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可by金银花露全文百度云 躁动的青春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无妄地底开血海,妙某舍身杀业证。

天道自此引善恶,六道将至轮回生。

待地下各处归于平静,无妄低头注视着那蔓延出方圆万里的血海,感受着乾坤出现的细微变化,体会着以及此前天道开辟这方‘小天地’时,露给无妄的诸多感悟……

乾坤大道,似乎就蕴含了这个天地的终极奥秘。

但这条大道漫无边际,以天、地来定义乾、坤已是十分狭隘。

大道路远,自身还是不能有半分懈怠啊。

几道身影自远处赶来,纷纷对大长老庆贺,大长老含笑回应,倒是比之前多了几分淡定与自信。

此刻,大长老与天道的关系颇为紧密,血海今后也会在天道严密的监察之下。

这才刚一会,此地那昏暗低沉的‘天空’,就飘来了一团黑雾,欲要钻入血海之中。

吴妄目露好奇之色,抬手摄来一缕黑雾,在指尖轻轻捻了几下,眼前浮现出了一一幅幅虚像。

有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蜷缩在地上,周遭有拳脚不断落下;

那少年长成了壮汉,跪在几处新坟前,放下肩上的行囊嚎啕大哭;

壮汉持刀朝前方人影挥砍,似是成了一伙盗匪的首领;

一把长刀突然从已现老态的男人胸口窜出,刀尖染着血,迅速向上滑动,所有画面归于黑暗,但狂怒的情绪已喷涌而出。

‘你竟背叛我!’

‘你们竟背叛我!’

‘我要让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东西死无葬身之地!’

那些虚像悄然炸散。

那些黑雾也已沉入了血海,化作了血海中的一团污血。

过程虽短,却验证了血海的作用,以及血海对生灵之恶的吸附作用,将那些怨恨、愤怒抽离了人间。

正当东皇陛下要开口说几句勉励大长老的话时,上方突然飘来了一团团黑雾,源源不断、一时不绝。

几位天道大神皱眉的皱眉、摇头的摇头。

吴妄轻轻一叹:

“世间沧桑,世人多有命途多舛者,或许人性本恶,或许生灵本自就为了生存与欲望而活,但不管如何,天道存在的一部分意义,就是去引导生灵向善。”

大司命缓声道:“世上本无两全法,更无完美的生灵,陛下还是早些明白这些为妙。”

吴妄点点头,身形落向血海,与大长老相对而立。

“辛苦了,”吴妄低声道,“与大长老相遇以来,鲜少有什么能帮上大长老,也没让大长老享受过几日安生日子,又给大长老派到了这般苦寒之地。”

“陛下,”妙血尊笑道,“这是莫大的机遇,与大道相伴,如何算苦寒?属下有三件事,还请陛下答应。”

吴妄立刻道:“大长老尽管说就是。”

“第一件事,是属下在此成就杀神之事,还请陛下对人域保密,对灭宗也保密,以免惹来一些是非,灭宗安安稳稳发展就是。”

“可,大长老有心了。”

“多谢陛下,第二件事就是这杀神之位。”

妙血尊面露正色,那血色眉毛轻轻皱起,缓声道:“这条大道过于危险,而杀伐大道镇压血海,血海中有太多污垢。

属下虽有信心保持道心不失,也有天道在旁相助让属下维持道心清明,但万一……”

妙血尊露出少许微笑,看吴妄的目光,就如许久之前那般,像是在看自己的晚辈。

他道:“若属下自甘堕落,您该斩就斩,既为天帝,当以众生为先。”

“嗯,”吴妄道,“大长老教诲,我都记下了。”

“第三件事有些为难,”妙血尊清清嗓子,低声道,“能不能把老宗主的坟头迁过来,属下在这里给他置办置办,弄点排场。”

吴妄:……

您是指的那个七彩琉璃八宝镇龙天穹地浑大陵墓?

大长老怎么就出了这般执念,始终不肯放过老宗主的坟头呢?

吴妄笑着拱拱手:“回头我就派人。”

“多谢陛下,”妙血尊顿时露出了欣喜的微笑,像是放下了一件心事,“陛下事忙,还请回返天庭主持政事,属下自会全力稳固血海。”

“有劳大长老。”

吴妄拱拱手,身后落下的几位天道大神与妙血尊互相行礼问候。

随后,几道光束落下,吴妄与云中君等神自光束中消失不见,直接被天道送回了天庭之中。

来时不知血海在何处,而今血海与天庭都已在天道治下。

吴妄本想趁机与少司命一同回返寝殿休息,但侧旁云中君抢先半步,已是笑吟吟地道了句:“陛下,天还没黑,政务要紧。”

少司命对吴妄轻轻眨眼,而后学着人域女子的礼数,对着吴妄欠身一礼,笑道:“我去找姐姐喝茶了。”

言罢身形飘然而去,留给吴妄一个清美的背影。

总感觉自己被针对了。

“召集天庭众神职,”吴妄淡定地道了句,“血海之事现在可以公布了,让诸位爱卿感受感受何为杀伐大道,如此以后也好多些警惕之心。”

几位天道大神含笑点头,同时驾云朝前方大殿落去。

血海处。

大长老妙血尊负手静静站了一阵,随后轻轻舒了口气。

能帮到宗主就好。

“贫道这把老骨头,没想到还有这般作用,当年选这血煞大道,师父不曾欺贫道啊。”

言罢,妙血尊轻笑了声,身形沉入血海。

血海在外看时无比粘稠,但其内却是一片空冥之地,各处飘着棉絮状的血气,其内纠缠着一缕缕还未增太多的黑雾。

妙血尊掐指一算,按血海这般扩张的速度,只需过三百年,面积就会扩增一倍。

当然,血海扩张的速度,是跟百族生灵总数,以及开了灵智的生灵自身情绪有关,若是爆发什么大战,让天地间死伤生灵太多,血海也会因吸纳生灵的怨恨而迅速扩张。

血海若扩张太迅猛,必然会导致血海煞气泄去人间,血煞会依附于那些罪孽较重的生灵身上,让他们陷入癫狂、造成生灵大片死伤,且会将这些罪孽较多的生灵引入自我毁灭,从而达到进一步压制生灵数量的效果。

这似乎形成了一种‘反馈’机制。

“这些都是宗主构想的吗?”

妙血尊心底暗自感慨,他收起了两件杀伐之道神器,持着长剑走了几步,在这空冥之地甩出几道剑光,开辟出了一片清澈的湖泊。

湖中有草屋、丹房,又有一只摇椅、一片树荫。

妙血尊飘入其中,舒服地躺在了摇椅上,口中轻吟一二,又哑然失笑。

本觉此身已无大用,而今却扛天地重则。

如此光耀门楣之事……自是不能忘了老宗主的坟头。

嗯,接下来就不必朝壮观的方向发展了,可以弄些声色,搞一些接地气的景致。

……

“大人,您真就放任那无妄子对咱们如此步步紧逼?”

是夜。

旸谷,扶桑木顶峰的大殿处。

羲和斜躺在那雕龙绣凤的软塌上,素手撑着自己面颊,她秀眉轻皱,目中流露出几分无奈之色。

前方几名女性神祇正低声说着这般话语,一名带着少许皱纹,身周散发着浓郁煞气的神祇低声道:

“大人,咱们自第三神代至今,都未曾受过这般欺辱啊!

他东皇开辟天道,却是此前问都不问您,将东野五十余神直接排除在外。

其心还不明显吗?”

又有神灵道:“大人,天道最要命之处,就在于天道只需要咱们的大道,却不需咱们这些大道之灵,甚至天道更倾向于覆灭咱们这些大道之灵。”

“东皇是人族出身,必然是心向人族。”

“好了,”羲和凤目一扫,几位神祇连忙低头。

其中那名以龙首人身示人的神灵,目中流露出几分不满。

羲和看向那龙首神,淡然道:

“你们莫非是觉得吾太过软弱了?

那无妄子开辟天道,根本没有给吾太多思考的时间,且当日吾已拒绝了一次,若是第二次再拒绝……人皇在那,云梦之神神通诡谲,吾还想回来?

日之大道交出去又能如何,东野之地乃吾等世代经营,天道纵然昌盛,吾等只需不再犯杀孽,不去违背天道而行,自可得一地安稳。”

那龙首老妪叹道:“可,大人啊!”

羲和打断了这神的话语,冷然问:“帝夋在时,你们得到的比现在多吗?”

众神不由默然。

“帝夋兑现了他的诺言,东野和东野之东他从未过问,”羲和淡然道,“但帝夋是什么脾性,你们如今也知得一清二楚了。

他连与吾数十万年的夫妻之情都不顾,负心薄幸之绝,为大荒自古而来之顶峰。

今日的东皇虽与你我不同路,但他有一点好处,就是自身是有仁慈之心的。

他骨子里奉行的是人域的那套仁义的说辞。”

羲和缓缓起身,凤目中流转着几分无奈:

“无论吾等愿或者不愿,天道已经立下了,天地确实变得比以前更为稳固了。

你看天庭,有多少天宫旧神?

这还是天宫曾对人域做过无法饶恕之事。

吾虽不愿说这般话,但诸位,你们自己想想,再过段时日东皇会外出巡游,必然会来这旸谷之地,那时不如献上自身大道,吾自会为诸位争取百般好处。”

“大人,您为何现如今……”

那龙首神颤声道:“现如今连半点争斗之心都无了?”

羲和默然,坐在那软塌边缘静静出神,双目中划过了浓浓失落。

“帝夋负吾,吾不愿负秩序。

帝夋与吾之间已成仇怨,吾自不会放过他。”

“可,大人,那无妄子而今不过是刚立天庭,所以才用这般笼络人心的手段,只要天道再稳固,他定会露出那凶恶之獠牙!他!”

“好了!”

羲和看向那龙首神与那面容有些苍老的神祇,皱眉道:

“你们在东野呆的太久,不知这天地已是什么样了。

吾此前就该让你们也去面对下人域那众多不要命的超凡。

天道早已稳固,而今掌控大道已近千,乃第一神代后的这五次秩序里,最为稳固的一次,他并未对东野下杀手。

诸位可知他为何留着东野?”

似是感受到了羲和的怒火,几位神祇连忙低头行礼,口中说着:

“臣不知。”

“他是想等吾和尔等反天道,”羲和叹道,“他在等那些对帝夋这负心薄幸之前天帝还抱有幻想的神灵、生灵、势力,逐渐归拢东野。

他几乎已对吾明着说了!

一年半载之后,东皇初次出游,将会是吾等唯一的机会,各位勿要自误。

下去吧,都冷静冷静,走出去看看这个天地。”

言罢,羲和一甩衣袖,坐回了软塌上。

几位神灵低头叹气,自此处退走。

天庭之中。

吴妄坐在少司命寝殿中,闭目打坐,心底的天道投影出了东野正发生的这般情形。

天道监察之下,除非是至强者有意遮掩,不然吴妄想看哪儿就看哪。

羲和是感受到了天道注视,才会如此说的?

还是羲和真能清醒地认清局势?

吴妄心底暗中嘀咕,又见那铺洒了柔和神光的大殿中,羲和突然有些烦躁地拍碎了软塌的扶手,像是失去了所有力量,双目中也没了多少神采。

大殿深处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啼叫。

她起身轻轻一叹,却很快露出了温和的微笑,像是刚才不曾发怒,挺直细腰、身周神光环绕换上了一身朴素长裙,迈步朝着神殿深处走去。

后,羲和浴日。

吴妄坐在那沉思了一阵。

他其实动了恻隐之心,想着拉羲和一把。

但……

‘主人还请多提防羲和,在绝大多数的可能性上,她都会再次倒向帝夋。’

钟此前的提醒还在耳旁。

罢了,看她后续如何选择吧,自己能做的就是不去干预,等羲和做出她心底的抉择。

“陛下~”

“来了,”吴妄顿时抖擞精神。

别人夫妻的事,他管个啥劲,还是照顾好自家娘子才是。

游园,游园。

……

此前吴妄在‘天道之间’故意说了接下来天庭的计划——整顿西野,其实也是存了对羲和的试探。

但暂时的结果,还是让吴妄比较满意的。

羲和并未对西野出手,甚至下令让东野诸神避免与西野神灵接触。

对此,在天庭派出大军清扫西野时,吴妄特意派人送了大批礼物,并给了羲和一笔可以支配的天道功德之力。

这已经是吴妄给羲和最大的善意了。

羲和也并未辜负吴妄的期待,用那笔功德之力,提升了几名小神的实力,并以此事劝说了东野旧神。

但不知为何,这些东野的旧神们,依旧在抗拒天道,反感天庭。

‘帝夋在暗中影响?’

吴妄也有些拿不准,毕竟现如今天地被天道包裹,帝夋就算暂时控制了烛龙,想要影响这个天地,必然会被天道察觉。

又或者,是自己还有什么疏漏之处?

稳妥起见,吴妄特意在繁忙的公务中,断断续续抽出了两个月的闲暇,重新检查了一遍天道内外。

很快,吴妄就发现了一点不同寻常之处。

天道对天地的控制力度虽无比强横,但终究是不圆满的。

大抵这就是天道本身的特性——在掌控之外,给天地一线生机,避免规则重压之下,生灵失去活性。

换而言之,虽然几率渺茫,但确实存在帝夋在暗中操控东野的可能。

四舍五入那就是帝夋肯定在暗中搞事嘛。

吴妄由此多提了几分心,一刻都不敢对东野懈怠。

清扫西野的过程不快也不慢,土神为帅,天庭数十武将出阵,率百万天兵,将西野先围起来,然后开始对那些西野之神下黑手。

西野根本没有良善之辈,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磨灭意识、收其大道。

西野的混乱局势,吴妄此前切实见过,而今通过天道去清算,那些小神积累的罪孽……又让天庭得了一大笔功德。

这笔功德一半被吴妄赏赐给了参战的天兵天将,论功行赏。

一半收归天道所有,毕竟地主家还没富可敌国。

有条不紊的,吴妄关于天庭的构想在逐步推进,几乎几个月、半年,天庭就会发生一件标志性的大事。

从立天庭开始,天道就高速发展。

开辟血海后,天道可支配的功德之力不断膨胀,激活旧神大道的计划也开始实施。

在西野被天庭收编,当年被帝夋坑死的、曾为驱赶烛龙立下了汗马功劳的第三神代遗神,其大道也逐渐被天道吸纳。

这些大道在旧天宫中都有印痕,只要有足够的功德之力,就可将其填充起来。

如此,天道掌握大道数量,积累到了一千二百余条。

如木神这般老神逢人就说,天地从未如此稳固过,他们看到了天庭万古不坏的‘奔头’。

吴妄对此也只是付之一笑。

只有不断变化的时势,哪有什么万古不坏的秩序,旧的总会被新的所取代,万物发展有其规律,也有其必然性。

在吴妄的感知中,展天道、立天庭仿佛就在昨日,但三年之期已悄然而过。

到他此前定下出游的日子了。

最近几个月,天庭里里外外都在为此事忙碌。

天帝第一次出游,象征意义十分重大,且会影响到天地格局的变化,这是重中之重的大事。

吴妄甚至都得了许多假期,能与自己的两位夫人其乐融融地相处。

游园虽好,却没办法贪多。

小岚入天宫后,严格遵守‘享乐不能影响吴妄正事’的原则,与少司命轮流且有限度地陪伴着吴妄,并时不时对吴妄劝谏几句,请吴妄勿要松懈。

有趣的是,泠仙子因此对吴妄心有亏欠,两人相处时,吴妄有一些略微过分的要求,她也是一一顺从。

那般蚀骨的温柔,让吴妄流连忘返,却也只能按时起床去主持朝政。

也由此,泠小岚在天庭中得了不错的名声。

这般名声虽远不及少司命的威望,但逢神逢仙提起这位仙子,那都是竖着大拇指说一句贤明。

如今,已到吴妄外出的时日。

吴妄的寝殿中,林素轻忙前忙后,帮吴妄调整着那玉环的高度,为吴妄整理着衣角。

她柔声道:“陛下,这次去人域真不用我跟着?那您总该带上泠仙子才是。”

“这可不是出去游山玩水,”吴妄笑道,“此去人域应该没什么问题,但稍后还要去昆仑之墟,去北野,去东野,说不准会遇到什么麻烦。

云中君老哥伴我,小命与大司命镇守天。”

“您转个身让咱瞧瞧。”

林素轻笑语盈盈地上下打量着吴妄的身形,满意地点点头:“还不赖嘛,越来越有天

乐可by金银花露全文百度云 躁动的青春全文阅读

帝的威严啦。”

吴妄挑了挑眉,笑道:“给你个任务。”

“您说就好。”

“小茗如今也长成个小姑娘了,女丑不通人域的礼仪,你去给她做个礼仪授课。”

吴妄正色道:

“礼之一字,是天道今后在天地间推广的重中之重,生灵得智而启蒙,得礼而启明……”

“知道了知道了!”

林素轻忍不住抱怨:“您这架子是越端越稳了。”

吴妄瞪眼道:“没大没小,怎么跟本天帝说话呢?”

“嘻嘻,陛下~”

林素轻嗲嗲地喊了句,吴妄浑身寒毛直竖,转身一闪消失不见。

八重天的朝会殿前,八人一排的队伍排出了数十里远,九头模样各异的远古凶兽被强行约束为相同的体型,拖拽着那如大殿般的车辇。

东野,旸谷,羲和皱眉注视着面前的云镜,俏脸上带着几分思索。

昆仑之墟,坐在华池中撩动一汪春水的西王母,此刻正悠然看着面前的那面宝镜,凤目中满是玩味。

人域倒是热闹许多,一群群仙人东奔西走,在人域各处大城宣读着人皇陛下的旨意。

举人域之力,迎东皇来巡。

人域众生感念天道护持,全力支持天庭建设。

自然,吴妄也准备了大批封赏给人域,他的几个心结也能在此人域之行解开。

合则两利,说的就是如今的天庭与人域了。

天庭;

吴妄身形出现在神殿之中,先召集众神叮嘱几声,而后便率天庭十二神明一同外出。

那长长的天兵队前,数百赤膊壮汉同时擂鼓,若雷霆震云,一声声苍凉的号角传遍小半个中山,数百女仙自车辇周遭飞驰,洒出无边彩霞,撒落一只只花瓣。

东皇初巡,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