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李甜 相亲第一晚就做了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天道也需要修行,还出了岔子?

站在小楼上的李知安,听着两人的对话,心神充满了震撼。

这年轻女子是天道分身,这也就证实了前些时间师父所说的。

天道真的是一个有灵智的生物,甚至当年古天庭的消逝,就和它有关。

于岳叹了口气,两人都被陈梦生以大神通禁身在此地。

他望向天幕上在交手的两人,缓缓道:“当年师父强势打出天门,这等人物又怎么可能死在小小的妖域呢?”

“其实早在数百年前,你师祖就已经赢了天道一子,它真身还在天域外与道祖交战,所以只留下一个大道分身,这也是它数万年来最薄弱的时候。”

“师父他老人家趁这个时候,夺取了剑道法则的本源,一剑开天门,后来听师父他说,是剑道本源选择了师兄。”

于岳收回目光,仿佛不太害怕自家师兄会败给天道化身,转头看着李知安,继续道:

“失去剑道本源,天道化身恐怕为此花了数百年,都在补全这个法则,所以师兄便在这个时间点,进入仙域,从混沌海中取回了一件能让天地颠倒的先天灵器。”

“天地颠倒?”李知安面露疑惑。

混沌海,先天灵器……师祖林云和师父设了数百年的大局,甚至敢于对抗天道,似乎就是为了天地颠倒。

可天是指这仙域,还是天道……

“轰隆隆!”

天幕之上,天雷滚滚。

层层叠叠的乌云汇在一起,给人一种沉闷不已的压迫感,就像是天要坍塌下来。

南海上,闪动着一道道神虹剑影,两股不同的剑气充斥着整座天地。

陈梦生的圣人天地,朵朵紫莲消逝了一大半。

反观白衣女子就刻意是在磨炼手中仙剑,在借陈梦生补全某种法则秩序。

忽然,玉剑上交织出一股神秘道纹,化作一条条法则神链,挟着强势无比的力量,击穿了天地间剩下的紫色仙莲。

蓦然间,原本的诵经声,大道之音彻底消散,这座圣人天地化为乌有。

“你还是太弱了,就连这副圣人驱壳都如此孱弱不堪,又谈何灭我?”白衣女子五指松开,一个虚化的仙域城池显化在上面。

闻言,陈梦生淡然笑之,负手在后,紫袍大袖迎风招展,猎猎作响,轻声道。

“剑来!”

刹那之间,南海之上,以陈梦生为中心的方圆百里,剑气横生,肆虐天地间!

与此同时,齐云观后院的一口枯井边,贴着的古怪符箓灵光闪烁,自行脱落。

骤然间。

枯井当中,数以万计的大道仙剑激射飞出,挟着汹涌似潮的剑意,贯彻整座齐云山!

浩浩荡荡的飞剑如蝗群般,遮天蔽日!

万里天幕,飞剑密布!

列成天地一线。

陈梦生无喜无悲,剑指竖起,霎时间,万道飞剑齐齐剑指天道化身!

一念驭万剑,不计其数的上万飞剑极其凌厉,每一柄剑,都凝聚了陈梦生对剑道最高的领悟。

在这一刻,万剑齐聚,显化了天下剑修梦寐以求的最高境界。

天,地,人,剑,四者合一的剑道法则!

这才是陈梦生真正的大道天地!

剑气冲破天地枷锁,直入九天,剑意森寒似海,冰寒彻骨。

瞧见天地之间剩下剑的一幕,李知安震惊不已。

他虽然境界只是鱼游境,可杀了这么多的大妖鬼怪,剑道水平早已突破数级,到达了陆地神仙境。

可身为剑仙,一人驭六剑,就极其耗费心神真气。

观这方无边无际的天幕,满是剑影,无处不在,世间第一剑仙,也不过如此了吧?

“剑道本源!你居然能承受得住?”白衣女子脸色一变,剑道本源代表了天地第一缕剑意,剑气,剑心。

要知道,大道本源可是天地初开的力量,除了道祖,人皇等万古人

娇妻李甜 相亲第一晚就做了

物,无人可承受得住其中的大道因数。

“侥幸而已。”陈梦生祭出手中知天剑,化作一抹剑光,落在万剑当中,似是充当领军的第一先锋!

白衣女子神情第一次出现了凝重,冷冷道:“哪怕你吞噬了剑道本源,你也杀不死本座!”

如果举例来讲,那剑道本源给它的危机感,顶多就是一条含有剧毒的蟒蛇,被咬上一口,既不致命,只有疼痛。

可能掌握剑道本源的陈梦生,不就相当于第二个道祖,人皇之流的存在。

天道的真身迟迟未归,说明天域外的一战,从万古前打到了现在,对方阵营要是再加上一个陈梦生。

这扭转战局的关键,说不定就是此人。

“能否杀你,试试便知!”陈梦生手腕相靠,右手拢起剑指,万剑抖动,猛然爆发出滔天剑气。

唰!唰!唰!

不计其数的飞剑如一道道璀璨神虹,轰然遮天蔽日飞刺杀出,尽数朝着白衣女子横压飞去!

任凭白衣女子如何挥动手中仙剑,却徒劳无功,转瞬之间就被万剑齐齐穿透身躯,鲜血四溅!

只是与寻常人不同的是,她血液颜色居然在闪烁着金光,熠熠生辉。

哪怕被万剑入体,刺透全身,白衣女子却古井无波,脸上并无任何惊恐的表情。

紧接着,一道苍老至极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

“你杀不死本座!”

闻言,陈梦生神情平静,摇摇头,低声道:“贫道从未想要杀死你。”

“陈梦生,林云你们师徒俩究竟在谋划什么?”

那道苍老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这一次语气中充满了惊疑,甚至是好奇……

这个问题,陈梦生没有回答。

他望着白衣女子,那里已经被汹涌澎湃的飞剑萦绕,剑气之盛,如同一轮烈日在焚烧万物。

下一刻,陈梦生手腕翻动,一块散发着道法灵韵的玉质棋盘显化而出。

这副棋盘正是齐云山小楼中的那一副,只是最后的一方残角,已然被完整补全。

棋盘两边弥漫着黑白的雾气,飞旋形成一张阴阳两极的图案,玄妙莫测。

陈梦生双指按在棋盘上,两股黑白雾气顿时静止不动,黑即是黑,白即为白,互不干扰。

“天地棋盘!陈梦生,你进入过混沌海?”

天地间再一次响起那道沧桑的声音,声音主人惊声道:

“这不可能,混沌之海已然紊乱不堪,一滴海水可镇杀仙人,就连道祖人皇都不敢踏入,你如何能安然身退?”

喜欢开局苟到了剑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