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w.193.龙物 柳萱岳风刚刚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老宅,

堂屋里。

廉景站在空荡荡的床板边,看着床板上立着前肢的小白鼠,

心情有些复杂。

本来他是回来奔丧着,结果他爸妈没死,而是不知道跑哪度蜜月去了。

然后他还发现,他爸一直养得那只,一直都没死的小白鼠竟然是只妖怪。

想想也对,普通小白鼠也活不了这么久。

然后,他发现,他竟然还能听懂这只小白鼠说话。

小的时候,他还摸过这只下小白鼠呢,就只是觉得他爸养得这只小白鼠很聪明。

哪知道,

他现在竟然能听懂这只小白鼠说话了。

也不知道是他不对劲,还是他爸养得这只小白鼠不对劲。

想来应该是后者。

这么想起来,

他爸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说起来,小时候,他经常看到些人来屋里,然后叫他爸天师,

有穿着黑色正装的,有穿着蟒袍着。

小时候他就只是觉得好玩,好像还骑到过哪个穿蟒袍的老人脖子上。

不是说好,他爸就是个没什么正经工作,平时帮人超度超度亡魂,然后主持下村子祭祖的普通……天师吗?

……他被瞒得好惨。

廉景想着,心情再愈加有些复杂。

“……鼠大爷……那个……您是那什么有些道行,法力的……我爸他都是被人叫天师……我是不是也能修行什么的?”

只是话出口,语气就变了,廉景有些讨好着,笑着说道。

……

“……说不定这会儿都去地府找转轮王玩游戏去了,嗯……也有可能还在人间游历……指不定廉景你小子出门走走,遇到个乞丐,就是你爹变得……”

小白鼠还立着前肢,出声不停叫着,说着后半句,还有些恶意满满,

紧跟着,再转过了脑袋,看向了廉景,

“心里想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呢,吱吱……你想修道?”

看着廉景,小白鼠再叫了两声。

嗯,这小白鼠……鼠大爷还能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嗯,我爹都是……天师?现在我爹出去了,不在家了,我子承父业,修修道也是应该的吧。不然这要是附近有哪家出什么事情,需要抓鬼,我爹不在,我又不会,那可怎么办啊。”

心里想着,面上却赶紧点了点头,廉景赶紧应着。

“对了,鼠大爷,天师大概是个什么……”

廉景再次出声问道。

“大概比天高一点点吧……”

小白鼠转过脑袋,朝着屋外天际望了望,出声应了句,

“一点点?”

廉景听着,有些高兴,

“那鼠大爷,你跟着我爸这么久,应该也很厉害吧。”

廉景再问着,

“……吱吱,算你有点眼力……吱吱……当初你父亲外出游历的时候,我可是一直跟着的……你父亲看了众生,我也看了众生,我可还在你父亲肩膀上站着呢。”

小白鼠前肢再立起来了些,连着叫了两声。

“那鼠大爷,你大概是什么境界……”

“……去给我拿点吃的过来。”

廉景再问了句。

小白鼠没回答,眼底看不出来什么情绪,只是再叫了两声。

“好……我这就去找下。”

廉景没敢再接着问,果断点头,就要朝着旁边屋里走进去,

“去外边买点回来吧,屋里东西我都给吃完了。”

小白鼠看着地上落着袋子薯片,眼底莫名的有些惆怅。

“好,鼠大爷,我这就去二爷爷家帮你找点吃的。”

廉景应着,便朝着屋外赶紧跑了出去。

“……本来廉歌随便捏块石头就够给他儿子用了,偏偏还让我留在这儿……我看他们就是嫌我当电灯泡了……你们游历你们的,串门串门你们的……我就在旁边吃点东西怎么了……吱吱,吱吱吱……”

身后,再响起些小白鼠带满着怨念的叫声,

廉景听着,再加快了些脚步,朝着院外小跑了去,

有些话还是少听,万一被穿小鞋呢。

听这话是他爸把小白鼠留在留在这儿教他的,以后他修道的事情还得指望小白鼠呢。

“……诶……吱吱,吱吱吱……”

身后再响起小白鼠似乎叹气的叫声,廉景飞快着跑出了院门。

……

“……二爷爷,你屋里有什么吃得没有?”

“……咳咳……小景啊,你回去看过你爸妈了?”

走进了村口廉二叔屋里,廉二叔就在院子里树荫下坐着,

看到廉景便站起了身,似乎专门在屋里等他,

咳嗽了声,廉二叔问了句廉景,紧跟着,才再应了声廉景的话。

“……怎么,饿了啊?屋里中午做了点菜,煮了块腊肉,一截香肠,我去端出来给你吃。”

“……二爷爷,你直接给我吧,我拿回去给我爸养得那只小白鼠吃。”

“……行。”

廉二叔应了声,就往厨房里急匆匆走了进去,

再很快就走了出来,将装在个塑料袋子里,煮好了,切好的腊肉香肠递给了廉景。

“……谢谢了二爷爷……二爷爷,我这就先回去了啊,屋里那边还有点事儿,改天再和您聊……”

提着东西,慌忙再应了声,廉景便要朝着院子外跑去,

只是才跑出去几步,廉景又再放缓了些脚步,

“……二爷爷,你是不是知道我爸妈没事儿?”

“……咳咳,赶紧回去吧,别让小白鼠等久了啊。”

廉二叔没回答,只是应了句,再催促了廉景一声。

廉景提着东西,颇有些心情复杂的回头在看了看他二爷爷,

再回身,接着朝着老宅快步走了回去。

……

“……鼠大爷,给……这伙食,比以前跟着我爸的时候好吧。”

回了老宅,拿了几个盘子,

重新将些切好的腊肉,腊肠装上,就着那架好的门板,摆到了小白鼠身前,

廉景再有些讨好着对着小白鼠出声说道。

小白鼠闻声,望了望盘子里装着的些菜,

再抬起脑袋,再望了望廉歌他儿子,愈加有些惆怅。

“……我就知道,跟着你就只能吃这些东西……吱吱……”

有气无力着说着,随便捧了几片腊肠,小白鼠勉强吃着,

“另外,换个称呼吧,叫着也不嫌难听……”

“您觉得叫什么好?”

廉景试探着问着。

小白鼠听着,将那捧着的几片腊肠塞进了嘴里吃了,再直起了些身,

顿了顿,动了动脑袋,似乎是盘算着,

“白爷爷?”

小白鼠似乎是商量着,慢慢说道,

只是话音刚出头,立着前肢的小白鼠就像是站不稳,踉跄了下,差点从门板上,直接摔到地上去,

“白大爷?”

重新站稳了,小白鼠重新再说着,

只是紧跟着,再摔了下,直接从门板上栽倒在了地上去,

“……算了,叫白叔吧。”

摔到地上,小白鼠老实了,有气无力着说了句,再重新窜起了身,回到了那门板上立着前肢,站着。

“……白叔。刚才是我爸不同意?”

看着小白鼠明明堂屋里就他和小白鼠一人一鼠,小白鼠却像是商量着似的,一句句说着。

廉景先是称呼了声,再有些好奇。

“哪用你爸不同意啊。有事,弟子服其劳。没听过啊?”

小白鼠有气无力着,再叫了两声,再捧着那盘子里些腊肠,接着往嘴里塞着,吃着。

……

“……怎么了,廉歌?”

南都城郊外,一座山后道观里,

顾小影问了廉歌一句。

喜欢我真不想当天师啊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