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圆结亲情会 两个男的是怎么开车的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安妮知道的,之前的那场蚊子危机已经被光头琦玉大叔给解决掉了。

据说,那只漂亮的蚊子小姐姐虽然叫嚣得很是厉害,也吸了很多很多生物的鲜血,还变得很可怕,但是最后,就还是被光头琦玉蜀黍给一拳就打成了一团破碎开来的烂肉,只剩下了下半截的身体,也不知道是掉到哪里去了。

在解决了那个蚊子小姐姐之后,顺带的,那光头蜀黍似乎还拐带回了一个机器人徒弟?

其实吧,安妮老早就看出来了的,那个光头大叔确实是有点古怪,强得也有些过分了。

当然了,那是相对的。

甭管对方有多强,就统统没有被她这个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厉害的安妮女王大人强,也从没有被她给放在眼里就是了。

但认真想想,如果说那些‘疫苗’怪物是地球、是世界意志针对这个世界的人类这种‘病毒’自行开发出的武器的话,那么,那个光头或许就是这个世界的人类自行进化出的,延续种族生存的变异结果?

不过,是不是那样安妮就并不关心。

她现在只管自己惬意地在这个地方生活着,无聊的时候就出去逛逛并吃点好吃的,或者干脆躺在家里什么也不干,至于她来到这个世界里的主要目的什么的,眼下就早被她给忘个精光了。

而到底什么时候她才能想起来去做正事,那可完全是个没有准的事情……

“窸窸……”

ε=(ˊᗜˋ*)哈!

在自家院子里,抱着一大杯刚刚买回来的冷饮吸溜着,然后挂在树荫底下的秋千上晃荡的小安妮此时此刻就别提有多舒心惬意了。

最近她越来越赖了……

事实上,她可能一直都很懒?

反正,安妮从来都是只对那种好吃好喝的东西以及好玩的事情感兴趣,至于别的……

别的事情管她什么事儿?

轰!!!

“咦?”

Σ(°△°|||)︴

“又有怪物来找他打架了啊……”

(′~`●)

“算了,人家才不想去跟那个怪蜀黍一起玩咧!”

╰(ᐖ╰)≡(╯ᐛ)╯

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安妮又继续在她的秋千上左右荡漾着,压根就没有要去管隔壁家公寓楼里的轰然巨响声来由的意思。

(……)

(● ̄(エ) ̄●)

嘭!

嘭!!

紧接着,又是两声巨响,随后外边就彻底没有了动静。

(报告小主人!外边有一只大青蛙和一只鼻涕怪被那个光头给把脑袋都打到了地底下了,外边的路砖都坏好多。

٩(ˊ㉨ˋ*)و

——这时,爬在树冠上的某只闲着无聊的小熊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因为它看到了,外边好像还有不少的敌人,如果努力争取一下下的话,似乎它就还有点机会出去表现一番并松松筋骨?)

“……”

(\'~`;)

“别去理他们!”

₍₍◝(´^`)◟⁾⁾

安妮继续在自家的秋千上荡漾着。

她并不想出去,因为外边太热了,哪里有现在这样在在树荫底下荡秋千喝酸酸甜甜的酸梅汤来得舒服惬意?

轰!!

嘭!!

哐当!!

咚!铛乓~!

……

没多久,外边又响起了一阵阵剧烈的金属碰撞和打斗声。

(报告小主人!隔壁家的那个新来的机器人跟另一个巨大的机器人打起来了,还有,那个光头被一只土拨鼠给拖到地里埋起来了,就只有一个脑袋露在地面上……

(°㉨°〃)

——就这样,在树冠上瞭望敌情的某熊提伯斯继续直播着外边的战况,似乎是想要激发它家的那个糟心小主人的好胜心,然后才能让它也能有机会出去浪一浪?)

“让他们打去吧……”

٩(๑´0`๑)۶

“啊喔……”

(っ̯-。)

安妮揉了揉眼睛,在这种夏日绵绵的天气里,院子外边的路上有人打架,而院子里边的树上还有一只知了以及一只小熊一直在叫着,害得刚刚睡醒的她竟然就又有点儿犯困了。

那些人,真是太讨厌了……

轰!!!

又一声巨响响起。

(报告小主人!有人在外边放火,还差点就烧过来了。

(“▔㉨▔)

——树上的提伯斯继续卖力地做着介绍。)

“……”

┗(´D`*)┛

“那就等烧过来再说咯~!”

∠(ᐛ」∠)

“好舒服啊……”

(๑¯▽¯๑)

此时,已经喝完了手里饮料的安妮干脆直接躺到了秋千的吊篮上,然后就那么蜷缩在上边,甚至还闭上了眼睛,任由秋千来回晃荡着,享受着这难得且惬意的午后时光。

(……)

o(# ̄㉨ ̄)==O))啪!

(这下子,提伯斯没辙了

大团圆结亲情会 两个男的是怎么开车的

,只能悻悻地坐在上边的树杈上,然后顺手一熊掌就把某只正在树干上‘知了、知了’地叫着的蝉给拍成了一坨粘在树皮上的恶心肉泥。)

轰!!!

嘭!!

阿哒!!

哐当~!!

外面的动静仍旧在继续……

隔壁家的那个机器人跟新来的那个大型猩猩机器人打得挺热闹的,毁坏了周围不少的路面和房屋不说,还胡乱放火烧着了不少的绿化树、街道公共设施、无人打理的房屋以及垃圾箱。

然后,趴在树冠上地树杈那里,看起来有些没精打采的小熊提伯斯就还看到:

外边又出现了一只人形的巨大狮子怪,接着,对方跟那个被拉到地里做全身地底泥护理的光头说了一点什么,但没多久,那只巨大的狮子怪便咆哮着愤怒地吼了起来。

‘喂!’

‘你这混蛋!’

‘你那是什么表情?!’

‘哈哈哈!’

‘很好!’

‘现在,让你见识一下兽王的力量!’

‘去死吧!!!’

狮子斩~!

唰!!

轰隆隆隆……

咆哮完之后,那只巨大的狮子怪便跟重新从地理爬出来的光头打了起来,然后一个不小心,对面的一栋大楼瞬间被斩成了几瓣,接着便轰然垮塌下来。

“……”

₍₍٩(__*)₎₎zzZ

(……)

(lll¬㉨¬)

但遗憾的是,哪怕外边打得轰轰烈烈,可某个糟心的小女孩就仍旧好整以暇地躺在她那蔓藤秋千里睡得好好的,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动手或者阻止外边的那些家伙们的想法。

‘去死!’

‘去死!!’

狮王开启了狂暴模式……

它的身形变得更加高大健硕、力量更强、爪子也更加锋利了。

(啊……)

=͟͟͞͞(꒪㉨꒪*)

(接着,提伯斯惊呼了一声,因为它看到了,那只青蛙和鼻涕虫被它们的自己狮给切成了肉块,想必就肯定是活不了的。)

‘去死吧!’

‘狮王斩!流势群!!’

唰!

唰!!

(!!)

!!!∑(゚㉨゚ノ)ノ

这时,好死不死地,那只狮子追逐着某光头朝着提伯斯以及它家的糟心小主子方向这边就是两爪子。

然后……

那凌厉的爪气便横扫而过,一瞬间就将这栋原本被打理得很漂亮的带花园独栋木楼给斩成了横竖交叉的整齐碎片,甚至连吊着秋千的蔓藤和大树都被斩成了几截。

轰隆隆隆……

很快,一整栋漂亮的房子和花园瞬间就变成了一堆垮塌的零碎,而同时,某个正在装饰着绿叶鲜花的漂亮吊篮里睡得正舒服的小女孩也被狠狠地给摔到了地面上并瞬间被垮塌切碎的大树树枝和茂密的树叶给埋在了下边。

(……)

(๑‾㉨‾๑)

(得咧!提伯斯知道,这下子,某个糟心的小主子哪怕不想出手也肯定会出手了,接下来就肯定有好戏看了。)

“……”

(。•ˇ‸ˇ•。)

果不其然!

小安妮先是恨恨地一伸手,从满头满脸的枝叶废墟中抓到了某只可恶的小熊的胳膊后,便拎着它一下就跳出了那堆废墟,直接来到了大街之上。

紧接着,看了看她好不容易修缮的房子、院子以及围墙都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后,她便恶狠狠地朝着不远处仍旧在大肆破坏和追打着某个光头蜀黍的狮子怪。

“那是人家的房子……”

(。•ˇ‸ˇ•。)

“你们……”

(。•ˇ-ˇ•。)

安妮转头看向了远处的那只压根就没有理会她的狮子,此时此刻,它仍旧在奋力地挥舞着爪子,且还将这片街道给用爪气破坏得支零破碎,可那样它却并不满足,仍旧在卖力地追赶着它的猎物,压根就没有将她给放在眼里。

“……”

(。•ˇ‸ˇ•。)

“坏蛋!!!!”

ヽ(ヽ`д′)ヽ`д′)ヽ╬◣д◢)┌┛┌┛┌┛★)`з゜)

空气中闪过某小女孩的那一道道的残影,然后,在这里的光头琦玉、某只观战的土拨鼠以及某熊就只看到:

在某个糟心的小女孩突然冲过去并飞起一脚之后,那只看起来不可一世,一爪子就能切断整条道路、桥梁或者是一整栋大楼的‘狮王’就瞬间飞了出去。

同时,在那一脚看似人畜无害的小脚丫子里蕴含的巨大且可怕的力量爆发之下,狮王的脑袋直接就在空中整个破碎开来,里边的牙齿、眼珠子以及脑子都瞬间被巨力给踹成了一滩爆开的肉泥,还洒得某个呆滞的光头全身上下以及一大片的街道到处都是。

噗~!

然后,那无头的巨大身体便打着旋栽落到了一个干涸的喷水池边上,并歪在那里抽搐了几下后,就一动也不动,显然是不活了。

“!!”

见状,某只土拨鼠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从头到脚透心地凉,接着一个激灵,便终于反应过来,然后嗖地一下,一刻也不敢多呆,直接钻到了地底下开始疯狂刨土准备逃跑。

“还想跑?!”

(キ▼Д▼)

“火焰……”

↜(ψ`╭╮′)o

那一团橘红色的火焰被某个糟心的小女孩一点都不客气地径直塞到了那只土拨鼠逃跑时留下的洞里。

轰!!!

然后刹那间,整个地面瞬间变得通红,接着,爆炸声响起后,无数熔融的岩浆便从一个个洞口,一个个大地裂缝以及那些下水道官道的井盖出喷涌了出来,还吓得某个光头赶忙跳到了旁边一栋大楼的屋顶上。

(……)

(● ̄(エ) ̄●)

“……”

(ー`´ー)

然而,安妮却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因为她看到了,似乎在另一边,还有一个猩猩机器人正在跟某个小一点的机器人对峙着,并正在朝着她这边看过来?

“!!”

“我……”

“我投降了!!!”

“我什么都说,我全招供,请务必饶了我……”

还没有等安妮说点什么或者冲过去也给对方一脚或者一个火球,很意外地,在看到自己的同伴全灭,看到排行第二的兽王被一脚踹死,看到‘土龙’也很可能已经被那可怕的,甚至能将大地给瞬间烧成了岩浆的可怕火焰给烧成飞灰后,它就再也没有了打下去的欲望,直接很识趣地高高举起了它的双手,并干脆利落地跪到了地面上。

“……”

(๑•̌.•̑๑)ˀ̣ˀ̣

“真是的!人家还以为你能更凶一点呢!”

ε=(◕ˇεˇ◕。)))呸!!

没办法,既然对方都投降了,而且打坏她家的罪魁祸首好像也不是那只套着机器外皮的猩猩,所以,安妮便没有冲过去再烧了对方或者踩碎对方什么的,只能恨声唾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了刚刚一不小心就又被她自己给烧成了灰烬的新家。

“……”

而此时,看到地面上的岩浆渐渐恢复平静后,浑身都是血迹以及脑浆子的光头琦玉也跳了下来,并站到了安妮的身边。

“你家好像也坏了,要不,搬到我家的公寓大楼里吧?”

“里边有很多的空房间,我打算搬到三楼去,你也可以自己在三楼选一间。”

琦玉的那间公寓楼单间的天花板刚刚被一只螳螂怪物给毁掉了,而对方被他打碎的脑子也溅得他家里到处都是,他肯定是不会去打扫的,所以,搬家,换一套单身公寓就成了他为数不多的选择。

反正这里空房间很多,一整栋大楼就只有他一个人住着,他想搬到哪里就搬到哪里。

“才不要呢!”

o(´^`)o

“你家那公寓看起来就跟被养在笼子里的鸽子一样,又小又热而且天花板还很低矮,那种破地方又有什么好住的?”

(¬д¬。)

想都不想,安妮直接给了对方一个嫌弃的小眼神。

“可是……”

“你家坏了,不可能再住……”

“!!”

只可惜,好心的光头琦玉大叔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完,他就只看到:小女孩一挥手,然后喊了一句‘修复一新’,紧接着,一道光芒便从她的手指头向四周横扫而过。

再然后,周围那些被破坏的街道、桥梁、公共设施、绿化树、下水道以及他家的公寓大楼和对方的那独栋花园小木屋竟然全都被修复了?

“!!”

“老、老师!”

“她是谁啊,怎么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机器人杰诺斯走了

大团圆结亲情会 两个男的是怎么开车的

过来跟他的老师并排站着,直到看着那个小女孩拎着毛绒玩具熊走到院子里消失不见,好一会,他才有些惊魂未定地问道。

“她是安妮。”

“一个魔法师,你最好不要去随便招惹她。”

“哦……”

“那老师,那只猩猩怎么处理?”

“不知道……”

“交给你了。”

“……”

看到敌人该消灭的消灭,该投降的投降,且自己家好像也被修复了,不用再搬家后,光头琦玉想了想,想不出自己该怎么做的他便干脆转头朝着公寓大楼走去。

今天早上他就发现了,他家的仙人球状态好像有些不太好,所以,他决定回去继续再浇它一盆水,看看能不能救回来。

————————————

(ส้้้้้้้้้้้้้้้้้้้้้้้้้้้้้้้้้้้้้้้้้้้้้้้้้้้้้้้้้ωส้้้้้้้้้้้้้้้้้้้้้้้้้้้้้้้้้้้้้้้้้้้้้้้้้้้้้้้้้)(ค้้้้้้้้้้้้้้้้้้้้้้้้้้้้้้้้้้้้้้・ω・ค้้้้้้้้้้้้้้้้้้้้้้้้้้้้้้้้้้้้้้้้้้้้้้้้้้้้้้้้้้้้้้้้้้้้้้้้้้้้)ค้้้้้้้้้้้้้้้้้้้้้้้้้้้้้้้้้้้้้้(ಠ_ಠ)ค้้้้้้้้้้้้้้้้้้้้้้้้้้้้้้้้้้้้้้还有月票吗?

喜欢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