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泽涛全文免费阅读红色仕途 我年轻善良的继坶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卤煮配料很多,做起来很麻烦,但是做好端上桌其实很简单。

夏至进了厨房,首先打开碗柜,拿出两个碗来。

叶泽涛全文免费阅读红色仕途 我年轻善良的继坶

“清水冲一冲。”他把碗拿到自来水下面来过了两下。

“热水烫一烫。”他又拿起旁边的小水壶,吃力地踮着脚尖要倒水。

夏桂芝赶忙在旁边默默地帮了一把。

然后夏至把热水在碗里转了转,一不小心烫到了手,他赶忙吹了两下,捏住自己的耳朵。

夏桂芝顺手打开炉火后,就一直在旁边默默看着,眼睛越来越亮。

因为这些所有的流程,跟儿子生前一模一样,甚至一些小动作都别无二致。

除了人变小外,根本就是她的儿子。

但是她脑子很乱,一时间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她抬头看向坐在店里的年轻人。

刚刚“夏至”叫他什么来着?

“神仙大人?”

夏桂芝收回目光,向夏至问道:“为什么要洗一洗烫一烫

叶泽涛全文免费阅读红色仕途 我年轻善良的继坶

?”

“这样更卫生,客人就喜欢。”夏至开心地道。

夏桂芝伸手摸了摸夏至的小脑袋,这是她说的原话。

卤煮这玩意,说实在的,就是猪下水,这玩意要是不弄干净,吃了容易拉肚子。

因为担心儿子以后的独自生活,一再交代他要弄干净才行,夏至也牢记在了心里。

“妈妈,我帮你切饼饼。”夏至说道。

他所说的饼饼,就是火烧,也叫烧饼、算是卤煮的一种配料。

然后他发现现在太矮了,都有点够不着操作台了。

“还是我来吧。”夏桂芝道。

这时候吴姐走到厨房门口,本想说话,但是看到这一大一小细声细语低声说话的模样,她也搞不懂为什么,没敢出声打扰。

而且桂芝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笑得特别的开心。

“首先,我们要做什么?”

“饼饼井字切。”

“然后呢?”

“豆干切三角。”

“接着呢?”

“小肠、肺头剁小小”

……

“汤汁浇一浇,妈妈好吃的卤煮完成喽。”

夏至在旁边又蹦又跳,满脸地兴奋。

夏桂芝的泪水却啪嗒,啪嗒的落到了操作台上。

吴姐见了,刚想进去。

就听“夏至”仰着脖子问道:“妈妈,你怎么了呀?”

“没事,妈妈没事。”夏桂芝抹着眼泪道。

“隔壁李大姐说妈妈的病很严重,去医院看医生,妈妈要乖乖吃药药哦,这样很快就能好了。”

夏至伸手拉住夏桂芝的手。

看着挽着自己的白嫩小手,再看看眼前稚嫩的面庞,他的身影仿佛和儿子重叠在了一起。

“给客人端去吧。”夏桂芝下意识地说道。

然后才反应过来,眼前不是自己那个又高又大的大儿子,让他端,烫不烫到自己先不说,估计端都端不动。

但是“夏至”闻言,却真的伸手去操作台上端。

吓得夏桂芝赶忙制止了他。

“还是我来吧,我来端给客人。”

“那不是客人哦,那是神仙大人。”夏至笑着说道。

“神仙大人?”

“对呀,那天车车撞了我,我跟着车车跑了好远,然后不认识回家的路了。”夏至有些难过地说。

接着又高兴地道:“但是我遇到了神仙大人,神仙大人帮我带回家了,还请我吃了好多好吃的,还有小姐姐跟我一起玩,神仙大人可好了呢,还帮我回来找妈妈你了哦。”

“是吗?那你有没有好好谢谢……神仙?”夏桂芝伸手摸着他的小脸道。

夏至愣了一下,然后伸手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还没有吖。”

“那可不行,来,你跟我一起去谢谢神仙。”夏桂芝把两碗卤煮放在托盘上端了起来。

吴姐在旁边伸手要接,夏桂芝默默地摇了摇头,吴姐这才把手缩了回去。

“快点啊。”她向伸手的夏至招呼一声。

“好。”

夏至拿起放在旁边的引魂灯,赶忙跟上夏桂芝。

“这是什么呀?神仙送给的新玩具吗?”夏桂芝随口问道。

“哈哈,这是引魂灯,神仙说,有了引魂灯,诡就能变成人,大家就都能看到我了呀。”夏至开心地道。

夏桂芝闻言,立刻顿住了脚步,手有点颤抖起来,差点把托盘给摔了出去。

吓得吴姐赶忙要伸手帮忙。

但是夏桂芝稳定了一下心神,避让过去,端着托盘继续往前走去。

“客人,餐好了,请慢用。”夏桂芝颤巍巍地把托盘放到桌子上。

何四海看了他一眼,他能看出夏桂芝命不久矣,全身生机几乎全无,全凭一股意志坚持着罢了。

“我妈妈的卤煮可是全镇最好吃的哦。”夏至在旁边捏紧小拳头道。

“傻小子,那是因为只有我们一家。”夏桂芝摸着他的头道。

卤煮在北方吃的居多,合州属于中部地区,很少人吃卤煮的,所以正宗的卤煮店几乎没有,何况还是一处小镇。

“妈妈是最棒的。”

夏至继续道,反正不管怎么样,他妈妈就是很棒。

“你也坐吧,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何四海抽出筷子,递给坐在旁边的婉婉。

这小家伙,在外面,不管什么时候,都喜欢挨着何四海。

“hiahiahia……谢谢老板。”婉婉开心地甩着小短腿,然后满脸好奇地看向碗里的卤煮。

“尝尝看。”何四海道。

然后夹了一块放进自己的嘴里。

“嗯,味道真不错,很好吃。”他抬头向对面刚坐下来的夏桂芝道。

“那是当然的,我妈妈是最棒的。”坐在夏桂芝旁边的夏至立刻说道。

吴姐见夏桂芝坐下了,也在邻桌悄悄坐了下来,她儿子张强也赶忙跑过来坐了下来。

“hiahiahia……好吃。”婉婉在旁边开心地道。

这卤煮做得又烂又有咬劲,的确很好吃。

“好吃吧?”何四海自己也再吃了一口。

然后才对坐在对面的夏桂芝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何四海用筷尾指了指夏至。

“夏至?”夏桂芝有些试探地问道。

实际上她心里已经确定了,只不过还想要得到一个别人的肯定认同。

“对,他就是你儿子夏至。”何四海道。

“咦?”

旁边忽然传来一声惊讶声,是吴姐发出的。

她张嘴就想反驳,却被她儿子张强给拉住,“先看看再说。”

何四海没管他们,而是继续道:“我在合州遇见的他,那天你让他出去买盐,在回来的路上他被车撞了,他死后气不过,就跟着肇事车辆后面一直跑到了合州,却忘记怎么回来了……”

“妈妈,对不起,我没有帮你把盐买回来,我没有在路上玩……”夏至在旁边难过地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夏至最听妈妈的话。”夏桂芝把他搂在怀里道。

“你说这是夏至,夏至可不长这样?”就在这时旁边吴姐终究还是忍不住大声说道。

“这是我儿子,他是夏至,他小时候就是这番模样的。”夏桂芝神色显得有点激动地道。

“对,这就是他小时候的模样,他这么大的时候,应该出了什么意外,导致身体出了问题,虽然身体在长大,但是灵魂却没能跟着长大,所以无论智力还是灵魂,一直保持在了这个年龄阶段。”

“是发烧,是高烧导致的。”

夏桂芝紧紧把夏至搂在怀里,轻轻摩挲着他的小脸,都多少年没见过他这副模样了。

就在这时,夏桂芝忽然想起什么。

转头一脸兴奋地对吴姐道:“吴姐,我儿子他不傻,他不傻,他只是还没长大。”

喜欢平常人类的平凡生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