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就在里面漫画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蒲志杰浑身颤抖,却握紧拳头隐忍地怒吼道:“我要杀了巫继明!”

“十二公子之变,我爹没有支持他,他是怀恨在心!!亏我爹还尽心尽力教过他阵法,巫继明恩将仇报!!!”

“我要杀了他,替我爹报仇!”

于廉拉住激动的蒲志杰,思量着沉声问道:“你爹是第一个被杀身亡的堂主,炼阵堂何等的重要,胡霸收买你爹还来不及......你爹跟胡霸是不是有仇,让胡霸非要杀了你爹?”

一开始就在里面漫画全文在线阅读

“我不知道。”蒲志杰的目光扫向墙壁上,第三排其他的长方格,不罢休地问道:“巫继明还在天炼殿吗?我死也要替我爹报仇!”

他转头看了眼窗外天上的‘飞船’,蒲千喜的‘飞船’在摇摇欲坠中自身难保,他飞快地低头看向盘坐在地板上的翟永祥,伸手一把擦掉脸上的泪水,对着翟永祥沉声恳求道:

“翟阁主,你放我出去,甘澜院中一定有愿意跟我出去,替我爹报仇的人!不管胜负如何,我定要替我爹报仇!”

蒲志杰跪倒在地,对着翟永祥磕头道:“请翟阁主成全!来世我愿意......”

“你起来!”翟永祥打断蒲志杰道:“甘澜院不到最后关头,许进不许出。”

“我叫你来不仅是因为你爹死了,更因为你爹临死前,巫继明说你爹是奸细,巫继明是想跟你爹抢夺炼阵堂堂主的位置,才当众杀了你爹......”

“不可能!”蒲志杰抬起头,面红耳赤地打断翟永祥:“我爹对天鹰宗的忠诚天日可表,绝不可能是奸细!巫继明血口喷人,巫继明是我们的敌人,你们怎么能相信他?”

“你们给我服下‘甄言丹’,是想证实我爹是奸细?”

蒲志杰愤怒地从地上爬起来,痛心疾首地暴怒道:“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怀疑自己人?”

他抬手指向天上的‘飞船’,愈发愤怒地怒吼道:“睁大你们的眼睛看看,蒲家人正在跟胡霸厮杀,我爹已经死了......”

“你不要着急!”于廉抬手拍向蒲志杰的肩膀,他的手掌“啪”一声拍中蒲志杰,在蒲志杰毫无防备中,他的手臂向下伸指点住蒲志杰胸前穴道,定住蒲志杰身形,无奈地低声解释道:

“我们亲眼看见,亲耳听见胡霸传信给你爹,你爹给胡霸......”

“我不相信!”蒲志杰气恨地大声反驳:“不管你们看见听见了什么,一定是有人陷害我爹!陷害蒲家人!!你们不要上当!!!”

于廉抬手点向蒲志杰胸前哑穴,蒲志杰的声音消音,练功房瞬间被轰隆的脚步声笼罩。墙壁上九宫格中的影像也变了,天逸峰的山脚下上,正涌动着无数的野兽,争先恐后向着甘澜院疾驰。

甘澜院外传来白鼎耀喜出望外的怒吼声:“驯兽来了,龟孙子的末日到了,一个不留,杀!”

“杀!!”

天空中,祁贤的声音也及时响彻四方:“把敌船轰下去,让驯兽消灭他们!”

更多长老们的声音,瞬间此起彼伏地叫喊起来:“激发宗门标记,当心驯兽误伤!”

“激发宗门标记,当心驯兽误伤......”

翟永祥的目光落在墙上第三排中央的影像。

甘澜院大门外,白鼎耀身旁能够站立的人还有五十来人,其中三十人围成圈,把受伤的人挡在身后,其他的二十人在包围圈的缝隙中,飞射出符纸杀敌。

这些人身上浑身血迹,已经分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白鼎耀的那一声怒吼让他们看见了生路,他们杀敌的动作快了起来,接连有敌人倒了下去。

翟永祥转向另一个影像,那些主动留在甘澜院杀敌的人马,这一次终于出现在画面中。他们的人更多,四十几个人围成包围圈,同样把受伤的人团团围在中央。

有身受重伤盘腿坐在地上的天鹰宗长老,气息虚弱地提声喊叫道:“飞云门的道友们,请放心,驯兽堂的驯兽能分辨飞云门的标记,绝不会误伤了你们。”

有飞云门的长老在混战中扬声答应道:“天鹰宗的道友也请放心,等飞云门的驯兽到了,也不会误伤了你们。”

大家都对驯兽攻击抱有无限的期望。

胡霸不是傻瓜。

天鹰宗九座峰头,他先拿下了五座峰头立威,出人意料地放过了天行峰,天炼峰和天兽峰,宁肯跟翟永祥硬拼,非要拿下天问峰天云阁,才跟着翟永祥来到天逸峰,趁机跟天鹰宗决一死战。

天行峰中闭关的先天老怪太多,胡霸不想跟行将就木的老怪们去拼命,情有可原。

天炼峰有炼符,炼阵,炼器三个炼字堂口,这三个堂口的人才最难培养,胡霸想办法把他们收归己有,为己所用才是上策。

剩下一个天兽峰,驯兽堂堂主奚欢不在天鹰宗,驯兽堂的长老和弟子们的武功,一直比其他堂口的低弱,驯兽堂出动的时候,通常都有先天高手随行保护,胡霸骤然发起攻击,天兽峰中先天高手寥寥无几,胡霸却甘愿对天兽峰围而不攻,确实蹊跷得很。

胡霸甚至跟留守天兽峰的长老,定下了看似奇怪盟约:天兽峰不出动驯兽,他也不会出动驯兽践踏天鹰宗。

翟永祥也一直没有出动驯兽堂杀敌。

他的理由很简单:一是驯兽上不了天问峰。二是没有先天高手护卫,驯兽堂的人手太

一开始就在里面漫画全文在线阅读

容易折损。三是距离上次天行峰出动驯兽,杀上天鹰宗企图夺取宗门时日太近。

驯兽杀敌依仗的是野兽,上一次天鹰宗附近的野兽至少被灭杀了七成以上,驯兽堂没有野兽可以驱使如何对敌?!

于廉看着墙壁上前两排六个画面中,像潮水般一往无前的凶兽,兴奋地低声道:“驯兽堂果然不负众望,白堂主有救了!”

翟永祥远没有于廉的乐观,他从凶兽张开大嘴不停喘息看出了异样。

疲惫之师。

驯兽堂舍近求远,驱使野兽远道而来,聚集的野兽越多,驱使的距离必然越远,长途奔袭野兽没有吃食,此刻体力已经接近极限,凶狠也达到了顶峰。

从山下往冲到甘澜院的距离不算近,胡霸若是个狠的,把守在山下人抢先喂饱了凶兽......他必须帮驯兽堂一把。

翟永祥刷出三封飞信,径直下令道:“把‘天灵果’的汁液,洒在敌人的身上,吸引兽潮杀敌。”

“快!”

翟永祥松开手。

三封飞信飞出窗外,向着上方的三艘‘飞船’飞去。

喜欢燧灵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