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被五男调教 公车小说林蔓蔓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伍德曼愕然一瞬。

好像在一瞬间,一切都不一样了。

并不是自己跨域了无数阻拦,从天而降,将这个小王八钉死在了他那一张该死的椅子,而是自己开着车,唱着歌,来到了饭店。

有人为他打开门,热情好客的端上了咖啡和蜂蜜茶。

和煦微笑。

告诉他,欢迎回家!

草!

当某种诡异的预感从心头浮现的瞬间,他便看到……枪锋贯穿之下,槐诗的身体,陡然溶解!

碎散为无数流光。

升起。

向着头顶那近在咫尺的群星飞出,令摇曳的星辰重归稳定,无数星光如雾气那样洒落,遍及尘世。

紧接着,无穷重压从夜幕之上压下,整个现境都寂静了一瞬。

只听见风中传来无数框架扩展,彼此碰撞所传来的清脆声音,漫天的辉光将无穷黑暗照亮,夜空上的裂隙再度弥合。

动荡的尘世回归安定。

就在大秘仪的笼罩之下,万物有序。

所过之处,不论是石咒残骸独立支撑的最后支点,还是太阳历石、扶桑和万神殿,再度串联为一体!

重整万象。

濒临崩溃的一切在迅速的复原,现境领域彻底展开,盖亚碎片彻底成为了现境的延伸!

而在无数框架的锁闭之下,伍德曼已经彻底冻结在虚空中。

难以动弹。

刺骨的恶寒,在那之前,便已经渗入了伍德曼的灵魂之中去。

升座!

升座竟然……早就完成了!

不对,这不是伪装,而是献祭……

借着自己的手,脱离程序的束缚之后,所完成的自我献祭!

就在他的眼前,枪锋贯穿之下,槐诗的躯壳在燃烧中迅速崩溃,无穷神性和悲悯从其中流溢而出。

“谢谢你,伍德曼。”

槐诗露出笑容,由衷的,诚挚的,向着眼前的凝固者致以谢意。

就在大笑之中,槐诗展开双臂,拥抱着近在咫尺的死亡。

任由伍德曼绝杀的一击将自己彻底的湮灭!

以自己的生命,跨越了最后的距离。

完成了最后的升座!

此刻,伴随着槐诗的死亡,群星之间的王座无声溃散。

可容器的毁灭却并没有引发连锁反应的崩溃,反而令大秘仪的运转开始加速——因为从槐诗崩裂的身体里流出的,并非只有源质和神性的光焰。

还有庄严而古老的轮廓。

世间万象一切意义的凝结,所有记录的归宿,所有正本和现实的复刻……

那是天国谱系所传承的源典。

正统所在的威权遗物……

——《命运之书》!!!

在那一瞬间,现境、地狱,乃至棋盘之外的统辖局内,都迎来了一片死寂。

马瑟斯的面色骤变。

就连宫殿的最深处,正在看热闹的枯王都微微抬起了眼瞳,与大君对视一眼。

而在决策室内,不知道多少人一瞬的手抖让滚烫的咖啡落在裤子,甚至连杯子都没有抓稳,不顾脖颈的哀鸣,猛然回头。

瞪大眼睛。

看着那个淡定抽烟的老男人。

难以置信。

从那一张神秘微笑的面孔上,无从窥探隐藏在其中的谋算和决心,但此刻所有人却都忍不住有狂吸冷气的冲动。

这个老王八……这个老王八他……

为了这一场赌局,他竟然将天国谱系压箱底的老本都拿出来了么!

不止是开放了权限,就连命运之书的正本,都交给了槐诗?!

早在赌局开始之前,他就悄无声息的将所有的砝码压在了天平之上。

等骰盅解开的瞬间,才听见往昔那未曾消散的雷鸣。

如此的,惊心动魄!

现在,在崩溃扩散之前,崭新的支柱出现在了天地之间。

当槐诗破碎的躯壳之后,那庄严之书的轮廓冉冉升起时,便令漫天的群星迸发光芒,宛如迎来了真正的轴心。

就这样,升上天空!

“于此,将我一切所有,奉献万物!”

槐诗展开双臂,拥抱眼前的星空,微笑着迎接灭亡:“以灵魂为牺牲,赠与天上群星和人世万象。”

这便是丹波之王,最后的牺牲……

就这样,带着槐诗的所有灵魂和源质,化为无数的流光,向着夜幕之中那些孤独的星辰们飞去。

以我自身,赋予这庞大的秘仪以灵魂。

弥补一切裂隙,修复动荡的尘世,令一切重归安宁。

无数上散乱的框架和定律,此刻迅速的重归与星空的驾驭之下,随着命运之书上无数书页迅速的翻动,来自槐诗的意志自其中流出,扩散,瞬间笼罩了整个世界。

隔绝地狱,压制凝固,驱散那些风中的灾厄,截断血河和狂风的运转,令一切重归正轨。

天地澄澈,焕然一新。

那些遥远的鸣动此起彼伏,重叠在一处,化为波澜,扩散,将整个世界重新笼罩。

万物欢歌!

崩裂的声音响起。

在框架的冻结之中,翼蛇之轮再度艰难的运转,嘶鸣。

伍德曼咆哮。

双眸猩红。

再一次的,又一次的,第不知道多少次被命运之书所戏弄之后,凝固者已经彻底陷入了癫狂,不顾一切的展开了身后那化为蛇轮的神迹刻印。

手中的长矛之上浮现出点点血光。

海量的灾厄和苦痛从诡异的锋刃之上涌动而出,碎裂的盐晶之下,浮现出钢铁的轮廓和面貌。

重演神明之死,将尘世的一切尽数弑杀!

——神迹刻印·朗基努斯!

“给我他妈的去死!!!”

伍德曼嘶吼着,奋起长枪,对准了天穹之上还未曾隐没在群星之间的命运之书,猛然刺出!

再不顾局外马瑟斯的呐喊和喝止。

他要将眼前的一切,都彻底砸成稀巴烂!

可在那之前,有更耀眼的光焰从群星之间迸发,随着槐诗的身影彻底焚烧殆尽,却又有崭新的轮廓从群星之间汇聚。

短短一个弹指,自大秘仪的灌溉之下再度重铸。

无数辉煌的星光之间,一双冷漠的眼瞳向下俯瞰,铁光自手中生长,转瞬间,便再度,从天而降!

跨越了地和天之间的距离,撕裂了狂风所组成的间隔。

七海奔流的浩荡潮声重现。

汇聚了无穷质量的剑刃燃起纯粹之光,化为流星坠落,从枪锋的旁边疾驰而过,贯入了伍德曼的头颅。

啪!

一声轻响。

剑刃撕裂了微不足道的颅骨,从后脑透出,拉扯着他,向着大地坠落。

在翼蛇的悲鸣之中,轰然坠地。

紧接着,天穹之上的身影才姗姗来迟的坠下。

践踏!

大地龟裂。

伍德曼的身体彻底被踩进了裂缝,面孔在皮靴的挤压之下,深深陷入了泥土之中。只有在嘶吼中艰难抬起的眼瞳,自下而上的,再度看到那一张面孔。

如此熟悉。

槐诗弯下腰,端详着他狼狈的样子。

微笑。

“咱俩,好久不见!”

他问:“你还好么?”

没有等待回应。

不论他好不好,接下来,他肯定不会好了!

因为苦痛的辉光,自槐诗的手中浮现,紧接着,愤怒如弹,填装完毕!

狼首巨锤猛然睁开了双眸,尾部喷出了赤红的火焰,宛如陨星坠落那样,向着脚下的头颅悍然砸落!

轰鸣里,伍德曼倒飞而出。

可不等他落下,槐诗的身影就已经从半空之中浮现,手中的悲悯之枪再现,和愤怒重叠,狰狞的斧戟斩落,划过了他的喉咙。

一个头颅飞向了空中,紧接着就被一锤粗暴的砸爆。

再然后,链刃飞出,楔进了残骸的胸膛,紧接着,飞出的残骸就在锁链的拉扯之下倒飞而来。

就在原地,槐诗好整以暇的抬起双手,已经摆出了无可挑剔的击球姿态。

手中,浩荡潮汐的回荡再现。

——七海之重·阿房!

挥手!

轰——

就这样,干脆利落的,将那一具残骸彻底打爆成一团肉酱!

在这短短的瞬间,不知道多少观测者的眼珠子快要和相伴多少年的眼眶告别,诧异的蹦出……

当槐诗献祭自我完成的瞬间,另一个槐诗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再现。

然后,就拿着伍德曼,上演了一出虐杀大秀!

各种武器轮番招呼之下,伍德曼甚至还来不及还手,就变成了一团渣。

就直接硬干五阶?

还是理想国时代的五阶?

哪儿来这么生猛的牲口?

在这之前,才刚刚习惯槐诗各种骚操作的观看者们,才终于想起来……这个王八蛋如今全盛时期干架的时候有多离谱!

不但当着腐烂之龙的面进阶,紧接着就干爆了纳吉尔法舰队,最后还把残骸垫在理想国的铁碑下面,不知道给多少地狱大群带来了驱之不散的心里阴影。

这压根就不是那一张【灾厄之剑】,而是如今天国谱系如今最离谱的输出卡,刚刚出炉才没多久的【归航者】!

以四阶就拿下了黄金卡面的代表角色,一手造就了理想国归航的中流砥柱。

——【归航者·槐诗】!

就在献祭自我,将命运之书融入大秘仪的瞬间,槐诗就当机立断的抛下了这掌控人世的大权,交给了集结在象牙之塔内的存续院学者们。

反正命运之书中有自己的拟似人格,管理员账户还在自己手里捏着,关键时候想要怎么用都没关系。

但如今,最重要的,已经不是大秘仪了……

而是干他妈的黄金黎明!

“现在,咱俩可以好好唠唠了。”

槐诗扛起阿房,冷眼瞥着翼蛇之轮下迅速重生的伍德曼,嗤笑:“你不是很喜欢聊天么?不如聊聊,你这么菜,是怎么当上五阶的?”

轰!

巨响再度迸发。

伍德曼的面色骤变,再度后撤,难以置信。

手中的朗基努斯激烈的震荡着,几乎脱手飞出。自己竟然在槐诗一个云中君的打击之下,险些无法握紧武器?

可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槐诗的面孔自他的眼前再现。

冷笑着。

斩落七海之剑!

无穷大力自震荡的剑刃之上传来,令枪锋嗡嗡作响,甚至传导在骨骼和血肉之中,令他背后那一只新生的灰翼竟然也骤然炸裂,分崩离析!

那诡异的震动,倘若在体内爆发的话,足以在瞬间将自己炸成肉酱!

可在那一瞬间,耳边所传来的,却是浩瀚而高远的鸣奏,无穷旋律所汇聚的潮流——就好像自己所面对的并非是槐诗。

而是……

那一瞬间,伍德曼猛然抬头,看向他头顶那无数辉煌运转的星空。

一女被五男调教 公车小说林蔓蔓

伟大乐章的来处。

“哦,竟然听见了么?”

槐诗嗤笑着,再度抬起了手中的锋刃:

“这可是整个世界的演奏专场——”

那一瞬间,呼应群星的浩荡鸣动从他的体内迸发。

整个现境的力量灌注在这一具狭窄的躯壳之内,轰然爆发!

这便是将整个世界都化为演奏厅的……

一女被五男调教 公车小说林蔓蔓

——【极意·交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