洛阳的心腹手下。

听到洛阳的一番言语,那人不由的在一旁说道:“那今日,徐凤年是不是无忧了。”

洛阳面色平静的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他如何走了这般大的狗屎运,但我不得不承认,他今日想给自己找点罪受,都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

钦天监的阁楼之中。

赵丹坪、晋心安透过窗口,看到了天际之中神威赫赫,举着千丈雷池朝着钦天监方向行来的叶千秋。

饶是赵丹坪和晋心安见多识广,这样的大场面,也是头一次见。

今日,为了挡住徐凤年,他们不惜将龙虎山数百位祖师请到人间来。

本以为面对一个徐凤年,这么多祖师同时出马。

定然能将徐凤年给打退。

谁曾想,这些祖师们刚刚才降世。

叶千秋居然就冒出来了。

晋心安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他好歹也是大天象境界的高手。

但是,这仅仅是在阁楼之中瞧一瞧那叶千秋的威势,就有些胆寒无比。

这样的人物,谁敢惹?

昔日的王仙芝横压江湖一甲子,但说到底也是武夫一枚。

跟三教中人不沾边儿。

可这叶千秋是正儿八经的道教圣人。

自古以来,都有这么一个说法,三教圣人修为虽高,但战斗力,杀伐能力较弱。

但当叶千秋出现的这一刻。

这个论断可以彻底推翻了。

什么杀伐能力较弱。

谁见过这么生猛的道教圣人。

就叶千秋手上托着的那千丈雷海轰下来。

别说一个小小的钦天监,就是整个太安城都得遭殃。

晋心安忍不住转头,朝着一旁的赵丹坪说道:“赵天师,这下可是危险了。”

赵丹坪闻言,强自镇定,道:“事已至此,如果事不可为,那你我也只能是先走一步了。”

晋心安心头一跳,道:“要走吗?”

赵丹坪道:“瞧这个阵势,今天皇帝能不能活还是一回事。”

“你忘了之前从西楚那边传回来的消息了。”

“叶千秋在西楚女帝姜姒的登基大典之上,和曹长卿把酒言欢。”

“而就在那不久之前,我带着皇帝的圣旨去青城山,连门儿都没进去,就被人撵走了。”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叶千秋根本对离阳没好感,他要支持的是西楚。”

“今日,叶千秋莅临太安城,绝不会是来虚张声势的。”

“我怀疑,曹长卿也来了。”

“他们今日前来,就是要杀人的。”

“就叶千秋手上的那雷海一放,皇宫都得消失。”

“不跑,只能是等死了。”

晋心安一听,深以为然的点头道:“赵天师所言,的确有理。”

……

此时,叶千秋手托雷池,一步步逼近下方的钦天监。

正在和赵家甲士交战的徐凤年见状,微微一愣,他没想到叶千秋会出现。

他一看叶千秋这个架势,顿时感觉到头皮发麻。

好家伙,他在这儿费了半天劲,连钦天监的门都还没进去。

这叶真人一来,直接准备放大招了。

徐凤年可是见识过这紫色天雷的厉害。

他拼尽全力也不过挡了六重紫雷而已,而叶真人现在手上托着的,那可不只是六重紫雷那么简单。

徐凤年人也不傻,能省点力气,自然就要省点力气,他一个闪身,直接往后退去。

而钦天监外,看到徐凤年退后的太后赵稚,眼皮子又是一跳。

她虽然还在勉强支撑着,但来自天上的威压太过严重。

让她这个离阳太后,都忍不住想要匍匐在地。

她只不过是在咬牙坚持着。

看着天上那个如同神魔一般的人,赵稚生平头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钦天监若是彻底化为废墟,那离阳赵氏的气运也将在顷刻之间流失。

赵稚眼中闪过一抹疯狂。

只听得她朝着上空的叶千秋大声喊道:“叶千秋,你不能断了赵氏气运!”

“赵氏气运若是断了,北莽定然会立马再次南下。”

“到时候,北凉也绝对挡不住北莽!”

“中原生灵会因为你的举动,而生灵涂炭!”

“你身为道教圣人,难道要让中原大地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吗?”

赵稚这一声声可谓是声嘶力竭。

行走在半空之中的叶千秋是何等耳聪目明。

自然可以将赵稚的这些话全部听的一清二楚。

叶千秋回头,朝着下方的赵稚看了一眼。

“这世上缺了谁都一样

t大校花 啊快点拔出来快回来了

转。”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你能用大义来裹挟徐家父子。”

“但你却不应该用同样的理由来裹挟我。”

“因为,在我眼中,你赵稚,不过就是一个蝼蚁。”

“既然你这么为赵氏江山操心,那我就先送你去和赵氏历代皇帝团聚吧。”

轰!

一道笔直的丈许粗的紫雷直接朝着太后赵稚轰去。

赵稚一介凡躯,如何能抵挡得住这快若无比,威力巨大的紫雷。

仅仅一道紫雷而已。

太后赵稚瞬间就尸骨无存。

哗!

这刹那间发生的事情。

钦天监内的龙虎山仙人们根本来不及反应。

谁能想到,叶千秋说杀就杀。

那可是一国太后!

眨眼间就尸骨无存!

那些身披重甲的赵氏甲士们,一个个都傻眼了。

这根本不是人力能够阻挡的!

楼阁之中,晋心安和赵丹坪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眼皮子一跳。

太他么狠了。

晋心安弱弱的说道:“他身为道教圣人,如此杀戮,难道不怕天道反噬吗?”

赵丹坪深吸一口气,道:“他根本不可以用常理来度之。”

而退到远处的徐凤年看到这一幕。

也忍不住愣了一下。

他虽然很想干掉赵稚这个蛇蝎妇人。

但是,她毕竟是离阳太后。

纵使离阳赵家对他徐家一万个不好。

只要徐家不举旗造反,他就不能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可是当年京城白衣案,赵稚其实才是那个最卑鄙的那个人。

如今,赵稚在他的眼前直接化为了灰烬,尸骨无存。

徐凤年忍不住握紧了双拳,仰头看着苍穹。

“娘,你看着吧,赵家的天下坐不久了。”

而这时,一声凄厉的尖叫声从赵稚刚才所站的不远处发出。

那是和赵稚一起来到钦天监外的那个女子。

只听得她尖叫一声,然后哇的一下,瘫坐在地上,喊了一声。

“母后!”

徐凤年朝着那女子看去,面色平静。

他认得那个女子,那是离阳赵氏的公主,皇帝赵惇还活着的时候,曾经想把那个女子嫁给他。

……

此时,天际之中的叶千秋并没有停下脚步。

杀一个聒噪的赵稚,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世人忌讳她的身份,但在叶千秋眼中,她就是一个蛇蝎妇人而已,杀了也就杀了。

眼看着叶千秋一步步逼近。

下方的仙人们一个个变得惴惴不安。

也只有三个仙人,看起来还算是镇定。

这时,只见那个居中位置的年轻仙人,手握符剑郁垒,本是与武当神荼齐名的道教重器,大概因为太过珍贵,被深藏供奉于京城钦天监内,久而久之,世人便只知神荼而不闻郁垒了。

武当山和龙虎山,虽然同为道教祖庭,但是修行之路,实在是大相径庭,后者步步登天,只求一个飞升。

前者最近的一百年,历代掌教,从黄满山王重楼,再到洪洗象和李玉斧,都勤于行走人间,从无黄紫贵人和羽衣卿相的说法。

此时的提剑仙人,无论是相貌还是神态,都与龙虎山当代掌教赵凝神极为相似,只不过比起璞玉一样的后者,这位仙气鼎盛的年轻道士更为锋芒毕露,如同一块雕琢大成的国之大玺,身体四周隐约有无数黄金符箓一闪而逝。

这位年轻的提剑仙人看着叶千秋一步步走来,当即大声喝道:“叶千秋!”

“你想干什么!”

“难道你不怕天道反噬吗!”

“你与徐家父子有什么交情!”

“值得你为他们行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叶千秋边走边说,道:“我再问一句。”

“是你们自己走,还是我送你们走!”

那提剑仙人被叶千秋这话问的大怒不已。

“狂妄!”

“以为能驱使天雷,便能无敌吗?”

“你以为只有你会御雷?”

说着,那提剑仙人伸手随意往空中一抓,手中便多出一杆通体萦绕紫电的金色长枪,枪身绘有晦涩艰深的道教云纹。

仙人大喝一声,气势如虹的一枪朝着叶千秋抛去。

叶千秋脚步不停,不躲不闪。

那金色长枪还没有到叶千秋的身边,已经轰然炸开。

叶千秋继续往下。

气势一步步在升腾。

倒也不是他不想直接把雷池扔下来省事。

只是他要同时发出数百道具有毁灭真意的紫雷,也需要不断蓄势。

灭这些天上仙人,必须做到一战功成。

在气势上将对方给压制。

不能让对方死灰复燃。

下方的赵家祖师们看到叶千秋的气势不断的升腾。

一个个的都拿出了自己的手上法器。

有人拿出一枚雷光大盛的道门方形法印,仿佛道教典籍中所载的雷霆都司宝印,朝着叶千秋扔去。

手持郁垒剑的仙人也将手中剑扔了出去。

有骑白鹿的仙人轻轻一提缰绳,座下白鹿向前轻轻踏出一步。

白鹿蹄子一踏之下,如投巨石入小湖,一阵恢弘涟漪瞬间扩散出去。

白鹿第二蹄又是重重落地,磅礴气机再度朝着叶千秋迅猛蔓延而去。

以大地为钟,仙人白鹿每一次向前踩出,就是一次仙音浩荡的剧烈撞钟。

还有仙人手指掐诀,他胸口前方悬浮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笏。

玉笏浮现后,也朝着叶千秋轰然飞去。

还有头戴玉冠的仙人手中剑气横飞,引发出宛如天地震撼的异象,朝着叶千秋飞去。

还有仙人举起一手,五指张开凌空一抓,轻声喝道:“五岳听我敕令!”

离阳广袤版图之上,五座屹立在中原大地上的巍峨山岳,只要建造在山上的道观,无论大小,所有插在香炉之中的香火,无论屋内屋外,同时熄灭,而且先前点燃的烟雾开始旋转晃动。

与此同时,钦天监门口有四位仙人掠出,分立“四岳”山巅,各自祭出一枚木制、铜质、玉质和金制印宝印,印钮分别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霎时间,天空之中,已经满是璀璨霞光。

那是各种各样的宝物法器发出的光芒。

就在这时,叶千秋大笑起来。

“米粒之辉,也放光华?”

“都给我滚回去!”

蓄势了许久的叶千秋终于出手了。

千丈雷池中,数千道紫色天雷同时朝着钦天监之中轰去,势不可挡。

将龙虎山历代祖师投射出的法器、神通通通粉碎。

钦天监之中的赵家甲士和街上骑军都忍不住满脸痛苦地捂住耳朵,就连许多仙人衣袂都开始向后飘荡。

手持一杆梅子酒的白衣兵圣陈芝豹,还有主持开启了大阵的狗头军师谢观应。

阁楼之中的赵丹坪、晋心安见状不对,早已经逃之夭夭。

纵使陈芝豹踏入了儒圣境界。

但面对如此天雷,能感知到天道劫数的他,根本不敢硬碰硬。

轰!

一声声天雷轰下的声音不断响起。

整座钦天监顿时化为了雷电的海洋。

数百位同时下凡的龙虎山祖师联手,想要挡下这杀伐力强横无比的雷劫。

但是,仅仅支撑了一个呼吸。

所有人。

所有钦天监内活着的人。

瞬间被千道紫雷吞没。

风雷之声,余音不绝。

在天空中久久回荡。

仙人下凡,弹指间,灰飞烟灭。

远处,徐凤年环抱双臂,道:“技术活儿,可是我没法赏啊。”

站在真龙背上的李淳罡、邓太阿面面相觑。

曹长卿踏剑而下,朝着某处宫殿上方落去。

……

晋心安和赵丹坪离开了钦天监的楼阁,但是没有远去,还在皇宫里呆着。

晋心安有些失态,他抬头望着已经沦为一个大坑的钦天监,再看看那瞬间消失在雷海之中的龙虎山历代祖师。

晋心安觉得有些不真切,有种梦幻般的感觉。

这就完了?

结束了?

龙虎山历代祖师一起下凡。

纵使不如真身下凡那般神通惊人。

但合在一起,那可是世上谁都不敢小觑的力量。

可就是如此一股庞大的力量。

在顷刻间被轰的身影全无。

远处,谢观应和陈芝豹站在一起,二人皆是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机的钦天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事实上无论是藏拙还是逃命,谢观应自认天下第二,还真没人敢自称天下第一。

他在西蜀境内,曾躲过了邓太阿杀意凛然的千里飞剑,在更早的洪嘉年末,更躲过两场堪称惊心动魄的追杀。

在冷眼旁观天下大事二十余年的谢观应眼中,唯有善于为自己谋的人,才能活到最后。

而他就是这样的人。

当叶千秋手托千丈雷池出现的时候。

谢观应便知道,今日之事,已经不可为。

本以为,离阳赵氏还有些运道。

但,在这一场雷海降临之后。

离阳赵氏的运道彻底断绝。

这对于谢观应来说,是绝对的好事情。

没有人比他更希望这天下大乱。

只有天下乱了,他才能浑水摸鱼,火中取栗。

陈芝豹手握一杆梅子酒,没有冲动。

他知道,他不是叶千秋的对手。

世上恐怕还没有人,能扛得住那种层次的雷劫。

……

太安城中的某座楼阁高处,昔日的北莽第一魔头,如今的逐鹿山教主,洛阳凝望着远方那场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战场。

她和身边人悄然说道:“做了八百年的孤魂野鬼,我见过的飞升人不少,谪仙人也不少,里头的门道也略微知道点。”

“几十个龙虎山祖师爷齐齐下凡,受到天道限制,绝大多数无非是人间金刚境体魄和指玄境气机,撑死了手里多掌握几种大打折扣的仙人玄通,也就瞧着模样像是陆地神仙罢了,纸糊的老虎,吓人可以,杀人不行。”

“不过站位居中的那七八个,就算衰减了修为,但最少都在天象境界,不容小觑,尤其是最中间三位大真人,可都算道教圣人了。”

“提剑的,是龙虎山初代祖师,头戴莲花的,应该是离阳王朝的首位护国真人,天师府的紫金莲池,据说正是在他手上造就,而那位骑白鹿的,按辈分算是齐玄祯的师叔。”

“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如果是飞升在即尚未跨入天门的他们,那才厉害,正儿八经的超凡入圣,现在嘛,也就是寻常的陆地神仙。”

“可即便如此,若是换我面对这些人,既不好杀,也不好逃。”

“可在叶千秋的手里,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这些仙人,当真是如同土鸡瓦狗一般。”

“这才是真正的无敌之人啊。”

喜欢诸天一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