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放松喷出去 做错一题就塞一根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他们没有排除掉错误选项。

当剑姬宣布答案错误时,亚修感觉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跟第一题充满年龄特征的中年农妇、小女孩不一样,第二道题里三个人年龄都差不多,相貌也跟索妮娅没有相似之处,显然并不是亲戚关系。而且问的还是「最讨厌的人」,那么这三人大概率连索妮娅的朋友都不是,根本无法分析出更多情报,因此索妮娅只能选她唯一认识的人——纯白笛雅。

但如果答案真的是笛雅,那么事情就变复杂了:为什么索妮娅会跟最讨厌的人一起来到失忆木屋?她是不是被陷害了?她要不要趁这个机会解决自己最讨厌的人呢?

而且,如果索妮娅跟笛雅是敌人,那亚修和丹泽尔,是不是也是她的敌人呢?

甚至想深一层——他们四人,会不会根本不是什么同生共死的亲密伴侣,而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归根究底,亚修建立的这个和谐的空中楼阁实在是太脆弱了,脆弱到只要一个答案就能将其毁于一旦。因此答案不是笛雅,对所有人而言都是可以接受的结局,就连索妮娅也放下心头大石。

“回答错误。”剑姬说道:“你失去了你的宝物——心灵派系。”

剑姬指尖揉搓一团银光,直至化为轻烟消散,代表索妮娅彻底失去了一门白银级术法派系。

索妮娅其实并没有什么实感,但她看着明明属于自己的财产和奖励不翼而飞,就感觉心脏在滴血,代入感非常强烈,难受得如同看见冰淇淋掉在地上。

她忽然转头对亚修说道:“我现在还是你的恋人吧?”

“啊?嗯,是啊,你问这个干什么,我们只是暂时的——”

“那你把手给我。”

索妮娅抢过亚修的手直接一口咬下去,用力得眼睛都睁圆了。虽然没有任何痛感,但这份带着怒火的咬合力还是让亚修的灵魂感到一阵颤抖,甚至产生了丝丝幻痛。

他开始认真思索自己的推测是不是出现什么根本性问题——这怎么可能是我的恋人?就算我一时被美色蒙蔽,但我的身体也禁不住她这么摧残啊!

妹妹好歹只是试试我的味道,恋人你简直是想咬下我一大块肉啊!

亚修看着笛雅抓住自己的左手,索妮娅咬着自己的右手,他转头看向丹泽尔。

“我没手给你了,你喜欢哪个部位?”

“……我大概不需要通过这种方式发泄压力。”

发泄一顿心情舒爽多了,索妮娅神清气爽松开嘴,但依旧抓住亚修的手不放,简直就像是留着下顿继续吃的护食小母狼。

“休息完了?”剑姬对他们的互动一点都不感兴趣:“那么就开始第三道——”

“等!等!等!等~~”

魔女忽然窜过来走到大厅中间,摆了一个‘美少女闪亮登场’的姿势:“先暂停一下!”

“剑姬,我有一道题跟你的第三道题差不多,不如我们一起提问吧,不然等她回答了你的问题后,我的问题就变简单了。”

“可以。”

魔女看向笛雅:

宝贝放松喷出去 做错一题就塞一根

“你也要答题了哦,准备好了吗?”

笛雅下意识一口咬住亚修的手指,身体颤抖连连摇头。

亚修也立刻说道:“我们要分开答题!现在还是恋人的回合,按理说也该是她先回答,然后再轮到妹妹,我们没必要连在一起回答。”

如果是一样的题目,那当然是分开回答最好,如果索妮娅答对了就等于知道正确答案,如果答错了也能排除错误选项,傻子才会一起回答。

“嗯……是不是我的语气出现什么问题呢……”

魔女烦恼地挠了挠头,眼睛微微眯起,嘴角翘出一个危险的弧度。

忽然,声音绽放出十八重回响——

“过来答题。”

笛雅猛地一震。

不仅仅是她,她脑海里的每一个声音,都像是遇见了天敌一样偃旗息鼓。

笛雅第一次跟脑海里的声音达成了共识:要听话。

杂色笛雅躲在亚修后面,

宝贝放松喷出去 做错一题就塞一根

像小鸡啄米一样猛点头。魔女瞬间露出天真灿烂的笑容,仿佛刚才的邪魅只是众人的错觉,她原地踮起脚尖转了一圈,黑色半身裙像黑玫瑰一样绽放:“好,那么接下来就是魔女和剑姬的共同出题时间——”

“等等。”

木屋里响起第二道打断的声音,就像白纸裂开般的响亮。

这次不仅仅是本体,就连三位幻影也露出讶异的表情。

女皇慵懒地从躺椅上站起来,宽松的衣袍遮掩不住她王者的胸襟,甚至顺着香肩滑落,胸前的扣子挽留住衣袍最后一丝矜持。她像风一样过来,左拥魔女右抱剑姬,笑道:“我好像也有一道题,跟你们准备要出的题目差不多……不如我们一起吧?”

面对这么直白的示爱,但剑姬的表情却像是遇见了骚扰:“题目差不多,但选项未必差不多吧?”

“对啊对啊,”魔女露出灿烂的笑容,“我和剑姬之间根本没有容纳别人的余地哦,女皇你不如找观者贴贴——”

“选项不同不是更好吗?可以增加题目难度啊。”女皇歪了歪脑袋:“还是说,你们「想」拒绝我?”

诡异的冰山露出潜藏一角,未知的巨鲸在波涛里若隐若现。失忆患者们隐隐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但没有任何情报的他们,无法解构幻影们之间的暗流涌动。

观者、剑姬、魔女、女皇四人对视片刻,观者忽然叹了口气:“可惜我的题目好像跟你们都不一样,不然我也想参加你们这场出题联谊。”

观者的发言就像是按下了某个放气按钮,木屋里紧绷的气氛瞬间舒缓下来,魔女笑道:“我们怎么会拒绝女皇你呢,我们高兴都来不及呢,人越多越好玩——那就一起出题吧,剑姬。”

“嗯。”剑姬面无表情。

这时候亚修低声跟大家说道:“你看她们的互动,已经证明我的判断没错,你们确实是我的妹妹、恋人和情人。”

“怎么就证明了?”索妮娅感觉莫名其妙。

“首先是魔女找剑姬商量,剑姬很爽快地答应,这证明魔女跟剑姬不是敌对关系,也就是说你们不可能都是我的恋人,不然你们就是情敌,绝不可能和谐相处,所以你们要么都是我的妹妹,要么一个恋人一个妹妹,而目前的情况更接近后者。”亚修信誓旦旦地分析道:“但女皇也提出要参加进来后,魔女和剑姬第一反应都是反对——为什么要反对呢?因为在她们眼里,女皇是破坏家庭的第三者啊!”

“后面观者的发言显然是站在女皇这一边,甚至运用一家之主的威严强迫魔女和剑姬低头,暗示她们不要排挤女皇,说明观者现在是更喜欢女皇!”

“我已经完全明白了。”亚修说得有根有据:“妹妹是我从小养大的妹妹,恋人是我相恋多年但最近进入怠惰期的恋人,而情人是我最近认识正处于热恋期的情人!”

观者欲言又止,魔女嘴角抽动用尽全力控制脸部神经,剑姬眼睛微微眯起,女皇倒是没什么反应。

“那你不就是一位纯粹的铝合金铁渣男吗?”索妮娅真诚发问。

“我是不是渣男根本无关紧要,重点是这可以作为我们答题的依据。”亚修说道:“而且明知道我是渣男你们还喜欢我,你不觉得这也是十分关键的情报吗?你假设一下,你会处于什么情况才会非我不可至死不渝?”

“我……”索妮娅皱眉说道:“除非是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很好,那就说明我们之间存在重大利益纠葛。”亚修看向丹泽尔:“那你呢?你觉得自己会在什么时候自愿成为我的情人?”

丹泽尔这次彻底困惑了——老实说,刚才亚修进行逻辑推理的时候,丹泽尔其实一个字都没信,只是她性格冷淡内敛,静静注视事态发展。

然而幻影们的互动以及亚修的猜测,让丹泽尔都开始动摇了——难道她真的是亚修最近结识的情人新欢?

她想反驳,又没有其他证据。

而且如果不是因为有这层联系,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座失忆木屋里呢?

“……只要我深爱一个人,无论对方是否爱我,我都会全心全意将我的一切献给对方。”丹泽尔说道:“对我而言,成为情人并不会让我顾虑。”

“哎?”亚修震惊了:“我真的有这么好吗,能获得这么多人的爱恋?我有点为我感到受宠若惊了——”

“你受宠若惊就先收敛一下你脸上藏不住的暗喜!”索妮娅看着就气的不打一处:“先不提会不会猜错,就算猜对了也只能证明你是一个道德低下连食材都不如的人间残渣!”

铮!

忽然一声剑鸣,众人看向剑姬,剑姬脸色不变,收剑入鞘:“聊完了吗?那就开始吧。”

剑姬、魔女、女皇同时捏住画册页眉,一起翻到新的一页。

或许是三人同时答题增加了难度,五幅肖像画出现在考生面前。

然后所有人都傻眼了。

第一幅,是一位住在地下室里的少女。

第二幅,是一位戴着蛛网眼罩的少女。

第三幅,是一位坐在王座上的女人。

第四幅,是一位头发黑白两色的少女。

第五幅,是穿着暗红风衣的兜帽男。

但问题是,除了第五幅外,前面四幅画里的女性,都长着一模一样的脸!

大家看着笛雅,笛雅愣愣看着上面的四幅画,喃喃道:“好多个我……”

亚修嘴角扯动,“这么一看就显得第五幅画的我有点不合群了……”

虽然说有年龄、衣物、装饰存在许多差异,但大家都一眼认出来,前面四幅画里的女性,跟笛雅的相貌完全一致!

简直就像是笛雅在不同衣服、发色、年龄下的各种姿态!

“这就是你们三个人需要共同作答的问题。”

跟剑姬的平静、魔女的欢快不一样,女皇的声音里,总带着与外貌截然不同的厚重风霜:

“假如你知道自己将要死亡,你会希望谁陪你一起去死?”

“对了,因为这是三人共同回答的问题,所以奖励和惩罚也会有所不同……”魔女的声音带着一丝嘲弄:“无论你们答对还是答错……”

“这道题的答案都很可能会变成现实哦。”

喜欢术师手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