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乡知青储物空间 阿宾1 72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公心?有功不赏,克扣用度,就是你所谓的公心?”

李轩一声嗤笑,眼神不屑:“说到公心,本侯又何尝不是呢?我总得给自己的部下讨一个公道,要一个交代。”

“阿弥陀佛!”唯真方丈的神色凝然,他双手合十,目光冷冽道:“这就是靖安侯你咎由自取了,如果不是靖安侯你以六道司的身份贸然参与蒙晋之间的战事,去守那南口关——”

他的语声却戛然而止,只因这个时候,不但李轩看他的目光含着讽刺之意,就连旁边的襄王世子虞祁镛也皱起了眉头。

唯真方丈知道这位大晋的皇室皇孙,在这桩事上的立场也是偏向大晋的。

尤其最近两个月,因太子虞见济的病情始终不能好转,景泰帝又没有其他子嗣,朝中已经有了引‘宗藩入继’之论。

而这位襄王世子,目前是呼声最高的人选。

前代宣宗,只有嫡子正统帝与庶子景泰帝两个儿子。

如今上皇正统帝膝下倒是有包括前太子虞见深在内的十几个儿子,可以景泰帝的性情,肯定不希望皇位落入上皇正统帝之手。

此时与皇家血脉最近的,就是这位襄王世子虞祁镛。这位的父亲‘左宗正,襄王’虞瞻墡,就是前代宣宗的五弟。

所以唯真方丈接下来就语声一转:“六道司的传统与规矩,已经维系千载,不容有变。靖安侯只需退出六道司,自可天下太平。”

李轩失笑,淡淡的喝了一口茶:“为何不是你们师兄弟退出六道司?至于什么传统与规矩,当初创建六道司的几位前辈,可没有说不能助朝廷抵御外敌,请问这是谁定的规矩?你唯真定的?

为了你们口中的规矩,就可以坐视北直隶百余万百姓遭遇兵灾,坐视蒙兀人使用各种邪法?然后还得伸着脖子任他们宰割是吗?”

“你!”唯真方丈脸现怒容:“六道司的人员多为方外之人,我等诛除邪魔可矣,岂能干涉世俗之事?

这就是千载以来,六道司的存身之道。我禅宗有三千僧人在为六道司效力,老衲不能不为他们的前途谋算。”

李轩哂笑:“我却与天尊的想法相近,如果六道司没法维护百姓,有违当初创立时的初衷,那也就没必要存在了。

至于你所言的禅宗弟子,天尊没拦着他们退出六道司。所谓不合则去,如果六道司做事不合他们心意,尽管离开。

你也别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十二年前,因你们元老会连续七道禁令而丧生草原的禅宗弟子就达一千三百人。你唯真借助六道司三千禅宗弟子谋的私利,需要我一一道来?”

他微一拂袖,止住了唯真方丈的言语:“你我之间也勿需再谈。你们要维护你们的规矩,我李轩也有我秉持的道。你唯真可以为了规矩不惜一切,李某自然也可以为我心中的道,毁了你们的‘大隆善佑护国寺’。”

唯真方丈此时已气闷无比,嗔怒已极:“李轩你敢!你这般作为,就不惧得罪我佛?”

“看来大师的修行不到家,诸佛修行有成,四大皆空,多半不会与我计较。”

李轩微微一笑:“再说了,我如今连法王都斩了一个,还怕什么得罪你佛?还有,‘大隆善佑护国寺’侵占民宅,僧人枉法,这哪一桩不是确有其事?我为你们佛门清理门户,难道还有错了?”

唯真方丈看李轩的目光,竟是阴森无比:“看来是谈不拢了,只希望冠军侯不要后悔。”

李轩则是拂了拂袖,一副全不在意的神色。

而就在唯真大师铁青着脸走出这座‘登云楼’的时候,襄王

下乡知青储物空间 阿宾1 72在线阅读

世子虞祁镛就一声叹息:“这是何苦?冠军侯,这位唯真大师在佛门中根基深厚,信徒广大,他是不会轻易低头的。冠军侯你这么逼迫,效果只怕适得其反。”

李轩则笑看着虞祁镛:“我听说襄王府每年都给大隆善佑护国寺供奉一万两银钱香火?还在寺里面供养了一尊菩萨?”

襄王世子虞祁镛一怔,然后苦笑道:“那是孤的母妃所为,她是护国寺的虔诚信徒。”

李轩就点了点头:“最近大理寺的人查到证据,大隆善佑护国寺的一些僧人,与一些女香客有了苟且之事,甚至秽乱众多信徒的后宅女眷。相信这消息不久之后,就会广为人知。”

“啊!”襄王世子虞祁镛不由吃了一惊,面色发白。

他心想如果大隆善佑护国寺真发生这种事,那么他母亲的清名都会被连累。

这甚至会影响到他自身。

虞祁镛有些怀疑李轩这是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可又没法确定。

且以李轩如今掌握的力量,他要说大隆善佑护国寺的僧人行秽乱之举,他们哪里还能洗得清?

且这桩事,他找人去大理寺问问就知道了。

“多谢冠军侯提醒,此事孤回府就做处置。”

虞祁镛随后又眼现异泽,试探着问:“不知冠军侯对近日朝中所谓‘藩王入继’一事,是如何看的?”

李轩就面色一滞,然后神色淡淡的放下茶盏:“还能怎么看?此事只能由天子决断。末将取

下乡知青储物空间 阿宾1 72在线阅读

的是天子俸禄,唯知奉天子之命行事。”

虞祁镛闻言,就不禁若有所思。

而此时就在距离登云楼五十丈处,唯真大师走上了停在这里的一辆马车。

车内只坐着一人,正是他的师弟唯性大师。这位的身形相貌却是枯瘦如柴,脖颈上挂着一串硕大如拳,骷髅形状的佛珠。

“师兄没能说通么?”唯性大师只看自己师兄的脸色,就知情况不妙:“那个竖子,还是欲与我‘大隆善佑护国寺’为敌?”

“那孽障的性情,狂狷之至!”唯真方丈一声冷哼,眼中的怒火依然未能消退:“如今之计,只能与之鱼死网破。我稍后就致信两位伽蓝上师,请他们出面处置。”

所谓‘伽蓝上师’,也就是成就了‘伽蓝’果位的高僧大德。

武修有天位六境,佛亦有六大果位——伽蓝,罗汉,金刚,菩萨,佛,佛祖。

伽蓝上师,也就相当于武修的小天位。

唯性大师就微一颔首:“此人性情,类同于魔,确需降服不可。”

可于此同时,唯性大师的眼中也闪过了一抹忧色。

能够成为六道司的元老,都不是消息闭塞之辈。

那位冠军侯虽然只是七重楼境的修为,可其人本身的战力,却已压过了许多第四门。

围绕在其身周的势力,也是极其的强大。他与罗烟合璧的‘天击地和阳阳神刀’就已非常可怕,此外还有好几名天位都与此子同气连枝。

唯性大师担心,他们即便请来了禅宗两位伽蓝上师,也未必就降得住此子。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洪朗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师尊,师叔,弟子有要事请见!”

“法如?”唯真方丈认出这声音,正是自己在朝廷‘僧录司’任职的弟子,他不由微微错愕:“你上来说话。”

随后一个四旬左右,胡须虬结的中年僧人也走入进来,他的面色发苦:“师尊,大事不妙。就在三日前,礼部五位给事中联名上本,请朝廷废除师尊的‘禅宗首座’之号。”

唯真方丈的脸,当即就微微一白。

他可以不在乎大隆善佑护国寺的香火银钱,也不惧赔钱退地,却不能不在乎朝廷册封的‘禅宗首座’之名。

——这是他统御天下禅宗的根基。

唯性大师也抓住了法如和尚的手:“三日前的事,你为何到现在才说?”

法如和尚就苦笑道:“通政司主官已经换人,前南京国子监正权顶天调任通政使。这本奏折是由他亲自过手,所以弟子不得而知。如非今日天子召集内阁议论此事,我依旧被瞒在鼓里。此外我听说,这次结果只怕很不妙。”

唯真方丈与唯性大师,顿时面面相觑,脸色都难看无比。

如果他们有时间布置,自然有办法让内阁的几位大臣为他们说话。

可问题就在于李轩,没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至于天子及内阁诸臣,对他们的态度,唯真方丈自家心中有数。朝中诸臣对于他这个‘禅宗首座’,已积蓄了极多不满。

“此外还有三事。”那法如和尚又继续说着:“一件是顺天府,又有七百多民户递上状纸,状告我大隆善佑护国寺侵占民田达二千七百顷。”

唯真方丈的白眉,顿时再次一紧。

之前经由顺天府,刑部与大理寺三层审理的,只是侵占民宅案。北京城内,宅基地寸土寸金,即便公爵府邸,也不过是二百到三百亩的规模。

大隆善佑护国寺扩展到现在的规模,他的前代几位方丈确实花了不少心思。

除此之外,大隆善佑护国寺的城外还有达六千顷的良田。其中一些土地的来路,确实不太清白。

“第二件是大理寺,我们被抓进去的同门,有人招出他们曾有淫秽信徒后宅,与女香客苟且的淫行。”

此时法如和尚,又抬起眼看了两位脸色苍白的长辈一眼:“第三件,是昨日少林寺方丈入京,冠军侯曾与其密会三个时辰。”

唯真方丈听到这里,口里就蓦地一口黑血吐出,他从牙缝里面吐出声音:“竖子,你竟欲赶尽杀绝!”

唯性大师也是唇角旁溢出血丝,他知道李轩的目的,竟是欲行釜底抽薪之事。

天下禅宗,历来都将禅宗祖庭,嵩山少林寺的方丈视为首脑。

可自从前元入主中原,元帝敕建‘大隆善佑护国寺’,册封护国寺方丈为‘禅宗首座’。这天下禅宗的权柄,就逐渐落入到他们护国寺一脉手中。

而如今,这位冠军侯与少林寺方丈密会的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喜欢妖女哪里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