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系列小说 你尝起来特别甜开车部分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霍行深以为瑜初还想救那些女子,不得不劝道:“郡主有所不知,三教九流亦有他们的活法,若不是违背律法杀人越货,您的好意,往往会破坏他们的生存法则,方才那挨打的姑娘,您若不能带走,她回去就会受更多的折磨。”

瑜初打量眼前的人,不禁摇头发笑:“看来我们日渐相熟后,我就看不上你了,你好啰嗦,大道理一套又一套,你是不是从小被人说教,自己也成了这样?”

霍行深倒是不卑不亢,应道:“下官只是想把话说清楚,不愿郡主误会。”

瑜初笑道:“这么说来,你是在意我了?”

霍行深一愣,无奈地说:“郡主,下官不敢。”

此时,远处又有张扬放肆的笑声传来,靡靡之音乱人心神,霍行深再次作揖:“郡主请上马车,郡主请早些回府。”

瑜初道:“过堂那日,衙门见。”

霍行深坦率地说:“家父未必应允,今日之事,回去已是没得交代,下官……”

瑜初道:“你都这么大了,为何还任打任骂,你有官职有俸禄,既然能养活自己,为何还要在家中委曲求全。不瞒你说,我打听到,你那几个庶兄对你并不友爱,毕竟令堂也无法与妾室和睦相处,在北藩那几年,霍夫人烧香拜佛盼你归来,相反你的庶兄和姨娘们,天天扎小人咒你客死他乡。”

“郡主言重了。”

“觅一处私宅,自己过活如何?你可是朝廷命官,你爹总打你,传出去如何在官场立威,哪怕老子教训儿子天经地义,可你到底是要沦为笑话的。”

霍行深一脸淡漠,似乎并不在乎,瑜初见他颇有些油盐不进,也就懒得再说,转身利落地上了马车。

“走吧。”

“下官恭送郡主。”

车马从面前走过,霍行深作揖相送,而后立刻回到自家马车上,迅速离开这脂粉烟酒之地。

夜越深,街上越安静,车驾不慎碾过石块,发出巨大的震动和声响,将发呆的霍行深晃醒,他随口应付了几句下人的关心,便挑起帘子看街上的光景。

外头夜色昏暗,什么都看不清,放下帘子的一瞬,脑海里却浮起了繁花楼里的光景,口中也留有回味,不可否认,繁花楼的酒菜,是他回京以来吃过最好的。

“觅一处私宅,自己过活如何?”

霍行深心头一颤,下意识地打量车厢里,自然只有他一个人,可是,郡主的话,竟仿佛人在面前那般响起,怎么回事……

他苦笑:“这辈子怎么就和郡主耗上了,兜来转去,还是郡主。”

可想起方才在繁花楼,和瑜初天南地北、山川河流地相谈,霍行深心情并不坏,若不论婚嫁,撇开利益之争,他今晚过得很愉快,有美酒佳肴,有谈得来的人。

只可惜,当他回到家,被下人领到父亲跟前,迎接他的,还是响亮的耳刮子,而“哥哥”们在一旁借劝说,进一步地煽风点火。

到头来,偌大的宅子,祠堂才是他的归宿,老祖宗们怕是都厌烦了他,原本入夜后能出来享用供品香火,偏生他天天来,一来就是一整夜。

如此,展怀迁隔天又没在朝堂见到霍行深,打听得知是病了,连宫人都私下议论,这位朝廷新秀怎地三天两头有病,身子若不好,要如何为朝廷当差。

刚好这几天,展怀迁闲得很,毕竟太子身边不只有他一人,单单贵妃母族强大的势力,也足够扶持殿下,太子这些日子“冷落”他,就是为了避嫌。

既然赋闲无所事事,展怀迁便来了中书令府上,没想到,霍行深是真的病了,高烧不退,已昏睡了一上午。

展怀迁道了问候,命人回府取些名贵药材来,之后就不能多做打扰,但离开霍家,他的眼线便送来消息,霍行深是被罚跪祠堂,昨

白洁系列小说 你尝起来特别甜开车部分

夜气候骤寒,恐怕因此着凉。

于是回到太师府,同七姜一合计,便命罗叔套上家中最稳妥的马车,亲自送妻子来了郡主府,为了避嫌,他只在马车上等,命张嬷嬷和映春送进去。

可人才进去没多久,太子妃的人便寻到了这里,因此七姜刚落座,姐妹俩还没顾得上谈霍行深的事,就得到太子妃的消息。

那些突然在京城遍地开花的清楼,背后有什么人支撑虽然尚未查到,但那上百个女子,大多是从各地拐卖强抢而来,就在上个月,全国好些地方同时有苦主告官,说自家丢了或被抢了女儿。

“这么大的事,朝廷一点动静都没有?”

“你别激动,这样的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地方能处置的便处置了,若事事都惊动朝廷,皇上有一百零八个分身都不够用。”瑜初倒是冷静,劝说道,“太子妃的意思,擒贼先擒王,这事儿若找不到幕后之主就贸然出手,会打草惊蛇,会让他们立刻撇清关系,我们不能急。”

“可怜那些姑娘。”

“七姜,昨晚霍行深说,风尘女子也有风尘女子的活法,我们……”

七姜却立刻反对:“这话没道理,郡主,哪怕世间真有女子心甘情愿这般活着,朝廷也不该允许勾栏瓦舍的存在。正因为开了这口子,才会有更多被骗来卖来的无辜女子,霍大人的话不对,女子就不该有这样的活法。”

瑜初笑道:“好好,下回我就用你的话来反驳他。”

七姜也努力调整情绪,她今早起来精神极好,仿佛没有怀孕这件事,高兴了一阵后,就又害怕起来,怕孩子已经不在了。

“不舒服吗?”瑜初不禁关心,“府里有郎

白洁系列小说 你尝起来特别甜开车部分

中,我命他们来给你瞧瞧。”

“我没事,多谢郡主。”七姜冷静了,说道,“方才突然生气,那样不好。”

“你今日气色倒是很不错。”

“是啊,前几日萎靡不振,今天突然好起来,不瞒您说,我很怕是孩子有了什么事。”

瑜初担心道:“那还不请郎中……”

七姜却笑道:“没事儿,我每天要想七八回呢,难受的时候怕,不难受也怕,一辈子的矫情都在这儿了。”

瑜初摸了摸她还未显形的肚子说:“虽然我见过好些皇室女眷怀孕生子,但并未真正关心过,原来这么复杂这么艰难,瞧你那么厉害的人都被降服了,我看着也害怕。”

七姜摇头,高兴地说:“怕是不怕,这不是病不是灾,是天大的好事。”

瑜初想了想,说道:“你福气好,事事顺心,咱们太子妃娘娘且有压力呢,这才大婚不足两个月,皇室里那些个嘴碎的女人就开始兴风作浪了,我都听见了,娘娘能听不见吗。”

喜欢夫人是京城一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