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了下面随便处置 公交车最后一排被C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接下来的日子,年元瑶每时每刻都泡在倚诗栏里,依旧扮演她的胸无点墨的纨绔子弟,只是一直没有动静。

封玄霆带着一众人照旧坐在雅间往下瞧,却未找到任何一个可疑之人,难免脸上露出焦急神色,离皇帝寿宴可没有几天了,他们已经又接到了一起下属县衙相同的案子,案子已是迫在眉睫。

楼下,年元瑶依旧莺莺燕燕环绕,好不潇洒,一姑娘倒在她怀里,从刚刚开始就在不住戏弄,惹得他大笑不已,神色晦暗,搂着那姑娘抬腿往楼上走去,那姑娘终于得了巧,一路上差不得黏到年元瑶身上,进了一间厢房。

楼上众人瞧见这副模样,知道事情恐怕迎来了转机,立刻钻进了隔壁房间。

房内,年元瑶神态迷离,望着眼前以手帕遮面的女子,眼尾一挑,眉毛轻轻上扬,笑吟吟的道:“不知公子找我来所谓何事?”

眼前女子似乎有些惊讶,道:“你认出来我?”嗓音响起,却是属于男性的浑厚粗哑,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接着问道:“何时?”

年元瑶保持着那份迷醉的状态,一手竟然还去桌上倒了一杯茶,喝完才回答,“从你靠在我身上之时。”

那男子没想到自己倚重的绝技竟被人一开始就识破,不禁有些恼怒,愤然开口:“阁下可否告知我哪里露出了破绽。”明明自己模仿的惟妙惟肖,根本肉眼难辨。

年元瑶又喝了口茶,“倚诗栏女子善舞,多露脚踝,因此平日里多注重此处的保养,皮肤细腻光滑,”说着还在空中虚抓了一把,活脱脱一个浪荡子模样,又转向眼前之人,道:“你靠着我身上之时,你的脚踝却毛发旺盛,粗糙无比。”年元瑶定定看着他,眼中光彩四溢。

那人没想到自己竟然败在这样的细节上,一时有些无法接受,悠悠然说道:“年公子看来并不似表面那般庸俗无知。”

年元瑶:“那是自然,对美人,我可一向是精通之奇才。”说完又放声大笑起来。

“年公子看来是我们想要的人选。”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在这原本不大的房里引起回响,年元瑶抬眼,一身穿黑袍中年男子立于眼前。

来人身量不高,胜在气势十足,明明裹着袍子,却散发出强势的威压,惹人不敢直视,当然年元瑶除外。她上下一扫眼前站着的人,轻蔑一笑,问道:“你是谁?本公子和美女聊天你竟然敢来插嘴,活腻歪了?”

中年男人明显脸上起了怒色,却硬生生地压了下去,躬身行礼道:“年公子,不论我是谁,我是来实现你的愿望的。”

年元瑶一听,仿佛听到了极大的笑话,眼神直勾勾地望着前面之人,“你知道我有什么愿望?”

那中年人

输了下面随便处置 公交车最后一排被C

脸上嘴角一挑,说道:“年

输了下面随便处置 公交车最后一排被C

公子,酒池肉林,琼楼玉宇,转瞬之过客,光阴之逆旅。世间为生命脆弱,不易长久,不知我所说的对不对。”

年元瑶终于脸色正经起来,说道:“阁下何意?”

中年男子,依旧缓慢开口,把握着他的节奏,“年公子,区区不才,曾拜高人修道,自问略有所成,延年益寿,重铸童颜对在下并非难事。不知在下能不能实现年公子的愿望,为年公子分忧?”

年元瑶复又低低笑了起来,“这位大叔,若是修仙,出门左转,街尽头,城外白云观今年或许还在招徒弟,”年元瑶扫了他一眼,“你年纪虽大了些,倒也说不定是块好苗子。”

那人听了却不恼,只是拿出一物交到年元瑶手上,微微颔首,“年公子,这是在下炼制灵药一枚,年公子可拿回去试试,若公子信我所说,明日午时,京郊念慈堂,恭候年公子大驾光临。”说完怕年元瑶不相信一般,拿指甲从那物上扣出些许,当面舔了舔手指,转身离去了。

待人散尽,封玄城第一个冲了进来,拉着年元瑶左看右看,生怕她受了什么委屈,年元瑶苦笑不得,总算等到他停了手,才说道:“金子跟过去了吗?”

封玄霆略微一点头,算是承认。年元瑶从怀中掏出刚刚拿到的小药丸,狡黠一笑,“皇天不负有心人。总算拿到手了,你们说这东西到底是什么?能让那两个人为之丧命。”

江清峰呵呵笑着道:“阿瑶,我们这里可就是你的医术最高明,那要问你呀!”

年元瑶一听,略有所思,手中一抛,将药丸抛乳江清峰手中,赧然道:“我发现我们众人之中,江公子似乎时间富裕,不如就由您来查明这药中到底是何成分吧。”绣眉一挑,流光溢彩。

江清峰似乎还有些怔愣,没想到自己突然之间分配了个这样的活,却还是笑道:“阿瑶让我做的,我自然不能推脱,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说话之间,夸张地行了个大礼。

年元瑶懒得搭理他,将视线错落开去,望向封玄霆,见他也正好望着自己,脸颊竟有些许发烫,想她这几日在楼下风流放纵,一派欢场高手的做派,简直判若两人,封玄城在一旁觉得这样的瑶瑶真的没眼看,索性装作啥也看不见。

封玄霆就那么注视着她,也不开口说话,良久,年元瑶先败下阵来,说道:“王爷,我想今日这人应该就是长生会的关键人物,听他口气,他们似乎一直在甄选目标,看来中招的绝对不止死了的这几个。”

封玄霆思索片刻,缓慢说道:“你的意思是他们背后还有别的目的?”

年元瑶会心一笑,与封玄霆说话就是畅快,明明两人之间也没有别的交流,却总是能猜到对方所想,这样的默契一如往昔,不论封玄霆记不记得,那道红线跨越生死,穿越时空依旧将他们紧紧相连,不曾遗弃。

喜欢邪王爆宠:神医嫡女又坏又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