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晚上看的东西免费软件 被C到起不来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朱娜从小当惯了村里的孩子头,虽然现在上了高中后变得文静了许多,但从小养成的习惯却没有改变。不用钟溢给介绍,自己很大方的对林芳说道。

“我叫朱娜,听村子里的人说,你还是个大学生。对吗。”

“是啊,刚刚今年大学毕业。你们现在就要走回去了吗。”

朱娜没有回答林芳的问话,很是骄傲的说了一句,“我今年也考上大学了。到了8月底就要去报道了。”

“那恭喜你啊,那我们先不打扰你们了,我跟钟溢就往前再走走。”说着就要拉着钟溢继续往前面走去。

“那个,林芳。你可不可跟我们一起往回走去,我有事情想问问你,关于大学生活的。可以吗。”朱娜在骄傲过后,带着有点紧张期待的语气对林芳说道。

林芳倒也没有计较朱娜刚刚那态度,听朱娜她要问自己大学的生活,看了一下旁边的钟溢,“你自己一个人走走吧,我跟他们一起往回走了,等会我自己会回家的。”

“我也跟你们一起吧。一个人走着没有什么意思。”

“别,我们这边都是女孩子,你一个大男人混里面怎么好意思。别跟着了。”说完就撇下钟溢跟朱娜他们一起往回走了。

朱娜跟林芳一样,都是大大咧咧的性格,也没有什么心眼。两个人马上就成了好朋友。

朱娜跟林芳问了一些大学里的事后,被林芳说的连称呼都变了。对着林芳说道,“芳芳姐,你怎么会跟钟溢在一起的,你可是大学生啊。”

朱娜的问话,也引起了在一起的女孩子们的兴趣。都在等着林芳回答。

“这个有什么,喜欢就在一起了啊,而且他人也挺好,至少没有什么不良的习惯,就是懒了点。”

“那你们相差那么多,而且他还只有18岁,等你们可以结婚,那等他到了年纪你们再结婚的话,你年纪都很大了啊。”朱丹丹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直接暴露了林芳跟钟溢的年龄差距。

“这个有啥,先把婚礼办了,结婚证什么的以后再拿就行。对了,钟溢小时候是什么样的。我每次问他,他都说自己是个好孩子。”

“那你被他骗了,他小时候可调皮了,只有娜娜姐能压制住他。整天的喜欢跑水里玩,好几次光着屁股被她妈妈追的满村的打。后来上了初中后才一点点听话起来。我们村也

适合晚上看的东西免费软件 被C到起不来

数他成绩最好。不知道怎么的就不要读书了。”朱丹丹对着林芳说道。

一群女孩子又溜达了一会,年纪小的几个都回家去了,就剩下朱娜跟朱丹丹两个人还陪着林芳走路。

“芳芳姐,要不我们去你家打牌吧。我们三个人打包红心。”朱娜对林芳提议道。

“行啊,那我们回去,但我家里没有牌啊。要不我们去小店里卖两副。”

“我家有牌,要不先去我家拿上牌,再去芳芳姐家行不。”朱丹丹说道。

三个女孩子商量好后,就先去朱丹丹家拿了牌回去钟溢家去了。

钟溢在林芳跟村里的女孩子走了以后,一个人在马路走了起来,原本还打算停下来站一会的。

但夏天的蚊子,在你停下的时候,就会找上门,在腿上来上那么一口,而且不是一只两只那么简单。而是成群结队的组团过来。

钟溢只能继续往前走,偶尔遇到几个村里的人,就跟他们打声招呼。

在走的差不多的时候,钟溢转身想要回去找林芳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他堂哥的声音。

“钟溢,你这么一个人在走路,你老婆呢。”

钟溢回头看去,只见他堂哥带着姚盼弟,两个人也出来遛弯了。

“她刚刚跟朱娜他们一起走了,这朱娜考上大学,问一些芳芳姐大学生活的事。”

姚盼弟在钟溢说完后,又叫了一声“哥”。这下钟溢的堂哥不干了。对着姚盼弟说道,“他还是你大,你以后不用叫他哥,叫弟弟就行。他要管你叫嫂子。”

“好了,你自己都说她还是个孩子,这称呼上计较那么多干嘛。我先回去了,你们继续散步吧。”说着钟溢就要回去。

“我们也不逛了,一起走回去吧,钟溢我也有事情找你问问。”

“什么事。问吧。借钱就不要提了,我也没有。”钟溢边走边说道。

适合晚上看的东西免费软件 被C到起不来

“不向你借钱,你跟你死去的爸爸一样,怕老婆的种,向你借还不如直接跟你老婆说。”

“那你还有什么事。”

“听苗苗她说,你去过深市,那边怎么样。我想去那里跟你一样做生意去。”

钟溢听着他堂哥的话,停了一下脚步,看了他一眼。感到十分的惊讶。“这事你跟你妈说了,做生意可要不少钱啊。”

“没有。说真话,我以前也没有这想法过,见你出去以后,开着车回来,我也想出去闯荡一下。这钱我会想办法。你就说那边怎么样吧。”

“那她呢,你打算带出去吗?”钟溢看了姚盼弟一眼说道。

“她就留在家里,帮忙干点活。带出去干什么。我又不是出去玩。说说吧,这深市到底怎么样。”

“深市很繁华,做生意生意的人也多。比我们这要好上许多。可。。。。。。”

“行了,我知道了。钟溢你什么时候回越市去。”钟溢还没有说完,就被他堂哥给打断了。

“过两天吧,我在越市还有事。不可能一直待在家里的。”

“好,那我们先回家了,我跟我爸妈去商量一下。”说着就带着姚盼弟加快了步伐回去了。留钟溢一个人在后面。

钟溢晃悠着回到家,见偏厅的电灯亮着,钟溢打开大门,见林芳她们三个,坐着在打牌。

林芳见钟溢回来,直接对钟溢说道,“钟溢,把今天买的蚊香点上一股,蚊子都咬死了。”

说着就把一张牌打了出去。回头看钟溢还站着,“对了,下午买的零食也拿一包过来,这电风扇也开大一点。”

钟溢把电风扇开大后,就给林芳拿蚊香跟零食去了。

等回来的时候,林芳他们已经打好一把了,正在理牌,钟溢放下东西,跟林芳说了一句,就离开了。一个人回楼上休息看电视去了。

在钟溢走后,林芳对朱丹丹说道,“丹丹,你下午的时候说要去职校读书,你打算去哪个职校啊。”

“我啊,我打算去越市,我想离家远一点。如果还在上市的话,每个星期都要回来。被家里管着难受。”

“行啊,我就在越市,等会我把我电话给你,以后你到越市读书了,等星期天休息的时候,你给我打电话,过来找我玩。”

等牌理好后,林芳拿过钟溢给拿来的零食,拿了一些出来,分给了朱娜跟朱丹丹一些,吃了起来。

朱娜吃着零食,拿着牌,嘴里还跟林芳说着,“芳芳姐,你大学毕业后,现在在做什么啊,你不用上班吗。”

“不上班啊,我们开了一家小饭店,现在钟溢是老板,我是老板娘。对了你打算去都什么学校。”林芳倒没有把所有的事吐出来,撒了一个小谎。

“我打算去温市的医科大学,我爸妈说做医生好,有国家发工资。而且比较的稳定。”

说着三个人继续打起牌来,等差不多了,朱丹丹的妈妈过来叫她回去了,林芳给朱丹丹和朱娜写了一个号码,说以后有空联系。

等他们走后,林芳关了门,叫了一声在楼上休息看电视的钟溢。让她下来把电风扇给拿上去。而且钟溢家还是老房子,她一个人上去还有点害怕。

喜欢重开做房东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