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系暖婚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天知道这个鬼门派到底是个啥玩意,反正宋北云是不知道,但这莫名其妙的就有人清理门户了,这不闹呢么?

但从她的吃相来看,这孩子可是饿了好几日了……

“相公……”巧云凑到宋北云耳边小声说道:“等下若是她暴起伤人,你便跑……去找救兵。我大概只能挡她三招。”

握草!宋北云当时就惊住了:“这么厉害!?”

“就是这么厉害。公孙无忧便是公孙大娘,成名数百年了。”

宋北云挠了挠头:“咱们历史类的不带整玄幻的嗷。”

巧云一愣:“嗯

暗黑系暖婚无删减全文阅读

?什么?”

“没事,我随口胡说八道的。”

“哦……是这样的,公孙大娘历代传人都叫公孙大娘,徒弟继承师父的武器和姓名,逮到徒弟出山之后,方可嫁人恢复本名。出山的公孙大娘,那已不是等闲人能抵御。”巧云紧张兮兮的说道:“小鱼那等绝世天才也许可以,但要我看来却也只有二八之数。”

“八成还行,小鱼果然厉害啊。”

“小鱼是二……”

宋北云顿时愕然,如果说五年前他所见的武术天花板是王老太监,那么后五年到现在他认识的天花板就是小鱼了,但现在面前这个能顶四个小鱼?

这还打个毛?看来是得拿出七步之内又快又准了。

“再来一碗。”公孙无忧在里头喊着:“多加些面,再来个鸡蛋好不好?”

“来啦。”

宋北云上前去给她又弄了一大碗面,还特意整了个荷包蛋加在上头。

“多谢!”公孙无忧朝他一抱拳:“虽是书生,倒也仗义。”

“别这样说,害羞。”

公孙无忧看到他的模样,笑得咯咯响:“你倒是个有趣的人。”

“没女侠有趣……”

宋北云退出房间,小心翼翼的检查起自己的手枪来,而周围的屋顶上已经准备好了护卫,就等宋北云一声令下了。

“那屋顶上的人是作甚的?”公孙无忧的声音从屋里传来:“是抓我的么?”

“不是,那都是保护我的人。”宋北云叹了一声:“我与娘子私奔而来,家中虽是暴

暗黑系暖婚无删减全文阅读

怒,但毕竟独生子,老父亲也多少有些担忧,就派了些人保护。”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抓我的密探呢。”公孙无忧端着碗走了出来,环顾四周:“你父亲就请这些歪瓜裂枣护卫你?”

“昂……这已经是顶级高手了。”

“那你还不如请我,我护送你回京城,你给我钱。”公孙无忧倒是不客气的说道:“等去了京城杀了宋北云,其中也有你一份功劳。”

宋北云忙不迭的摇头:“没钱……请不起。”

“管饭就行。”

“管饭……也管不起的,您也知道我这是私奔。”

公孙无忧叹了口气:“倒也是啊,我听江湖传闻那门中孽徒宋北云在此地,可我查了好几日都不知其在何处。我想应是偷偷跑回了金陵。”

“对对对,一定是如此,闻风丧胆。”

“你手中是何物?”公孙无忧歪着头看着宋北云手按着的枪:“我瞧瞧。”

“不成……”宋北云连忙摇头:“这是我与娘子的定情之物,每日不抚摸几次心里就难受,这都包浆了,不好给人的。”

“啧啧。”公孙无忧缩回了手:“脏死了。”

打架宋北云不是对手,但论这信口雌黄,满嘴跑车,十五个公孙无忧摞一块都不是对手。

来回一番忽悠,这位旷古绝今的高手居然还真就是宋北云说什么她信什么,居然一点都不怀疑。

“女侠,倒是问问为何那宋北云就要被清理门户啊?小生是个好事的人,若是不知道……心中痒痒。”

“也罢。”公孙无忧一摆手:“吃了你的面,告诉你也无妨。无非就是他荼毒生灵,滥杀无辜。手握重权却杀戮滔天,早些年师伯来找到我师父叙旧时我听见这个名字,后来又听说他犯下的诸多罪孽,如今我已出山,自然是要替天行道。”

“就这?”宋北云愕然。

“嗯,就这。”

“好!”宋北云鼓起掌来:“干的好!”

“对吧!”公孙无忧一脸等待表扬的神情:“这等恶鬼,不能再让他为祸人间了。”

“你师伯是谁?早年我家娘子也是行走江湖的,说不准听说过。”

“我也不知他叫什么,反正就知师父喊他一声师兄,还知他姓王,就是如此。”

妈的……宋北云心中已经是握拳握出了汁水,老头子这不坑人么,没事瞎给人家提什么自己的名字?

“啊……”宋北云吧唧几下嘴:“女侠倒不如暂时住在这里,等开了冻,我们一同回京吧。”

“好。”公孙无忧点头:“到时我夜袭皇宫去。”

宋北云挠了挠头:“宋北云不住在皇宫的……”

“啊?”

这人怎么一点常识都没有?而且这张嘴就夜袭皇宫,她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她只要没成仙,面对那些个步人甲和火枪都属于白给。

她显然不傻,但绝对又白又甜,就这么一个人说要弄死宋北云,宋北云觉得自己可能被人瞧不起了。

“那女侠,你知道皇宫是干什么的吗?”

“就是皇帝住的,可是我听说皇帝不是和宋北云不清不楚吗?”

“谁他娘……谁说的,怎么可能嘛。”宋北云连忙解释道:“这都是江湖传闻,道听途说。你去辽国皇宫都比去宋国皇宫靠谱。”

“嗯?辽国?我就是从邯郸来了呀,早说嘛。”

宋北云强行压制着自己的火气,然后小心的一步一步引导,加上巧云在旁边打辅助,很快这位傻白甜大高手就被整得五迷三道了。

“原来是这样。”公孙无忧叹息道:“原来皇宫里头是不住外人的啊,可惜了。”

“嗯嗯……”

被忽悠了一晚上的公孙无忧休息之后,宋北云也不是没有想法子弄她,但这人就像有病,只要从她房门外经过她就能醒过来,警惕性高到吓人。

而且说实话宋北云真的不太敢直接弄死她,因为自己那个古怪的师门他是真的不太了解,知道多一些的就是大医官了,但大医官现在在长安啊!

要是在这真把她给办了,然后窜出来七八上十个这样的怪物,谁顶得住啊。又不是玩荒野大表哥,还能玩子弹时间,一把枪怎么都是不够的。

不过现在这傻大姐显然没有对宋北云起疑,那么利用这个空档,他总归是能想到办法来处置这家伙的。

第二日一早,巧云依旧去面试,宋北云则继续干他的事,反正不能让这大姐感觉到异常。

“剑分软剑、硬剑、短剑、重剑。”公孙无忧闲着无聊就会给宋北云这个书生介绍自己的能耐:“我最擅长的重剑,八十二路重剑,大巧不工。人随剑走,剑借人势,无可匹敌。”

“厉害厉害厉害。”宋北云干巴巴的鼓掌:“好厉害。”

“其次便是软剑,轻如雪片、巧如灵蛇,杀人无形。”

说着她抽出自己的软剑,轻轻往身边的木头桩子上一戳,剑身透体而过,仿佛戳在了豆腐上。

“唔……厉害厉害厉害。”

“公孙家的剑舞,天下无敌。”

“对对对,厉害厉害厉害。”

宋北云站在那,先把这位白甜大姐捧了个兴高采烈,然后突然说道:“可女侠是这样的,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若是你不幸被俘了怎办?”

“啊?”

“就是这样的,你要知道那宋北云身边高手如云,你若是不敌被捉了,该如何是好。”

“会被杀掉吧?”公孙无忧想了想:“那就这样了!死了便死了,为天地为百姓而死,死不足惜。”

“死不足惜不是这样用的吧……”

“莫要咬文嚼字了。”公孙无忧大气的一挥手:“反正就视死如归了。”

“这次用对了。”宋北云点头道:“倒不如女侠假设一下如果被俘却又没有马上杀掉你,而是把你绑了起来,你该怎么脱困。”

“这……这我没学过啊。”

“这个还是不得不防的。”

宋北云严肃认真的点头道:“毕竟要万无一失。”

“对,你说的在理。看不出你这个小书生还有些见解。”

“这样。”宋北云指着无忧道:“你把你手捆起来,然后想法子解开绳子。”

无忧连连点头,然后竟真的找了绳子来,可她绑了半天都没有成功,索性把绳子往宋北云面前一递:“你来。”

“这不好吧……”

“有何不好。”

“男女授受不亲,这样难免会触碰到,到时你要杀人的。”

“嗨!江湖儿女,不计较这些。”

宋北云挠了挠头:“那我就得罪了。”

接下来宋北云还真就把无忧小师妹给五花大绑的捆在了椅子上。

看到被绑了个严严实实的女侠,宋北云长出了一口气,走上前一只手挑起无忧的下巴:“你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行刺我宋北云,现在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不是厉害么,你挣脱我看看。”

无忧仰起头看着她,突然连人带凳子的窜了起来,一只手居然像脱臼了似的从绳子中钻了出来,接着另外一只手也如法炮制的窜了出来,双手一挣脱便立刻快如闪电的扼住了宋北云的脖子。

“啊……”

“哈哈!”无忧松开了手:“你演的好像啊!对对对,就是这样。到时那人来审问我,我便这样将他喉头捏碎!”

“这……”宋北云往后退了几步:“你的手……”

“柔功啊,剑舞柔功啊!”

你妈的……宋北云终究是忍不住骂了脏话。

喜欢宋北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