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7 许医生的占有欲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姚小鹏也是个痛快人,答应了老骗子之后,这就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他当即就道:“你好,王会计么,我是姚小鹏……是这样的,我父亲不是生病昏迷么,我现在急需500万,希望王会计能够把钱提给我……啊?这、这怎么办……账上有多少……好,我知道,那就都提给我吧……可是什么,我父亲现在重病,急需要用钱,你是不是想害死我父亲……”

说到这里的时候,姚小鹏的声音变的愤怒,也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什么,姚小鹏说道:“好,那最多能给我提出来多少……行,200万就200万……全都打到我的银行卡上……”

挂了电话,姚小鹏看向贾大师,说道:“大师,银行账户上只剩下310万,其中50万被治安署划去作为担保金了,另外的60万需要给员工发工资。目前账面上能拿出来的只有200万……我的手里,还有100万……我父亲的钱,我不知道密码,也没法提取,不过你别着急,我现在就打电话去借……”

随后,他又开始拨电话。

张余不难从姚小鹏的表情上看出来,这小子说的不假,脸上的着急也是真的。

同样,张余对贾大师的脸皮也着实佩服。人家都开始借钱了,老骗子还能无动于衷,看来不拿到钱,那是绝对不会帮忙的。

真别说,姚小鹏的面子还是有的。一个电话过去,就借到了200万。

看来这有钱人想要借钱,一点也不困难。

“大师,钱我已经借到了,估计很快就能都打到我的账户上。等钱到了,我一并都转给您。您把账号给我。”姚小鹏礼貌地说道。

“好的。”贾大师直接掏出来一张银行卡递给姚小鹏。

不大功夫,姚小鹏的手机就响起短信声。两笔转账先后到位,他随后就把卡里的钱用手机银行转到贾大师的卡上。

转账完毕,他把银行卡还给贾大师,贾大师也接到了银行转账的短信。

见到资金到位,贾大师露出和蔼的微笑,说道:“姚公子,令尊的事情就全包在我和师弟的身上。当然,我二人也不敢说一定就能治好令尊,但一定是全力以赴。可以说,这次我们俩是豁上去了!不管对手是什么人,也不怕得罪!”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多谢张先生、多谢张先生……”姚小鹏忙不迭地说道。

张余这时候说道:“师兄,你看咱们俩现在该怎么办?”

贾大师显然早就想好了对策,说道:“这个人进行的配阴婚并非一般的配阴婚,而是在借命。我记得不错,这人的名字叫作李擎,但姚成刚好像没有找到这个人。这不要紧,既然是配阴婚,自然不能只有一个人,而是要两个人。女方这边是姚小露,男方还有一个……所以我认为,咱们如果能够找到男方,或许便能够找到一些线索也说不定……我记得男方的名字叫作萧循……我们完全可以针对这个人进行寻找……或许要比找到李擎更加容易……”

张余点了点头,心中暗说,老骗子确实有两下子,而且

妈妈的朋友7 许医生的占有欲

这记性也好。

张余问道:“这找到了该怎么办?没找到又该怎么办?”

“找到的话,自然是顺藤摸瓜,询问萧循的家长可否遇到跟姚小露一样的事情,其中都发生了一些什么。没找到的话,咱们再另想办法。”贾大师说道。

这话说的,跟没说好像也没啥区别。

不过眼下老骗子的法子,也是唯一的法子。

张余已经忘记萧循的出生日期,毕竟世上重名重姓的很多,万一搞错了呢?

他接着说道:“你还记得萧循的出生日期吗?”

“如果我记得不错,应该是……”

好家伙,贾大师竟然报出了萧循的出生年月日。

张余佩服的点头,说道:“师兄的记性可真好。行,我想办法查查。”

自己今天帮了曹达华的忙,料想这点事,曹队长不能不给面子吧。

他不能当着贾大师和姚小鹏的面给曹达华打电话,于是提出来,现在就得去干活了,别在这里耽误时间。

二人跟姚小鹏告辞,姚小鹏又是将二人送到电梯口。张余和贾大师下楼,进到贾大师的车里。

车门关上,贾大师就笑道:“师弟,这个生意,咱们可得五五分账。之后的钱,我就不要了。”

脸皮果然够厚!

随便出个点子,就敢直接分250万。

张余也懒得跟他废话,说道:“行。不过钱你也拿了,回过头来有什么事,我还得找你。”

“这没有问题。你把账号给我,我现在把一半的收入给你。”贾大师笑呵呵地说道。

这种钱张余可不能客气,他也清楚,只要自己客气一句,贾大师就能堂而皇之的把钱都揣下。

张余把卡号告诉贾大师,贾大师很是痛快的转给他250万。两个人的合作倒是很愉快,来钱真够快的。

张余让贾大师将他送到距离翡翠庄园不远的地方下车,等贾大师走了,他这次直接给曹达华拨了个电话号码,请求寻找一个叫萧循的人。

曹达华少不得询问这个人是做什么,

妈妈的朋友7 许医生的占有欲

作为战警队队长,不能说跟张余有交情,就随便泄露个人信息给张余。张余表示这个人已经死了,而且年纪不大,自己想要查一下他的真正死因。当然,托付的人,自己不能说。

得到如此回答,不免让曹达华有些好奇。曹达华又问了萧循的出生日期,张余说出之前贾大师报出来的日期。

曹达华让他等电话,有消息之后会告诉他。

客气了两句,张余挂断电话,回到住处。他到家的时候,苏莺已经回来做饭,两个人一起吃了晚饭,刷碗之际,曹达华的电话就来了。

张余接听电话,曹达华告诉张余,叫萧循的人找到了。相同出生年月日的人,只有一个。

萧循的死因是溺水而死。

一听说溺水,张余马上想到,这不是也能留下全尸吗?

他跟着问道:“是在哪里淹死的?”

“是在他们家的喷水池里。”曹达华说道。

“喷水池……不是,他们家……他们家还有自己的喷水池呢……”张余有点错愕地说道。

“你、你不知道么……不过,你要知道的话,好像就不能问我了……萧循的父亲叫作萧祯道,是萧鼎集团的董事长,家里住着豪宅,有自己的喷水池很正常……萧循的母亲叫作何琼,在他十岁的时候就死了……他还有一个妹妹叫作萧月盈……情况就这些了……”曹达华说道。

喜欢驭房我不止有问心术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