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深火热小花喵po 回娘家每次他都搞我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沈昭慕虽然学了池芫厉害的魔法,但他毕竟没有精通,而他还没有接触过精神控制系的魔法,所以,当高阶魔法师伸手,摇了几下手中的魔法手杖,便有一个法阵出来,将沈昭慕罩住。

然后对方念了几句咒语,沈昭慕刚要使出雷系魔法攻击他们,就骤然感到脑袋一疼,整个人单膝跪地上,一只手撑着地,另一只按着头,神情痛苦。

这名高阶魔法师见状,露出一个凉薄的笑来。

“不过如此。”

他在嘲笑沈昭慕的不自量力。

也嘲讽那群打不过沈昭慕的低阶、中阶魔法师。

“呵呵,还说两个一起上,我看,我们俩随便哪一个就够了。”

另一人,轻蔑地看向沈昭慕,笑意充满讽刺,下一瞬,却抬手一抛,数道冰柱朝被困在光圈里的沈昭慕刺去。

这是下的死手。

池芫看得摸了下手臂,代入感极强,她已经跟着疼了下。

但她却盯着地上强撑着还要站起来的沈昭慕,期待他争点气,别这么快就被对方打趴下。

那样的话,她这个师父,会很没面子的。

尽管,没有人知道恶龙还会收徒弟。

“啊——”

沈昭慕努力地站了起来,徒手,带着雷电的力量,徒手去撕困住他的法阵光圈,手立时变得血肉模糊,他怒喝了一声,然后在冰柱攻击来之际,飞快念着咒语丢出了火球。

这火明黄中带着点些许的赤红,直接将冰柱消融。

使了冰系魔法的高阶攻击型魔法师,见状,立时吃惊地张了下嘴,。

“这,不可能……”

他身为高阶魔法师,使的魔法那是寻常魔法师无法抵御的,更别说眼前这毛头小子,看着最多算是个刚入门的中阶。

还有……

“这火不对劲。”

旁边精神系魔法师,手持魔法手杖,在地上跺了跺,想要将法阵加强。

但沈昭慕忽然飞驰而来,带血的双手带着雷霆之击,朝他们二人扑来,一手拽住一人的脖子,三人顿时被他的雷系魔法所召唤来的雷电劈中。

“啊啊啊——”

高阶魔法师身为被雷电攻击的对象,自然受到的伤害要比沈昭慕大得大,两人哀嚎着,直接抽搐着倒在地上。

至于沈昭慕,他这自损五百,杀敌一千的招式,自然对他本人来说,也很有凶险,至少,目前看来,很遭罪。

一双手血肉模糊的,看着就疼。

池芫吸了口气,大白立时凑到她身后,一双耳朵往下一耷拉,直接灵性地蒙住了她的双眼。

“主人别怕,看不到了。”

“……”

池芫:统儿啊,忽然觉得,你聪明不少。

系统:这个时候禁止cue我!和这只兔子比较,并没有感到自己有脱颖而出的喜悦。

相反,侮辱性奇强。

池芫:你还挺像个人。

系统:我谢谢您,这也不像是什么夸

水深火热小花喵po 回娘家每次他都搞我

奖的话?不过,你这个位面的确不是人了。

“是条龙”三个字还没补上,就迎来了熟悉的黑暗。

系统:……

算了,一开始觉得是入狱,现在待久了,反而分不清虚空和金钟罩哪个是家了。

再说沈昭慕,他以“自杀式”的方式,直接将两名高阶魔法师劈得吐血厥过去,但他自己嘴角也溢出血迹……

这时,一直坐壁上观的小白,倨傲地往下撇了眼,看见沈昭慕狼狈地弯起腰,艰难地爬起来,然后踉跄着,朝自己行来。

随即,带着小白,念了个空间魔法的咒语,一人一兽立马被传到了不远的小镇外。

小白背着包袱,看着滚落到山坡下的沈昭慕,虎瞳忽然一竖,露出凶狠冷酷之色,沈昭慕被血呛了下,吐出血沫来,靠着树干,狼狈地大喘气。

他笑了笑,少年满是血污的面上,带着几分痛快。

真好啊,他也是能独当一面,单挑那么多魔法师的魔法师了。

以后,谁都不会瞧不起他,他会变得更强,强到整个魔法大陆听到他的名字,看到他这被他们排斥的东方面孔,便瑟瑟发抖,不敢轻视为止。

只是,他一抬眸,便对上小白那冷血的眼神。

那是他熟悉的眼神,有那么一瞬,他觉得就像他自己。

冷酷,残忍,自私自利。

他意识到什么,抬手抹去快要滴落到眼皮上的血,咳嗽着,轻声温和地和小白道,“师父的礼物,一定要保护好……我出事不要紧,她的东西要紧。”

“别在我面前装可怜表忠诚了。”

小白从容地一跃,便来到沈昭慕面前,它一只脚已经抬起,伸出了锋利的爪子,随时要朝沈昭慕的脖子招呼过去。

它追随池芫,除了契约之外,也有慕强的成分在,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强者为尊,强者才能让它这样的兽王也听命行事。

但沈昭慕这个一身毛病的人类少年,凭什么也凌驾于自己之上?

主人认他这个徒弟,但它可不认沈昭慕是自己人。

无关别的,少年心思太重,阴险狡诈,一看主人便玩不过他的心机。

它和主人有着契约,为了自保,它也不能让沈昭慕这样的危险分子继续留在主人身边。

尤其是,主人还没有解除封印。

“你不能回去。”

小白的爪子尖锐锋利,沈昭慕眼睫轻轻一眨。

手缓缓抬起,按住胸前位置。

“为什么……”

他带着几分悲凉和可怜地望着面前的小白。

“自私虚伪,惹是生非,留你不得。”

小白的爪子就要划向沈昭慕脖子的那一瞬,哨声清亮地响起。

沈昭慕闭着眼睛,用带血的手握着池芫给的保命时用的哨子,吹响了它。

但他整个人都在抖,其实他也没底,这么远,池芫会听到吗?

就算她听到,她能立马出现在这吗?

他的空间魔法还不够熟练,只能随意传输到这么个小镇外。

所以沈昭慕其实只抱那么一丝丝的侥幸心理期待着池芫这个救世主出现,但他闭着眼,却也认命自己很大可能要被小白划破脖子。

这时,小白忽然整个身躯都僵住了,它张开的大口也合不拢了。

它眨了下虎瞳——

“主人……”

它不知道池芫全程都在看沈昭慕的“直播”,就等这么个出场机会呢,所以,当它看到,居然会出现在这个离丛林深渊有些远,对她来说是很不利的地方。

还护在沈昭慕面前。

“小白,你逾矩了。”

喜欢快穿:女配又跪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