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妈妈的朋友 双色球近30期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路虎卫士刚开到莘庄路口上,就没法再往前走了,前边路上塞满了车,汽车、摩托车、自行车和三轮车等等,几乎把路堵死了。

然后就是人,从这边看过去,密密麻麻的全是人。

吕建仁停好车,吕冬、钉子和吕兰兰下来,去后备箱里取工具,急匆匆的步行朝南边走。

“爸,你快点!”钉子回头招呼吕建仁。

吕兰兰跑的最快:“蚂蚱!蚂蚱!我的蚂蚱!我要吃蚂蚱!”

吕冬拿了个七叔以前制作的大号抄网,说道:“兰兰,美食街上卖蚂蚱的还少?”

“不一样啊,冬哥!”吕兰兰小嘴吧唧吧唧的往外窜话:“那是要花钱买的,这个逮到就是免费的,吃起来不一样!”

往南走,路两边的地里到处是人,幸好玉米棒子大部分都收了,地里基本上空着,否则满地的庄稼绝对保不住。

越往南走,人越多,密密麻麻的,数都数不过来。

蚂蚱倒也见到了,路上有不少压扁或者挤爆了的死蚂蚱,没价值。

七叔和钉子从后面追上吕冬:“咱好像来晚了。”

吕兰兰回头看一眼:“别在路上了,咱赶紧下地里吧?”

吕冬提醒道:“注意脚底下点。”

四个人离开大道,先后进了地里,地里果然有蚂蚱,有些人在拿着网子或者扫帚逮,但稀松的没几个。

踢着砍倒的棒子棵,偶尔有蚂蚱跳出来,吕兰兰立即拿网子去扣。

这年头种地普遍打灭草剂和各种药水,地里野生的蚂蚱很少,个头大的基本上都是从大棚里跑出来的。

逮了十来分钟,就逮了四五个,吕兰兰很失望:“冬哥,七叔,咱来晚了。”

吕冬把刚抓住的一个交给钉子,看着漫山遍野逮蚂蚱的大军:“感觉逮蚂蚱的比蚂蚱都多。”

钉子和吕兰兰真后悔来的晚了,就见南边陆续有人过来,不少人手里提着方便袋,里面装的全是蚂蚱。

这是来的早的。

大丰收的人陆续离开,后来的只能想办法弄点残羹剩饭。

看看别人的收获,再瞅瞅自家个位数的蚂蚱,吕建仁不禁说道:“这帮人,为了口吃的,跑这么远,至于吗?”

吕冬转头看向七叔:“咱还不是呼呼的跑了过来。”

逮蚂蚱的人,比蚂蚱凶残太多了。

又往南走,逮了一段时间,实在逮不到几个。

吕冬提议:“要不咱回去?”

吕兰兰满脸的失望,看着钉子手里空空的袋子,说道:“就这么几个,还不够塞牙缝的。”

吕建仁同样失望:“逮不着没办法,谁叫咱来晚了。”

钉子没兴趣了,第一个朝马路走去:“咱上道上去,回家。”

吕冬三人紧跟着,很快就

新妈妈的朋友 双色球近30期

到了马路上,这时人少了一些,主要是最早的来的那些人,大获丰收后都走了。

刚上去马路,就见到一条小道上,有几辆越野车开过来。

打头的是一辆牧马人,车子刚停下,就从车上下来七八个小伙子,去后备箱里拿了各式逮蚂蚱的工具,准备大干一场。

然后,人就愣住了,漫山遍野的就看见人了,怎么看都看不到蚂蚱。

领头的一个小伙子说道:“不是说这边蚂蚱跑出来成灾了吗?咋一个没有?”他问旁边的一个人:“没走错地方?”

那个人明显是青照口音:“没错,就是这里。”

有个挺壮实的转了一圈回来,说道:“咱从临淄赶过来,难道要空着手回去?这蚂蚱叫人逮干净了!”

正好吕冬一行人从这边走,吕建仁听到了,就接了一句:“来晚了,别说你们,我们都来晚了,根本没逮着。”

从临淄赶过来逮蚂蚱的一帮人面面相觑,这也太夸张了,蝗灾还没成型,连青照地界都没出,就被灭了?

吕冬招呼想看热闹的钉子和吕兰兰:“走了!走了!”

路上车辆少了很多,四个人很快来到停车的地方,钉子非常失望的将装蚂蚱的袋子扔进后备厢里,跟吕兰兰一起上车坐了后排。

吕冬坐在副驾驶上,七叔继续开车,从吕家村过来,咋也有十来里路,就逮了十来个蚂蚱,估计连油钱的零头都不够。

吕建仁掉车头往回走,边走边指着路上那些有收获的人说:“看看,看看这些没出息的,就为了逮个蚂蚱,大老远的骑自行车过来,值当吗?”

吕冬心里嘀咕,咱这席上的别说人地上的了。

吕兰兰也嘀咕:“蚂蚱大餐没了。”

钉子想到一个办法:“爸,冬哥,咱去美食街上吃好的吧?”

吕建仁一口应下来:“行,去吃好的,反正你冬哥请客,不吃白不吃。”

吕冬掏出手机来打了个电话,给区里的人打的,主要就是问了下蚂蚱跑出来的事。

那边简单说了会,原本区里准备发布相关预警,尤其向邻近的县市,没想到蝗虫连青照城区还没接近,就被自发出动的青照人给扑灭了。

什么蝗虫大军,在青照人跟前不堪一击。

跑一趟没抓到几个蚂蚱,晚饭就在美食街虫趣店里吃的,吕兰兰一串一串吃的嘎嘣脆香,过足了瘾。

感觉不管是啥物种,只要能有办法做的好吃,在这片土地上就很难真正泛滥。

不说别的,一度泛滥成灾的麻雀,差点就变成保护动物,太东省为此专门制定了相关的保护条例,麻雀升级为了受保护物种。

青照区这边,因为以文旅立城,尤其重视青山绿水,制定了较为严格的保护条例。

比如说相关巡查人员一旦发现有人抓或者杀死的麻雀达到五只,就够了行政拘留十五天的标准。

其他的像斑鸠、鹌鹑、老鸹和啄木鸟等等,同样在此行列当中。

相比之下,野兔子可以随便抓,这玩意对庄稼的祸害相当大,繁殖速度又特别快。

后面的几天里,吕冬兼顾工作,同时和宋娜继续为婚礼做准备,上个月王薇薇那边派人送婚纱和其他礼服试穿之后,回去做了适当修改,月底就会由王薇薇亲自带队赶过来,专程负责宋娜在婚礼上的服装造型等相关事宜。

有些比较忙碌的政界或者商圈的相关请柬,吕冬也早早送了过去,以便人调整时间和行程。

吕夏执行

新妈妈的朋友 双色球近30期

任务,轻易不能外出,肯定回不来了。

交好的一帮子同学朋友,全都在磨刀霍霍,准备在婚礼上拿吕冬和宋娜开刀。

不管是杜小兵、乔卫国和二焦等创业合作伙伴,还是李文越、刘杰和邹凯等关系好的同学,吕冬和宋娜都是最早结婚的一对。

吕冬提前十来天请一帮到时去帮忙的同学朋友吃饭,他这边当然都是女的,因为俩人的交际圈存在比较大的重合,女的基本上都去了宋娜那边。

包间里,喝了一杯酒后,杜小兵站出来表态:“俗话说得好,枪打出头鸟!吕冬,你和宋娜是咱们一帮人人中最早结婚的,到时不闹你们也说不过去,对不对?”

龅牙刘杰跟着起哄,轻拍着桌子说道:“报名了!报名了!错过就没机会了!吕冬和宋娜是著名的黑风双煞,要对付这俩人,起码得找七个人,我算一个,还缺六个,感兴趣的抓紧,错过今晚就没机会了!”

焦三黑那是看惯武侠的人:“江南七怪……不对,青照七怪恶战黑风双煞!”

前段时间他出差,错过了武林论道大会,后悔不已,这样的机会怎么能错过:“算我一个,算我一个。”

杜小兵哈哈笑:“我加入!到时候都听我号令!”

邹凯说道:“刘杰,算我一个。”

李文越也背叛了革命:“冬子,我得站多数派了。”

焦三黑又说道:“一般人制不住冬子,卫国,你还等啥,咱这边就缺你了。”

吕冬没想到,在这种关键适合,一堆人全都背叛革命,要去当叛徒。

对于叛徒,不能心慈手软,吕冬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冲着这群不着调的家伙说道:“枪打出头鸟是吧?青照七怪恶战黑风双煞是吧?我和宋娜确实是咱们当中最早结婚的,你们这群人以后就不结婚了?嗯……有本事你们以后就别结婚了,要不然……”

说到这里,吕冬就冲这帮人笑。

龅牙刘杰大手一挥:“怕啥!等咱们结婚咱再说。”

围着圆桌坐的一群人全都哈哈笑了起来。

龅牙刘杰又小声嘀咕道:“可惜,田传杰那家伙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要是他还在,一定闹腾的最欢。”

杜小兵好奇问道:“田传杰是谁?”

“就是田大榜。”龅牙刘杰简单说道:“文理分科之前跟吕冬是同桌,叫吕冬忽悠的差点退学回家养兔子。”

杜小兵想起来了:“有印象,好像听文越和吕冬说过。”

说到田大榜,吕冬就问道:“你们有田传杰的消息。”

高中的这帮同学都摇头,要不是刘杰提起来,他们都快忘掉田传杰这个名字了。

李文越当时还通知过一帮子同学关于田传杰可能进了传销的事:“好像打田大榜去了南方,咱们相熟的同学,就再没人见过他了。”

杜小兵赶紧换个话题:“人各有命,别说他了,继续喝酒!”

喜欢拼搏年代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