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玉蒲团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但是夏凉早就通过掐算,知道双龙道观的几个师兄弟,平时为了省事都是用的江相派的骗术。

只不过此时,夏凉并不打算点破。

说到这里,夏凉脸上出现淡淡的笑意。

“毕竟陈玄度道长的弟子,哪个不是天赋异禀之辈,又怎能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江湖骗术呢?”

林泉子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安,强颜欢笑。

“这个是自然,贫道就算不要自己的脸,也不敢丢师尊的脸啊!”

那些算命先生们听了两人的对话,这才缓缓松了口气。

“我就说嘛,陈道长的弟子怎么会用那种骗术呢。”

“那个游客肯定是道途听说的,顺便跟夏天师说了一嘴。”

“以陈道长的德行,徒弟们绝对不会干这种事情的。”

其他算命先生七嘴八舌。

夏凉听了最后一句,冷冷一笑,心想。

“陈玄度还有德行?不过是假象罢了,如果他真有德行,又怎么会害老孟家?”

不过虽然心中这么想,夏凉还是笑着和林泉子寒暄了几句。

那亲热程度。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多么亲的好朋友。

正在这时,薛仁突然好奇的问道。

“夏天师,到底什么是江相派呢?”

听到这话,林泉子险些一个趔趄。

这薛仁,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好不容易才盖过去的事情,又被薛仁翻了出来。

夏凉微微一笑,看了若善和尚一眼。

若善和尚双手合十,慢条斯理的给薛仁解释道,

“这江相派,应该是兴起于近代,是一个以看相算命为寻找对象的老千集团,江,指江湖,相,指宰相;加起来就是江湖上的宰相,打着相面、占卦的旗号,从而将信服的人分析,进而诈骗。”

薛仁微愣。

“还有这种骗术?”

几乎所有的算命先生同时恨恨的点了点头。

江相派没有真才实学,还抢了他们的饭碗。

这让他们怎么不气?

这时夏凉微微一笑。

“其实怎么说呢,江相派严格来说,并不是骗术,相反的……”

夏凉话锋一转。

“他们之中的一些好手,放到社会上,各个都是顶尖的心理学家!”

薛仁愣道。

“心理学家?”

“是的!”

夏凉点头。

“其实他们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内部流传的也不过只是几篇文章罢了,但是就凭着这几篇文章,他们这些人已经把人心的揣摩术练到了极致!”

说到这里,夏凉有意无意的瞟了林泉子一眼。

“嘶……这么牛?”

薛仁倒吸了一口冷气。

“是的,这几篇文章之中,最出名的当属《英耀篇》。”

夏凉笑着解释。

“每一篇里几乎

3d玉蒲团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都非常详细的阐述了人心。”

说到这里,夏凉悠悠叹了口气:

“就算是一个普通人,能把这几篇文章给吃透了,虽然这些都不是真才实学,但是也能在算命界混的风生水起!”

说到这里,夏凉似笑非笑的看了林泉子一眼,

“林泉子道长,你说我说的可对?”

林泉子心里暗骂,但是也强笑着配合。

“夏天师说的没错,这些江相派的人,是我们正统道门最大的敌人。”

周围的算命先生,也都大点其头。

显然都已经对招摇撞骗的江相派恨之入骨!

林泉子虽然表面上一脸配合,但此时心里已经打了退堂鼓。

他有一种模糊的感觉。

那就是夏凉在给他挖坑!

而在这时候。

林泉子心中才正式重视起夏凉这个年轻人。

坐在下座的通惠大师,似乎也感觉到了林泉子的不安,顿时轻蔑一笑。

“这些大家都知道的东西,也拿出来班门弄斧?真是不知羞!”

夏凉顿时乐了。

这两人配合的还真好,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夏凉冷笑。

“通惠大师慎言呐,你几次三番针对我,我念你是个孤寡老人,有些话才一直没有点破,难道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事?”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好奇的竖起耳朵。

通惠虽然脾气臭了点,但是真本事还是有一些的。

通惠也微微一愣,随后嗤笑道。

“老夫一生刚正不阿,能有什么事?”

夏凉微微一笑,也不说话。

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不一会儿,夏凉的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在这安静的大厅中,略微显得刺耳。

夏凉笑着接起电话,不过按开了免提。

“孟可喜,出什么事了?”

听到孟可喜三个字,林泉子和通惠隐隐相视一笑。

很快电话那头就传来孟可喜的声音。

“夏天师,出事了,夏大师了啊!”

“别慌!”

夏凉微笑道。

“是不是那些风水鱼都死了?”

孟可喜急迫。

“是啊,通通都死了。”

夏凉淡淡的目光从通惠和林泉子的身上扫过,微微一笑。

“别嚎了孟可喜,让你哥也别激动,这件事情是人为的!你把鱼缸中的水,取出一部分拿去化验一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哦对了,还有一件事!鱼缸尽量不要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会有指纹在上面的。”

说完夏凉直接挂了电话。

而此时,通惠大师已经变了脸色。

“有些人,为老不尊,技不如人,死皮不要脸!”

夏凉冷冷一笑。

“不知道等出来结果之后,这个老骨头能不能经受的住孟家的狂风暴雨!”

当啷!

一声脆响,通惠大师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夏凉微微惊讶。

“哟!通惠大师,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说的是凶手啊,没说你!”

夏凉的眼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然而。

在座的哪个不是人精?

又岂会不知道夏凉话里有话?

很明显是在暗示通惠大师什么东西。

与此同时,众人又有疑惑了。

夏凉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难道他还有隔空算卦的本事不成?

这可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能力啊!

夏凉看着一脸问号的众人,微微一笑。

这些当然不是他算出来的,而是在一开始见面的时候,夏凉通过天道之眼,看到了通惠和林泉子之前做过的事情罢了。

通惠被众人盯得浑身不自在,一拍桌子站起。

“小辈,你这指桑骂槐之意,老夫岂是听不出来?”

“指桑骂槐?”

夏凉微微一愣。

“我没有指桑骂槐啊,我只是在陈述一件客观的实事啊。”

说到这里,夏凉面露不善。

“通惠大师,因为你是长辈,我才一在忍让,你可不要蹬鼻子上脸啊!”

夏凉嘴角勾起弧度。

“别逼本天师算上一卦,把你之前的那些丑事全部抖出来,那样可就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啊。”

听到这句话,通惠脸上尽是冷笑。

就连林泉子和一众算命先生,也是笑着摇了摇头。

在他们眼中,夏凉还是太年轻啊!

只有若善大师神色一动,嘴唇张了张,却什么话都没说。

他可是知道。

夏凉真有这个能力!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小小年纪就敢夸下这海口。”

通惠大师满脸冷意。

“我们这些人,哪个不是被仙香烫过,命格早已充满变数不可度量,简直就是信口雌黄!”

说到这里,通惠转身看向薛仁。

“薛老板,我看这小儿就是个江湖骗子,请薛老板把他轰出去!”

薛仁摆了摆手。

薛仁虽然对道门中的事一知半解,但是他本能的感觉。

夏凉深不可测!

毕竟这些人之中,也只有夏凉一人看出此地的格局。

想到这里,薛仁笑道。

“我不懂道门规矩,但是我还是很想看看,夏天师是怎么给通惠大师算卦的。”

通惠一听,顿时好不尴尬。

啪!啪!啪!

夏凉抚掌大笑。

“通惠大师,脸疼不?”

说完夏凉笑眯眯的打量着通惠,直把通惠盯得浑身不舒服。

“通惠大师,既然薛老板盛情难却,那本天师就不客气了!”

正在夏凉准备说话的时候。

林泉子突然站了起来,似乎像是想起什么事一般,脸上的表情很是急躁。

“薛老板,夏天师,众位道友。”

林泉子微微拱手。

“我突然想起道观里还有事情,去去就回!”

“诶?别走啊!”

夏凉悠悠说道。

“林道长,你就不想听听通惠大师的秘闻?”

林泉子尴尬笑了笑。

“我处理完事情就会回来的。”

说完也不等众人继续挽留,像逃也似的离开。

刚一出门,林泉子就暗暗腹诽。

“看来这夏凉真有些本事,从他刚才的情况来看,绝对可以

3d玉蒲团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算出道门中人的事情,可是话又说回来,连师尊都做不到的事,他夏凉年纪轻轻怎么会做到呢?不管怎么说,继续留在这里,万一被他看穿,对师尊的计划肯定会有很大的影响,我得尽快回山把这件事告诉师尊!”

想到这里,林泉子跑的更快了。

……

夏凉也不阻止林泉子离开。

其实他大可以直接把林泉子的所作所为也都揭发出来。

但是夏凉并没有这么做。

通过天道之眼,夏凉已经知道了很多东西。

林泉子,只是一个小虾米罢了,在他后面的陈玄度,才是真正要对夏凉不利的人物!

夏凉不介意放长线钓大鱼。

此时,通惠大师站在客厅里。

感觉自己肠子都快悔青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毕竟他可是正主,如果真走了那就是做贼心虚。

而如今,更让通惠郁闷的是……

队友竟然跑了?

如果他也跑的话。

接下来的事情,恐怕就得任由夏凉造谣了……

想到这里,通惠也只能自己骗自己。

骗自己夏凉算不出道门中人的事情。

通惠大师故作镇定。

“你算吧,老夫就不相信,你能算出什么东西!”

其他算命先生也暗暗有些期待。

“说点啥呢?”

夏凉转着眼珠,故意吊人胃口。

等众人都急不可耐的时候。

夏凉才一拍桌子。

“有了!就说说你之前给人20多岁的小姑娘开光的事儿吧!”

“啊!?”

通惠大师整个人狠狠一颤。

这句话,可是直击他的内心……

周围的算命先生们,看到通惠大师的表情,顿时满面骇然。

“难道真给夏天师说中了?”

“夏天师真的能给道门中人算卦?不……不会吧?”

“这、这就是张天师在世,都是无法做到的啊!”

……

“大家安静,还想不想听故事了?”

夏凉一声轻喝。

本来还乱哄哄的算命先生们,瞬间就像上课的小学生一样坐的笔直。

静静的听着夏凉的下文。

夏凉嘿嘿一笑。

“本天师掐指一算,通惠大师可是不止给一位少女开过光啊!”

通惠脸色通红。

“你……你血口喷人!”

开光一词,听起来虽然玄乎。

但是其中到底是什么意思,在座的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

又岂会不懂?

夏凉微微一笑。

“我血口喷人?那就说点别的。”

说到这里,夏凉骤然一厉,

“通惠道长,李二家的金碗局你可还记得?本天师可是算出来,你跟那几个土耗子,关系不错啊……”

话音刚落,通惠的脸色一白,看向夏凉说不出话来。

毕竟,开光这种事。

在业界可是个耻辱,就算通惠指责夏凉造谣,血口喷人。

也会有人相信的。

但是这个事情,却直接说道了通惠的心里。

“怎么?通惠道长还想抵赖?”

夏凉眼里冷笑连连。

通惠语无伦次。

“你、我……”

夏凉邪笑一声。

“你什么你?本天师又算到,那几个人此时就在西虹快捷酒店,358号房,我说错了吗?”

说到这里,夏凉微微向前一步。

霎时间,通惠整个人像是没了灵魂一般。

失魂落魄的跌坐在椅子上。

半晌之后,通惠才失魂落魄的说道。

“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可以,是老夫栽了……”

说到这里,通惠站起身来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

此时就算众人求着通惠留下,他也不会留下了。

毕竟这些事情,对于一个算命先生来说。

是一辈子都洗刷不掉的耻辱!

此时已经没人关心通惠去了哪里。

只剩下了长吁短叹声。

片刻之后,薛仁轻咳一声,打破现场尴尬。

“夏天师,你说我这博物馆……”

然而话还没说完,夏凉就直接摆手。

“薛老板,这博物馆可不是那么好建的,你有大难了!”

喜欢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