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林小喜17 骑蛇难下(双)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詹小天真的感觉不太好。

虽然他们八班确实很强,但是,也只能保证每个项目都有一个人能拿到高分儿。

可是,十四班有一堆的五六七八名,架不住人多啊!

再加上长跑项目,七班唐奕又萎了,一下让十四班拿了15分,这可咋整?

而唐奕那边还憋屈呢,特么的,老子让两孙子给涮了!!

下午最后一项1500米,唐奕学乖了,你们说啥我都不信了,非干了这俩王八蛋不可!

但是,枪一响,唐奕又傻眼了。

身边又有一个人影射了出去,他还以为是吴宁呢!结果一看,却是齐磊。

齐磊全速开冲。

唐奕一看就明白了,你们俩轮着班的玩我是吧?

登时不管不顾地就杀了出去,和齐磊较上劲了,说啥也不能落下。

于是,1500米的第一圈让哥俩跑的跟100米冲刺似的。

就是冲啊!

冲了一圈儿,齐磊速度终于慢了下来,冲不动了。

喘着粗气,瞪着并驾齐驱的唐奕:“你追个屁啊!”

唐奕瞪眼,也喘着粗气,“我....我特么的乐意!”

“你跑!!你再跑!我看你再跑一个?”

小样儿,还跟我玩套路?

齐磊则是一副被看穿的无力感,“服你了!”

不得不正常配速,和唐奕一起跑。

后面的大部队不用看,都甩没影儿了。

说实话,这趟1500米跑的,绝对是哥俩跑的最难受的一回。

齐磊不讲武德,上来就冲,把唐奕速度带起来了,节奏也乱了,越往后越累,气都喘不匀了。

一共五圏,跑三圈儿,唐奕就感觉不太好,手脚发软,一点劲儿没有。能照这个速度过线就不错了,最后一圈儿肯定没体力冲刺。

“操啊!”唐奕气疯了,“石头,你怎么也干损人不利己的事呢?”

结果齐磊嘿嘿一笑,回头瞄了一眼,“是吗?”

唐小奕突然感觉不太对,下意识一回头。

操!就见吴小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从大部队里杀了出来,现在离他俩还不到十米。而且速度不慢,越来越近。

下意识想加速,不让吴宁超过去,可是...真没劲儿了。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吴小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还剩一圈儿的时候,轻松地从他俩身边超了过去。

错身的一瞬间,那孙子还朝唐小奕笑了笑,“嗨~~,快点跑啊!”

唐奕:“……”

唐奕整个人都不好了。

最后,还是吴宁第一,唐小奕第二,齐磊第三。

唐奕要疯了,“不带你们这么玩的哈!!”

“唉!”已经彻底脱力的吴宁往地上一瘫,“真不行了!明天的5000我是跑不动了,让你赢,还不行吗?”

齐磊也摇手,“我也不行了!你跑着,我俩混一下就算了,跑不动了。”

唐奕,“我呸!”

狠啐了一口发干的唾沫,“我信你俩个大头鬼!”

这两孙子心都脏着呢,不讲武德的。

这边,杨晓、程乐乐,还有徐小倩已经来接人了,离的老远就嚷嚷开了,“干的漂亮!”

那边七班也来接来,一听,“疯子!!!”

“说!!”

“你是不是放水了?”

唐奕:“……”

——————

运动会第一天的项目就彻底结束了,十四班暂时排名第一,八班第二。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八班也不好追,毕竟,压轴的都在明天。

100米、200米决赛,还有5000米,包括4*100、4*200、十四班的实力都不弱,很有可能出现一个年班被十四班玩哭的场面。

而最开心的不是十四班,却是七班和十一班。

他们没参加打赌只看戏,弄不好明天能看到奇观,很是期待啊!

晚上没有自习,全校放假。

哥仨,还有几个女生,习惯性的三石网吧集合。

章南出差了,去哈市好几天了,听说是去搞钱去了。

而徐文良下乡了,试点农业县的中央调研组又下来了,徐文良要陪同。

所以,今晚徐小倩可以不回家。

大伙儿今天都累够呛,连杨晓都跑了三个预赛、一个决赛。

齐磊让王成在隔壁烧烤店叫了吃的,拿到包间里。

吃完晚饭,也都没打游戏上网,往沙发椅上一歪,迷迷糊糊的一边闭眼休息,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没十分钟就都没了动静,睡着了。

齐磊坐在角落里他那个专属位置,本来是要盯着燕玲做作业的,却是徐小倩倚在齐磊身边的扶手上,“我来吧,你歇会儿!”

齐磊笑着点头,没拒绝。

舒服地靠在沙发椅上发呆,就这样,徐小倩坐在扶手上辅导燕玲,同时也用后背给齐磊隔出一方小天地。

在那片小天地里,齐磊可以心无旁骛,不被打扰。

其实齐磊也不是发呆,而是看着qq上的两条留言在想事情。

一条是宁站长的,“老板,近期网站访问量有点大,风云榜吸引了一批外站作者,也带来一些读者,技术部那边又嚷嚷着要加服务器。我的意思是,可以缓一缓,你来拿主意。”

“还有,你什么时候来一趟上海啊?别暑假了,现在好多事儿都要你来处理。”

……

另一条,不,是两条。

小马哥发的:“石头,有空聊聊,不开玩笑!”

这一条的时间是昨天半夜,而下一条是两个小时前。

就一句话:“我们撑不住了!”

……

宁站长的意思齐磊是知道的。

现在榕树下还有相当一部分的负面流量,就是光凑热闹,根本不看书的。不但没有价值,还把网站弄的乌烟瘴气。

他的意思是,把这一部分的流量自然冷却掉,等网站的访问用户趋于平稳,再考虑增减服务器的问题。

包括让他现在去上海的原因,齐磊也猜得到。

榕树下现在往作家身上砸钱,让很多别的论坛、网站的网络作家看到了收入,都转战到了榕树下。

宁站长觉得这是个机会,想借机签下几个有知名度的,但这事不是他能做主的。

说心里话,宁站长还是比较负责任的,也是正常思维。

不说签约作家的问题,单是增减服务器的问题,宁站长就费了不少心思的。

归根结蒂,就是流量的问题。

对于这个时代来说,流量很重要,但也没那么重要。

当下的网站,别管是文学网站,还是专业网站,又或者门户网站,最大的问题其实不是流量和内容,最大的问题是控制成本。

毕竟,这是一个互联网思维还不健全的年代。

现在做网站的,没有后世那么多套路,哪怕是个天天刷抖音的,都能头头是道的说出一堆盈利模式。

当下的网站,是没有直接盈利的,就是一场资本游戏。

真的就像《大腕》里说的、演的那样,就是一群疯子演绎的闹剧。

网站经营者靠什么挣钱?

电商?眼珠经济?链接终端产业?

这些通通都还没出现,靠的是资本游戏。

花个几十万,恨不得十几万就能做一个网页,还得是请顶级的网页设计来排版的精致西范儿。

然后就是流量了。

在这个内容匮乏的年代,只要你脑子够活,创意比别人好,或者你的钱够多有资本愿意买单,那就没有火不起来的道理,不愁流量。

网易、新浪、企鹅、tom、天涯、榕树下、猫扑,全都是如此。

有了流量,不用你去找钱,钱就来找你了。

几十万的成本,第一轮融资起码加一个零,大火的网站能加两个零,还得是美元。

拿到钱之后,继续烧钱,继续往更火上砸。

砸不出来,那对不起,离场走人。

砸出来了,第二轮融资,还能加一个零。

如此往复循环,前面的人挣后面人的钱。有点像CX..上线套下线。

投资者知道网站有这么多用户,这么大流量,肯定能变现。

可是,怎么变现?

目前来看,就两条:一是融资,二是上市。

这年头,做网站的终极目标就是上市。

至于网站本身……

在互联网的莽荒年代,除了这两种,别的方法不知道,没有模版,大家都在找。

倒是找到一个广告收入。

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个年代出现那么多门户网站,而且有特色的论坛也层出不穷。

但是,企鹅却只有一个的原因。

门户网站可以有广告收入,而企鹅没有。

一直到两年后,国内的互联网大佬们还依旧坚持认为小马哥的企鹅毫无价值,谁投谁脑子有泡。

同样的,榕树下也面临着无法变现的问题,在上面写书的作家都是白写的,读者也都是白嫖的。

再加上最开始的定位就是打造国内最纯净的文学网站,这使得榕树下即便再火流量再大,也不敢贸然接广告。

那么问题来了,目前,在没有融资,老板没有找到下家之前,这就是个纯烧纸的无底洞,节约成本真的就是第一要务。

不光榕树下,所有的网站,除了背后资本财大气粗的,都在节约成本。

你看小马哥,都被逼到女装大佬的地步了。

那么,现在放到齐磊面前的问题就是,要不要添服务器?要不要也烧钱?

是节约成本重要,还是留住这些看似无用的负面流量更重要。

沉吟良久,齐磊没急着回宁站长的话,因为他要先搞定另向一个问题,才能给榕树下定方向。

那个问题就是...目光放在小马哥的留言上。

“聊聊....”

能聊什么?无非还是钱的问题。

小马哥的用户增速太快,钱烧光了,正愁没地方找钱呢!

那么齐磊当然就是最好的选择。

……

而且,齐磊的出现让小马哥和前世的思维出现了一些偏差。

在前世的那个时空,企鹅创建之初,小马哥其实一心要做的事儿是把它卖掉。

没错!这些事儿齐磊前世不知道,可是这一世和小马哥接触的多了,没事儿就聊,从他口中了解了很多前世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小马哥做OICQ的目的,就是竞标一个广省国有单位的线上软件。

做完之后,才要价50万。

可就算这么便宜,人家也没要。没办法了,只能自己运营。

而即便是软件上线之后,小马哥也想赶紧把它卖出去,哪怕百八十万的都行,他好和小伙伴们拿着钱继续研发呼机配套程序。

这要是用后世的眼光,再加上一句相声皇后的经典吐槽就是:

“这不是傻了吗?”

可现实就是如此,当下的局限性,让小马哥更看重呼机程序,认为这玩意能挣大钱。

至于OICQ,别说现在,再过两年,小马哥也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怎么能挣钱。

然而,齐磊的出现改变了小马哥的想法。

自从因为女装大佬的事件和齐磊接上火之后,齐磊来自后世的认知不可能不在聊天过程中体现出来,潜移默化对小马哥启发很大。

再加上之前的炒作,企鹅沾了不少光,发展比前世要快那么一点点。

这使得小马哥现在不想卖软件了,想自己把它做起来。

可问题来了,缺钱啊!

齐磊还曾经贱兮兮地问人家要投资不,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局面,小马哥厚着脸皮,追着要债。

这几天,经常能看到小马哥的留言,齐磊就是没时间搭理他。

可是今天,齐磊得好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了。

看情况,小马哥确实撑不住了。

要知道,OICQ和网站还不一样,网站只要一个主服务器,几个缓存服务器就够用了。即便是再火的网站,同时在线人数也有限,而且几乎没有交互,单纯的读取数据。

而小马哥这个,不但要运营服务器、缓存服务器,他还要交互服务器、托管服务器,用量和网站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光租用服务器的成本,就很大。

而且用户越多,用量越大,大到没边儿。

如果没钱租服务器,那就完蛋了,彻底瘫痪。

所以小马哥急了,齐磊也不得不重视。

按理说,这个事儿没什么可考虑的,小马哥给咱送股份能不要吗?

捡钱一样。

可是,齐磊还真在犹豫,要不要投钱给小马哥呢?

现在齐磊主要是两个方向的考量:

第一,齐磊现在其实没钱。

好吧,是真没钱了。

三石公司毕竟也是刚刚起步,尽管吸金能力惊人,但到目前,也就第一批合同的那一两百家网吧开始陆续开业,收回了一些资金。

前一段时间,账面上有700万左右。

这些钱看着不少,但架不住齐磊败家的能力也是一流啊!

南光虹的系统实验室已经落地了,齐磊的第一笔资金也给南老打了过去。

没直接给一年的,只给了半年的,250万。

又掏了300万收购榕树下,还给了宁站长50万的作家基金。

这就600万没了!

然后,三石公司这边的日常流动资金,以及榕树下租借服务器地费用,两边的工资、开销,又是一大笔吧?留100万应急是必须的。

哪来的钱给小马哥?

……

第二,即便想办法弄来了钱,那现在投资企鹅,是不是一个合适的选择?

齐磊隐隐觉得,现在投企鹅,不是一个最好的时机。

之前问小马哥要不要投资,那是恶搞,跟小马哥闹着玩的。

或者说和小马哥不熟,真投了也不亏。

可现在情况不太一样,两人混熟了,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真到要拿钱的时候,要考虑的问题其实很多。

首先,齐磊如果投企鹅,一定不是为了短期收益,而是长期的战略考量。

要是想赚快钱,现在转手把榕树下一卖,十倍起步,没有比这来钱更快的。

而现在像榕树下这种潜力股网站,一抓一大把。

天涯、猫扑,连杰克马的阿里都能倒一手,何必去小马哥那捣乱呢?

那么,如果是长期的战略考量...就更要慎重了。

不是说,现在投个一百来万把企鹅买下来,让小马哥给你打工,或者占多少股份,等企鹅万亿市值的时候,你就能分几千亿。

这是表面的算数,可实际没那么简单。

看似有两个选择:

第一,把企鹅买下来。

第二,投次占股。

先说把企鹅买下来。

这就是扯淡!

要搞清楚,到底是企鹅成就了后世的互联网帝国,还是小马哥和他的团队成就了那个帝国。

别看小马哥现在挺中二的,女装大佬的污点一辈子也抹不去。可是,千万不能忽视了他自己身的能力和作用。

没了小马哥的企鹅能成后世那个规模吗?不见得。

即便把小马哥留在企鹅,让他给齐磊打工,那失去了决策能力和归属感的团队还能不能造就未来的企鹅,也是个问题。

qq确实有过人之处,但在99年,它并不是无可替代的。

此时,国内的即时通讯软件就不仅仅是企鹅一款,有好几家,且各有所长。国外已经取得统治地位的icq,也在攻略国内市场。

企鹅能一家独大,完全是小马哥先解决了软件问题,又解决了融资问题。是靠钱和实力,以及团队的综合素质和拼劲儿,一点一点厮杀出来的。

换了一个人不一定就可以,缺一个因素也不一定能成就企鹅。

那既然买下来不行,现在投资小马哥行不行

我叫林小喜17 骑蛇难下(双)免费阅读

也不是什么好主意!

要是换了别人,或者别的项目,比如杭市那个,齐磊犹豫都不会犹豫,有钱不赚王八蛋!

但是,小马哥……

这两个月帮了齐磊不少忙,别管是出于利益交换还是什么,至少两人聊的不错,相处的也不错,已经算是朋友了。

齐磊不想害他。

哪怕只是让他因为蝴蝶小翅膀而担些风险,可能也没多大风险。

但也没那个必要,要挣钱找别人去呗,何必坑朋友?

……

————————

假如...齐磊现在资金充裕,拿200万出来,按现在的情况,可以拿到30%左右的股份。

这应该是一个友情价,也是齐磊下手比较早的缘故。

可是这个股权比例,不代表能一直拿到十几二十年后。

还有第二轮融资、第三轮融资,上市,等等一系列股权稀释和变现,这是必然的过程。几轮过后,30%可能就剩下20,甚至是10%。

10%,如果不是为了赚钱,齐磊拿它干什么呢?

而齐磊的这份股权,如果一直持有,不去稀释,对企鹅来说是一种负担。

小马哥将无法拿出更多的股份,在未来的融资里换取更多的资金。

能不能撑到上市之前,或者盈利之前,就是大问题。

即便能,在融资比例变小的情况下,能不能依照后世的轨迹发展壮大,也是个问题。

这是无可避免的,很可能改变企鹅的发展轨迹。

就像之前,齐磊在N联盟事件上的作用一样,他只是一只小蝴蝶,扇动翅膀,改变了时空的轨迹。

这个时候投资,也是一个蝴蝶的小翅膀,而且影响基本是负面的。

这就好比,即便你几十万买下刚刚成立的阿L,也不太可能成为下一个爸爸。

有人的因素,也有复杂的其他因素影响。

总之,可以利用先知先觉来挣钱,但要讲求一个时机。

最好的时机,就是孙去找杰克马的时候,你去截个胡。那样的话,阿L不会脱离轨迹,你也有钱赚。

同样的,既不影响大方向,又收益最大化,那投企鹅的时机也不是现在。

当然,你也可以第一轮投一波,然后持续的砸钱,一直撑到04年企鹅上市,哪怕是02年企鹅实现盈利也可以。

可那得多少钱啊!

在原本的历史中,小马哥第一轮融资拿了400万美元,也就是3000万RMB,只用了一年多就烧光了。

第二轮融了3200万美元,2个多亿RMB,再加上从02年开始的盈利,才撑到了04年上市。

齐磊哪有那么多钱给他挥霍?

三石公司再挣钱,也挣不来那么多。

就算挣来了,齐磊也不能全砸到小马哥身上,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当然,还是那句话,现在投钱肯定只赚不赔,这没得说。就是能不能像后世想象那样赚的多的问题。

齐磊又不是和钱过不去。

可是得分人,因为自己而影响了小马哥,那就不美了。

……

可除了以上两点客观因素,齐磊不太想让企鹅的轨迹太脱离原来之外,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也是齐磊不太想现在投资的最主要原因。

他想和小马哥玩一票大的。

沉吟了良久,齐磊给小马哥发了消息过去。

“在吗?”

小马哥几乎是秒回,他现在就住在公司里,干劲十足。

“在!你特么可来了!”

齐磊,“我先问你个题,你是真找不到融资吗?”

小马哥那边一怔,良久,“什么意思啊?”

齐磊,“没什么意思,就是咱俩都说几句真心话。你是因为找不到融资才找我,还是别的原因。”

发过去,又马上加了一条,“你要是实在没钱了,撑不下去,又找不到买单的,那我就给你凑一点,先把眼前过去再说。”

“但要是别的原因,咱俩就得好好聊聊了。”

小马哥:“……”

过了好会儿,小马哥才回过来,“说实话,困难是有,但也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你知道的,我家里还是有一点关系的,如果真挺不住了,能找到钱。”

“但是....”

小马哥回的很认真,他还不是后世那个精明的商人,还有年轻人的意气用事。

在齐磊这里,经过两个多月的接触,很有点臭味相投的意味。

与其说是生意上的往来,小马哥更愿意把齐磊当朋友。

所以,齐磊说聊真心话,那就真心话呗,没什么可藏着掖着的。

诚恳道:“但是与其找别人,我更希望和你合作。”

齐磊,“说说理由。”

小马哥,“第一,你那有资源,榕树下也好,网吧加盟也罢,能引流,这一点我不否认。”

“第二,和你挺聊得来的。与其给我和兄弟们找个出钱的大爷,不如再找个兄弟,你说是吗?”

齐磊这边看到这句话,突然笑了。

长出一口浊气,下意识的把额头抵在了徐小倩的后背上。

徐倩只是僵了一下,看了眼电脑屏幕,然后一边继续给燕玲讲题,一边抽出一只手,轻轻的给齐磊按压着头皮。

齐磊享受着,满足着,给小马哥回了一句,“这句兄弟....叫的真特么的舒服!!”

小马哥秒回,“是吧?那还等啥?需要你的火力支援!”

齐磊却来了句没把小马哥气死的,“支援个屁!”

“兄弟,回家想办法吧去吧,我不投了。”

小马哥差点吐血,“诶?诶诶诶!?别啊!”

要不要这么无情?不是好好聊聊吗?

齐磊,“你先别咋呼,听我说。”

小马哥,“说个屁啊!表面叫兄弟,要钱就没有。嚓,你不带这么玩的哈!”

齐磊,“那你听不听吧?”

小马哥:“说!理由不充分,哈市找你真人干架哈!”

齐磊,:“我有个想法,路子有点野,你听听看。”

小马哥:“???”

齐磊,“咱们俩现在联手,太早了。”

小马哥:“怎么讲?”

齐磊,“这么说吧,我未来的方向是网吧加盟为主体。很快的,我们就会把摊子在龙江省外铺开,抢管理系统,还有网吧消费市场的高地。我可以把外地的业务交出去,也可以少挣钱,但是管理软件和牌子必须是我的。电脑上装什么东西,也得我说了算。”

小马哥:“流口水....”

齐磊,“除了网吧,榕树下我也要做下去,尝试建立一个新文学用户的聚集地,慢慢往付费阅读和版权的方向去走。”

小马哥:“这个有点难吧?盗版太猖獗了。”

齐磊,“事在人为,我觉得可行。”

小马哥,“然后呢?”

齐磊,“实话告诉你,我还有一个国家级的系统研发团队,南光虹带队,预计两到三年出成果。之后走开源的路线,而且很可能会通过一点关系,先

我叫林小喜17 骑蛇难下(双)免费阅读

在政府设备上硬性装配。”

小马哥,“!!!!”

小马哥那边下巴都掉下来了,“系统?南光虹!?畅想那个南光虹?”

操啊!还特么有ZF关系?

小马哥,“你你你你特么咋不上天呢!别说了,我跟你混了!!”

齐磊,“你听我说完啊!”

“还有呢,马上我会让三石公司这边出一个检索网站,试着抢一抢门户网站的生意。”

小马哥:“什么检索网站?”

齐磊,“就是网址大全,把当下流行的各个门类的热门网站地址整理出来,放在一个页面上,方便网吧的用户上网。”

这个消息发过去,小马哥那边又没动静了半天。

可实际上,深圳那边可没这么平静。

小马哥的办公室里都炸了,小马哥几近抓狂,一起创业的那几个兄弟还以为他怎么了呢!

过了半天,齐磊这边才跳出一条消息:

“哦操!这想法绝了!!那你就更不缺流量了!!”

小马哥脑子也转的快着呢,检索网站...这不但网吧能用,一旦出来,可以说是上网必备,人人都会用。

马上想到了什么,“你可以再挂一个搜索引擎啊!这特么哪个门户网站还干得过你?”

齐磊,“不但有搜索引擎,我还要自研一套浏览器,再加上资金充裕之后,我会想办法进游戏产业。”

“这就是三石公司未来几年内的发展方向。”

小马哥秒回,“你别说了,把我收了吧!你越说,我越感觉咱俩绝配啊!”

齐磊,“是绝配!你和任何互联公司都是绝配,我也一样。”

“但是,你不觉得,如果现在咱们俩合一块儿,不太好吗?”

小马哥:“?????”

齐磊,“如果你现在加入三石体系,那你就成了附庸。”

“咱们两家势必要相互影响。你想想,这是必然的。你的OICQ势必要迎合读书、网吧用户的体验而作出调整,你未来可能慢慢的就成了读书用户、网吧用户的专属交流软件。”

小马哥,“这不好吗?多好啊!”

齐磊,“不好,被困住了。”

小马哥,“……”

齐磊知道小马哥的天地有多大,“马哥,咱俩是朋友,我不想把你禁锢在我的事业里。”

“我希望未来,咱们是一起牛逼的伙伴,而不是谁是谁的下属、附庸。”

齐磊说的很诚恳,他没狂到要把小马哥收成手下。

与其多一个手下,他更希望多一个并肩作战的战友。

继续道,“实话实话,做生意对我来说只是一部分的追求。”

小马哥,“那你想干啥?写小说?”

齐磊:“我最近经历了一些事儿,触动有点大,所以我想干点挣钱以外的事,一点有意义的事。”

“如果咱俩现在合了,我可以让你马上实现盈利,也可以让企鹅爆发式增长。但是,咱俩就困在这儿了。”

小马哥:“不太懂,怎么困?困在哪?我觉得前景很不错啊?”

齐磊,“一个有系统,有引流通讯软件,掌握门户网站、读书、游戏、IE的庞然大物,贯穿全渠道,且盈利思路清晰!”

齐磊:“第一,这是给别人免费上课。在互联网公司都找不到盈利机制的时候,出了这么一个模版,你觉得咱俩现在的小胳膊小腿儿能干得过哪个资本大鳄?”

小马哥:“……”

“你信不信?今年咱俩合一块儿,明年网Y、搜H,甚至国外的资本就得拿着大钱冲进来。不说咱们能不能打得过,就是打过了,也一定相当惨烈。”

“这就是三岁孩子抱着金元宝走夜路啊!”

小马哥汗都下来了,“有道理!”

齐磊,“第二,这样一个全渠道的互联网公司,目标太大了。就算咱们把国内的效仿者都打服了,一家独大,那你说,咱们还走得出去吗?”

小马哥,“走出去?走哪儿去?”

齐磊,“你不知道走哪儿去?你不想吗?”

小马哥隐隐猜到了些什么,只是...

这时齐磊的消息突然在屏幕上跳了出来:“你在模仿icq,你不想有一天把icq踩在脚底下吗?你不想全世界都用你的通信软件吗?”

咕噜~,小马哥吞了一下口水,喉头滚动。

说实话,没想过!

他之前就想着,挣钱、变现、走人来着。

可是现在,真特么的想啊!

我这个OICQ,要是把ICQ干掉了,那人生不就圆满了?

好吧,小马哥格局有点小了。

只见齐磊的消息继续蹦出来,“我也想啊!我想国外也有咱们的系统市场,我更想挣老外的钱,让他们依赖咱们。”

“可是,你想想合了之后,还能出去吗?”

“目标太大了,出了中国不光互联网公司要防着你,国家层面也不允许你我有什么动作!”

小马哥:“……”

小马哥似乎有点懂了,过了半天,“你到底要干啥啊?”

齐磊,“悄悄的发展,打枪的不要!拆分开,到必要的时候再合在一起。”

这是齐磊的一个愿景,能不能实现不知道,但是可以往这个方向上试一试。

要知道,世道变了,这个时空已经不是前世那个国内互联网产业落后,走出去要等十几年之后的时候了。

那个时候其实不是好时机,WX出海,D音出海,阿L出海,被各种围堵。

因为那个时候国家已经强势起来,再加上贸易战、某镜门之后,网络安全意识的警惕性陡增。

等等因素影响下,使得国内互联网先进东西根本出不去,困难重重。

最多也就是笑话笑话老外没见识,没有网购,也没国内视频内容的丰富,更看不到中国的传统文化。

但这不正说明,我们走出很困难吗?

中国的互联网企业,除了去鹰酱家里敲钟,几乎很难有别的作为。

可是在这个时候,完全不是这样的。现在欧洲资本在住国内走,互联网产业也一定会因为齐磊的出现而发生改变。

这个时候尽管也有阻力,但还有机会。

走出去,不光是产品走出去,挣外国人小钱钱那么简单。更是文化走出去,也是新媒体在走出去。

能做什么吗?

不知道!也许什么也做不了,西方不允许东方文化的渗透。

也许能做……

说到这里,小马哥终于有点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化整为零,咱俩各走各的路,从不同方向突围,然后形成互补?”

“最后....合兵一处!”

齐磊,“对,也不对!”

“你收拢你的即时通讯用户,我搞基础建设,也用其它途径积累,慢慢的看时机吧!”

“比如,你需要门站网站,那我到时候就把网址大全给你拿过去。”

“等你的用户群体足够大,急需盈利点的时候,我就把读书和游戏端口链接上。”

“随后,我会把三石公司先拆开,先把系统和敏感的部门摘干净,咱们俩趁着还有机会,干点大事!”

明天鹰酱的互联网泡沫不知道还会不会破,如果还会破,那就是个机会。

小马哥,“有点意思!”

齐磊,“你现在的目的就一个,烧钱,把企鹅做大!顺便积累经验,试探国外市场。”

小马哥,“可以!但是.....”

好吧,我特么没钱,我烧个屁!

齐磊,“我知道,所以刚刚我问你,能不能找到钱。”

“能的话,我就不管了,你先借外力撑着。”

“要是实在没钱,我再给你输送弹药。”

小马哥,“……”

小马哥沉吟了好久,“我明天回家想想办法!”

又过了半天,小马哥突然又发来消息。

“石头,我好好想了一遍,咱俩这事儿是不是有点飘了?是不是应该先赚钱,有了钱再琢磨这些事儿?”

齐磊也沉吟了半天。

“第一,时不我待!”

“第二,有的人…拿着微薄的工资,干着比咱们大得多的事儿,我不想只是看着,想搭把手。”

小马哥,“嚓,你到底经历了啥啊?听着怎么那么吓人呢?”

齐磊,“我想说,可是....不能说。”

小马哥:“……”

齐磊,“总之,女装大佬!给句痛快话,敢不敢和我来一把野路子??”

小马哥:“!!!!”

脱口而出,“靓女七七不是我,你别瞎说!”

……

万字....

主要是这两章如果分开着实太难受了,前五千字机会没剧情,都是铺垫。

所以一起发了吧,正好苍山已经一个多月没出过家门了,去趟超市,准备点弹药。

下午就不更了……

喜欢重生之似水流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