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林百户对司徒将军很有好感,与司徒将军麾下的副将见过几次,想着能不能靠着那位副将的关系去司徒将军麾下当差?

丛百户瞟了季丰一眼,故意流里流气的道:“我去吧,我是见过冷姑娘的,去送冷千户的骨灰,也能见她一面,好好安慰她一番。”

砰!

季丰拍了桌子,怒瞪丛百户:“丛文山,你什么意思?冷千户刚过世你就想欺负冷家女眷,还是个人吗?”

丛文山冷笑道:“你有什么资格骂老子?你还不是照样对冷梅芳有心思?比起你来,老子可是聪明多了!”

把用命拼来的功劳让给冷青松,什么脑子?为个女人值得这样做?

季丰大怒:“住口,丛文山你说什么屁话?冷姑娘就快嫁到傅家去,你这般胡说八道,是想坏她名声,毁她亲事不成!”

丛文山嗤笑一声:“冷梅芳还有名声吗?也就你季丰蠢,把她当个宝,就她那今天攀这家,明天去撩那家的做派,跟楼子里的女人有什么差别?”

“住口!”季丰暴怒,冲过来,左右挥拳,把丛百户给打得不轻。

林百户他们赶忙把他们拉开:“快住手,要是被上头的将军知道,咱们都得受罚!”

他们如今可是没有千户的人,没人会护着咱们,要是敢在京城大人们还在大营的时候闹出事来,将军们定然不会手软,会直接削了他们的官职。

季丰听罢,才算停了手,盯着丛百户道:“把你的心思收起来,敢让我知道你害人清白,我宰了你!”

又道:“冷千户的骨灰我去送。”

林百户不想大家再起争执,赶忙笑道:“那就辛苦季百户了。”

言罢,拉着丛文山离开他们商议的营帐。

出了营帐后,林百户骂丛文山:“你也真是的,大家都快各奔东西了,你还去惹他做什么?”

其实以前丛文山跟季丰的关系是最要好的,两人同时入伍,一起立功升的小旗长,之后是总旗,再来就是百户。

可自打季丰迷上冷梅芳后,是把很多功劳都让给冷青松,可季丰最后却没能娶到冷梅芳,丛文山是火了,最后闹了一场事儿,跟季丰闹翻了。

“他就是蠢!有时候老子真想劈开他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个啥?冷梅芳长得是漂亮,可她不检点,跟谁都不清不楚的,季丰还把她当个宝,觉得她是无辜的,错的都是那些缠着她的男人。为了她,更是把自己跟于副将侄女的婚事给吹了!”

于副将是他们以前的上峰,很欣赏季丰,想把侄女嫁给他,让他做千户。

虽说是侄女,可于姑娘父母去得早,是跟着叔父婶母长大,跟于副将的亲生女儿差不多,人也长得不错,就是出身武将之家,所以脾气有些冲。

听了季丰跟冷梅芳的几句闲话后,去打了冷梅芳。

结果季丰看见了,当时就冲过去给了于姑娘一掌,于姑娘因此死心,回去后闹着不嫁季丰了。

于副将起初不同意,后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

来查清楚情况后,就把定亲信物拿回来了,不再提亲事。

后来于副将被调去中原都指挥使司当差,他们则是开始辛苦的打戎贼,如今已经有两年没见。

听说于姑娘已经成亲,嫁的是中原那边的一个同知家的公子,人品才华上佳,没有妾室通房,家中还是望族,颇为富贵。

如今于姑娘的相公已经考中秀才,带着于姑娘去京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

城书院念书,等着考举人了。

“就他季丰蠢,舍了明珠,只盯着鱼眼!”丛文山如今想来还觉得很恼火,于副将跟于夫人是真真把于姑娘当亲闺女疼,听说出嫁的时候给了许多嫁妆,嫁得很是风光。

“行了,你尽了同袍的心意就成,大家就要散了,你别管太多,好聚好散吧。”林百户是劝着他,最后说一句:“不要为了别人的私事坏了自己的前程。”

多为自己想想吧。

……

季丰当天就去禀了司徒将军,说他们商量过了,由他带兵护送冷千户的骨灰去牧县集合地。

司徒将军是临时代管他们的,不会太在乎他们的事儿,只要他们在被分走前不给他找事儿就成,听后是立刻批了,给他出大营的文书,以及冷家该得的抚恤银子。

司徒将军道:“让冷家莫要嫌少,等冷家回乡后,冷家每月能得到一担米粮,冷家子将来科考或者行伍都能得到优待。”

“是,末将会转告冷家人。”季丰说着,又问道:“将军,可会有将士护送冷家人回乡?西北这边太乱,要是没有将士护送,冷家孤儿寡母的,怕是难以回到家乡。”

虽然冷家的老家离陇安府不算远,可季丰还是担心。

司徒将军道:“护送战死将士亲眷回乡的事儿,有傅将军办,以傅家跟冷家的关系,你不用担心,下去吧。”

司徒将军懒得管冷家的事儿,说完后就让季丰退下,季丰想为冷家多说几句话都不成。

季丰离家司徒将军的营帐后,开始准备送冷千户骨灰去牧县集合地的事儿。

麾下将士对此很有些意见,没人乐意在这当口跟他走,毕竟晦气。

好在有个总旗是他表弟,对他忠心,是主动请命:“百户,请让卑职随你一起送冷千户一程。”

季丰很感激:“成。”

表兄弟两人在营地里住了一晚后,第二天卯时就起来,穿上粗麻衣,等辰时,营地的闸门开后,带着几十人策马朝着牧县集合地而去。

等他们到的时候,刚好是十一月初八,冬至的前一天。

整个牧县集合地的人都在准备着大祭的事儿。

冷家也在准备着,傅明聪还给她们送来许多好东西,而傅将军最近也没有为难冷家,似乎是默认了冷家跟傅家的亲事。

让谷氏生出幻想来,想着既然傅将军认下她们这门亲戚了,气怒也消了,那冷青松会不会因着这门亲事而高升?

谷氏觉得很有可能,是交代冷梅芳:“傅大人对你够好了,你别老是冷着个脸,好歹多跟傅大人说说话。要是再敢犯老毛病害了全家,我拼了这条命也要打死你!”

谷氏会说这样的重话,是因着前几天,京城来的册封队伍路过集合地,在集合地里住了一晚上,让冷梅芳见到了不少贵人。

打那天开始,冷梅芳就又起了心思,看不上傅大人了,想去巴结京城贵人家的公子!

喜欢重生农门小福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