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业错了就塞一个东西 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娄小乙笑笑,“彼此彼此!他们要是想对付我,那就一定会同时对付你!”

两人会心一笑,几千年风风雨雨,有些话也不必细论,都知道对方的脾气,从来阴人的主儿,现在怎么可能往坑里跳?便真跳了,也是因为挖了个更大的坑!

数日后,南天有不明空域有主世界修士报传有虫族活动的迹象,人手紧张下,青玄被派往此域;这是天眸内部的权力安排,对非天眸修士来说,他们可以拒绝,但对同为天眸成员的半仙来说就是义务。

不能因为可能的危险就缩头缩尾,生死相争在修士之间司空见惯,单以娄小乙论,在青丘,在莫愁路,在不归路,在瓜星,他就杀死了不知多少半仙,有势力圈子想对付他再正常不过,对此,他坦然承受。

不能只许你杀人,不许人杀你,没这个道理。

空空荡荡的洞府现在就他孤零零的一个,曾经的喧嚣不再,喷子们各奔东西,仙山又恢复了宁静。

这次回内景天,还有一件事没有解决,就是前辈重楼。

他一直想见一见这位停留在轩辕历史传说的人物,但总是阴差阳错,每一次都擦肩而过;上一次在内景天还见到了重楼留下第一首诗,这一次则什么都没有,既没有耳提面命,也没有遵遵嘱托,就仿佛是不相干的路人一般。

就连老白虎都不知道重楼去了哪里,神龙不见首尾似乎就是这位师门前辈的习惯?

越老越孤独,很多原因:曲高和寡,道心飘渺,知命怠天等等;其实也不仅是重楼,有时和朋友们说起,他们师门中的那些成名顶级大修也基本上都是这种状况,老了老了,就不愿意见人了。

其实大家都明白这其中真正的原因,是因为修了一辈子,上万年的寿数,道境根深蒂固,宿命难改,修到现在却赶上了宇宙出现新的变化,因为适应不了这种变化而产生的被天道抛弃的感觉。

修了上万年,世界却已经不再属于他们,搁谁身上都有一种深深的无奈,在这样的无奈中慢慢封闭自己,拒绝和这样的变化保持一致,宁可和孤独终老一生。

在内景天外景天,这样的人物还有很多!就像凡世的遗老遗少,在新兴的浪潮下无所适从,在本心里抗拒,可又明知不该抗拒!

转弯,哪有那么容易?

尤其是这些在自己的大道上已经坚持了上万年的老修!你现在告诉他,对不起,要换一套新的体系了?

所以,娄小乙也没有强求,距离纪元更迭还有一段时间,他希望在这之前能见重楼一面,看看这位长辈能給他提供什么样的帮助?当然,这是说辞,事实上是,他想看看自己能帮这位长辈点什么?

不算转世重修的话,重楼已经是唯一一个和李乌鸦同时代的人了。一个传世之派,不应该少了这样的定海神针。

他在等待,等待别人的调配,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总要給别人一个发泄不满的机会!而且他也想趁此机会解决点什么!

于是欣然自得,在别人家的洞府研习道境,回思反省,把那些尘世繁琐,宇宙变化,通通抛于脑后,真正达到了一种忘我的状态,也是修行人最好的状态。

就算是因果缠身,宇宙苍桑,纪元更迭,又怎么样?不活了?不是该怎样还应该怎样,对一名修士来说,对大道的追求就不应该被外界变化而左右,任何时期,任何情况下,都是修士努力的方向。

显然,斗笠在对如何使用他一事上很踌躇,既为有这么一个强力的半仙而不敢用而可惜,又为真踏出这一步怕以后不好收场,但再是犹豫,这一步总要迈出去。

三个月后,通过天眸体系,一道命令传下,东象天前列星!

前列星不是最终目的地,他真正的目的地是前列星不远的翼展天!

古有鹏鸟,栖居于天,宇宙之始,繁衍流年,恨天不高,负星掷丸,天道彰昭,鹏归于宪……

说的就是有这么一个种族,是大鹏的后代,身据异力,能掷星如丸;后来天道大概是感觉它们闹的太过,影响了修真界的平衡,于是立宪限制,昭之于九天之上,以为约束……

它们被迫离开了自己的生存空间,只留下原空间内的一些血脉稀薄的后代,因为能力达不到它们先祖的那种程度,所以不得升天,数个纪元下来,就在环境越来越恶劣的原空间内苦苦求生,并时刻等待着能脱出困境的途径。

这个空间,名翼展天,用修士的习惯性理解,其实就是一个和现世共存的平行空间,大小不可测,鹏鸟飞不全,是个人类的禁区,因为这个空间只适合拥有翅膀的土著鸟人们生存,这里甚至没有一个足够大的星体,没有落脚的地点,也是一个很奇异的空间。

空间中的种族,名翼族,是远古鹏鸟的远脉血亲,虽然历经

写作业错了就塞一个东西 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

数个纪元,早已没有了大鹏那样的神通能力,但比之人类来说,它们的起点却是高的多

写作业错了就塞一个东西 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

了,生来就能飞,个个有神通,只只能修行,是远古神兽血脉和人类凡人血脉的完美结合体,兼具先天神通和后天功法两种本事,

这样一个种族,族人个个都具备能力,智力发育和人类无异,高低不同而已,如果不是困于一地,如果不是繁衍上还不尽如人意,真放到宇宙中,到时称霸宇宙的,可就不一定就仅只人类了。

平行空间,互不统属,互不勾通,翼人们强归强,和人类主世界也没什么关系;可是,数十万年前,这个翼展天和人类主世界宇宙空间出现了通道交集,位置固定,却不持续,依据某种神秘的规律,在某些时间段两个空间就有了交集之处,也为双方提供了各自进入对方空间的可能,

前列星,就是人类保卫主世界的最前线,一直以来,前列星附近几个宇宙的修士为了这个任务做出了无数的牺牲,也为人类争取到了数十万年的和平时期。

但在宇宙混乱,纪元更迭之际,平衡被悄悄打破,翼人前往主世界的通道变的多样化了起来。

但这里,仍然是最主要的进出通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