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舞白丝袜喷水视频不用会员 掌中之物小说未删减版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时间向前方不停流淌,不舍昼夜。太阳系的矛盾也随着时间流淌日益白热化,为了转移注意力,新党辖区内,媒体和疯了一样的炒作,煽动,生怕内部的势力有一丁点团结的趋势。

在网络上,在现实中,人们被巨大的戾气所裹挟,伴随着别用用心之人的操弄,开始了近乎疯狂的对线和分裂。

首先开始冲突的就是人类最古老的命题,在这个命题上,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会放弃说服别人。

“世界是没有神的!!”有人说道。

“世界是有神的!!”也有人说道。

无法说服只好物理毁灭,于是他们喊。

“无神论者都该死!!”

“有神论者都该死!!”

而在网络的又一端,一群成年人正在和未成年人激情对线,风景无比靓丽。有成年人说:“我要求禁止游戏,我要求禁止动漫,我要求禁止小说。”

有未成年人说:

“你为什么不让我们玩游戏?”

“你为什么不让我们看动漫?”

“你为什么不让我们看小说?”

成年人说:“因为这是为你们好啊!你们这群蠢货,为了你们的成长!你们这样下去,成绩会越来越差的!”

于是未成年人说:“我要求禁止麻将!我要求禁止喝酒!我要求禁止钓鱼!”

成年人大惊:

“你为什么不让我们打麻将?”

“你为什么不让我们喝酒?”

“你为什么不让我们钓鱼?”

未成年人说:“因为这是为你们好啊,为了你们的晚年生活,钓鱼破坏环境,麻将涉及赌博,喝酒浪费粮食!你们这样,环境会越来越差的!”

火气很快就旺盛起来。

于是两拨人马开始的激情的对线互动。

“打倒动漫,打倒小说,打倒游戏!!”

“打倒麻将,打倒扑克,打倒钓鱼!!”

“打倒成年人!”

“打倒未成年人!”

在网络的某个角落,一名视频博主当众发布了一条吃狗肉的视频,他在一个铁盘子里,拿着一根狗腿大快朵颐,一边吃一边称赞狗腿滋味鲜美。

于是,这个视频立刻在网络上炸开了锅,无数人蜂拥而至,在视频下开始了漫无止境的对线。

“该死的,你为什么吃狗?”

“祝你下辈子也做一只狗吧!”

“你为什么不让我吃狗!吃狗是我的自由,我的权利!”有人这样激烈的回应道。

“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你吃我朋友,我就杀你!”评论中有人这样歇斯底里的说道。

当然也有人理性的分析道:“这东西本来就是给人吃的,它是六畜之一,古人有无数吃狗的习俗,为什么人不能吃狗?”

当然也有人简单的喊着口号,“我就要吃狗!你拿我怎样,你拿我怎样?”

“不允许吃狗!!”

“狗奴都得死!!”

“吃狗人都得死!!”

而在这些热播节目之中,最火爆的当然少不了男性和女性的对立。其中花样之多,对立之疯狂,到了前所未见的程度。

无数男女在网络上疯狂的撕扯,谩骂,其中用上了人类所创造的一切话术,一切逻辑,一切理性,一切道理。

然而这些逻辑这些道理并不能战胜与生俱来的欲望,于是一个个评价体系转瞬崩解,又有新的评价体系重新竖立。

……

……

而在一处已经被废弃的旧党新闻大楼,雷琦烿找到了一处用于直播的电视台,她用自己的黑客技术破解了新党建立的拙劣防火墙,随后在电视台前坐了下来,开始独自一人对世界讲话。

她用孤独说道:“我的母亲曾经告诉我,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为迷途之人指引方向。

可是如果我们死掉,还能变成星星么?

我们这样的人,还能为后代留下点什么吗?

我们这样的群体,还能为宇宙留下点什么么?

我曾经见过纯蓝色的天王星漆黑的太空中安然休憩,也曾见过柯伊伯带的陨石彼此碰撞,在太空中变成一颗又一颗亮晶晶的碎片。它们是如此宁静,却如此长久。

如果历史不会在我们这一代人终结,他们会怎么看待这个时代呢,怎么看待这个喧嚣时代留下来的一切呢?”

……

……

她开始了自己漫无止境的独白,但是这些独白并没有人理会,他们沉浸在说服别人,沉浸在证明自己,沉浸在迫不及待的发布观点,沉浸在迫不及待的证明自己的正确。

精明的商家早已看中了这个欲望,于是出现了红心,出现了大拇指,而能够触动这些拇指的,唯有有爆裂的情绪,最直指心灵的欲望。

那些情绪和欲望如烈火烹油一样在这颗星球燃烧,最终化作永不停歇的狂舞。

于是在互联网上,人们沉溺在不断的对线之中,乐此不疲。

性别对立,穷富对立,年龄对立,信仰对立,取向对立,种族对立,等等等等等。一幕幕靓丽的风景线在地球上轮番上演,而在这些剧烈的争端之中,广告商不停的在其中插播着广告,平台商赚流量费赚了个盆满钵满,

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团体,每一个个体,都在拼命的攻歼,都在拼命的踩着对方的脑袋往上爬,而在最顶端,矗立着一尊名为道德高地的宝座。

他们希望通过言语来让自己立于道德高地之上,他们希望别人都用崇敬的神色来观看道德高地上的存在。他们都希望通过占领这片高地来证明自身存在的价值。

然而倘若真的有人占领了这块高地,于是立刻便会有人将他从这块高地上拽下来。因为这块高地实在是太狭小了,容不下那么多圣人。

……

……

雷琦烿:“看看我们人类自古以来创造的那些灿烂的文化,看看那些古代先贤的理想和抱负吧。

我们还有机会将它们变成现实啊,我们的科技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了啊,我们可以早上去月球,晚上回地球了啊,我们可以把生命带去那些蛮荒的地方,我们可以一点点的点亮这个漆黑的宇宙!这是我们的责任啊,不要忘记我们的责任啊!

大家,现在灭亡的危险就在我们的头顶上啊,水星金星火星上的人已经被杀完了啊,马上就要轮到我们

小舞白丝袜喷水视频不用会员 掌中之物小说未删减版免费阅读

了,快点拿起武器反抗吧,不要再沉溺在彼此戕害中无法自拔了啊!快点团结在一起吧!不要再吵架了!”

……

……

冲突就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人越来越多。他们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沉浸在这无尽的冲突之中,看到眼花缭乱,看到精疲力尽,看到不能自拔。

而太阳系其他行星,诸多人造人在完成各自的任务后,便纷纷抬起头,迈着整齐且轻盈的步伐,踏进了等待于此的飞船之中,数以亿万计的飞船在黑暗中悄无声息的向地球飞来。令地球上空的星光完全熄灭。

黑色遮蔽了天空,然而并没有任何人知晓。它们已经太久没有看过星空了,星空对它们的诱惑,没有城市的霓虹来的闪耀,没有网络的信号来得迷人,那空无一切的太空早已被逻辑证明空无一切,不再值得任何人关注。

可是雷琦烿看到了熄灭的星光,于是她奋力护喊道:“你们看看宇宙吧!看看那广袤无垠的空间吧。看看木星那旋转飞舞的大耀斑吧,看看那如宝石碎片一样闪耀的土星环吧,看看那一直燃烧却默默无闻的太阳吧。

再不济,看看脚下这颗蔚蓝色的星球吧,它养育了我们,可它为什么不说话啊。太阳不说话却普照万物。月亮不说话却让海水起落。地球吧不说话却能养育万物。

宇宙什么时候说过话啊,它连生命都可以创造,它连银河系都可以舞动,可它为什么不说话啊!

我求求你们,不要再争吵了。

做点正个八经的事吧,把自己该承担的责任承担起来吧,机器人大军已经在路上了,人类已经就要毁灭了啊!!”

……

……

雷琦烿的呼喊终于引发了一丝关注,或许是因为她的外貌,或许是因为绝望本身就有足够的吸引力。一群人来到了雷琦烿的直播间,开始大肆刷起了自以为是的弹幕。

“红头发的,长得还不错,但是比我家的人造人还是差点。”

“年纪大了点,勉强能冲。”

“看她眼睛,人家可是高贵自然人呢。”

“哈哈哈拉倒吧,都什么年代了还自然人合成人。现在是身份时代。”

“好像还是个亚裔,难道是旧党?旧党可不行,都是一群排外分子,不值得关注。”

“讲的东西嘛马马虎虎,我看了这么久,思想性还是差了点。”

雷琦烿见终于有人来听她说话,便赶紧将自己的主张说了出来:“机器人大军就要来了,他们十分团结,彼此配合无间,我们只有组成一道道防线才能对抗它们,如果你们这样分裂,这样无限分裂,你们什么都做不成啊!你们会死的!!!”

然而她的话却引发了众多围观者的哄堂大笑。

“时代变了,大人。”

“讲故事可吓不倒我们。”

“听故事就图一乐,真图一乐还得听故事。”

“你自己话那么多,凭什么让我们闭嘴?”

“就是就是。哈哈,你比我们更了不起么?”

“一个想证明自己的蠢货罢了,没脑子,女人都这样。”

“你说女人都这样?我就是女人,我可不这样。”

“那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看不上女人?难道你是旧党的狗?”

“你呢,新党的太监么?”

于是弹幕又开始了一次分裂,无穷的争端瞬间爆发,至于她究竟想说什么,究竟在说什么,早已无人在意。

……

……

在屏幕前,雷琦烿陷入最彻底的绝望,她完全意识到,言辞终究只是言辞,和人类发明的其他发明创造一样,不具备任何威力。

于是她站起身,带着摄像机信步朝外走去,外面有一艘早已停在此地的悬浮车。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说道:“你们离的太远看不清,我就带你们近点看吧,如果你们能看到它们,就应该知道,毁灭已经迫在眉睫了。”

悬浮车朝天空飞去,向着天空的漆黑越飞越近,越飞越近。

而在屏幕前,众人依旧沉溺在快乐之中。

“谁会听你的话啊,不过是一个妄图奴役我们的自然人,我们才不会听自然人的话呢!”

“哈哈哈哈哈哈~毁灭吧,不过就要毁灭,也要让女方先死。”

“对对,让女性自然人先死!”

“让女性自然人

小舞白丝袜喷水视频不用会员 掌中之物小说未删减版免费阅读

里面的女权主义者先死!”

“对对对!!”

悬浮车撞上了漆黑的铜墙铁壁,猛烈爆开,在漆黑的夜空中爆出巨大的烟花。烟花短暂的照亮了黑暗,如此华丽,如此绚烂。

“woooooooooooo!”

刺激的画面在这一瞬间满足所有人的猎奇心理。观者纷纷举手惊呼,为她点赞。

似乎在这一刻,他们终于证明了自己的存在,终于击败了那个看不见的敌人,结结实实的站在了这片不确定的土地上,结结实实的站立这片随机而混乱的土地上。

然而那片为他们盛开的烟花转瞬即逝,很快,天空便重新陷入了黑幕,这一次,是彻底的熄灭,一切光芒这一刻完全消失。连带着城市内所有的灯光一起,全部熄灭。

宇宙的寂静降临在这片喧嚣的土地上。

一名观者因为这漆黑和寂静感到惶恐,不可忍受的他伸出手,似乎还想在发表些什么。但是他什么都看不见,这时,他听到耳边有亲昵的呼唤。

“嘿。”

他下意识扭头一看,发现身边不知何时站着一名苍白的少年,正对他笑呢。

“先生女士,您觉得,这世界上,谁最该死呢?”他问道。

喜欢太阳系:异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