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放荡受被各种play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却说那日蔡桂花失望而归,坐了牛车出去城,待得路上没了人,蔡桂花阴云密布的脸上终于降下雷霆,抓起牛芳芳按在腿上啪啪两巴掌。

奇耻大辱。

牛芳芳一口咬在蔡桂花大腿上,疼得蔡桂花啊一声叫狠狠一推。牛芳芳小小的身体往车下滚,幸得牛福山听着后头动静不对转过身见此迅速一伸胳膊把人给拽住,不然牛芳芳非滚到路上去。

“你冲孩子发什么疯。”牛福山粗声粗气。

他可不是蔡出权对媳妇温声细语,乡下的男人不动手打媳妇就是顶好的汉子,会疼会宠会说话的十里出不了一个。牛福山自觉对蔡桂花已经很好,谁家女人敢在男人面前肆无忌惮想说啥说啥想做啥做啥?

蔡家有钱,蔡出权还是个东家,牛家巴着这门亲,因此让蔡桂花在牛家嚣张。可这不代表牛福山不疼自己的孩子,纵着蔡桂花欺负他牛家的娃。

蔡桂花见牛福山对自己瞪眼,又怒又不甘,看自己亲哥在媳妇面前大声都不敢一声,再看看自己嫁的什么玩意儿。

她坐得笔直,怒视回去,拍着车板:“你怎的不问问她?在家说得好好的,猛不丁改口让我脸往哪里搁。还敢咬我,老娘肉都被她咬下来了。不孝的东西。”

牛芳芳气得哆嗦,卖女求荣,你还多自豪。

她知道名声多重要,孝字压头,以后想嫁得好就不能声名有瑕疵,不能顶撞蔡桂花,却也心里恨多一层。这个村妇,肯定打也要将她打到蔡家去,蔡家是要去,但不能改姓。

这事不能让蔡桂花做主,得牛家出面。只要牛家不愿意,蔡桂花也不能违背。

牛福山吼蔡桂花:“那是芳芳稀罕咱家,知道牛家才是她的家,不想离开咱家人。”

“噫,稀罕你家啥?稀罕你家哪个人?从我生下芳芳,坐月子吃的鸡、蛋、肉,全是我哥送来的。你家就给买了二斤红糖。”蔡桂花一脸瞧不上。

牛福山生气:“乡下人家,哪个坐月子不是吃个红糖鸡蛋就行了。你金贵,你娘家不也是土里刨食?也就你大哥说了门好亲事,靠着杜家才成了城里人。”

又不是你蔡家成了金贵人,你得意个什么?不然你咋嫁给我这个泥腿子。牛福山心里这样想,没敢说。

蔡桂花一下怒了:“我大哥就是说了门好亲事,他就是愿意拉巴我。远的不说,就这车、这牛,谁给你置办的?”

牛福山不说话了,牛和车可是大件,村里不是拔尖的人家可置办不起,可大舅哥说给就给了。有了这牛这车,家里省了多少人力。这份情,不能不记。

他把牛芳芳放在前头坐稳,嘴里咕噜:“还不是大舅哥看你带芳芳进城不容易才给的。也是芳芳的功劳。你咋就下狠手打她。你这个做娘的,心真狠。”

她心狠?蔡桂花气个仰倒,恨不得当下撩起裙子让牛福山看看小崽子牙口有多利,该不会出血了吧。

她说道:“你也知道我哥嫂疼爱芳芳的心,芳芳送给我哥嫂家才是最好。你家能把芳芳养得比我哥嫂家更好?何况芳芳去了我哥那,以我哥嫂的脾性更不会亏待咱。”

牛福山一脸闷,这些话早说多少遍,不止蔡桂花一人说,家里爹娘兄弟也都这样说,他也这样想啊,可哪知——

他看牛芳芳:“芳芳,你跟爹说,你

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放荡受被各种play

咋突然改口了?”

牛芳芳垂着眼,奶声奶气:“我不想改姓,我怕祖宗怪罪。”

牛福山才一感动,蔡桂芳就呸了出来。

“牛家祖宗怪你个屁,你是个女娃,又不能给牛家传宗接代。你能让咱家过得更好牛家祖宗才要感谢你。”

牛芳芳:村妇、粗鄙、无知。

牛福山叹一口气:“芳芳,你在咱家过不上好日子。”

牛芳芳绷着脸。

蔡桂花:“你跟她说个屁,回去揍一顿就听话了。”

牛芳芳眼底闪过恶毒的光。这个亲娘,实在太坏事了。可,她是连接蔡家的纽带,蔡家,她得用。

想到此,她抬头对两人一脸的诚恳孺慕:“爹,娘,我舍不得咱家。我去大舅家,喊大舅大舅母爹娘,但我能不能不改姓?我还是牛家的娃娃。”

两口子对视一眼:“啥?”

没太明白。

真是笨死了。牛芳芳再说一次:“我做他们的女儿,不改姓,做口头上的爹娘。”

两人还是茫茫然。

牛芳芳厌

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放荡受被各种play

恶:“舅舅舅母不就是想养着我召个孩子来嘛,我去就去,给舅母召孩子,但我还是牛芳芳。”

两人懂了,牛福山皱着眉:“大舅哥愿意?这不是白养牛家的孩子?”

这种亏本的买卖,他们村里才没人愿意做。

“哎呀,是舅舅舅母需要用我,再说,我长大了一样会回报舅舅舅母的养育之恩。”

两口子面面相觑。

蔡桂花:“芳芳,你舅家多富贵,你给他们当女儿不好吗?”

富贵?一个小城镇的小小布商也叫富贵?乡下人就是眼皮子浅。

牛芳芳:“反正我就是不改姓,娘,你跟舅舅舅母再商量,他们一定会愿意的。”

牛芳芳信心满满。

蔡桂花犹豫:“不然,咱们现在回去问问?”

牛芳芳脸皮一抽,这什么脑子,杜氏正在气头上才把他们赶出来呢,怎么也要过几天杜氏消了气再说。

好在牛福山理智在线:“回什么回,不嫌丢人的。过几天再来,好生给大舅哥赔个不是。”

蔡桂花不甘不愿回了村,进到自己家的大院子,一大家子七房人都挤在一起,尤其吃饭的时候堂屋那个挤,再想蔡家,那么好的宅子才两个人住,多提多自在。心里又是一团窝火。怎么就没城里人看上自己?

见他们一房回来,家里大大小小都出来,牛福山的兄弟牵牛去后院,牛福山老娘急的问:“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怎么芳芳也回来了?今天不就该留下?这是咋了?”

牛老爹:“进屋说。”

一大家子全钻进堂屋,炕上炕下全坐满,牛福山老实巴交,将蔡家的事不添油加醋也不缺斤短两的一说。

牛老娘只拍大腿:“哎哟芳芳你个缺心眼儿。”

牛芳芳只当听不见。

大房的幸灾乐祸:“爹,娘,我就说嘛,谁家不想要自己孩子去心疼别人家的,人家蔡家两口子还年轻,好端端的干嘛抱别人的,要抱也得抱个男娃。”

二房的说:“就是,我就跟七弟妹说,抓紧生个男娃过继是正经,丫头片子顶什么事。”

三房的说:“二嫂说的就不对了,抱男娃才是给别人家养孩子,抱个女娃不就是为了生个男娃。”

四房说:“对啊,丫头片子养就养了,以后一副嫁妆就打发了,人蔡家算不差账。芳芳你咋就不愿意?咱家这家底可给不了你什么嫁妆。”

喜欢植灵女王升级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