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不准穿衣服想做就做 想把你抱着C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瞬间天地寂静。

迦叶阿傩二尊者傻眼。

青狮、白象两个货同样傻眼:‘那佛祖竟然一声惨叫逃了?难道佛祖是假的?’

三千揭谛、五百阿罗也同时不由傻眼,全都一脸的左右看看:‘发生了什么?’

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同样一下不由受惊了:‘如来这是?刚刚发生了何事?如来为何突然一声惨叫逃了?’

两位男菩萨不由对视一眼,结果竟也直接扭头而去。

一自是不想见那天蓬元帅的猪八戒,二则也是对这三界即将的一场大劫心有余悸,当初可就是身死险上榜的!虽然最后没有上封神榜,但这肉身在上次封神时却是真的陨了!

如果这一次再出现意外,可能就是真的身死了,所以对于两个货还是逃命要紧!只要圣人没现,两个货自也就可以对天庭西天应付一下。

紧接。

西天如来一声惨叫逃了。

文殊菩萨、普贤菩萨也走了。

孙悟空则无声无息不见了影。

迦叶阿傩二尊者,两个货也不禁左右看看互相对视一眼,干脆带着三千揭谛、五百阿罗返回西天,同样心中忍不住大惊:‘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昆仑山。

只见一众的老杂毛也正一起端坐麒麟崖上。

南极仙翁一捋白须道:“等过了佛祖的那狮驼岭,便就是我的比丘国,那妖猴天生仁慈,若是发现有妖怪用一千一百一十一个小儿心肝为药引,要练成圣不老药,其肯定会多管。”

广成子也沉吟:“我等如此对人类,会不会……”

赤精子立刻:“有何不可?那人类本就不过是蝼蚁,洪荒时便曾遭那帝俊、东皇太一屠戮,如今圣人不出,天道不出,若不是那人类牵连天地气运,就是让其消失亦无妨。”

几个老杂毛都是不由点点头。

黄龙真人也接道:“我等却是看透得晚了一些,那如来可以让大鹏吃那整个狮驼国,显然是早知道了天道跟圣人一样不出,不然如此视人类为蝼蚁血食,天道恐也会降下天罚的。”

几个老杂毛再点头。

赤精子再忍不住好奇道:“听说三位道祖准备伐那东天了,诸位道

在家不准穿衣服想做就做 想把你抱着C

兄可知何时发兵伐那东天?”

南极仙翁:“上次封神因天道插手,我等棋差一筹,这一次圣人天道都不出,那东天也不过赵公明、多宝道人几人,当不会再出意外。”

顿时一众的老杂毛也都不禁微沉默一下,上次那赵公明一人可就是败了自己一众阴险卑鄙老杂毛的道兄,跟还将燃灯道人追杀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如今虽然有了三位道祖,但一百年前那道祖老君如果是妖猴对手,会让妖猴一把捽个倒栽葱吗?好在此时那妖

在家不准穿衣服想做就做 想把你抱着C

猴已不再是一百年前。

只怕那东天安静了千年时间,更尤其还有那暗中的秦云道人,上次我等可是都栽在了那秦云道人一人手中,如今那秦云道人都还没现身,不定会有什么意外。

再伐东天,还是诸位道兄在前吧,我广成子绝不再站在燃灯道兄身边。

而想到当初为燃灯道人被动挡箭的一幕,广成子便也忍不住心中发黑,每当想起时都忍不住有种要吐血的感觉!那燃灯道兄怎么如此卑鄙无耻,公然拉自己挡箭?而且还是连续一次两次三次四次!竟比自己还卑鄙!

但一众的老杂毛哪个又不是卑鄙之辈,所以千年过去后,尤其此时还是圣人不出天道不出,一众的老杂毛便也都有了自己的心思。

很快比丘国。

就在三界一片安静下。

金蝉子却还在继续往西天行,直接便被比丘国的鹅笼所吸引,因为比丘国许多百姓门口竟都放着一个鹅笼,关键里边装的却并不是鹅,反而是孩童!

于是金蝉子便也忍不住好奇了,干脆直接便问接待自己的驿丞。

驿丞也不由苦着脸小心详细如实道:“长老不知,此国原名是比丘国,最近有民谣,才改作了小子城。

只因三年前,有一老人打扮做道人模样,携一小女子,年方一十六岁,其女形容娇俊,貌若观音,进贡与当今……”

貌若观音?金蝉子不动神色:‘那位观音菩萨确是洪荒一等一绝色的女菩萨,也不知究竟是何来历?显然不可能是那阐教之人。’

驿丞继续道:“……陛下爱其色美,宠幸在宫,号为美后。近来把三宫娘娘,六院妃子,全无正眼相觑,不分昼夜,贪欢不已……”

金蝉子也再次不由心中微动:‘这怎么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对了,千年前那场武王伐纣,不就是如此诬赖那东天天帝帝辛的吗?

好像也是有一个妲己进宫,被那阐教西岐定下荒淫无度的罪名,结果却被天道点明了无辜……’

驿丞继续:“如今弄得精神瘦倦,身体尫羸,饮食少进,命在须臾。太医院检尽良方,不能疗治。

那进女子的道人,受我主诰封,称为国丈。国丈有海外秘方,甚能延寿,前者去九仙山、太华山采将药来,俱已完备。

但只是药引子利害,单用着一千一百一十一个小儿的心肝,煎汤服药,服后有千年不老之功……”

金蝉子再次忍不住心中微动:‘等等,等等,这怎么也看着有点眼熟?用心肝煎汤服药?好像也是那阐教当初诬赖那东天天帝帝辛的吧?

记得当初,那阐教也诬赖那帝辛、妲己,言两人用王叔比干的心熬药,结果那比干却是元始安排投胎转世的文曲,生而就是为死在那帝辛手中的。

这一次,背后难道是那阐教?就不能换个新的套路吗,莫非以为我金蝉子,也对!我金蝉子此时却是转世,自不能记得上古封神之时。’

一边心念电转的同时,只听驿丞却还在继续道:“这些鹅笼里的小儿,俱是选就的,养在里面。人家父母,惧怕王法,俱不敢啼哭,遂传播谣言,叫做小儿城。

此非无道而何?长老明早到朝,只去倒换关文,不得言及此事。”

瞬间话音落下,金蝉子心中也不禁再一叹:‘这是逼着我贫僧和孙猴子出手啊!你等视人类为蝼蚁血食,然后再逼着贫僧来做好人。

你等吃完了人,待猴子下杀手时,再关键时刻来一句大圣请手下六人?这人类就白白被你等当做血食蝼蚁吃了,看来这三界果是需要一场大劫。’

于是不动声色也立刻装作流泪哭道:“昏君,昏君!为你贪欢爱美,弄出病来,怎么屈伤这许多小儿性命!苦哉,苦哉!痛杀我也!”

喜欢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