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小文章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

“姑娘请留步。”

王室海本能地喊了一声。

“?”女子停住了脚步,斗笠纬纱下的俏眸,似有疑惑般地看着王室海。她从这些族兵家将的打扮气质,以及武器装备上可以判断出,这是王氏的清剿队伍之一。

只是为首的那位青年,看起来气息不弱的样子。可她以前,从未见过此人,更加不是弟弟或是侄子……

“姑娘,这里是域外。虽然大部分地方都被清理过了,可依旧存在一些危险区域。”王室海对这神秘女子怦然心动不已,拱手搭腔道,“姑娘若是没有什么要事,切勿到处闲逛。前面不远处,便是我们的驻扎营地,可以……”

“你是谁?王氏新募的家将?”女子语调微微清冷地打断道。心中微有疑惑,以四哥哥的性格,向来不信任散修,应当不会随意招募灵台境的散修充当家将。

况且此人年纪轻轻,便已是灵台境修为,绝不是简单之辈。莫非,是某个姻亲家族的后起之秀?

“姑娘有礼了,在下王室海,敢问姑娘芳名?”王室海眼神直勾勾地看着那神秘女子,那清妍的气质,不经意间隐隐散发出的强势霸道,都深深地吸引住了他。

王室海活到现在,仿佛还是第一次真正感觉到如此触电感。

“放肆,好胆贼子,竟敢冒充王氏子弟!”蓦然,女子顿时变了脸。愠怒斥责之下,纤长美腿轻轻向前一跨,霎时间,娇躯便化作一缕轻烟,飘飘袅袅之间恍若无形,向王室海杀去。

“好快的速度。”

面对突如其来的杀机,王室海心下一惊,刹那间手握剑柄,“锵”得一声剑吟起,灵剑出鞘,白色的剑芒如星星点点般向那缕轻烟笼罩而去。

剑势中正平和,却又透着一股煌煌大气。

不管王室海如何中二,他终究是五品世家精心培养的年轻天骄,综合素质依旧是一等一的厉害,临对危机反应也极为快速。

“咦,王氏玄元剑法?”

女子微微诧异地呢喃了一声,但旋即又是冷眉一挑,“又不太对劲,你究竟是谁?为何要冒充王氏子弟。”说话间,她如烟般的娇躯微微晃动,不着痕迹地闪避掉所有剑芒。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老子是你室海爷爷。”王室海从小娇生惯养,犹似混世小魔王般的家伙,虽然对眼前女子有一见钟情般的感觉。

可被人骂成贼子,指责冒充王氏子弟,哪里还能有好脾气?

暴喝了一声后,王室海的高深剑法再度爆发起来,一招一式都透着一股剑出游龙,气象非凡的剑意味道。

一道一道的厚重白色剑芒,将女子所有的行进方向都封住。

如此剑招,已经脱离了原本《王氏玄元剑法》,迈入到了一个新的层次,直指剑道真意。

这也是难怪。

王氏弟子学剑法,先学《王氏基础剑法》,再修行中品的《王氏玄元剑法》,等基础夯扎实后,便可以修炼王氏传承的上品剑法《王氏天元剑诀》。

只不过长宁王氏仅仅传承有《王氏玄元剑法》,进阶剑诀却是没有得到传承,甚至乎,连陇左王氏都没有这门上品剑诀的传承。

这也是女子看着他的剑法像是玄元剑,却又似乎不太像的原因所在。

便是连那女子,都是眼眸微微一亮,呢喃了一句,“有点儿意思。”

“室海少爷干得好。”族兵家将们都为他呼喝喝了起来,“这妞儿太霸道了,把她拿下好好教训教训。女人嘛,最喜欢的就是比她强的男人。”

“等室海少爷发威之后,她便知道厉害了。”

这些族兵家将与王室海相处了几个月,在域外这个处处危险的地方,王室海的强大和对大家的照拂,也早就令他的深入人心。

此言一出,王室海更加得劲了,浑身充满了干劲。

《天元剑诀》连绵不绝地施展出来,周身的气势不断地增长起来,他嘿嘿直笑:“小姑娘,本少爷劝你老老实实的投降,诚诚恳恳地道歉。看在你如此气质卓绝和漂亮的份上,本少爷便原谅你一次,否则……嘿嘿嘿~~”

尽管王室海跟着四爷爷一段时间,意识层面逐渐提高。可身上纨绔少爷的本性和习惯,依旧不免还残留不少,这心下一得意起来,难免本性尽露。

“你,找死!”

女子眸光一寒,娇躯迅速晃动了起来,她宛若一只在花丛中翩跹起舞的蝴蝶,机巧灵动,变化而莫测。所有的白色剑芒,竟然悉数落空。

蓦地!

那只“蝴蝶”动作一滞,对一道袭来的剑芒躲避不及。

“姑娘小心!”王室海心中一紧,他只是奋起反抗,顺便给点这姑娘厉害瞧瞧,可没有真想伤了她性命。

岂料。

那道剑芒划过“女子娇躯”之时,竟恍如无物般透射而过。与此同时,那道翩翩倩影如静水投石般涟漪激荡起来,霎时间幻化出了数十道清妍娇影,恍若群蝶般漫天舞动起来。

单个的倩影舞动起来颇为华丽和好看,可数十道倩影同时舞动,便是令人恐惧和心悸了,密密麻麻间令人头皮发麻。

“幻影?怎么可能!”王室海脸色大变暗道不妙,今日怕是遇到硬茬了,急忙准备向后暴掠而去。

“现在才想逃?怕是迟了。”女子冷艳的声音在他身后轻轻地响起,一只所有人都忽略的小小蝴蝶,不知何时早已经在王室海身后。蝴蝶一阵扭曲之中,幻化成了头戴纬纱斗笠的女子。

玉笛不知何时,已经抵在了王室海的后脑勺上,只要她的玄气爆发起来。保管王室海的脑袋,会像个大西瓜般爆炸开来。

这便是陇左紫府学宫万蝶谷一脉中的幻术绝技传承之一的《幻蝶神功》,也是学宫上人幻蝶夫人赖以成名的绝技,一旦施展起来,漫天都是翩跹蝴蝶,只要有一只蝴蝶活着,幻蝶夫人便能活着。

等她真身出现时,战斗基本已经分出胜负。

而她身为幻蝶夫人的得意亲传,岂会不深度研习这一门神功?

不过,如今的她也不过是掌握了《幻蝶神功》的皮毛,到了幻蝶夫人那种层次,施展起来才如同小神通一般。

“姑,姑娘手下留情。”王室海被人拿住命门,顿即全身寒意遍体,急忙老老实实地求饶,“咱们远无仇近无怨,千万别……”

“哼!”

女子微微一冷哼,“若非看你并无杀意,你岂有活命之理?不过,你死罪可免,活罪可难逃。”

随着她最后一个“逃”字出来。

数只竟有小指头大小的黑色蚂蚁,不知何时已经爬到了王室海的身上,锋利如剪的口器轻松撕裂他的衣服,狠狠地咬住他的肩胛骨肉,毒素顺着口器注入到了他的体内。

“啊!”

王室海痛苦万分地咆哮了起来,倒在地上惨叫不断地呻吟,“痛,痛死我了,姑,姑娘,你杀了我吧。”

活了一辈子,他从未如此痛苦过。

族兵家

黄色小文章小说全文完整版

将们都脸色大变,刚准备上前救人时,却被那女子眼神一瞪,顿时如同遇到绝世凶兽一般,吓得双腿打颤儿,不敢有半丝异动。

“你们放心,他死不了的。”女子纤纤玉手一招,将那几只黑色蚂蚁收回,声音淡淡道,“此乃蛮疆荒泽中的锯齿毒蚁,虽然咬不死灵台境修士,却可令人痛苦十二个时辰。而且随着时间越往后推迟,痛苦会不断地加强。”

王室海一听,好悬没直接晕厥过去。

此时此刻的痛苦,已经让他痛不欲生了。如果还要继续更痛,他岂不是如临十八层地狱?这妞儿,实在太凶残,太可怕了,呜呜,我要回家,四爷爷救命呐。

“姑娘,我错了。”王室海痛哭流涕地说道,“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过我一马吧。我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四爷爷可不会放过你,咱们各自退一步,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你四爷爷?”女子俏眉微蹙,冷哼说道,“你四爷爷?说出来听听,看能不能吓到本姑娘。”

“我四爷爷可是长宁王氏族长——王守哲。”王室海边是痛苦的呻吟着,边呼着大气道,“你脚下踏的这条洋灰大道,便是我四爷爷建的。姑娘,我劝你……”

“混账!”

女子恼怒至极,随手一甩,又是几只拳头大小的狰狞蜘蛛不知从何而来,它们爬到了王室海的脸上,她怒斥道,“凭你也敢冒充我四哥哥的孙子,说出你的来历,否则别怪我下手狠毒。”

“啥?四哥哥?哎哟哎哟,姑娘快把蜘蛛拿走,拿走啊。”王室海剧痛之余,全身毛骨悚然地惨叫道,“一家人,咱们是一家人啊。我真的是王室海,王守哲真的是我四爷爷~”

“胡扯,你要是我四哥哥的孙子,本小姐就是你的姑奶奶……”

“对,对。你应该是我姑奶奶,姑奶奶……先把蜘蛛拿走再说话啊。太可怕了,呜呜,我要回家~~”王室海有些崩溃了,在他们漠南郡,打架归打架,可从来就没有拿出蜘蛛蚂蚁来打架的。

他听说过灵虫师,可漠南那地方可不适合灵虫师成熟发展。

“?”女子狐疑不定,看向了那些族兵家将们,“你们真的是王氏的巡逻队?可有身份名牌。”

“有,有。”一名家将急忙拿出身份名牌,恭敬地递上前去,颤声声地说道,“姑奶奶,您擅长驭使灵虫,莫非就是咱们王氏的学宫天骄——王珞静姑奶奶?”

那名家将不过二十七八岁,炼气境六层的模样。而王珞静去学宫,已经有十六七年了。路途遥远,平日里她也很少回族,哪怕偶尔回来一次,也多是和亲人团聚,不太会抛头露面。

因此,一些年轻的家将族兵与她互不认识倒也正常。不过,王珞静终究是王氏族人中传奇女子之一,也是王氏族人的骄傲。

哪怕她极少回来,但是在家族中的名气却是极大的。

便是连才客居长宁王氏才几个月的王室海,都对学宫天骄王珞静的名头如雷灌耳。一听得此言,脸上趴着蜘蛛的王室海急忙大叫道:“原来你就是王珞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

王珞静盯了王室海一眼后,便检查了一番家将的身份牌。

那是一张薄薄的紫色卡牌,柔软之中颇有弹性,上面标注着家将的身份籍贯和职位。

她第一时间确定了这名家将的身份。

只因这种身份令牌的制作主材料之一,是她亲自驯养的虫子在胶树中汲取出来的虫胶,然后经过一系列的制作工艺而成,旁人是很难仿造的。

确信了家将的身份后,王珞静随手召回了蜘蛛,打出了几根银针,帮王室海解了毒。

王室海哼哼唧唧地从地上爬起来,对王珞静余悸未消,躲躲闪闪地抱怨道:“王珞静,你这也太凶残了,我……”

“要叫五姑奶奶。”王珞静冷声说道。

“好吧,五姑奶奶!”王室海心下一寒,急忙嘴甜地叫了一声。时至此时,他哪里还会对她有半点遐想连篇的冲动,心中只是充满了畏惧。

王珞静眼神狐疑不定地上下打量着他:“你今年多大了?”

“我今年二十三岁……”王室海老老实实地回答。

“倒是个挺好的年轻天骄,只是这年龄……”王珞静眉头直皱,心中暗忖,莫非是大哥王守信,早年在外拈花惹草生了私生子留下孙子?现在想办法认祖归宗了?

她思来想去,也就是六七十岁的大哥王守信能对得上号。而大嫂徐氏的脾气可不好……唉,这孩子,回归家族怕是要受委屈了。

“罢了罢了,刚才是你五姑奶奶冲动了。”王珞静语调蓦地温柔了几分,“以后若是受了什么委屈,可以告诉我,我替你撑腰做主。”

委屈?

王室海瞪大了眼睛,我有啥好委屈的?我王室海最大的委屈,就是五姑奶奶您老人家“赏赐”的。一言不合就拿蚂蚁咬我,拿蜘蛛吓我……

爹,长宁卫好危险,我好想回家。

……

喜欢保护我方族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