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内揉搓她的双乳 粗长巨龙挤进新婚少妇未删版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浩瀚星空中,最瑰丽神秘的,非宇宙极光莫属。

传说,这是群星湮灭之后的余晖汇聚而成,预示着极尽绚烂之后凋零的痕迹。

某一刻,一股莫名波动席卷而过,宇宙一隅,一片神秘而瑰丽的九色极光被掀起,宛如一道九色神虹,划破天宇,在星空中横渡,呼吸间,就出现在无数光年之外,沿途,有星辰崩溃,有恒星坍塌,更有一片又一片星系被贯穿而过,这九色极光霸道无比,将横亘于前方的一切阻碍全部粉碎。

也许是一炷香,也许是半盏茶,人族星空界关一角,有立在星空古城城墙上的将士蓦地一震,霍地起身,盯住了遥远的星空深处。

“战!”

有神圣领域的轮回战将暴喝一声,星空古城中,顿时响起连绵一气的金铁交鸣声,数以十万计的人族战兵披甲扬戈,自原地静坐中起身,冰冷的杀伐气,伴着一股又一股汇聚的战血气息,在这片星空界关,升起了一道粗大的战血狼烟,如赤红的天柱,耸入星空之上。

每一名人族战兵,眼中都浮现出坚凝之色,虽然他们生在纪元之初,但绝不畏惧纪元之劫,只要他们渡过了劫数,这个纪元,他们的后代就会迎来一段漫长的宁定岁月,这是他们唯一能够留给他们那些注定了无法相见的后代的岁月静好。

为此,他们愿意披荆斩棘,直到流尽体内的最后一滴战血。

轰!

也就在下一刻,一道璀璨的九色极光,划破宇宙星空,击穿时光与虚无,落到了这人界星空之外,那是一张……法旨!

以宇宙极光为材质,凝聚而成的一张九色法旨,比群星还要巍峨,散发出一股古老而宏大的波动,在这人界星空之外徐徐展开。

九色法旨上,是一个又一个古朴的九色篆字,在法旨的下方,则有着一道又一道不同的印记,散发出不同的血脉气机,很显然,这是星空诸族一同书下的法旨,冥冥之中,一股又一股伟岸的气运,在这星空界关前凝聚,也引得沉寂的人界星空意志,在刹那间复苏了。

轰隆隆!

这一刻,在五域星天,人界的每一个角落,九天之上闪电雷鸣,有粗大的银色闪电,如苍龙蜿蜒,一股极其压抑的气息,涌上每一个人族的心头,很多人抬头看,只见雷霆交织的天空中,一张九色法旨在雷海中沉浮,宛如不朽。

每个人都能够看清那法旨上的篆字,明了其中的意思,以及那九色法旨下,诸族缔约者的印记,这是星空族会落下帷幕之后,诸族议定的法旨,现在被以无上伟力送来人界星空,分明带着一种俯瞰的意味,不由得令很多人族强者挑眉,冷哼一声,还有那法旨上所言,更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且言辞间的霸道,像是根本不容人族拒绝。

“送来一张法旨,吓唬谁呢!”

“我人族屹立诸天之下无数纪元,被威胁得还少吗?又有哪一代先贤妥协过,先辈们未曾低过头,我们这些后辈子嗣,更要昂首挺胸,不能堕了先辈们的威名。”

“不错!就凭一张法旨,星空族会又如何?大不了放开手一战,谁又比谁更好过。”

很多人族强者不忿,见不得那九色法旨上,字里行间的颐指气使,这些异族还当是上古蛮荒年间,不肯放下过往的荣光,不肯接受现实,人族已经崛起了,如非是以一族之力抗击诸族,而今的人族,足以称得上是诸天第一强族。

战皇殿,封闭的第一战域内,同样有九色法旨映照,天青抬头看,很快脸色变得铁青,这九色法旨上所言,简直目中无人,将那种上古残留的血淋淋的等阶划分,表现得淋漓尽致,这是不清醒,还是根本不愿承认今非昔比,对于他们人族,有一种传承自骨子里的轻视与傲慢。

九色法旨上的篆字并不多,但言简意赅,首先,人族要放弃战王策的普世与继续衍化,并下达诏令,禁止修习战王策,同时每隔三年,要接受星空诸族的巡查,以推断成效。

此外,年轻的锁天战王对诸族造成了累累血案,是星空诸族的重犯,人族要将其交出来,交由星空诸族处置或裁决。

最后,人族镇压之地中,被囚禁的诸族强者,与历代诸族陨落者的遗骸与兵器,要全部交出来,否则,诸族共伐之。

寥寥几行九色篆字,将星空诸族无耻而霸道的嘴脸,极尽显露,这真的就是一张法旨,将人族当成了昔年被奴役的血食,降下法旨,也只是一种强者对于弱者的俯瞰。

这根本就是要扼杀人族的未来,不允许而今的人族变得更加强大,且要对苏乞年这样的始作俑者进行裁决,从根源上断绝战王策的衍化,除此之外,还要人族遣返被囚禁的异族强者,却忽略了他们曾经在天路界关,或是人族星空下,带来了多少杀戮,留下了多少血债。

“这是一点都不掩饰了,想要以强权遏制我族,感受到了我族愈发壮大的未来,不想看到那一天的到来。”天青沉声道。

“看来,他们也不愿提前掀起纪元之劫。”苏乞年则轻笑一声,“一群声色内荏的东西,仅靠一张法旨,这是在维系最后的颜面吗?”

天青一怔,的确,按照过往古史中的记载,星空族会之后,不多久,诸族战师就会兵临界关,根本不会有什么法旨,眼下这道九色法旨降临,看似言语霸道,实则更预示着一种纷乱,显然,对于提前掀起纪元之劫,异族中存在不同的声音。

轰!

紧随其后,战皇殿所在的无垠战土,升腾起一股伟岸的气机,那是一方大印,璀璨而晶莹,弥漫着刺目的战辉,横击天宇,轰隆一声,将那降临人界星空之外的九色法旨击碎,四分五裂,九色极光溃散,在星空界关前,下起了一场绚烂的极光雨。

刑天大印!

五域星天,很多人族强者眼中映照出这一幕,皆浑身一震,痛快!什么九色法旨,这里是人界,异族的法旨或诏令,在这里根本行不通,这法旨上说的,人族也一点都不认同,人族不畏战,也不怯战,就算诸族共伐之又如何,一腔战血照山河,谁怕!

这一天,人族境内,尤其是五荒大地,声音出奇的统一,没有人认可那九色法旨上的东西,异族这是狮子大开口,将人族当成了可以随意拿捏的存在,以为人族不敢提前掀起纪元之劫,更重要的是,战王策对于人族未来的影响之深远,这九色法旨亦是一种印证,连异族都看不下去了,要出手扼杀,不愿看到完整的战王策现世,届时若是再化解了王者路上的桎梏,在无上领域这样鼎定乾坤的境界里,人族将对诸天异族形成绝对的压制。

不过,一些老辈无上生灵,也露出了沉凝之色,虽然纪元之劫没有立即被掀动,但随着这九色法旨被刑天大印击碎,也预示着,人族与诸天异族之间,在这浩瀚星空第三纪元的博弈,正式拉开了帷幕。

这是大族间的博弈,不是几个强者之间的对决,就能够决断的,这其中涉及到很多东西,就算是眼下诸皇从神战中苏醒,也不会轻易掀起至高的征伐。

封闭的第一战域内,苏乞年将煮好的灵茶分别注入两只竹碗中,一碗递给天青,一碗则由他自己轻抿一口,而后细细品味当中的诸般清静与灵性气息的变化,他看上去风淡云轻,连带着天青也将绷紧的心弦松弛下来,苏乞年说得不错,现在,才是大族博弈的开始,九色法旨的降临,以及被刑天大印击碎,都是人族与诸天异族之间的交手,接下来,就要等待他们的

在车内揉搓她的双乳 粗长巨龙挤进新婚少妇未删版

对手再次出招。

与之相比,对于当今的人族而言,时间,才是最欠缺的,只要拥有足够的时月,人族一定会迎来一场脱胎换骨的变化。

三日后,封闭了还不到十日的第一战域被打开了,很多战域弟子不禁松一口气,这莫名地被关在战域里出不去,还得不到半分解释,换做是谁心中都有些打鼓。

第一刑天到了,他看一眼竹林中悠闲的苏乞年,忍不住挑了挑眉,道:“你倒是轻松写意了。”

话虽如此,但第一刑天还是能够感到,苏乞年周身气机的圆融与内敛,若他此前没有看错,其一定真正跻身意志不灭的领域了,以盖世战王之身,再蜕变出不灭的意志,恐怕帝路上,能够作为其对手的,都寥寥无几了。

不错,只是寥寥无几,作为一方大帝,第一刑天深知诸族的底

在车内揉搓她的双乳 粗长巨龙挤进新婚少妇未删版

蕴到底有多深,同样,也映衬出眼前这个年轻人,有多逆天,在这样的年岁,已经帝路上少有敌手,换做是他,在同样的年岁,还在王者路上艰难攀登。(求订阅,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

喜欢纯阳武神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