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具肉肉多的文bg 玩弄同学麻麻

  • A+
所属分类:豆腐脑

“那是……侠盗‘黑皇帝’?

“是他出手破坏了‘血肉之渊’仪式?”

一位“代罚者”小队队员脱口道。

因为“神之歌者”阁下对卡平案的重视,他之前一段时间都在调查这位最近出现在贝克兰德的“英雄”,所以一眼便认了出来。

“不可能!主的仪式怎么可能被一个连高序列都不是的幽灵破坏?!”见到这一幕,A先生霍然睁大了眼睛,淡漠的血色下是不敢相信的惊愕。

要知道他之所以没急着去对付潜入地下室的“小虫子”,就是笃定他们根本没有能力阻止“仪式”,毕竟根据以往的经验,就算是正神教会的半神也对其束手无策。

虽然满心不信,但A先生很快回过神来,因为他也察觉到一位圣者正在快速接近,如果不尽快逃走就再也走不了了……失去了仪式的加持,他现在可没有所谓“重生”的能力了。

就在他刚有所动作的时候,“秘术导师”斯图尔特也在同时抬起右手,指向因为“重生”浑身上下光溜溜的A先生,口中念出了一个古赫密斯语单词:

“囚禁!”

A先生四周顿时变得黏稠,仿佛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琥珀,或者围出了密封的透明墙壁。

他僵立在了原地,难以动弹分毫。

“血肉之渊”被破除后,压制斯图尔特的力量与增强A先生的力量同时消失,所以前者才能暂时束缚住后者的行动。

而还清醒着的代罚者也都在同一时间用手里的武器向A先生发动了攻击,配合相当默契。

就连海柔尔都在反应过来后,拉满“火鸦短弓”,射出一道道火焰的精灵。

圣光、火焰、寒冰、雷霆、狂风……附加着各种各样效果的攻击,命中了那道光溜溜的身影。

但那些攻击全都落了空,打在了大厅对面的墙上,而A先生的身影却无风自燃,竟变成了一个精致的纸人。

道具肉肉多的文bg 玩弄同学麻麻

——谭德被吞噬后,他口袋里事先准备好的纸人自然也归属于A先生了。

在火鸦的肆虐中,纸人迅速化成了灰烬。

而A先生的身影却已经随着“火鸦”出现在了大厅另一侧的墙壁前。

这时候,那位身穿白色牧师袍,头戴神职人员软帽的蒸汽教会圣者也在脚下变化出的类似“推进装置”结构的推动下,飞到了房屋屋顶的破洞处。

A先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取出那枚得自“秘偶大师”谭德的保命符咒,并快速念诵出咒文,消失在了原地。

至于那具“催眠师”秘偶,则根本来不及收取,只能扔在原地。

接到电报赶来支援的蒸汽教会圣者正是贝克兰德教区的负责人,神前会议成员,大主教霍拉米克·海顿。

他看到A先生突然在房屋里消失,立刻开启了左眼中的某种装置进行大范围扫描,并成功在一公里外的某条街道上看到了对方突兀出现的身影。

他抬起手指,一道灿烂美丽的光辉自其中发出,并以惊人的速度直接命中了愕然转过头的A先生。

那是“极光”,来自于“通识者”途径序列5“星术师”,或者说“天文学家”的能力之一,只不过在圣者级别的大主教霍拉米克手中放出,威力更为强大。

在“极光”的冲击下。A先生的身体再次变为一个精致的纸人,随即化作灰尘,随风飘散……而其本人也跌跌撞撞的出现在了另一条街道上。

哪怕有“纸人替身”分担伤害,他的身上也依然被“极光”冲击得支离破碎,但“牧羊人”的身体恢复力极强,几乎眨眼间便完好如初。

该死!若不是习惯性地切换到“恶魔”状态,提前“感知”到危险来源,刚才那一下恐怕连“纸人替身”都来不及使用!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A先生不敢再停留,身前迅速浮现出一本透明模糊的书册,并伴随悠远飘渺的吟唱:

“我来到,我看见,我记录。”

书册飞快翻动,定格在了其中一页,旋即绽放出浅蓝而虚幻的光芒。

那光芒迅速将他包裹,让他的身影先是模糊,继而无形。

这是A先生放牧的“记录官”记录下的“传送”能力,他之所以没在据点中直接使用,是因为害怕关键时刻被那位“秘术导师”模拟“禁止”或“扭曲”,破坏掉他的“传送”,那样的话,就真的跑不掉了。

一公里外的三层房屋屋顶上,霍拉米克见一击没有奏效后,本来想再补上几道“极光”,但没想到那个赤条条的男人还有“传送”能力,猝不及防下,他没能阻止。

至于曾经用于对付康瓦男爵的“超电磁炮”,那是他最新版“机体”的外装配件,那架“机体”在之前的战斗里被“1-025”损毁,还在维修……目前使用的“旧机体”无法与它的外装武器匹配。

霍拉米克遗憾地叹息一声,脚下推进装置缓缓降低功率,顺着屋顶的破洞降落到了一楼大厅内。

一众代罚者以及乌特拉夫斯基主教、海柔尔见到他后都先后行礼,表示了对圣者亲自救援的感激。

“不必客气,我也是接到来自丰收教堂的电报才过来查看的……”霍拉米克摆了摆手,左右打量了一下问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刚刚逃走的那个应该是极光会的神使……之前在屋顶行礼的幽灵又是谁?”

代罚者们这才知道蒸汽教会的大主教亲自过来的原因,再加上乌特拉夫斯基主教之前的“守护”,不由纷纷向这位半巨人和他身边的美丽小姐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乌特拉夫斯基主教面色平静地点头致意,而海柔尔却被那些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斯图尔特在简单为麦康纳治疗了一番后,详尽地将事情的始末讲述了一遍,并将那个幽灵可能的身份告诉了霍拉米克,最后才有些期待地问道:“阁下,A先生被您杀死了吗?”

虽然因为半巨人主教的及时“守护”,代罚者们没有人死亡,但重伤的却不少,尤其是被“催眠师”的“狂乱”影响到的几人,至今还没有从“心魇蜡烛”的“迷梦”里醒来……

“很可惜,那个人有‘传送’的能力,我没来得及阻止。”霍拉米克先是摇了摇头,然后眯起眼睛,面色严肃地反问道:“你确定极光会这次布置的是‘血肉之渊’仪式?还被一个不是高序列的‘幽灵’……嗯,叫侠盗‘黑皇帝’的‘英雄’破解了?”

这个仪式魔法虽然被使用的次数不多,却是臭名昭著,因为它每一次出现都意味着至少数百人的死亡……以往的事件里,就算是教会的非凡小队及时抵达,都无济于事,因为那个仪式一旦举行,就无法强制结束,哪怕将其破坏,它也会异变出更加可怕的后果。

像这次一般一人未死的情况,简直不可思议。

听到A先生逃跑的消息,斯图尔特有些失望,但他很快调整好心态,恭敬地回答道:“我确定是‘血肉之渊’!虽然我也不敢相信,但那位侠盗确实做到了许多圣者都没办到的事。”

“这样啊……”霍拉米克沉吟了几秒,然后看向斯图尔特和乌特拉夫斯基,语气温和地说道,“我们先去布置仪式的地方查看一下,确定它是否真的被终止了……其他还能活动的队员在这间房子里进行搜查……嗯,如果发现有危险,可以暂时不管,机械之心的支援很快就能抵达。”

说到这里,他似是想起什么,又补充道:

“北区郊外也发生了圣者级别的战斗,黑夜教会的安东尼阁下去那边查看情况,一时之间无法过来……斯内克阁下则被‘玫瑰学派’的半神绊住,同样抽不开身……嗯,他刚刚通过特殊手段联系到我,并委托我照看一下你们。”

作为“蒸汽教会”的大主教,指挥代罚者办事,总得有“正当名目”,否则不太合适。而有“神之歌者”背书,自然就没问题了。

至于“神之歌者”是否真的委托了自己?那不重要……而且霍拉米克的另一架旧型号的“机体”也去支援斯内克了,到时候临时“补票”就得了。

“谨遵您的吩咐。”斯图尔特等人倒是没想那么多,他在将麦康纳交给另一位队员照顾后,就随同霍拉米克、乌特拉夫斯基、海柔尔几人踏入了楼梯间,进入了地下室里。

此刻的地下室里,“女巫”艾琳的尸体已经消失不见,“真实造物主”的神像断成两截掉落在地面上,周围还洒满了一圈由圣杯数字牌,权杖数字牌等塔罗牌组成的圆环。

神像正前方的祭坛同样四分五裂,其正中位置则摆放着两张塔罗牌主牌,一张是“皇帝”,一张是“塔”。

这一切看起来就像是某个诡异仪式的现场!

看到这样的场景,斯图尔特习惯性地进行了“回溯”,结果发现这些牌都是在“血肉之渊”仪式结束后才洒下的……

这与其说是仪式,更像是某种象征或者习惯啊……而且我“回溯”不出任何人的身影,那个“幽灵”不是有消除气息、痕迹的手段,就是身上藏有位格极高的物品,屏蔽了我的能力。

心里这么想着,斯图尔特结合代罚者之前调查到的结果,主动开口道:

“洒满塔罗牌的现场……这是最近两个月内第三次发生类似的案件了。

“而后两次,都是那位侠盗‘黑皇帝’的手笔。”

“第二次是卡平案吧?我听说过……那么,第一次又是什么时候?”霍拉米克大主教沉声问道。

斯图尔特简单地回答道:

“‘真实造物主’试图借助一个诈骗犯降临的那次。

“那一次的事件里不但有洒满塔罗牌的场景,还有不同于侠盗‘黑皇帝’的另外两位‘英雄’出现。

“他们的代号分别是‘小丑’和‘钢铁侠’。

“所以我们猜测,这些总是喜欢在作案现场洒满塔罗牌的‘英雄’,应该隶属于同一个组织……一个新出现的组织。”

霍拉米克在认真倾听之余,机械眼珠也快速“分析”着现场的痕迹,好半晌后才若有所思地道:“也是和‘真实造物主’有关的吗?这个组织背后的存在也许和‘真实造物主’是仇敌……所以才总是阻碍、破坏极光会的行动……

“应该深挖一下卡平案,他掳掠少女,贩卖奴隶的背后,也许也有极光会的影子……”

斯图尔特微微颔首,刚想说点什么,这时候,一个伤势不重的代罚者小队队员拿着一叠纸张从上面走了下来,向霍拉米克和斯图尔特几人汇报道:“阁下,执事大人,我们在一间办公室里发现了这些拓印的命令……上面的标注是‘神谕’!”

“神谕?”霍拉米克、斯图尔特,甚至是乌特拉夫斯基表情都郑重起来,纷纷接过一张小心地阅读。

“‘愚者’?‘真实造物主’在找‘愚者’的信徒和眷者?

“‘愚者’……那难道也是一位和祂同等的邪神吗?否则不会这么重视

道具肉肉多的文bg 玩弄同学麻麻

……”

沉吟了一阵后,霍拉米克看向身旁的斯图尔特,询问道:“你怎么看?”

“‘愚者’……也是塔罗牌的主牌!今天这件事,也许涉及两位邪神的争斗!”斯图尔特沉声说道。

……

与此同时,贝克兰德北郊,因斯·赞格威尔和军方的半神泰斯特在阿兹克先生的攻击下显得极为狼狈,而那只羽毛笔也再次趁机脱离了掌控,在附近的岩石上写道:

“今天真是因斯的倒霉日,黑夜教会的大主教圣安东尼发觉了北区郊外的半神交手动静,打算亲自过来查看……为此,他甚至没有过多关注来自丰收教堂的求援,只将其交给了值夜者小队处理。

“可以想象,圣安东尼大主教一旦加入战局,帮助的绝对不会是因斯·赞格威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