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爱影院在线电影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凌画的娘曾经跟凌画说,夫妻之间,有时候吵架能够增进感情,凌画乍开始听她娘说的时候挺不信的,后来发现她娘说的也不无道理,因为她娘与她爹,吵一回架,还真是感情更好那么一点儿。

只不过据她娘说,只限于小吵怡情。

她今天还真不是故意要跟宴轻打架,实在是对他真生气了,但是生气后,被他道歉了,哄了,保证了,她气消了后,很是后悔动手打了他手臂,又将他的脸捏出了指印,心疼的不行,恨不得现在就把所有好东西都给他,来消弭刚刚对他动手的伤害。

果然是更喜欢了那么一点儿。

凌画低声问,“哥哥,真的很疼吗?现在有没有好一点儿了?”

宴轻摇头,“不太疼了。”

凌画松了一口气,发誓以后再也不动手了,就算动手,也不能失去理智下太重的手。免得自己她心疼。

宴轻感觉她的愧疚还挺持久,心里笑了一下,闭上眼睛,故意说,“又有些难受了。”

凌画立即反抱住他,往他怀里钻了钻,紧贴着他,心疼地说,“不要再乱动了,你若是睡不着,我还是给你讲故事吧?”

最好是别再聊天了,免得聊着聊着,话不对路,再打起来。

宴轻这回乖了,也不作了,“嗯”了一声。

“想听什么故事?”

“都行。”

凌画想了想,正儿八经的书籍,他应该是从小读到大,只能寻些不太正经的,他自己读了许多画本子,不准她再看画本子,那么就只有各类笑话和鬼怪杂谈了,都很有意思,他应该也不太看过。

她看的闲书实在是太多了,不仅仅只局限于画本子。所以,倒也有的选。

于是,她将存在记忆里的鬼怪杂谈翻出来,给他绘声绘色地讲,什么《孤坟》、《狐仙》、《女鬼》、《壁画》,一连气讲了六七个仙狐鬼怪的故事。

宴轻听的津津有味。

凌画讲的累了,口渴了,小声说,“哥哥,我讲不动了,想喝水,你口渴吗?”

宴轻点头,“嗯”了一声,松开她。

凌画起身下床,自己倒了一杯水,又给宴轻倒了一杯水,端过来递给他。

宴轻坐起身,端着茶盏喝了两口,递回给凌画。

凌画想起来他胃里已吐空了,对他问,“哥哥饿了吗?”

宴轻摇头,胃里空荡荡的,但没什么胃口,“不饿。”

凌画点头,将被子放回去,又转身上了床,主动钻进他怀里,“哥哥还要继续听故事吗?”

宴轻摇头,“我累了,睡吧。”

凌画没意见,“那睡吧。”

她也累了。

两个人不再说话后,整个房间十分安静,外面无人吵闹,也很是安静,只听到船底流水潺潺的水响。

不多时,宴轻便睡着了,呼吸均匀。

凌画不太能睡得着,半晌后,睁开眼睛看宴轻,他眉头轻轻拧着,虽是睡着,但显然并不太好受,不过能睡着,比反复的折腾还是要好太多。

凌画不敢乱动,看了他一会儿,又闭上眼睛,不多时,也跟着睡着了。

凌画心里顾忌着宴轻晕船,所以,睡的不太沉,睡一会儿便醒来看他一眼,果然宴轻睡了不足一个时辰,便醒来了,眉头拧紧,见凌画醒着,松开她的手,赶她,“你先出去,换个人进来。”

“又想吐了吗?”凌画问。

“嗯。”

“我伺候你又怕什么?”凌画下床,去拿痰盂。

宴轻一脸拒绝,“听话,你出去,让端阳或者云落,他们俩谁进来都行。”

凌画无奈,只能将痰盂放下,走出了船舱。

端阳和云落轮流守在门口,没敢都回房里歇着,如今外面站着的人是端阳。他见凌画出来,立即走过来,“少夫人。”

凌画无奈地摆手,“他要吐,把我赶出来了,你进去吧!”

端阳应了一声,麻溜地进去了。

凌画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端阳出来,对凌画苦着脸说,“少夫人,小侯爷胃里没什么东西可吐了,吐出来的都是水,再这样吐两次,怕就该吐出胆汁来了,可怎么办呢?”

凌画也觉得这样不行,她道,“是要想个法子。”

她走回宴轻的房间,见宴轻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早先恢复了几分的脸色,如今又白了。

她走到床前看了一眼,心疼地说,“哥哥,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饭菜吗?你现在就用力的想,把天下各地五湖四海各色菜品都想一遍,只要你有想吃的,我就让厨子给你做,厨子不会的,我来下厨。”

宴轻摇头,“想不出来,什么也不想吃。”

凌画犯愁,“面条呢?我给你做手擀面?你这样吐下去,肚子里没东西,不行的。”

宴轻也知道这样下去不太行,他如今胃里就觉得翻涌,往嗓子眼冒苦水,对她伸出手,“你先过来,让我抱会儿,等好些了,再让厨房做一碗面来。”

凌画点头,立马上了床。

宴轻抱住凌画,用力地嗅了嗅她,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脖颈处,凌画这回是真的起不了什么坏心思了,只盼着她身上的香味对他管用,别再折腾了。

过了片刻,宴轻觉得好受些了,舒了口气,“还真是管用。”

“刚刚你一直在抱着我,怎么还反胃了呢?”凌画不解。

“刚刚睡着了。”宴轻下巴蹭了蹭凌画发丝。

凌画叹了口气,小声说,“要不那治晕船的药,再吃一颗吧?早先你吃药时,我不在,如今我在你身边,你吃下去药,兴许就不会吐出来了,也能管用。”

宴轻挣扎了一下,“行吧!”

凌画连忙起身,出去给他找药,又让端阳吩咐厨房去做两碗清汤面来。她今天也陪着他一起吃面。

宴轻吞下药没多久,厨房动作快,很快便送来了两碗面加几碟小菜。

宴轻没什么胃口,但还是下了地,坐在桌前,刚拿起筷子,便想放下,凌画眼疾手快,坐去了他的怀里,“哥哥抱着我,我喂你吃。”

宴轻动作一顿,伸手环住她纤细的腰,抱在怀里,将打算放下的筷子拿稳了。见她拿筷子要喂他,有些受不了,对她无奈地说,“你把碗放下,我不用你喂,自己吃就行。”

凌画小声说,“没关系的。”

宴轻摇头。

凌画打着商量,“我将碗放下,你吃的不舒服。这样,你抱着我,我帮你端着碗,你尽管吃。”

酷爱影院在线电影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轻见她一脸执着,只能顺从她。

于是,宴轻一手抱着凌画,凌画给他端着碗,宴轻拿筷子夹了面,勉强吃了半碗,最终摇摇头,“吃不下了。”

凌画也不强迫他,觉得他能吃半碗面,已经很值得表扬了,她将半碗面放下,拿过自己那一碗面,坐在他怀里,吃自己的。

因为宴轻,凌画的胃口也不怎么好,也吃了半碗面,便吃不下了,她看着剩下的两半碗面,笑着说,“浪费了,早知道我们两个吃一碗面就好了。”

宴轻提醒她,“船上养了猎犬,不会浪费。”

凌画:“……”

她叹了口气,她不是这个意思啊,想与他更亲密些而已,可惜,他不开窍。

凌画放下筷子,只能说,“也是,我忘了。”

她倒了两盏茶,两个人漱了口,凌画问,“哥哥还继续睡吗?”

宴轻摇头,“不睡了,也睡不着了。”

凌画想着那就找点儿什么事情打发时间好了,便问,“下棋,看书,我给你讲故事,或者哥哥有什么想玩的?”

宴轻都不太想,下棋看书没意思,她讲的故事倒是挺有意思,但他舍不得让她再废嗓子了,如今说话都有些哑了。

于是,他摇摇头,“都没什么意思。”

凌画这可犯难了,绞尽脑汁又想了几种,宴轻还是觉得没意思,最后将凌画逼急了,想出了一种,“要不然将琉璃他们都叫进来,咱们一起打叶子牌吧?”

叶子牌可以多人玩。

宴轻也觉得还行,“那就这个吧!”

酷爱影院在线电影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凌画松了一口气,起身出去喊人,外面已换了云落轮值,凌画让云落喊了琉璃、望书,又喊了几个暗卫,凑了一屋子。

凌画挨着坐在宴轻身边,宴轻一手搂着凌画的腰,两个人挨的极近,进来的人都睁大眼睛,尤其是琉璃,短短时间,她家小姐和小侯爷发生了什么?

喜欢催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