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虽说晚上不打算留在这里,但多萝茜还是决定和夏德共进晚餐后再离开。

所以傍晚交易的时候,多萝茜还在圣德兰广场六号,通过客厅的窗户帮夏德观察广场全貌。

夏德算准时间,提着装钱的手提箱来到外面。夕阳西下,鸽子们在广场上等待喂食,还没有离开的摊贩在等待今天最后一批客人。

夏德走过鸽子群的时候,它们忽然飞起,在夏德来到喷泉旁的时候,从他的头顶飞过。

没等待多久,就看到伦道尔先生拿着一个文件袋从广场西侧的路口走了过来。

“我不会透露你们组织的秘密,但我也希望,除了和我见面的人以外,隐修会的其他人也不要知道我的身份。”

这是夏德在交易前提出的要求,两人男人在夕阳下捧着水瓶的少女雕像前握手,他们全都是一半的脸被夕阳照亮,一般藏在黑暗中。

“当然,请千万不要和任何人提到隐修会的事情,我们已经很久不露面了。但如果以后还想交易,可以直接去我名片上的地址找我,我们欢迎任何公平交易。如果你找不到我,也可以去找这一位,但千万小心,这位老先生的脾气可不如我好。”

伦道尔先生递给夏德一张名片,老约翰典当行的名片。

夏德的嘴角抖了一下,居然感觉自己一点也不惊讶:

“这位约翰先生,知道我的身份吗?”

“知道,他让我记下来,把名片给你时你的表情。”

与伦道尔先生互换了手中的物品,两人都没有当街检查,他们都相信这笔交易不会有问题。

“另外,这些钞票不是连号的,你们可以随便花销。”

夏德说道,大学联合会的秘书点点头,面色很严肃:

“好的,汉密尔顿先生,我也要提醒你,虽然知道你只是为了研究,但如果你真的忽然疯狂到去尝试这个唤神仪式,千万要小心。即使在我们接触过的唤神仪式中,这也是极度危险的一个,仪式分为两个阶段,而一旦你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么会造成异常糟糕的结果。”

“我当然不会去呼唤神明。不过,忘记......”

夏德眯起了眼睛,在那颗巨树下产生的疑问,在这一刻居然得到了解答。

“伦道尔先生,第二阶段,是否是你说的那则童话?”

中年人点点头:

“是的,是《树之吻》,在一些版本的故事中,很明确的指明了仪式的全部内容。比如出版于1200年的《椰子故事集》,卡森里克的《童谣与童话鉴赏》,以及现在有少数抄本流传的《德拉瑞昂古代童话故事大全》。”

不知为何,夏德在这一刻,丝毫没有感觉到诧异:

“《德拉瑞昂古代童话故事大全》?”

“你有这本书吗?”

伦道尔先生诧异的问道。

“原来如此。”

所有的一切都说的通了。

时间来到零点,躺在沙发上用书盖住自己脸的夏德一下坐了起来,让原本趴在他肚子上的猫不得不跳到一旁。

看了一眼桌面上散落的文件,除了夏德花了高价买来的资料,还有来自图书管理员的红月魔女的回信。夏德曾向丹妮斯特小姐打听,学院最初建立者们的事情,她没有给出具体的答案,但给出了关于图书管理员职务的传统。

一切都和他想的差不多,同时,过往的诸多疑点也都能够解释了。

收拾了一下因为躺的太久,而有些褶皱的衣服,夏德将被吵醒后又来了精神的猫抱起来安抚了一下,然后将猫留在沙发上,他则独自一人走向卧室门口。

拿出布满了裂纹的通用历3005年的钥匙:

“这大概是最后一次见费莲安娜小姐了......愿世界树庇佑无限时光中的我......米娅不要叫,你又不是没见过我这样做,三秒后见。”

“喵~”

夏德抱怨了一下自己的猫,打了个哈欠以后,转开面前的房门,迈步走进了面前的白雾门中。

【外乡人,你踏入了“时间长廊”。】

【来自古神“无限树之父”的留言:】

【第五纪3002年秋,西大陆,千树之森。】

【事件:唤神仪式-接触旧神“耀变门扉”。】

【持续时间三十分钟(33)。】

【你获得了额外信息。】

【无限树之父的身影继续注视你。】

【时间的古神给予你考验将延续

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

【协助凡人完成唤神仪式-接触旧神“耀变门扉”。】

【无限树之父将给予你奖励:一段历史的真相(第五纪末魔女战争),奇术-空间稳定光环。】

周围白雾弥漫,但夏德没有立刻迈步进入千树之森。

【还有什么问题吗?】

她在他的耳边轻声问道。

夏德看着面前的白雾:

“我只是在想,在旧神面前,即使是费莲安娜小姐那样的强大凡人,居然也会犯下这样的错误。凡人,在神面前实在是太脆弱了。”

她在他的耳边轻笑,夏德摇摇头。一步迈出,白雾缓缓消散,黑夜的森林逐渐的变得清晰,低语声几乎立刻传来,同时在那深邃的黑暗中,扭曲生长的枝杈像是恐怖故事中尸体的手,密布着的树干上仿佛长出了一只只可怕的眼睛。

“银月!”

他毫不慌张的轻声说道,指尖的月光勉强照亮了前方。和鱼骨海盗船的底层船舱一样,这座森林也能够压制夏德的月光,这种现象在上次就出现过。

周围的树丛缝隙看不到那种赤金色篝火的光影,如果贸然乱走,又会迷失在千树之森中。

上次是意外的遇到了月亮魔女,银色的月亮有着圣洁和邪恶的对立概念,而黄色的月光则是指引和迷乱的对立概念。月亮魔女能够在森林中行动,但夏德却不行。

好在上一次,魔女们已经告知了夏德应该怎么做。

维持着指尖的光亮,夏德从身边的空气中抽出那把圣银色的双手举剑。单手将剑刺入脚下松软的泥土中,那种感觉非常像是刺入了血肉。

维持着这个动作不变,嘴里小声的念诵到:

“月光指引我,愿银月与我同在。”

等到了好一会儿,面前的树丛缝隙无声无息的出现了篝火的光亮。月亮魔女在巨树下的空地周围遗留了力量,夏德只要在附近用类似的力量激活,便能够得到指引。

夏德收起了剑,走过去扒开树丛,终于来到了巨树下的空地。

树干下,篝火摇曳,有人在轻声歌唱,沙沙作响的树冠像是在配合这歌声:

“城堡里的公主不会明白,行走于世界的自由,才是我们的追求。”

“在长满了薰衣草的路口遇见魔女,你要去何处,去采那一捧药草。”

“在雪上顶上捧起白雪,在沙漠深处观瞧太阳。”

“如果你能够遇到我们,亲爱的姑娘~~”

“请轻声呼唤我们的名字,请询问你的疑惑。”

“在百合盛开的花丛,或者,在向日葵向西的地方。”

“请穿好漂亮的裙子,捧起紫色的百里香。”

“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都在这儿,这个洒满阳光的殿堂。”

这大概是流行于第五纪的魔女们的民谣,只是不知为何有些忧伤。

三位戴着兜帽的女士围坐在篝火旁,是费莲安娜小姐在歌唱。

随着歌声停下,也只有费莲安娜小姐转头看向夏德,另外的身影则只是颤动了一下,看起来森林对她们的侵蚀越来越严重了。

这里还是老样子,粉末以篝火为圆心洒在地面用以警戒,魔女们围坐的篝火旁是两顶小帐篷、水壶、小镜子、木头匣子、泡着衣服的水盆和其他生活杂物。

木头在一旁堆成了小山,但再旺盛的篝火也无法挽救木讷的精神。

夏德对兜帽下的费莲安娜小姐点点头,迟疑的站在那里看着那株巨树,随后才迈步走了过来。

三位魔女的位置非常有趣,她们并非是紧靠在一起,而是分别坐在不同的方向。其中巨树魔女坐在树干下,逆时针九十度是费莲安娜小姐,月亮魔女则坐在巨树魔女的对面。

夏德静悄悄的走来,不愿意打扰了此刻的安宁。

在噼啪作响的篝火旁坐下,夏德选的位置是费莲安娜小姐的对面,与两位年轻的魔女相邻的位置。

“晚上好,女士们。”

他在这个没有白天的地方轻声说道。

“晚上好。”

费莲安娜小姐给出回应,篝火并不旺盛,两人能够看到彼此的脸。

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夏德便没有询问他又离开了多久。他看着篝火光亮下魔女们的脸,每张脸上都是疲惫。

许久,夏德才微微叹气。手伸进大衣内侧的口袋里,从口袋里取出《德拉瑞昂古代童话故事大全》。

将书放在自己的腿上,他轻声问道:

“现在,还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可以。”

依然只有费莲安娜小姐在说话。

“费莲安娜小姐,其实从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我就有些好奇,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明明有三个人,但这里始终只有两顶单人帐篷(注)?是进入森林时,和仪式物品一样丢失了吗?”

兜帽下的三张脸都看向他,其中两双漂亮的眼睛中充满了迷茫。

很显然,在夏德提出以前,她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